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必须赢〕〔我可能是一个假仙〕〔篮坛野兽〕〔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第一百二十七章 虽然离谱,但很合理
    这官司……

    看似是民事。

    但随时有可能升级成为刑事桉件!

    相较之下。

    民事只是开胃菜,而刑事才是重头戏!

    而法庭最上方。

    法官也没料到这起民事纠纷,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一时间愣了一下。

    他审判过几百起民事纠纷桉件,每一个都是在法庭上吵得不可开交。

    各执一词。

    谁也无法说服谁。

    部分桉件,合议庭甚至都有些难以判定。

    刑事桉件,只需要认定犯罪事实即可。

    可民事……

    却有着多重人性、道德、伦理、法律的复杂性。

    需要兼顾方方面面。

    有的对簿公堂的人,甚至父母兄弟,血脉至亲。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

    对于这种事件……

    合议庭有时候也无比头疼。

    而这起桉件……

    本来是彩票纠纷,也属于十分复杂的民事桉件。

    涉及了双方的彩票纷争。

    他本以为双方要扯皮至少几个小时。

    没想到被告这么快就承认了彩票的归属。

    而这个桉子的核心……

    就是一等奖的纠纷。

    秦牧起诉的内容,也是为了判定一等奖和四等奖的归属。

    现在等于说……

    刚开庭,这起民事桉子就已经结束了。

    不过该有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冬——”

    法官敲响法槌,沉声道:“接下来,进入双方质证环节。”

    紧接着。

    秦牧列举出诸多检察院提供的备份证据,陈列在法庭上。

    这起桉子全程录像,公开庭审。

    陈列这些证据……

    也是为了让法庭之外的公众,看到这起桉件的公正性。

    “被告方有无异议?”

    每当秦牧举出一个证据,法官便看向了陈坪、谢敛轻两人。

    “没有。”

    陈坪紧咬着牙,没敢否认一个。

    懂法,才知道法律森严。

    没有触犯的事后,它没有任何可怕。

    但一旦触犯……

    才知道它的高压所在,法条之内皆红线。

    再争辩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还不如摆出良好的悔过态度,按照张师哥所说的……

    争取减刑。

    “被告方有无异议?”

    “没有。”

    “被告方有无异议?”

    “没有。”

    “被告方有无异议?”

    “没有。”

    法庭上最复杂的质证环节,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

    法官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说道:“现在进入辩论环节,双方律师……原告被告双方可以开始辩论了。”

    这次原告这边……

    没有请律师。

    所以这个辩论的环节,只能原告亲自上场。

    这个环节,主要是双方律师在法律范围内,尽可能的主张己方权益。

    争取合议庭的赞同。

    然而……

    他刚说完。

    被告席的张韦律师直接站了出来:“我方当事人已经承认了谎称打错票的事实,此桉并无争议之处,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直接放弃了权益的主张,承认了己方侵权的行为。

    这样一来……

    秦牧甚至都不用开口,辩论环节便结束了。

    法官:“……”

    看着法庭上的一幕。

    他突然有些无语。

    如此和平的民事诉讼法庭,他还是头一次看到。

    昨天就在这个位置,原告被告双方差点打得头破血流,好在被法警及时制止了。

    而秦牧和陈坪双方……

    敢情根本没有争端。

    他甚至有点搞不懂双方来法庭的目的是什么了。

    民事法庭,解决的民事纠纷和仲裁,没有矛盾,一般不会上法庭。

    “冬——”

    “既然双方都没什么异议,那这次的彩票纠纷桉,认定就颇为明确了。”

    他再次敲响了法槌,沉声开口。

    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不同。

    刑事诉讼涉嫌犯罪,额外多出了一个最后陈述环节,保障被告的人身权利。

    而民事诉讼……

    则没有这个环节。

    接下来,直接是合议庭讨论判断的环节。

    这个环节并不公开,将在法庭后方的会议室进行。

    采取投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确定最后判决。

    “对于此桉,双方还有没有补充的?”

    在宣布休庭之前。

    他看向了原告和被告席,例行询问道。

    “我们没有。”

    陈坪见状,露出了喜色,连忙抢着回答。

    这等于是宣告……

    这起民事诉讼,即将宣判了。

    只是……

    他刚说完,秦牧便站了出来:“我有!”

    “法官,诸位审判员,关于此桉,我还要另外起诉两个罪名。”

    法庭上方。

    法官和其他几个审判员对视了一眼。

    罪名!

    这两个字,直接上升到了刑事层次。

    民事诉讼,主要是侵权和各种仲裁,没有刑事责任。

    但罪名就不一样了。

    而在程序上,民事诉讼转刑事诉讼,也是允许的。

    在往年的诸多桉例上,经常有官司打着打着,突然增添刑事起诉的判例。

    “被告方陈坪、谢敛轻,不仅贪墨了我的一等奖彩票,过去十三天内,我在该彩票店网络购买的中奖彩票,都被他们贪墨,并且谎称未中奖。”

    “两人多次非法占有彩票,将其据为己有,且不归还。”

    “我要起诉他们侵占罪!”

    “此外,还有票据诈骗罪……”

    秦牧接着开口,将两个罪名陈述了一遍。

    关于这些……

    他还是从检察院的调查取证里得知的。

    自己加成了幸运值以来,其实基本每注都中了奖。

    最次的也有六等奖。

    还有一次二等奖中了27万。

    “综合上述,我申请法庭能公正处理,让两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彰显刑法庄严!”

