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人既遂,全体既遂
    “还给对方?”

    陈坪听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气的浑身发颤。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小舅子……

    居然背着他,真的去把彩票给领了!

    现在彩票还涉嫌了纠纷问题,若没有领取,一切都好说。

    他就算是败诉了……

    按照法院的判决,最坏的结果也只是把一等奖彩票还给秦牧。

    可谢敛轻若是冒领了……

    那事情的性质就有着极大的不同了,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至少犯罪事实,完全坐实了!

    对方若是不肯善罢甘休的话,完全可以将他们往死里告!

    “赶紧给他打电话!”

    他紧咬着牙,近乎吼道。

    谢丽丽愣了一下,不明白丈夫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但还是连忙拿起手机,给谢敛轻打了个电话。

    “喂?姐,你放心吧,钱我已经兑出来了,交了20%的税,拿到手560万,我还是第一次拿到这么多的钱。”

    “我现在就回来,咱们商量下怎么分配……”

    电话里。

    谢敛轻的语气冲满了喜悦,无比激动。

    而陈坪听完,却是脸色铁青,恨不得当场拍死对方。

    “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他抢过手机,怒不可遏,愤怒的吼了一句。

    直接挂断了电话。

    现在奖金已经取回来了,连税都缴纳了,必然无法退回!

    而犯罪事实,也已经坐实了。

    “事情有这么严重吗?”

    谢丽丽看着丈夫的反应,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严重?”

    陈坪冷笑了一声:“现在看来,你这个弟弟是不能要了!”

    犯罪事实已经成立,无可辩驳。

    好在……

    一等奖不是他兑换的。

    若是对方真要追究刑事责任,他顶多算是犯罪未遂。

    可以争取落得个从轻,或者免于处罚。

    而全程执行了此行为的谢敛轻……

    将肩负起“主犯”“既遂”的重任。

    “啊?”

    谢丽丽听完,不由瞪大了眼睛。

    连忙问道:“那我们把钱还给秦牧呢?”

    愤怒过后的陈坪叹了口气,摇头道:“没用的,就算是还给了对方,也不算是犯罪中止,顶多算是有悔过表现,可以从轻处罚。”

    法律是讲究逻辑的地方。

    打完人之后,除了赔偿医药费,还要承担刑事责任。

    说着。

    他认真看向了谢丽丽,问道:“如果我和你弟弟同时坐牢,你只能救一个,你选谁?”

    话音一落。

    谢丽丽顿时傻眼。

    这个问题似曾相识,但她却一时间却说不出答案。

    一個是她同母同父的至亲弟弟。

    一个是她的丈夫。

    这种选择题,她根本不知道选谁。

    “我……我可以都救吗?”

    她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行,你只能救一个!”

    陈坪冷冷开口。

    对谢敛轻已经彻底失望了。…

    若不是谢敛轻自作主张,他根本不至于落入现在这个境地。

    “我……我我……”

    谢丽丽也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吓得六神无主。

    说话都结结巴巴。

    差点哭出来了。

    “叮铃铃——”

    正在此时。

    陈坪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对方,是省里的彩票中心的小部门负责人。

    “你好,是陈坪吧?”

    “恭喜你,你的彩票店开出了一等奖,我们已经安排了电视台、报纸,还有一些新媒体准备对你们进行专访,重点宣传。”

    “你还有那个中奖者,什么时候有时间?”

    “喂?喂?还在听吗?”

    陈坪紧握着手机,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再次炸裂了。

    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他这个时候……

    怎么敢接受采访?

    这不等于是告诉秦牧,还有检察院他贪下了一等奖彩票吗?

    若是以前,他肯定会欣然接受。

    但现在……

    他只能紧咬着牙,告知对方,他现在还有一些私人事务要解决,让他们推迟采访的日期。

    挂断电话吼。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拨通了张玮的电话。

    ……

    与此同时。

    律师事务所。

    张玮看着陈坪给他打来的第二个电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刚拒绝了对方的代理请求。

    没想到……

    才一个多小时,电话又打来了。

    “喂?学弟啊,我不是不想帮伱,实在是不擅长民事方面的诉讼。”

    接通电话后,他还是委婉拒绝。

    自己这些年……

    一直接的是刑事案子。

    民事方面的代理案子,几乎没怎么接过。

    对民事方面的了解,绝对比不上那些专业的民事诉讼律师。

    他也不想坑了自己的学弟。

    然而……

    电话那头。

    陈坪苦笑道:“是这样的,师哥,我这个案子……可能有点刑事方面的危险,这样吧,我现在来你律所详细说说吧。”

    两人简单沟通了一下。

    张玮便将自己律所的地址发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

    陈坪赶到了律所,带着几分犹豫和纠结,将案子的原本始末告诉了张玮。

    事到如今……

    他已经彻底没了主意,只能相信律师了。

    读了几年法学,不能瞒骗当事律师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你想要贪下来一等奖,谎称打错了号?”

    “之前好几次对方中奖的彩票,都在你手上?你自己领了奖?”

