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多人举报?又是秦牧!
    银保监!

    这三个字,几乎是干他们这一行的噩梦!

    平时的时候。

    银保监偶尔下达金融政策,让他们招办执行,这些都好说。

    就怕没事的时候,他们找上了门!

    那准没好事!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耿经录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大堂经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说道:“他们说的好像是……有人举报,要了解一下大额金额无法转出的事。”

    听到这里。

    耿经录好不容易稳住的心态,再次崩了。

    面色铁青。

    银保监入驻调查,绝对会查出他们银行现在的诸多违规操作之处。

    这些违规操作中……

    很多都涉嫌了违法以及犯罪的。

    比如说行贿受贿、非法资金转移、隐瞒境外存款、挪用公款、违规放贷等等,这些事,一查就会暴露!

    作为一个金融机构。

    在这些年里,他们进行过不少违规操作。

    若是真的要查的话,是根本隐藏不住的。

    “举报,大额资金……”

    很快。

    他就反应了过来,联想到了秦牧。

    在这期间。

    频繁来到银行的大客户,就属秦牧最为突出。

    紧接着。

    他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和秦牧有关的新闻。

    浏览器内,瞬间弹出了一连串的劲爆标题。

    《震惊!一男子送外卖严重超时,事后报复吐痰却被控投毒!》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骗捐者的下场大快人心!》

    《高空抛物却无人损伤?一个酒瓶子引起的六年有期徒刑!》

    《这个男人起诉了全网,让整个晋城忙坏了!》

    《数日之间,晋城消费暴涨,酒店老板笑得合不拢嘴!》

    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的“经典桉例”。

    耿经录的脸色愈发难看。

    每个新闻的背后……

    都有一个“受害者”。

    全部都送进去了。

    最离谱的还有一个达到了20年的有期徒刑!

    “这……这这……这个秦牧出了起诉全网,还做过这么多事?”

    他紧咬着牙,心中突然后悔了起来。

    这件事……

    绝对是秦牧干的!

    除了秦牧,没有人能这么凶残,短短时间就把银保监的人引来!

    早知如此……

    他说什么也不敢吊着秦牧,至少要特事特办,将他的问题给解决了。

    现如今银保监的派出人员已经入驻。

    正在调查此事。

    不过事态虽然已经恶化,但还在可控的边缘。

    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们这些天先应付一下调查组的人,我去见一趟秦牧,争取把事情给解决了。”

    调查组是来调查大额资金无法转出的非法侵占事件。

    需要对秦牧的资金来源,进行监管追踪,至少要调查一两天的时间。

    趁此时间里。

    他打算优先筹集资金,把秦牧的00万的亏空给补了,然后再找秦牧处理后续!

    银保监的人需要对举报情况进行反馈和了解。

    只要秦牧表明问题已得到妥善解决……

    一切都好办。

    至少不会越查越深,查到不可挽回的程度!

    ……

    次日。

    养老院。

    秦牧照常上班。

    陪张清源下棋,陪李卫国练书法……

    工作颇为轻松。

    但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院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找到了他。

    表明了身份。

    “行长?”

    秦牧打量着眼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的手上还提着一个大号的手提箱。

    似乎有点重。

    “是的,秦先生这次……可是给我行搞出了不小的麻烦。”

    来人正是耿经录,他苦笑了一声。

    将银保监入驻调查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秦牧看着他,冷冷道:“你们行要是没问题的话,也不需要怕银保监。”

    耿经录亲自找上门,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前些天。

    他在银行想见对方,都难如登天。

    而现在。

    银保监入驻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上来。

    “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这次我来……是想请秦先生向银保监反馈说资金已到账,表示事情已经得到解决。”

    耿经录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说明了来意:“我们行将在三小时内,帮助秦先生处理完转账异常的问题。”

    “之前因为员工失误的缘故,给秦先生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现已接待秦先生的员工给开除了。”

    说着。

    他对秦牧深深鞠了一躬,态度放到了最低。

    满脸的歉意。

    秦牧嘴角抽了抽。

    对于他们的做法,早有预料。

    替罪羊而已。

    这种普通小员工……

    开除了就开除了,第二天随便社招。

    “此次事件的确是我行管理不到位,这些是我个人对秦先生的一点心意。”

    耿经录见秦牧不为所动,将手提箱提上前。

    打开了手提箱。

    露出了里面整整齐齐叠放的三百万现金!

