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百三十五章 注册名
    注册名,或者说,魔法名。

    就好像传说中的魔法师们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逸名与绰号一样,专注研究事象的学者们都会在学徒时期入门的时候得到一个只存在于无尽学识之中的名字。

    或是由导师授予,或是自行寻觅。

    不论是生前和死后,这都将永远作为个人的标志而存在,因此往往被寄托了特殊的含义和力量,甚至流传出了有关‘真名’的传说。

    甚至有些学者死后,他们的名字也依旧长存于他们的公式之中,就好像‘帕拉苏斯塞尔’一样——只要在公式中添加上这个名字所代表的特种合金,那么金属的活性化就能够上升三个百分点。

    而传说中位于学者金字塔顶端的‘创造主’们,他们本身的名字就是一种存在于物质之中的魔法。

    比方说牛顿的名字,早已经写入了大秘仪‘查拉图斯特拉’的最底层,成为现境法则的一环——他所书写下的三大定律已经无处不在地印刻在了现境之中。

    而比起这个来,面前的少女竟然是比升华者要更罕见的学者就更令槐诗感觉到吃惊。

    其实炼金术师也可以归类到学者之中,只不过在后来自行独立分流,成立了‘石釜学会’,另起炉灶,再不受学者组织‘先导会’的管束。

    而严格一点来说,不论是学者还是炼金术师,其实地位都要比升华者要高一点的。

    毕竟是技术行当,先天具有垄断性,和升华者这种体力工作者不同,劳心者先天性的要居于社会阶级的上层。

    学者这一职业,对于其他人而言,本质上已经和魔法师没有了任何区别。

    倘若在其他的地方,槐诗见到莉莉可能还要堆出笑脸喊一声大师才能让她看一眼——毕竟具有注册名的学者起码已经掌握了一条以上的定律,也就是一种以上的‘魔法’。作为一个比起破坏来更擅长创造的职业,理所当然地更容易受人尊敬。

    不过,这样也解释了莉莉为何会选择前往新大陆。

    毕竟在历史上,十六世纪初期一直到十九世纪后期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代为止,都是圣灵谱系对学者们不断进行压制的黑暗时期。

    毕竟圣灵谱系所坚持的定律和学者们所坚持的定律在本质上完全不同——神创论和天演论的矛盾又不是只有一星半点——‘先导会’被教团所排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如今的先导会恐怕已经在罗马呆不下去了,自我流放到那时候还是穷乡僻壤的伦敦六岛,在那里一直坚守阵地。

    一直到1740年的圣灵谱系的分裂,还有学者们所主导的工业革命开始盛行,双方才攻势逆转,由先导会占据了主流。进而导致了后来掌控整个世界的‘天文会’这一庞然大物的诞生。

    而在这之前,学者们有一个算一个的都是异端,只不过大家明面上还没有撕破脸而已,私底下的斗争已经渐渐白热化了。

    一个学者留在罗马,就好像是阿基米德蹲在家里等罗马人来踹门一样,殊为不智。有可能好好的在家里搞研究,忽然有一天就被吊到火刑架上去了。

    想要出走并不奇怪。

    范海辛的记忆里还有好几次他暗杀著名学者的经历呢。

    出于对学者的行规和对莉莉的尊重,槐诗并没有细问她所研究的学科和掌握的定律——反正除了典型的力学体系之外,其他绝大部分学者的定律在争斗时都派不上用场。

    在清楚了大概情况之后,他便点了点头,提起了丢在床上的外衣,重新套在身上。

    “那么,在到达新大陆之前,你就躲在这里吧——就当是白天你救我的回报,无需拒绝。”槐诗说:“我会到岳俊的房间里休息,等明天在船上找到吃的就给你送过来——你注意戒备,我这里并不安全。”

    想到死在自己房间里的老肖,槐诗心中不禁一沉。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去。”

    在窗外仿佛永恒的夜色的映衬之下,莉莉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入夜之后,如今的外面可是地狱哦。”

    “嗯?”

    槐诗茫然:“出什么事情了么?”

    “白天,餐厅里那些食物中的毒……出于好奇,我采集了一部分样本,用你的炼金设备进行了化验。”

    莉莉抬起了手指,在白皙的指尖,夹着一根试管,无色的液体中飘荡着一缕灰黑的色彩,好像是一缕黑色的棉絮一样,缓缓地游动着。

    “出于对盟友的关系和对我人身安全的保护,我得先问一句——你有没有吃过餐厅里的东西?如果吃了的话,你有没有胃溃疡或者消化道出血的病例?”

