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百零四章 所谓天国
    提到那个时候的天文会,就不得不提及当时它的统治核心——理想国的存在。

    在先代的会长未曾失踪之前,天文会作为当世巨头,旗下理想国、统辖局、存续院、技术部等等机构可以说都是随时可以调动全世界力量的庞然大物。

    由无数升华者对地狱进行开拓,由学者们组成的技术部从一切所得中汲取智慧和技术,再从存续院的无数个实验室里进行运用和尝试,最终这一份结果由统辖局进行恰当而慎重的分配惠及现境。

    而这一切,都遵循着由理想国所指定的宏伟蓝图。

    ——将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就在那个时候,天文会开始依托世界轴心的大柱,创造出诸多奇迹。而随着白银之海的成功探索和改造,下一步的天国自然排上了日程。

    一开始,是试图进行永生的探究,可很快就发现这一计划的不现实,不,可以说是狂妄。

    世上未曾有过不朽之物。哪怕是神灵在一千年的时光之后都会面对自己的衰亡,何况人类呢?

    当第一个天敌老死在边境之后,有关永生的探究就被暂时搁置,理想国退而次之,寻求抵御死亡的方法。

    可惜,死亡无从抵御。

    那么,再而此之……他们寻求如何避免死亡带来的损失。

    或者说,如何保存生命的价值。

    这,就是天国的起源。

    “在天国尚未曾陨落的时候,人世间一切宝贵的睿智都能够在损失之前得以保存。”乌鸦的已经快要彻底渗透保险库的外壳了,语气变得模糊:“在死之后。”

    “嗯?”槐诗不解:“人死了之后,源质不是就消散了么?”

    “是消散了没错啊。”乌鸦淡定地说:“但这不妨碍在死之前留下副本,不是嘛?”

    “……”

    槐诗愣住了。

    “对,没错,所谓的天国并不是灵魂的乐土,只不过是一个储存有价值记录的地方而已,一个……图书馆。”

    乌鸦轻声笑起来:“一切宝贵的人知人智都会随着备份而一同永存,在退让三度之后,这一份理想得以实现。

    可惜却并不长久,在七十年前就陨落了——啧啧,那可是绿日的成名战啊,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被当做恐怖分子了吧?”

    槐诗沉默许久,低头看着手里的命运之书。

    “也就是说……”

    “没错,倘若天国是图书馆的话。”乌鸦的语气意味深长起来:“而你手里所拿的那一本,就是它的目录。

    如今它有所鸣动,自然不会是因为其他的东西——必然是天国的残片。

    倘若能够得到的话,不止是命运之书会有所增长,就连你自身也会有巨大的益处吧?若是运气好能找到有关兵击的记录,你连老师都不用去找了。”

    “可……这么好的东西不会被天文会好好藏起来么?”

    “部分是有收藏没错,但更多的记录已经随着爆炸一起沉入了地狱的深层里去了,找都恐怕找不回来。

    不过应该会有相当众多的记录集合体活跃在如今现境、边境或者是地狱里。

    据我所知,《浮士德》那个丢人的货色就被逮住了,还有《拜伦》、《济慈》、《雪莱》那三本源质诗集好像也被提前拿走了。

    《忏悔录》、《悲惨世界》、《红楼梦》那几个似乎就根本没跑,蹲在原地被好好收容了,估计现在日子过得也很愉快吧?”

    乌鸦说:“《白鲸》那个懒鬼一定会藏起来谁都找不到,《罗生门》和《摩诃摩耶》这两个家伙最近好像也有过消息……那些家伙,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你现在的程度,对付起那种聚合体肯定很吃力,所以就不要想了。

    我估计在这里的也就是一张两张的碎片,虽然有一些神异的效果,但不会让人联想到曾经的天国,也还在你的能力范围内,你大可放心。”

    槐诗瞄了她好久,好奇地问:“难道你也是……”

    “不,我可和他们不一样。”

    乌鸦仿佛笑了起来,相当的愉快:“他们是命运的囚徒,而我……只是暂住而已。”

    一瞬间,她穿过了保险库的大门,视种种警戒措施如无物,仿佛雾气一样骤然出现在了封存严密的金库里。

    触目所见,尽数是源质荡漾的光芒。

    数十个箱子被慎密地摆在了货架上,层层保险和验证,就在金库的中央,却有一双燃烧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突如其来的乌鸦。

    是一只狼犬。

    在保险库正中央的石台之上,钢铁所浇筑成的猛犬仿佛活了一样,睁开眼睛。

    它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乌鸦的存在,猛然起身,躯干运动便发出钢铁碰撞的尖锐声音,咧嘴,展露尖牙。

    可随着雾气收缩,乌鸦的出现,它被看了一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它凶相消散,呜呜了几声之后又蹲了回去。

    “乖狗。”

    乌鸦满意地颔首,收回了视线,当她转身看向身后的时候,槐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睛、眼睛、眼睛、眼睛、眼睛、眼睛、眼睛……

    在货架的钢化玻璃之后,一个个透明的罐子里填充着淡绿色的溶液,悬浮在其中的,赫然是一颗又一颗的眼球……

    每一个罐子中都有七八颗以上,倘若将第一排货架全部计数在内的话,这里的眼球起码有一百多枚以上!

