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叶不凡徐清婉〕〔修罗丹帝〕〔墨唐〕〔怪物乐园〕〔温阮霍寒年〕〔上门狂婿〕〔都市之仙帝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百五十六章 传说之下
    在kp的沉默之中,游戏就此终结。

    一本厚重的书从光影之中跳动出来,在他和乌鸦的面前展开,无数书页翻动着,最后停留在卷尾的空白处。

    银色的羽毛笔跳跃在书页之上,不顾错愕的kp,自顾自留下一道漆黑的字迹,宣告终结。

    ——架空结局:无‘人’生还

    kp低头看着那一行字迹,目瞪口呆。

    “哎呀哎呀,真是的,太粗鲁了点吧?”乌鸦愉悦地笑出了声:“从不久之前开始,我就觉得这孩子有成为同人恶棍的潜质啊,没想到他进步的速度这么快……”

    说着,她抬起眼瞳,凝视着面前曾经的同事。

    “那么,感觉如何呢,主持者们?”

    她轻声问:“我的书记官,可还入得了你的法眼么?是你们所寻求的那种记录者么?是能够平等地对待过去和未来,裁决记录和现实,平衡虚构和真理的人吗?”

    “妙哉……”kp轻声呢喃。

    “嗯?”

    “我是说……妙哉!”

    他终于抬起了眼睛,可眼神中全无懊恼和不快,反而充满惊奇,兴奋的……闪闪发光:“妙哉!简直是传奇一般的表现!传奇!”

    在他身后,有一个披着黑袍的女子身影浮现,微微颔首,却不掩赞赏:“天定的英雄。”

    而就在桌旁另一把原本空空荡荡的椅子上,面容肃冷的老人抬起深邃的眼眸,声音低沉:“令人钦佩的伟业。”

    于是,乌鸦满足地颔首,搓了搓自己的小翅膀。

    “那么,我们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吧……比方说,补偿?”

    .

    .

    当槐诗从昏沉中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累得好像要死了。

    就好像宿醉之后跑了十万次马拉松之后又被十万个人暴打一样的难受。

    我是谁?

    我在哪儿?

    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看到面前咧嘴微笑的老肖。

    “可以啊,小子。”那个粗豪的男人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表现得不赖。”

    槐诗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差点扯翻了身上挂着的吊瓶。

    他险些没控制住,一斧头劈过去。

    “清醒点,清醒点,都结束了。”老肖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回头看向自己的监察官,那个微笑的老人:“你还看啥热闹,赶快过来解释一下,瞧瞧你顶着我的脸干了什么破事儿!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咋回事儿?”

    槐诗一脸懵逼,看到了坐在桌子边上的一脸阴沉的艾晴,还有桌子对面微笑着玩骰子的kp。

    “咳咳,简单来说,这是一次临时起意的突击考察。”

    那位苍老的监察官咳嗽了两声之后说道:“在kp先生的建议之下,我们将这一次贤者之石的回收作为了一次考试。”

    “啥?”槐诗傻眼了:“这都是你们安排好的?”

    “虽然出了一些让人不快的意外,但其中有一部分……恩,是的。”

    模组中老肖的实际扮演者,那位老监察官露出了尴尬地微笑,伸手过来:“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槐诗瞠目结舌,看向艾晴,想要搞清楚怎么回事儿。

    艾晴的脸色依旧不好看:“简单来说,行动从一开始就是个测试,我们两个都被耍了个团团转,呵,就连考官自己都差点翻了船呢。”

    “别这么说嘛,艾女士,虽然发生了不少意外,但这可是你和槐先生的转正考察来着。”

    老监察官尴尬咳嗽了两声之后,移开视线。

    “什么意外?”

    “说来话长……”

    老监察官沉吟了片刻,无奈叹息。

    其实一开始,根本没有什么模组和游戏。

    按照原定计划,大家突袭走私贩子的货船,无双了个爽,然后谁都没想到,最后都快要成功回首贤者之石的碎片了,忽然有一个二五仔背刺。

    雷飞舟。

    在他的监察官的授意之下,他们准备直接抢了贤者之石的碎片跑路,躲到边境去销赃。结果一开始背刺的很顺利,直到他们企图背刺槐诗的时候……坏事儿了。

    根据监察官的描述,明白过来的槐诗展露出了堪称恐怖的反应速度,凭借着自身的杀戮技巧在船上打起了游击,表现出超乎想象的可怕战斗力。

    短短十五分钟,将雷飞舟和他联系好的四个升华者同伙统统砍瓜切菜的搞定。

    最后,没想到雷飞舟狗急跳墙,直接粗暴地激发了贤者之石的碎片,引发了大规模的侵蚀现象,导致了不可知的后果。

    无奈之下,kp只能通过某种方式强行将这一段事件抹除,然后重新开始,这就是一周目。

    但贤者之石的碎片已经将周围彻底侵蚀,将那一艘船以及周围的地区全部深度化,形成了一个不断扩张的地狱。

    回收难度直线飙升到恐怖的范畴,二周目回收失败。

    天文会不得不同意kp的建议,将这里用暗网边境进行覆盖,强行将这一切模组化,然后开始了三周目。

    这一段故事中的勾心斗角和龙争虎斗放在命运之书里简直能够水上二十万字,槐诗听完只觉得无比遗憾,怎么就给抹除省略了呢?