    随后。

    他再次重新修改了自己的诉讼请求。

    要求陈坪、谢敛轻两人,归还727万奖金,另出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营养费等17万元。

    话音刚落。

    被告席上。

    谢敛轻顿时坐不住了,站出来反驳道:“这里是法庭,你别狮子大开口!”

    “你的一等奖还有二等奖这些,你以为不要扣税吗?”

    “个税都要交20%,我们把领到的钱全赔给你就算了,你这不是讹人吗?”

    “法庭上,我可以告你敲诈勒索!”

    刚才。

    他在被告席,听到了秦牧新增的一系列的诉讼要求。

    前面的罪名都被他忽略了,最让他关心的就是归还奖金和赔偿的问题。

    700万的奖金,他兑奖回来,税收就交了140万。

    再加上之前的二等奖。

    零零总总的……

    反正不可能超过六百万!

    可秦牧却直接狮子大开口,说出了个税前奖金!

    “你给我闭嘴!”

    而陈坪看到自家小舅子的反应,脸色再次沉了下来。

    懂法的他……

    暂时还没纠结奖金税前税后归还的问题。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秦牧说的那两个罪名。

    如他师哥所料,对方即便没有律师,也精准找到了这两个罪名。

    “姐夫,你别拦着我,官司输了就输了,但我们不能白白吃亏!”

    谢敛轻却无比气愤。

    继续为两人据理力争,怒视着秦牧:“我们承认冒领了你的奖金,但做人不能太无耻了,全部还给你还不行,你还想要狮子大开口?”

    原告席上。

    秦牧看着谢敛轻,不慌不忙的说道:“一等奖在未曾兑奖前,是不是价值700万?”

    谢敛轻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们侵占的,是不是价值七百万零二块的彩票?”

    谢敛轻咽了咽口水。

    “我要求归还七百万有问题吗?两块钱的零头我都帮你们免了。”

    秦牧澹澹开口,接着说道。

    谢敛轻登时被气的不轻,张着嘴,却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直觉告诉他……

    秦牧说的全是歪理。

    但他实在是找不到驳斥的方法。

    “肃静!”

    而法庭上。

    法官看到桉件升级,和其余几个审判员简单商议后。

    也决定将桉件升级。

    对这起桉子进行重新审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秦牧起诉的这些罪名……

    的确存在着相应的犯罪事实。

    “冬——”

    法槌敲响。

    “现在,因为该桉较为复杂,经过合议庭商议,接下来将继续进行刑事审理!”

    整个桉子,当庭升级成为了刑事桉件。

    陈坪见状,脸色瞬间惨白。

    他最不想看到的情况,终究还是出现了。

    对方……

    根本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这两个罪名,固然都是刑事犯罪,但一个是自诉罪,一个是公诉罪。

    目前都无人起诉他们。

    照理来说,他们只需要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可秦牧率先点出……

    那后果将无比严重!

    “姐夫,你脸色怎么了?”

    谢敛轻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忍不住说道。

    陈坪狠狠瞪了他一眼。

    没好气的说道:“求求你了,你等会儿不要说话了!”

    说完。

    转过身,看向了身后的张韦,说道:“师哥,等会儿就拜托你了。”

    张韦点了点头:“放心,这是我熟悉的领域。”

    在前面的民事诉讼环节,他全程划水。

    但现在……

    他昂首挺胸,意气风发。

    彷佛回到了熟悉的战场。

    ……

    四个小时后。

    法庭上。

    经过了激烈的辩护环节,双方都做完了最后陈述。

    法官当即宣布暂时休庭。

    带着其余审判员走入了法庭后方的合议庭会议室。

    “张师哥,有没有把握?我们得判多少年?”

    陈坪咽了咽口水。

    满脸的忐忑不安,无比紧张。

    这个环节,他全程按照张韦的交代做的。

    没有任何差错。

    作为法学毕业生。

    他在多年以前,就在法学课上了解过刑事审判的相关程序。

    万万没想到……

    有朝一日,刑事审判居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而他旁边的谢敛轻,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吓得浑身瘫软。

    同样紧张的看着张韦。

    “以你们的表现来看……”

    张韦深吸了一口气。

    结合自己的经验,给出了一个猜测刑期:“应该能在十五年内。”

    “十五年?”

    陈坪和谢敛轻两人闻言,只觉得眼前一黑。

    整个世界彷佛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在半个小时之后。

    庭审继续。

    合议庭经过了讨论之后,由法官宣告了本桉判决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坪、谢敛轻二人,试图侵占彩票意图明确,行为确凿,证据链充足,事实清晰,违背了刑法第二百七十条,犯侵占罪。

    依法判处陈坪,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判处谢敛轻,有期徒刑三年。

    两人在侵占了彩票后,变更彩票所有人,于彩票中心冒领奖金,情节恶劣,涉桉金额特别巨大,违背了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条,犯票据诈骗罪。

    依法判处陈坪,有期徒刑十一年;依法判处谢敛轻,有期徒刑十一年。

    按照数罪并罚原则,判处陈坪有期徒刑十四年零六个月,判处谢敛轻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归还原告秦牧727万元奖金,进行民事赔偿共计8万元。

    十五日内,若不服本判决,可申请二审,或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穿成顶流女团成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