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总裁老婆(一〕〔你是我的风景林辛〕〔浪潮2010〕〔诡异山海世界〕〔刀域春秋〕〔我真不是小白脸啊〕〔日娱之乃木坂猜想〕〔我用万花筒沉溺火〕〔开局召唤一只小骷〕〔道理神都懂〕〔武谪仙〕〔穿越诸天西幻〕〔全职业天王巨星〕〔诡异世界生存手册〕〔这个女神可以退货〕〔超兽之时间流水〕〔左道倾天〕〔地摊儿烟火〕〔从斗罗开始荣耀无〕〔神兵小将开始穿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血与火的赞歌 第15节 突如其来
    5月11日,夏斯特堡。 . .co

    特洛菲尔-克里夫大公一大早就聚集了他的领主们召开关于克兰城战役的讨论会议。

    像今天这样的会议,在克兰领战役爆发期间,早已成为例行事宜。而最近几天,这种会议尤为频繁,

    因为克兰领不利的战争局面,让特洛菲尔公爵对未来充满了担忧,他需要领主陪伴在他身边,也需要更准确的掌握前线战争走向。

    唯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安全感。

    “布瑞尔高地的战争截止昨天晚上十二点为止,依旧处于对峙局面…但有消息传来,兽人主大营正在计划向高地入口驻地增兵。”帕莱克-安托子爵因为克兰城联盟的组建,不用在担心精灵偷袭后方,也就从帕丁堡转到了夏斯特堡。

    “这可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消息。”佩卢克斯-凯瑟子爵皱着眉,“我仿佛看见了我们即将到来的失败。”他看向特洛菲尔公爵,“殿下,我们必须提前准备了…”

    “准备什么?撤退吗?”特洛菲尔的语气有些冷,“你应该知道我们为这场战争付出了什么?你也应该知道撤退后我们将面临什么!”

    “精灵第一将军瑟兰迪尔和费尔德领的鲁埃-伊泽承诺过我们,会保证我们公国的完整。”佩卢克斯-凯瑟硬着头皮说道:“我们还有机会,只要我们懂得…”

    “懂得向鲁埃-伊泽那个半精灵杂种卑躬屈膝?”特洛菲尔粗暴的打断了佩卢克斯的话,他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会议室地图上布瑞尔高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愿战死在克兰领战场上。”

    “大人,也许我们连战死克兰领战场机会都没有。”帕莱克子爵并不在乎塔洛菲尔的怒火,他走出两步,走到自己君主的身边说道:“联盟其他成员正在商议从克兰领撤退的事项,他们…”

    特洛菲尔看着帕莱克子爵的目光仿佛能吃人,“连你也在想着撤退?”

    “殿下,战争局势已经很明显,现在除非兽人主动放弃进攻克兰领,或者精灵派出他们的主力部队增援克兰领战场,否则等待我们的只能是失败。”

    帕莱克子爵毫不畏惧特洛菲尔的目光和他对视,“承认失败,也是需要勇气的,您现在需要这样的勇气。”

    “你…”特洛菲尔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佩卢克斯看着特洛菲尔的动作眼皮一跳,连忙上前一步大声说道:“殿下,我们应该记住这场失败,等待再次兵临克兰领的机会。”他站在了帕莱克子爵的身边,“这场战争我们虽然失败了,但联盟依旧存在,我们可以依托联盟的力量。”

    “三百余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把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安全的。”特洛菲尔很固执。

    帕莱克立刻反驳道:“但我们现在无法掌握这样的力量。”

    “你…”

    “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打断特洛菲尔的怒火,让他的心情变得更糟糕了。

    “咚咚”

    “咚咚”

    “…”

    敲门声并没有停,而且显得个月的焦急,特洛菲尔心中的怒火突然被一股不受控制的紧张感所代替,其他领主们也在这一刻把心头提到了嗓子眼…

    难道克兰领战役的失败成为了事实?

    这是所有人心中下意识的想法,

    佩卢克斯和帕莱克对视一眼后,由帕莱克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不出所料的,房门外是安全防卫处处长纳克莱-埔克爵士,他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进房间,并走到特洛菲尔公爵前方行礼道:“殿下…”

    “是克兰领传来了消息?”特洛菲尔声音里带着些许颤抖。

    纳克莱-埔克摇头,并说道:“不,是卡伦城传来的消息…您的长子传来了魔法通讯,宣称有一大群尸鬼正向卡伦城袭来。”

    “尸鬼?”特洛菲尔明显送了一口气,人也下意识的坐到他身后的椅子上,大口呼吸了几下后挥了挥手:“让城防军派出士兵搞定它们就可以了。”

    “但是殿下…通讯中加里克林男爵亲笔记录,袭击卡伦城的尸鬼数量超过了十万,而且还伴随许多未知的怪物,好多本应该是传说中的怪物!”