    “没有。”

    槐诗疯狂摇头。

    那一碗浓汤恶心的要命,他哪里敢下嘴?况且他作为吸血鬼,只要有血液提供就能够活下去,刚刚在泉妖的身上饱餐了一顿,他估计能顶个好多天呢。

    为了防备血液中有毒,他的犬齿内部自带了净化圣印,一旦吸血,连自己都会烧,更何况是其他的什么鬼东西。

    至于胃溃疡和消化道出血,就更不可能了。

    “那就好。”莉莉松了口气,缓缓地放下了另一只手中的书。

    “这究竟是什么?”槐诗问道。

    “从本质上而言,这是一种强效的病毒兴奋剂。”

    莉莉微微地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试管:“畏光、怕热,生命力顽强,细胞组织分裂速度异常迅速,几乎能够感染一切。

    作为一种病毒,具有着超乎想象的活性,一旦顺着血液循环进入脊髓就会快速扩散,四个小时免疫系统瘫痪,六个小时之后在脑部扩散,扰乱人体激素平衡,并刺激分泌出大量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让人强制进入兴奋状态——同时,进入无法驱散的饥饿状态。

    到最后,甚至连源质都会被它污染,在高热之中崩溃,激发出宿主所有的力量,强制性地将进行异化和器官增殖……”

    “你确定这玩意儿不是t病毒么?”

    槐诗目瞪口呆:“这描述,完全就是在说丧尸啊!”

    “我不知道你说的t病毒是什么,但如果‘zobie’的话,倒也没错,毕竟它确实是世界上所有‘livg dead’类型传说的起源之一。”

    莉莉平静地说道:“比起所谓的t病毒,我更愿意用专业一点的词汇来称呼它为——‘狼毒’。”

    那一瞬间,槐诗终于恍然大悟,忍不住咬牙:

    “雷!飞!舟!”

    那个家伙,果然从一开始就在骗人。

    什么狼人?

    那个家伙分明是人狼!

    无视了自己一开始也满口扯谎的现实,槐诗对雷飞舟这个二五仔顿时充满了愤恨。

    狼人和人狼,这两个称呼看上去好像只是顺序调换了一下,但实际上的来源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单词。

    所谓的狼人一般都是泛指起源自希腊地区的灾厄奇迹——受到神之诅咒而由人变成狼的怪物。自国王莱卡翁开始,所有阿卡迪亚的国民的血脉中都种下了狼变的因子,一旦企图升华,就会成为不容与光明的怪物。

    而人狼则完全不同,通常被用来形容……变成人类外表的的狼型深渊异种,可以追溯到传说中诸多狼型魔物和圣灵的生物,通常被认为是某位狼形神灵的凡间血脉。

    就好像是狗屎味儿的咖喱和咖喱味儿的狗屎一样,哪怕看着相似,可从一开始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

    而后者最显著的特点,除了极其稀少的数量之外,便是堪称移动感染源的体液了。

    在传说中,人狼栖息的地方会生长出大量的狼头草。炼金术师们采集这种丝萝状的植物,便能够萃取出让人变成狼化活尸的剧毒,堪称祸患无穷。

    可以说,狼人的名声这么臭,除了他们自身的嗜血本性之外,还有一半以上要归咎与这种外形相似的山寨货。

    回忆起阴言口中所说的情报,还有雷飞舟一直以来的行为,不论自称为狼人的圣痕,还是最先发现老肖的死亡现场,亦或是那个特地从‘厨房’拿回来的巨大黑色塑料袋……

    倘若如果他是二五仔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

    不论是第一夜将岳俊杀死,还是趁着老肖没反应的时候率先先下手为强,然后在厨房的食物里下毒……

    这些都能够完美地串联在一起。

    槐诗甚至怀疑,倘若自己没有被人敲闷棍,而是带着虚弱的状态归来被他发现的话,自己如今还会不会有命在。

    除了莉莉阴差阳错在其中施以援手之外,恐怕更多的还是要感谢那个往浓汤里丢了神奇鞋垫和俩靴子的绿精了。

    倘若不是那味道太让人作呕的话,他说不定还会像其他人那样皱着眉头喝两口……

    想到这里,他忽然愣住了。

    然后,听见了房间外的远处传来的模糊尖叫和嘶吼声,混乱已经开始了。

    稍微用脚后跟想想都能知道,如今是1620年,这群被圣灵谱系围剿清洗了这么多年的黑暗生物怎么可能保证精致饮食,长期食用劣质食物必然会导致胃部溃疡和消化道出血。一旦喝了汤,十有都会中招。

    那么,如今中毒者的规模……

    槐诗开始头皮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