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话
    那一瞬间,艾晴本能地拔枪,扣动扳机。

    kp打了个响指。

    于是自枪口中喷出的再不是子弹,而是喜庆的彩带和鲜花。

    “冷静一些,女士,我相信大部分问题都可以通过谈话来进行解决。”kp耸肩:“想必你也有很多问题要问,对么?”

    艾晴皱眉,冷眼看着他,“难道你会回答么?”

    kp无奈耸肩:“相信我,哪怕知晓再多,也只会给自己增加难度。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可是救了你们诶。”

    “我会自行判断局势的,kp先生。”艾晴冷声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的记忆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放心,只是时间跳跃形成的暂时性失忆而已。”

    kp摊手回答道,“简单来说,由于贤者之石被错误引发,形成异变,为了避免在现境形成隔离区,我只能强行将这里暂时边境化,变成‘暗网’的一部分。

    而遗憾的是,各位的行动干员在这个过程中却被卷入了贤者之石中的记录——1620年的历史残片——中去了。

    为了补救,我才不得不开始这一场游戏——就像是我说的那样,在必要的时候,为各位提供援助。”

    “那就结束这个游戏!”艾晴冷声说,“把他们拉回来!”

    “抱歉,暗网虽然是虚拟世界,但依旧自有规则所在。”

    kp摇头拒绝,笑容令人越发地不快:“哪怕是我,也不能随心所欲。游戏已经开始了,艾检查,倘若诸位不能通关的话,作为主持人,我恐怕也很难提供太多的帮助啊。”

    艾晴嗤笑,“所以,你工于心计的制造了这一切,只是为了和我们玩一个游戏?”

    “正是如此。”

    kp肃然颔首,理所当然地反问:“难道游戏不比现实更温柔么?我只不过是向你们提供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已。

    你看,我成功地将贤者之石中的记录变成了游戏,也就是说,通关了这个游戏,你们就可以成功地将贤者之石重新收容。

    还是说,你宁愿舍弃这种有理可循、简单易懂的解决方式,选择去面对甚至一无所知的乱局么?”

    艾晴漠然摇头:“不,你只是像那些无聊写手们所说的主神那样,喜欢这种将人玩弄在鼓掌之中的感受而已。”

    “虽然性质上都差不多吧。”

    kp没有否认,只是耸了耸肩:“但形势比人强,对不对?”

    艾晴低头,翻转着手中挂着鲜花的手枪,许久忽然说:“但我至少可以拒绝。”

    “你死了的话,你的干员怎么办?”kp好奇地问:“依我所见,你不像是那种没有责任心的人啊。”

    “所以,我必须进行游戏?”

    “很遗憾,是的。”

    kp轻声笑了起来,“事已至此,为何不享受一番游戏的乐趣呢?要我说,没必要这么严肃硬核的,放松一些,当做一个探索类型的电脑游戏也不错咯……”

    短暂的沉默之后,艾晴忽然说:“我要求和槐诗对话。”

    “……”

    kp愣了一下,有些错愕地挠了挠头:“你确定么?用一张脱离你控制的人物卡可不是用来游戏的好选择,要我说,你现在更换成克莱门特这张npc卡还来得及。”

    艾晴面无表情,“我坚持。”

    kp沉默了片刻,忽然露出了期待地笑容:“很好,你的要求,我破例通过了!

    但同时,我要增加规则——在槐诗进行理智鉴定的时候,你也将同步进行,而在槐诗扣除生命值的时候……”

    后面的话无需多说。

    艾晴沉默点头。

    “妙极!”

    kp挥手,兴奋地大笑起来:“那便加油吧,艾女士,我很期待和你这样优秀的玩家和槐先生这样优秀的角色在一起,能够缔造出什么样的故事!”

    那一瞬间,黑暗突如其来的降临。

    槐诗看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女。

    .

    十分钟后。

    槐诗终于明白了具体的情况,同时越发地困惑:“也就是说,我们遇到的异常变化,为了避免事态严重化,那位kp直接现场手搓了一个副本,把我们拉进来了,对吧?”

    艾晴颔首。

    槐诗却越发地感觉到不解。

    奇怪,太奇怪了。

    看了这么多年的命运之书,槐诗作为读者好歹有点经验,可按照一般的剧情规律而言:这种真相难道不是要先埋一大堆伏笔进行暗示,然后在自己已经将副本探索的差不多了之后才作为一个爆点丢出来告诉自己的么?

    为什么一开局就给的这么爽快?

    而且,更令槐诗不安的是……

    “你确定他提到了记录?”

    艾晴颔首,不懂他为什么执着于这种措辞。

    而槐诗心中一半沉重一半轻松。

    轻松是因为命运之书这种规格外的东西果然没有被记录在人物卡上,也就是说艾晴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带了这么一个要命的玩意儿。

    而沉重则是因为,他感觉,kp似乎和命运之书有某种关联。

    但目前来看,虽然kp搞了这么一大堆幺蛾子,可是并没有对自己进行直接迫害……反而颇为积极地想要推动这些玩家去通关这一场荒谬的游戏。

    这些烧脑的事情想再多也想不明白,还是丢给艾晴吧,目前槐诗则开始着眼与最要紧的事情。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完成角色目标,然后通关这个副本,对吧?”