    “你还人为删除了当天监控?”

    “现在一等奖已经被你老婆的弟弟兑换了?”

    张玮听完,神情带着几分震惊。

    他没想到……

    自己以前法学专业的学弟,居然干出了这么多违法的事。

    难怪当时法学的老师说……

    学法学的越深,越容易变成人渣。…

    因为他们这些人,时刻钻研法律,比普通人更清楚法律的漏洞。

    比如说陈坪就利用法律在彩票行业的缺失和模糊……

    使得他打错票的行为,不需要负法律责任。

    对方即使报警,也没有用。

    不过……

    陈坪似乎只是学了个半吊子,完全忽视了起诉后检察院取证这一点。

    百密一疏。

    严格来说,若无检察院取证,凭借民事诉讼双方举证、质证,这个官司他的确立于不败之地。

    “师哥,我也没办法啊,七百万呢,就动了点贪念……”

    陈坪苦笑着。

    为自己辩解道:“你是不知道,彩票店现在也不怎么赚钱,每个月六七千,还没你开律所赚钱。”

    “很多彩民喜欢网上代买,有的在现场嫌弃排队的人太多,只留了组号码就走了,让我出票。”

    “平时我肯定不会动这些钱,但他们自己没拿走票,也怪不得我啊……”

    典型的受害者有错论。

    张玮皱了皱眉头,对陈坪的说法多少感到有些反感。

    但还是客观的分析道:“现在情况比较难办了,你这种情况,涉嫌了多重罪名。”

    “首先,彩票对方既然出钱购买了,那就归对方所有,即便没有拿走,你作为店主也有保管责任,擅自动用、拒不归还,属于侵占行为。”

    “有可能触犯了侵占罪。”

    刑法第二百七十条规定了,侵占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他人的交给自己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

    对方就算遗忘了……

    擅自动用,非法占有,拒不交还,都属于这个犯罪的认定范畴。

    在判刑上,数额较大,拒不退还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而七百万的数额,绝对算得上后者的从重情节。

    封顶五年。

    “其次,你老婆的弟弟已经兑换了彩票,冒认为彩票实际所有人,将对方财物敛为己有,可能触犯了票据诈骗罪。”

    刑法规定,在明知票据存在变造、伪造、非法的情况下,依然向相关机关领取财物的行为,构成票据诈骗罪。

    在量刑上。

    因为该行为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所有权,并且欺骗了相关金融、票据机构,所以非常重。

    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这个刑罚,最高可至无期!…

    而按照司法扩充解释,金额在100万元以上,则属于“数额特别巨大”。

    “十年以上?”

    陈坪听完之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人生匆匆数十载。

    直接扣除十年,那出来后几乎彻底废了!

    还有各种失信人、犯罪记录、政审等影响,将跟随他一生。

    这种犯罪后果……

    他根本承受不住!

    “那……师哥,你从专业的角度跟我分析分析,我现在该怎么办?”

    陈坪连忙抓着张玮的手臂,请教了起来。

    张玮闻言。

    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神情,喝了一口茶。

    慢悠悠的说道:“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

    “在晋城,减刑领域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陈坪咽了咽口水,连连称是。

    “你这个涉嫌了侵占罪、票据诈骗罪,使用的条例是数罪并罚,并非从一重罪。”

    紧接着。

    张玮再次认真分析了起来。

    从一重罪,需要用到刑罚判定中的吸收原则。

    比如说,我盗窃的时候,遇到主人反抗,情急之下杀了人。

    这个行为触犯了两个罪名,一个是盗窃罪,另一个则是故意杀人罪。

    但两者相比。

    明显是故意杀人罪的刑期更高,惩罚更严重。

    因此盗窃罪的刑期就被故意杀人罪吸收,可以忽略不计。

    案子按照故意杀人罪来判罚,也就是从一重罪。

    而这起案子……

    侵占罪在前,票据诈骗罪在后。

    分属不同行为,适用于数罪并罚原则。

    “想要减刑,就要有值得酌定减刑的情节,比如说积极退赃,将非法侵占所得,还给原主,争取得到谅解。”

    “积极配合检察院、法院的调查,交代具体情节,积极认罪……”

    随后。

    张玮将一些可以大幅度减刑的情节提了出来。

    可陈坪听后。

    却不由苦笑道:“我曾经试图和对方达成私下赔偿,但对方完全不接受,我觉得……他甚至也懂点法。”

    不然的话……

    也不会这么果断就起诉他。

    “懂法?”

    张玮神情微动,下意识的问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秦牧,对,就是秦牧,传票上就是这个名字。”

    张玮咽了咽口水,满脸惊讶。

    这一刻。

    他只想说,这个晋城也太小了。

    陈坪发现了张玮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怎么?师哥,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熟的不能再熟了。”

    张玮怪异的看了眼陈坪,带着几分同情。

    陈坪连忙说道:“那太好了,师哥出个面,能不能让对方撤诉?我将彩票的钱都赔付给他,争取谅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