    这只是看上去最为渗人的东西而已,后面几排的罐子里浸泡的不是心脏便是看上去古怪无比的兽类胚胎。

    乍一看就好像进入了某个神经病科学家的实验室一样。

    恐怖氛围十足。

    “这他妈的是什么鬼!”槐诗几乎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我来电影院不是为了看这种恐怖片啊!”

    “只是很常见的器官走私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吗?”

    乌鸦撇了一眼那些玩意儿,收回视线:“放心,大部分不是人的,要说的话……人的眼睛太廉价了,完全没有边境走私的价值。

    相反,部分边境异种的器官组织在药剂研究里可是紧俏材料,简直供不应求。”

    槐诗吞了口吐沫,“你刚刚……说了‘大部分’是吧?”

    “瞧你说的。”乌鸦被逗笑了,“‘以次充好’难道不是资本家最惯用的伎俩么?你都买水货了,难道还能要求人家给你正品吗?”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

    “而我的建议是你别管太多。”

    乌鸦不再纠缠这个话题,略过了前排货架和那几件明显是边境遗物的物品没有去看,而是看向了角落里,那个扁平的盒子。

    她骤然失去体型,渗入了盒子的缝隙中。

    于是,槐诗便看到了在红丝绒布上被珍而重之收藏的一张残页。

    似是经年,早已经发黄,濒临破碎的,上面写满了各种字符,隐约可以看到太阳、狮子、蛇和胚胎的手绘图。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乌鸦愉快地笑了起来:“虽然说在找路上运气糟糕,可寻物上却好运十足么?这张记录残片再合适不过了。”

    “什么?什么?”

    一听说有好东西,槐诗眼睛都亮了。

    “一张来自几百年前的炼金处方,分不出究竟原本是做什么的,但上面看天使的描绘风格,应该是圣日耳曼伯爵的手稿,往上追溯的话,应该有一丝《翠玉录》的神髓。”

    乌鸦啧啧感叹:“这一次你可赚大了啊。”

    话音未落,她的身体骤然消散,回到了槐诗的肩头,槐诗愕然回头,笑容渐渐消失:“你不是说我赚大了么?”

    “对啊。”乌鸦点头。

    槐诗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不拿出来啊。”

    “拜托,你让我一个侦测型的墨水瓶去帮你偷东西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帮你丢个手雷已经是极限了。”

    乌鸦翻了个白眼:“我就算想拿,我也得能拿着那么大一个盒子从保险库里飞出来啊,你看我能吗?我连手都没有。”

    “那怎么办?”槐诗傻眼。

    “路我都给你探好了,视野给你全开了,你就不能自己去哇!”

    乌鸦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黑吃黑你还犹豫个屁啊,想办法干他娘的一票!”

    “不行!”槐诗严肃地摇头:“我去的话,那不就是偷了么?”

    “合着我去就不是了么!”

    “你偷是你偷……我装作不知道不就行了么?”

    槐诗叹息,“况且,难道我们就不能想想正常的路子吗?”

    “上一次类似的炼金配方拍卖,一张不确定真伪古代配方,最后得标价是一千一百万。”乌鸦斜眼看着他:“你拿头去买么?”

    “……算了,还是他娘的干一票吧。”

    槐诗咬牙,伸手摸索口袋,想要找自己作案用的面具和头套,却被乌鸦拦住了。

    “怎么了?”

    乌鸦瞥着他,“你觉得你刚出狱新海这里就有人搞事情,而且你还恰巧曾经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过……到时候傅处长会不会直接拿枪崩了你?”

    “呃……”

    槐诗终于反应过来,按下一颗作奸犯科的心,“要不还是算了?”

    “收集天国碎片毕竟是你的使命之一,于情于理不应该放弃。”乌鸦思忖了片刻,忽然笑起来:“但总要从长计议,对吧?”

    一人一鸟对视了一眼。

    意味深长。

    明明是在404的边缘疯狂试探,可槐诗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跃跃欲试。

    “不在场证明?”他低声问。

    “对。”乌鸦翅膀抱怀,极其卡通地做出了一个思考的动作:“艾晴?”

    “不可能。”

    槐诗摇头:“她能亲手把我崩了,别说做伪证了……房叔?”

    “那也得有人信啊,况且他连门都出不了,怎么去给你做证据?”

    就就在沉思之中,乌鸦忽然莫名其妙地问:“对了,你们校庆是这周哪天来着?”

    槐诗眉毛挑起。

    一人一鸟再度对视了一眼。

    “既然是这样的话……”

    乌鸦愉快地吹了声口哨:“i have a pl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我有一棵神话树〕〔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第一序列〕〔全属性武道〕〔大王饶命〕〔秦城苏婉〕〔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