    纳克莱-埔克说话带着的颤抖更严重,一双颤抖的手递出了一封厚树皮记录的信件。

    “你是在开玩笑嘛?”特洛菲尔猛然间从座位上弹起。

    “我也希望这是一个玩笑。”纳克莱又拿出几张魔发照片,“他们发来了魔法照片,我想…您或许应该看一看。”

    …

    克鲁城卡瓦尔堡,

    培迪正在听取警察局局长唐莱特汇报关于‘合法走私’这个案件的详细调查报告。

    作为警察局最近秘密侦办的大案,培迪非常重视,他甚至要求唐莱特把某些商人犯案的细节都讲解给他听。

    他听得非常仔细,

    作为警察局自成立以来,收到的第一件实名举报案件,他有理由重视这个案件。

    这个案件的本身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非常容易查办,

    就是某些商人利用王国一些商品的免税政策,联合塞卡镇和巴兰镇海关官员,偷换商品把某些原本应该拥有高额赋税的商品换成免税商品,以谋取几十倍的暴利。

    案子已经查清楚了,

    相关人员也早已被警察局盯着,

    但在最后做决定之后,培迪召来了唐莱特和掌管王国法律的大学士保罗。

    这个案件在某些人的策划下已经是举国关注,所以培迪需要作出一副秉公办案的态度。那么,保罗学士和警察局的态度就变得很重要了,特别是保罗学士的意见。

    当培迪询问该怎么处置涉案商人的时候,大学士保罗刻板的回答道:

    “陛下,按照王国法律,犯案海关官员将遵照贪污金额量刑而判决,至于犯案的商人,如果有贵族头衔应剥夺其头衔后量刑而叛,当然,他们的商业行会还需要缴纳足够的罚金!”

    “陛下。”唐莱特跟着表态,“这个案件并不是个别案例,自王国商业改革开始,各地相同案件层出不穷…”

    “那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收到过这方面的汇报?”培迪打断了唐莱特的话。

    “半年前我曾专门就此问题汇报过,但陛下…您当时让我不要把目光盯在商业改革上。”唐莱特向来有什么说什么。

    “我这样说过吗?”培迪自然是想起来了,但他不会承认,“也许吧,但更有可能是当时的我没有料想到这件事情非这么严重…你应该提醒我的。”

    唐莱特自然不会傻到说‘我当时已经提醒了您’这样愚蠢透顶的话,培迪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他指着唐莱特,“你继续你刚才想说的话。”

    “是,陛下。”唐莱特面无表情的点头,“我觉得应该加重判处违规商人,并建立更完善的查办制度。”

    “律法要求我们对每一个人每一个案件公平、公正,我们不能因为某一个特殊案件而加重判处或者减轻处罚。”大学士保罗立刻表示反对,“唯有保持绝对公正,才能维护律法的威严。”

    “商人的贪欲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大。”唐莱特看着保罗,“某些商人犯下的罪行足够他们在绞刑台上走上十次不止。”

    “您口中某些商人都有谁呢?阁下?”大学士保罗很平静和唐莱特对视,“律法不会放过任何罪行,如果您能提供一份名单,并拿出有力的证据,我会联合学院的学士对他们进行诉讼,我保证没有谁能够逃过律法的惩处。”

    “如果这是您的真实想法,学士,我会满足您的要求…”唐莱特没有愚蠢和大学士探究某件事情的本质,尽管心里对对方的做法不以为意,但依旧选择顺从,“但我怀疑您看到名单和证据后会选择沉默。”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保罗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提供意见,不会直接介入案件的本身…我只是奉命长官王国《新法》,但并不是执行者。”

    “你…”

    “咚!咚!”清脆且却又相对沉闷的声音想起,培迪用手轻轻敲击桌面,“你们应该看过我亲笔书写的内部通告。”他绯红的眼眸带着上位者的威严望着保罗,“你知道未来也许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精力来管理王国内部事务…”

    “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不希望在未来战争中,依旧看到这些蛀虫的存在!”培迪的语言犀利,“我没有时间和这些人周旋,也没有精力和他们谈论律法…”说话间,他的目光看向了警察局长唐莱特,“一个月之内结束这个案子,我会让财务大臣埃德温-菲林爵士协助你。”