    一叠叠的,全都是崭新的连号现金!

    “嘶!!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我能摸摸吗?”

    “一股金钱的气息,这个箱子怕是有点重吧……”

    “按照我对纸币的了解,一张100元纸币的重量约为1.15克,100万现金就是一万张,重量约为23斤,三百万就是69斤!”

    “你没事瞎研究这东西干嘛?你有一百万吗?”

    “……”

    旁边看热闹的张清源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人人两眼放光。

    争相凑了过来。

    所有人都围着手提箱,好奇的打量着。

    三百万的现金,在视觉上的冲击绝对是巨大的!

    平时在手机里转账,可能看起来没什么。

    可放在眼前……

    却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胜过一切美女!

    就连秦牧,都被耿经录大手笔的“道歉礼”吓到了。

    此外。

    他还有一点比较疑惑,那就是耿经录送钱居然不找个没人的地方。

    反而是当着养老院这么多人的面送钱道歉!

    “秦先生,你放心,这个钱是我私人给秦先生的道歉礼,转账异常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还请秦先生……”

    见他没有说话,耿经录再次重申了一遍要求。

    这个道歉礼,加开除了三个银行职员,在加上立即解决问题……

    换取秦牧向银保监的撤销举报!

    这次银保监的调查……

    也只是针对秦牧的00万巨额资金非法侵占的问题。

    调查结束后,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耿经录等了十几秒。

    见秦牧还是没有说话,他继续说道:“你放心,这些钱都是现金,你不是公职人员,我也没有找你办事,收下这些钱不会构成什么行贿受贿罪的。”

    说这一点的时候,他无比自信。

    关于这一块的法律法规……

    他摸索的十分透彻!

    行贿受贿,有几个比较明显的特征,比如说主体是公职人员,需要办事等等。

    如果是公职人员,只要收了钱……

    哪怕不办事,其实也构成受贿罪!

    至于普通人之间的这种行为,自然构不成行贿受贿了。

    只能属于普通的赠与行为。

    别说犯罪了,就连违法都构不成。

    “抱歉,我不能收这个钱。”

    而秦牧凝望着他,缓缓开口,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

    钱的确可以收。

    不构成违法,也不构成犯罪。

    三百万的现金摆在眼前,视觉冲击非常大。

    但……

    对方越是如此,越说明这家私营银行有问题!

    银保监核查之下,绝对会牵扯出诸多违法违规之处!

    他更不该现在收手!

    更何况……

    银行之前推诿拖延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心了。

    完全没有一个“弱势群体”该有的样子。

    还有系统的任务奖励。

    他既然选择了三,就要把任务进行到底,送佛送到西!

    这家私营银行明显在资金上出现了问题。

    不然也不能出现转账异常的情况。

    而且。

    出现转账异常的人,也绝不可能只有他一个!

    他必须要趁此机会,将问题一次性解决。

    “秦先生,我行这次是非常有诚意的,如果你不满意,我们可以加……”

    耿经录面色微变,继续劝说道。

    “不是钱的问题。”

    秦牧深深看了眼他,直接回绝了。

    “秦先生若是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联系我。”

    耿经录见秦牧始终不为所动,沉声留下了一句话。

    合上了手提箱。

    带着三百万现金,离开了养老院。

    在耿经录离开之后。

    张清源等人都埋怨的看向了秦牧,纷纷吐槽了起来。

    “三百万啊三百万!小秦,你现在飘了,连三百万都看不上了!”

    “我这辈子都没赚到过这么多的钱!”

    “要我我就把钱收了,送上门的,不是说不犯法吗?”

    “败家啊……”

    看着手提箱消失,每个人都心疼不已。

    这一箱子的大红票子……

    实在是太勾人了。

    那些风韵犹存的六十岁的老太,都没有它有诱惑。

    而秦牧看着众老人,嘴角抽了抽。

    开口说道:“这钱收了,可能就要坐牢了。”

    众人面露惊诧。

    脸上满是不解。

    随后。

    秦牧将其中的门道详细解释了一遍。

    对方这个钱……

    他一个是不想收,另一个则是不敢收!

    收了之后。

    就需要撤销举报。

    这个行为固然不构成行贿受贿,但却有可能构成敲诈勒索!

    只要对方反过来告自己……

    自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对方送钱的行为,很多人都看到了,院内也有监控。

    再加上自己举报投诉以及反馈撤销举报的行为,完全构成了以举报来威胁银行进行牟利的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