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六十八章 怪物
    首先感觉到的是心脏的跳动,宛如天上的雷霆降临在了胸腔之中,鼓荡回响,像是要将胸腔撕裂一样地勃动,将一切血液化作熔岩,狂热奔流。

    瞬间收缩的肌理爆炸一般的扩张开来,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力量和速度,令槐诗驰骋在了这暴风和骤雨之中,就像是漆黑的墨迹延伸在雾气里那样。

    瞬间的死寂中,天穹上有雷鸣声再次响起。

    伴随着重叠迸发的枪声。

    就在槐诗一跃而出的瞬间,封锁周围的雇佣兵们便毫无犹豫地扣动了扳机,交叉的火力网在瞬间将少年的影子笼罩在内。

    哪怕他行进的路线如此诡异多变。

    槐诗只来得及躲闪一瞬,就被封死了所有的生路。悍马车顶,机枪已经开始再度地旋转,对准了那个狂奔的少年。

    扳机即将扣动。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前,有一片凄白横过。

    那是光。

    宛如液化的纯银如雨而降,迸发出无数钢铁碎裂的冷厉光芒,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眸。

    那是电光。

    狂怒的雷霆从天而降,神怒之鞭敲打在了燃烧的车筐之上,轻而易举地敲碎了焚烧的烈火,令破碎的火光升腾而起。

    无数细碎的电芒如蛇一般地游走开来,展开了仿佛树杈一般地分支,贪婪地舔舐着周围地每一寸金属,自空气中的每一颗子弹之间跳跃,照亮了少年眼瞳。

    在那一片漆黑之中,有猩红的光芒亮起。

    他看到了。

    扰动的暴雨、席卷的飓风,纵横交错的子弹、燃烧的烈火和如海潮一般涌动的雾气,还有渐渐合围的封锁。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突如其来的电光中出现了瞬间的停滞。

    紧接着,无数水花飞迸而起。

    槐诗践踏着脚下的大地,在这电光和金属所交织的牢笼之中一跃而起,自近乎凝固的风中翻转,最终擦着灼热的弹链落在了地上,挣脱了交错火力的牢笼。

    好像行走在雷电之间那样。

    穿行在雷火的从中。

    他撞破了暴雨,撕裂了缠绕在风中的雾气,随着自肺腑中迸发的咆哮,藏在身后的手臂向前挥出。

    沉重的祭祀刀从他手中脱手飞出,牵引着游离在半空之中的雷光,将雨幕层层劈碎,自凄啸回旋中钉进了悍马顶端机枪手的颅骨中。

    嘭!

    绝杀!

    看不见喷涌而出的血色和哀鸣,在一瞬间,那个倒霉鬼就被妖刀自内而外地吞吃成了一具干瘪的骷髅。

    而当雇佣兵们调转枪口,重新瞄准了那个少年的影子时,他已经得偿所愿地回到了自己旅行包的旁边。

    向着他们露出最后的笑容。

    “真希望你们带了防毒面具。”

    少年的手枪对准了脚下的旅行包,扣动扳机,子弹在瞬间撕裂了其中的塑料袋,无数灰黑色的粉尘飞扬而起。

    紧接着,在他握枪的手中,有灰白色的火焰燃起。

    就好像粉尘爆炸一样。

    劫灰所化的黑暗吞没了一切。

    紧接着,惨烈的悲鸣和恐惧地咆哮声响起。

    在被恐惧和绝望吞噬的最后一瞬间,他们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瞳……

    .

    黑暗渐渐消散的时候,那个喊话的指挥官正蜷缩在椅子上哭泣,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男孩儿那样。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那个依靠在车门上的少年。

    就像是具有着无形的引力一样,拉扯着劫灰所形成的黑暗,一丝一缕地没入了他的身体。如怪物一般地,他在吞吃着那些凝固成实质的恐惧、绝望和死亡。

    槐诗低着头,随手将那一把宛如艺术品的祭祀刀插进马甲里,专注地填装着手枪地弹夹,一颗一颗地,如此仔细。

    “说实话,你们一点都不精锐,更算不上专业。”

    破碎的窗户外,少年手中的弹夹没入了手枪之中,他缓缓抬手中的武器,向最后的敌人展示漆黑的枪膛:“充其量,不过是一帮战争野狗而已。”

    扳机扣动。

    嘭!

    一切归于寂静。

    在无数从天而降的雨水之中,他回过头,凝视着身后的方向。

    静静地等待。

    .

    .

    在死寂的车厢之中,何洛静静地凝视着那个雨中等待的少年。

    戚问的表情变化着,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惊慌和愤怒。

    “他在干什么?”

    “等我。”

    何洛轻声叹息,“他知道我在这里。”

    说着,他从怀中拔出了手枪,握着枪身将它递给了戚问,“老板,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你可能要一个人去金陵了。”

    戚问的表情骤变,再难维持平静:“你……你一个黄金级的升华者,还打不过他么?”

    “那个小鬼……”

    何洛摇了摇头:“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他缓缓起身,可是却又一次被戚问抓住了。

    “别去!”戚问瞪大眼睛,表情抽搐着:“我们用不着和这种神经病硬拼,这里是现境!过不了多久,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

    何洛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

    “难道我要在同一个小鬼面前夹着尾巴逃两次?”

    他凝视着雨中那个恰如恶鬼的少年,眼瞳缓缓眯起,声音冰冷:“不在这里杀了他,我们往后难安。”

    随着鳞片的覆盖生长,酷似蛇人的面孔中闪现狰狞。

    他说,“我去去就回。”

    说着,缓缓推开了车门,他走入了暴雨之中。

    随着他的脚步向前,两条粗壮地臂膀自从肩胛处外套预留的缺口中延伸而出,自背后拔出了两柄泛着铜绿的弯刀。

    修长的蛇尾自风衣下延伸而出,自水泊中轻轻拂过,留下一线惨绿的毒痕。

    在近乎燃烧的源质供应之下,第二阶段·黄金阶圆满的圣痕——纳迦完全启动,将他的躯壳化作足足有三米有余的四臂蛇人。

    随着四手的张开,地上的流水仿佛被无形的引力拉扯着,向上凝固在他的周身,如同卷动的帘那样。

    源自天竺的圣痕纳迦原本就是毒龙与大蛇,在传至缅国之后,被炼金术师们撷取本地的奇迹加以糅合与熔炼,形成了如今四手蛇人的摸样,更增加了水性亲和的天赋。

    在海上、雨雪天气和潮湿的地带中自然拥有了加成。

    如今的他可以说是全盛时期。

    纵然未曾臻至第三阶段,自内而外地开始向传奇生物变化,但依旧拥有着惊人的杀伤力。

    如是,凝视着那个雨中的少年。

    他咧嘴,非人的面目上露出狞笑。

    槐诗缓缓拔出了祭祀刀。

    饱食鲜血之后,刀锋之上焕发出了璀璨的光,宛如那令人心醉神迷的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有一棵神话树〕〔第一序列〕〔全属性武道〕〔大王饶命〕〔秦城苏婉〕〔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