    唐莱特愣了愣后赶紧说道:“如果有埃德温-菲林爵士的协助,这个案件将变得简单许多。”

    培迪“恩”了一声后带着严肃的表情看着两位王国法律的代表,“走私问题是个大问题,如果不加以约束,以后还会发生类似的或者比这更严重的问题…所以,这个案子相对来说是小问题,你们应该想办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警察局一直有一个议案…”唐莱特说话有些犹豫,因为这个议案已经被汉妮娜否决。汉妮娜的理由也很冲锋,她害怕来自国王的猜忌,猜忌警察局日益扩大的权力。

    但唐莱特此刻话已经说出来,想收回来已经不行,他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可以在巴兰镇和塞卡城成立专门用以侦办走私案件的部门…”

    “我们已经成立了海关所!”保罗没等唐莱特说话便抢话道:“王国自建立以来,成立了大大小小数十个职能部门,然后又在总理政府的督办下撤销了许多…我们在最近一个月里,一直在重复着某些错误。”

    在过去几百年里,卡伦人早已习惯被贵族统治,他们对现在王国的统治相对还有些陌生,为了更好的治理这个国家,总理政府每天忙着新建部门,或者撤销多余的部门。

    “海关只有监督权,没有查办权。”唐莱特立刻说道:“我甚至发现,海关的官员在发现走私问题后居然不知道该找谁,再这样持续下去,只会滋生更多的犯罪。”

    保罗跟着便说道:“那就赋予海关查案的权利。”

    “海关和走私完全是两回事情,学士。”唐莱特皱着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培迪完全明白唐莱特的想法,但他也有些拿不定注意,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脑袋一热拍桌子就能决定的事情。

    在刚开始的时候,培迪也曾按照前世的记忆成立了某些部门,但事实证明除了警察局之外,其余大多数部门并没有多大用处,反而成为了累赘。

    不过,培迪也不会立刻否决,他想了想指着唐莱特说道:“把你的建议写成书面报告,交由总理政府讨论,形成方案后再送抵我这里。”

    “我会尽快安排。”唐莱特点了点头。

    “好啦。”培迪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方轻轻拍了拍唐莱特的肩膀,“去忙你手里的案子吧,我希望一个月之后你能够给我带来好消息。”

    一个月时间查办这种走私案子,就算证据充足也是非常紧迫的,在以往这样的案子就算由卡瓦尔堡成立专门的贵族团队,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查办清楚。

    “我相信,只要总理政府和财务部以及海关每一位官员尽心尽力配合,一个月的时间完全足够。”唐莱特躬着身子说话,话语响起的同时人也开始慢慢向门口退。

    “你也先下去。”培迪侧过头看向一旁的保罗。

    在大学士退出房间的过程中,培迪走到书记官班杰-阿瓦尔爵士身边,拿起刚刚完成书写的对话记录看是翻阅。

    今天,截止目前为止,他接见了许多人。

    培迪随意翻阅了几人的交谈记录后,望着在办公桌旁边的秘书长奥特伍德骑士,“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您召见了巴兰镇的镇长伊蒙德男爵,他已经在外面等待了快两个小时。”奥特伍德早已把日程记在心里,但还是下意识翻开记录册。

    “恩…”培迪点头,“我就不见他了,让办公室拟定一份任命文书,任命伊蒙德男爵为艾鲁克驻军营区副参谋长兼后勤处长。”

    “军部拟定的名单…”

    “难道我一定要按照军部拟定的名单任命我的军官吗?”

    “非常抱歉,陛下。”

    培迪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走到地图旁边,望着克兰领交错的战场,看向左右的参谋,“是最新的情报吗?”

    “是的,陛下。”一位中年参谋说道:“也许不用十天,克兰领的战役就会结束。”

    “看来是女神能够听到我的祈祷。”培迪笑了笑说道,他对于底层军官一直报以宽容的态度。

    “笃笃”敲门声在奥特伍德秘书长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响起,还没等唐莱特开门,房门便被人从外门推开,进来的一声青色贵族长裙的艾琳菲儿。

    “我察觉到魔网中邪恶能量突然变得很活跃…”

    “培迪陛下,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门还没有关闭的之前,培迪的精灵顾问德拉希尔走进了房间。

    “陛下!”紧接着,又是王国情报总长汉妮娜男爵出现在培迪的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烂柯棋缘〕〔饲养全人类〕〔皇兄万岁〕〔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