    槐诗搓着手,点头:“行,等会儿我就去找老肖他们,试试看能不能联合起来……”

    “动作别那么快行吗?”

    艾晴在旁边平静地提醒道:“‘范海辛’先生。”

    槐诗愣住了。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现在槐诗变成了他的马甲,猎魔人·范海辛反而变成了他的真实身份……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

    在这个副本里,每个人都有秘密。

    也就是说每个人可能都在抵达新大陆这个大前提之下有各自不同的目标——自己的目标是杀死藏在船上的帕拉塞尔苏斯,那么其他人呢?

    说不定就是要保护他?

    或者干脆一点,直接就是在船上找出范海辛,然后杀死他——甚至有可能有的人直接就变成了帕拉塞尔苏斯!

    这就是秘密最恶心人的地方。

    你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对自己有害,但又不能完全交付信任。

    “也就是说,我们非但不能团结一体,而且团队内部也必须互相防备。”槐诗有些烦躁地挠头,“由于二五仔的存在,大家恐怕只能做表面朋友,暗地里孤军奋战,对不对?”

    “不止如此。”

    艾晴敲打着轮椅的副手,告诉了他最后一个坏消息。

    ——除槐诗之外,其他的角色,都是直接受其他监察官操控的。

    也就是说,别人是人卡合一,而他们这一组反而人和游戏账号分开了——一人变成两人,听上去不错,可实际上却不一定优势。

    反而可能是劣势。

    不论对槐诗还是对艾晴而言,都是如此。

    特别是在某些两人意见产生分歧的时候。当然,槐诗大可自行其是,但很多时候必要的点数却必须由艾晴亲手投出……

    在沉默里,艾晴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轻声叹息:“只能靠信任了吗?感觉这种东西完全不存在啊。”

    “不要说的这么悲观啊老铁。”槐诗愕然:“咱们不是配合无间吗?”

    艾晴反问,“你是说你去黑吃黑然后我去帮你收尾吗?”

    “呃……”槐诗无言以对,“好吧,虽然这事儿做的不地道,但起码在这种性命攸关的事情让给我一点信任好吧?”

    “我努力。”

    艾晴在沉吟片刻之后,张口欲言,可最后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反而主动换了一个话题:“接下来的探索中我会给你指令的,但是在行动的时候……小心一下这艘船上藏着什么东西吧。”

    她怀疑,这艘船上绝对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光是在所谓的导入环节时,便隐藏了不知道多少陷阱。

    先是神秘的来信,然后又是上船之后突如其来的秘密,最后再看这个游戏最终的通关条件——抵达新大陆。

    谁的来信?

    这莫名其妙的秘密除了让人内讧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在1620年,坐着这么一艘起码超越时代四百年的游轮,难道还会担心在海上迷失方向么?

    或者说,有无法抵达目的地的可能么?

    若是只要躺在房间里就可以安然通关的话,那就太可笑了吧?

    艾晴自己设身处地的去猜测kp的思维,能够得到的便是这一条她可以完全确信的定论——这一艘船上绝对有鬼。

    就算不会撞到冰山,也绝对会遇到什么不可抗事件,至于暴风雪山庄之中封闭环境中会上演的经典情节,简直更不用多说。

    在抵达新大陆之前,绝对少不了幺蛾子。

    更大的可能是,倘若调查员们不联合起来的话,很可能不到半路就直接死光了……

    不论那种情况都让人难以愉快。

    艾晴咬着手指。

    随着对话的结束,黑暗散去,艾晴再一次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仿佛时间一直停在原地等她一样,在她重新出现之后才慢悠悠地继续向前。

    而其他人对发生了什么,依旧毫无所觉。

    kp的笑脸重新出现在眼前:“密室时间结束,感觉如何?”

    “……”

    艾晴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我记得你说过,这是在暗网很流行的游戏,对吧?”

    “没错。”kp笑了:“简直人人都爱玩,老少咸宜。”

    于是,艾晴抬起头,凝视着他的表情:“那么,我作为玩家,想要查阅规则书不算犯规吧?”

    kp意外地挑起眉毛,并没有说话,只是挥手打了响指。

    嘭!

    厚厚一叠书骤然出现在艾晴的面前,足足在桌面上堆了四十厘米高,封面上的字迹更是五花八门,除了通用的英文、拉丁语和东夏语之外,竟然还有瀛洲语等等小门类。

    “如你所愿的那样,艾女士。”

    他露出微笑,“全部的六版规则外加房规以及本次的所额外采用的武道扩展规则……但愿您能在游戏结束之前看完。

    不过现在,温情时间已经结束了。”

    kp打了个响指。

    游戏,正式开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