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第一百四十五章 学刑法的人千万不要惹
    证人席。

    “乐乐,你别担心了,一定会没事的……”

    坐着轮椅的万飞章望着愁眉不展的温乐,忍不住安慰着。

    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你看看你后面。”

    而温乐恰好看到了万中元手提拐杖,暴怒而来的一幕。

    万飞章愣了一下。

    只感觉一股杀气越来越近。

    心头寒气上涌。

    猛地回头。

    然后……

    就迎上了拐杖的痛击。

    愤怒之下的万中元,也没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

    直接拿起拐杖,就往万飞章的身上打去。

    惨叫声,顿时在法庭上响起。

    “爸,我是你亲儿子啊……”

    “亲儿子?亲儿子会在法庭上站在我对立面?我宁愿没有你这种儿子!”

    周围的法警见状,都吓了一跳。

    连忙上前制止。

    赶在万飞章被打死之前,拦住了暴怒的万中元。

    其实。

    这种事情,在法庭上经常发生。

    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

    毕竟……

    能闹上法庭,基本上是反目成仇的那种。

    吵架斗殴在法庭上时有发生。

    但老子打儿子,自家人内斗这种事,他们还是头一次见。

    “冷静!”

    “万先生,你要克制自己啊!”

    “这里是法庭,回家再打吧……”

    齐兆宇见状,也连忙上前劝阻。

    好在两人的关系是父子。

    不然的话……

    仅凭借这一幕,万中元至少要被刑事拘留。

    法庭上公开行凶,影响非常恶劣。

    不过考虑到父子之间,法律上一般会睁只眼闭只眼。

    父亲打儿子这种事,每家每户都有过。

    只要没打出轻伤,法院是不会主动去追究刑事责任的。

    这几棍子下去……

    顶多只造成了轻微伤。

    万中元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瞪了眼万飞章,只感觉舒服多了。

    果然。

    教育儿子,还是得用棍棒才行。

    他以前就是对儿子太仁慈了。

    但凡多打两次,万飞章都不敢站在现在被告那个位置。

    “咳咳,副院长,要不……把我拐杖还给我吧。”

    正在此时。

    旁听席上的张清源开口,指了指万中元手中的拐杖。

    刚才他坐在旁听席。

    拐杖就靠放在旁边。

    结果一眨眼的功夫……

    就被顺走了。

    万中元闻言,老脸顿时一红。

    连忙将拐杖还给了张清源。

    “副院长,我说句闲话,用拐杖打没用的,受力面积太大了,打起来不痛不痒的。”

    “是啊,放在我们那个年代,教儿子用的都是柳条,或者荆刺,很少有人拿棍子的。”

    “打的时候最好是把人吊起来,嘴巴堵上,以免惨叫声影响到了邻居。”

    “看他都上轮椅了,怪可怜的,要不还是别打了吧,给个痛快吧……”

    “……”

    旁听席。

    其他的老人非常激动,参与感十足,纷纷劝架。

    有的甚至现身说法,讲述了老一辈是如何教儿子的。

    一旁的秦牧听后,满脸黑线。

    这群老头……

    还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让他更意外的是,万中元居然也坐在了旁听席,认真聆听了起来。

    似乎对他们的“育儿经”,有着极大的兴趣。

    秦牧:“……”

    ……

    半个小时后。

    周全民带着合议庭的成员,重新走进了法庭。

    法警沉声开口:“全体起立!”

    周全民敲响法槌,宣布了对这起案件的审理结果。

    “经过了数个小时的审理,以及合议庭的商议表决,对这起彩礼纠纷案的事实和经过,有了充分、详致的了解。”

    “该事件,起因于万飞章和温乐两人婚姻,女方母亲闫野云借结婚之名,多次索要彩礼,最初为66万,后经过数次加价,将彩礼提升到108万的惊人金额。”

    “本院认为,男婚女嫁,置办彩礼和嫁妆,乃我国的民间风俗,传承已久,应当尊重。但彩礼金额过大,违背了该习俗的本意,天价彩礼更是不可取。”

    “依照《婚姻法》规定:禁止包办婚姻,紧止靠婚姻索取财物,闫野云多次借结婚为目的,索要高额彩礼,行为已违法,构成不当得利。”

    “鉴于万飞章和温乐已领取结婚证,且夫妻关系良好,不符合退还彩礼条件,而万中元给付的108万,有其个人财产部分,不应当视作全部彩礼。”

    “经合议庭集体表决,现做出如下判决:

    结合晋城本地民俗,彩礼应当10万元左右,责令闫野云三日之内,退还不当得利98万彩礼,并对原告进行一定的民事赔偿,赔偿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累计16000元。”

    “若不服从本判决,可在宣判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起重审,或者申请上一级法院二审。”

    庄严的判决之声,穿荡在法庭之上。

    法庭上的各方,表情都各不相同。

    原告席上。

    万中元依旧是气得浑身发颤,紧咬着牙骂道:“逆子!逆子啊!”

    若是万飞章站在他这边,表示双方感情破裂,存在欺骗行为……

    他是真的有机会索要回全部彩礼的!

    可这下好了……

    只要回来98万!

    剩余十万虽然不多,但一想到归了对方所有,他就无比难受。

    这十万块钱就算拿去喂狗……

    也比给闫野云要好!

    而被告席上。

    张玮在听到判决后,松了口气。

    万幸。

    这次没出现什么幺蛾子。

    他的当事人全程听从了他的话,没有整出刑事责任来。

    在他看来,归还98万的彩礼,这个判决已经很公正了。

    然而……

    闫野云却是满脸的不甘和愤怒,一下子爆发了。

    反过来质问他:“你不是说听你的,一定会没事吗?”

    “为什么还要让我还钱?”

    “我女儿嫁到了他家,凭什么还要我还98万的彩礼?”

    “才十万块钱?打发谁呢?”

    对于这个判决,她脸上就差写着“不服”两个字了。

    98万!

    她恐怕一辈子都赚不到!

    自己儿子没了这98万,怎么娶的起老婆?

    房子和车子,更是几乎没戏。

    仅凭剩下的十万,根本不够!

    “这是法院判决,若你们不服从,可以继续上诉。”

    张玮看了眼她,淡淡说道。

    “上诉?”

    “对!我们可以上诉!”

    闫野云神情一亮,连连点头。

    张玮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这个案子尚未上升到刑事层次,即便是上诉二审,没有新的证据,也很难改变结果。”

    民事诉讼的二审和刑事诉讼不同。

    即便上诉……

    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中级法院只是会对一审案情进行梳理。

    连开庭都不会。

    梳理确保审理结果没问题,便会做出二审判决。

    因此。

    闫野云就算发起二审,大概率是原封不动打回,回复一个“维持原判”。

    此外。

    即便没有上庭,二审的律师费一分也不能少,哪怕律师只是递交了个上诉资料而已。

    “没机会了?”

    闫野云听完,彻底绝望了。

    茫然不知所措。

    按照张玮所说,现在判决已经下了,若她执意不还,将涉嫌拒执罪以及侵占罪。

    极有可能再次被起诉……

    到时候的后果,就是坐牢了!

    随后。

    她转过身,看向了自己的女儿和“女婿”。

    叹了口气。

    “还就还吧,后面再慢慢想办法要回来。”

    她心中默默想了一句。

    现在双方已经结婚。

    以后再用各种借口之类的,给小儿子慢慢凑钱结婚就是了。

    只不过相较而言,这个过程偏慢。

    她的小儿子……

    恐怕要晚几年才结的起婚了。

    “妈,有个事你可能还不知道,飞章和他爸……已经断绝关系了。”

    温乐紧咬着下唇,小心翼翼的说道。

    并且将这几天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万飞章的房子和车子,现在全部都被收回了!

    据说以后也不会再得到任何经济支持。

    “什么?”

    闫野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婿”。

    浑身颤抖了起来。

    “离婚!”

    “必须要离婚!”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自己女儿这么优秀,怎么能嫁给这么个废物?!

    在没了万中元的支持后,万飞章根本养不起她的女儿!

    她小儿子这辈子也别想娶的上老婆了!

    “乐乐,你听妈一句劝,你还年纪,才二十五岁,没必要在浪费在他身上。”

    她转过身,盯着温乐。

    当庭劝说了起来:“外面好男人多了去了,他这种人,完全配不上你。”

    “明天就去民政局把离婚给办了,后天就去相亲!”

    这一幕。

    就这么赤裸裸的发生在法庭上。

    而温乐全程低着头,一言不发。

    轮椅上。

    万飞章顿时被气得满脸通红,这些天的压抑也爆发了出来。

    “我告诉你们!”

    “这个婚,我这辈子都不会离!”

    “别以为我不懂法律,只要我不同意,你们就离不了!”

    “你们敢相亲结婚,那就是犯了重婚罪!”

    说完。

    又看向了一直没说话的温乐。

    舔了起来:“乐乐,你别听你妈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还年轻,一定能给你幸福的……”

    可惜的是。

    温乐全程低着头,始终没有表态。

    或者说。

    她现在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

    旁听席。

    张清源等人瞪大了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被告席的发生的一幕。

    在他们看来。

    这一幕比起法院判决精彩多了。

    “我觉得,以后还是要多看看民事诉讼的案子,虽然没有刑事判决刺激,但有意思多了。”

    “刚刚审理的时候,不是说关系很不错吗?怎么突然间就要离婚了?”

    “法官他们现在肯定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总算有人能治治这家人了,没想到一物降一物啊……”

    “……”

    张清源等人压低着声音,窃窃私语。

    看的津津有味。

    这家人能索要出168万的彩礼,就已经足以说明品性。

    现在……

    万飞在对方翻脸无情的情况下,居然像狗皮膏药一样,还赖着他们。

    的确。

    只要他不离婚,闫野云他们就不能怎么样!

    旁听席的c位上。

    秦牧同样在吃瓜,也是感慨不已。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同样在他的意料之外。

    而周全民和其他几个审判员,现在同样站在原地吃瓜。

    脸色铁青。

    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

    但判决已下,无法再推翻了。

    “走了,该回院里了。”

    秦牧摇了摇头,向张清源等人催促道。

    案件审理到这个地步,基本尘埃落定了。

    在张玮的指导下,这起案子并未涉及刑事责任。

    只是民事纠纷。

    判决里,也只是要求归还98万,10万当作彩礼。

    按照本地的彩礼金额来算,十万其实是在正常的范畴。

    遗憾的是……

    这一幕发生的太晚了。

    若是庭审期间吵闹,他相信法院一定会做出全部归还的判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