    当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

    下意识看向kp的时候,kp只是神秘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趁着别人没有注意向着他悄悄地眨了眨眼睛。

    在向槐诗解释完毕之后,老监察官端正神情,严肃地说道:“艾女士,您在考察之中表现出了属于一个监察官良好的素质、敏锐的思维和嗅觉,以及和同僚之间的深厚信任,以及在逆境之中的冷静应对与决断。

    统辖局对您的表现赞赏有加,通过您的升职申请,并再度邀请您加入中央决策会议室……”

    “我说过了,我拒绝!”

    艾晴漠然地打断了他的话:“废话可以少说了,希望我们在内部质询会上再见吧。”

    “好吧,希望到时候您能高抬贵手。”

    老监察官无奈地笑了笑,正色看向槐诗:“至于槐先生您,成功地完成了我预计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且具有着这个时代难得的正直和出众的身手。

    啊,虽然思维有些简单,而且具有着有些过头的暴力倾向,但这并不能掩饰您的卓越才能,天文会为拥有您这样的行动干员而感到骄傲,这是您正式的证件,稍后我们会完成注册,这几个月里您有空来一趟金陵注册一下就行了。”

    “嗤……”

    角落里,阴言不屑的哼了一声,察觉到槐诗的视线,便不快地收回视线。

    继续缩着了。

    “阴言先生因为在行动中危害同僚的行为,被暂时取消了审查官资格,稍后您的质询会将会在金陵召开,请注意查看通知。”

    老监察官怜悯地摇了摇头,将手里的表格填完之后,递给了槐诗一份新的证件。

    “那么,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他笑眯眯地收起了手中的东西,和其他人一起道别告辞,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和艾晴两个。

    “真是被耍了个彻底啊。”

    艾晴不甘地叹息,神情阴沉地敲了敲扶手,闭上了眼睛。

    沉默之中,槐诗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那个……艾晴……”

    “嗯?”艾晴抬起眼睛看他,神情依旧恼怒。

    “啊,谢谢你……那个……虽然不知道你究竟碰到了什么,但最后真得谢谢你。”槐诗郑重地颔首道谢。

    “行动交给下属,后果自己承担,这不是监察官的本职工作么?”艾晴看了他一眼,兴致缺缺地移开了视线:“我出去吹吹风,你好好休息吧,过会有船来接我们。”

    “恩。”

    就在离开之前,艾晴的轮椅停滞了一下,她沉默许久,无奈叹息,回头说道:“你干得不错,我是说最后。”

    “嗯?”

    并没有解释什么,艾晴推门而出,留下他一个人在房间里。

    寂静里,槐诗回头,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重新出现在桌子后面的kp。

    “这就走了么?”

    kp挑了挑眉毛,摇头叹息:“真是不直爽的姑娘啊,摊上这么一个上司,一定很遭罪吧?”

    “……其实还好。”

    槐诗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看着他,许久,忍不住问道:“那个真的……只是测试么?”

    “有那么一部分吧,起码他们这么认为就行了。”kp耸了耸肩,“放心,只是让他们搭了个便车而已,关键的地方,我有替你保密。”

    “啊,谢谢。”

    槐诗颔首,看向他面前的桌子上,那个小盒子,透明的盒子里装着一个破碎的水晶球,酷似眼瞳一般的精致雕刻。

    那就是贤者之石的碎片,可惜,如今其中所有的奇迹已经流失过半,难堪大用了。

    “不用在意这个,反正它为了维持那个模组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相比我们所得到的,这些失去的不值一提。”

    kp善解人意地宽慰着他,然后眉头挑起,愉快地拍了拍手:“那么,接下来,作为调查员的好朋友,我们就要进入后日谈和幕间成长的阶段了。

    虽然你并没有成功通关模组,但却完成了一个出人预料的结局,作为这一场游戏的主人,我必须像你颁发奖励才可以。”

    “还有奖励?”槐诗一愣。

    “当然。”

    kp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原本通关的奖励,是这一张人物卡,只要源质足够,就能让你短时间内再度化身为范海辛这个角色。但说实话,我觉得这种微薄的奖励难以表彰你所做的这一切。”

    说着,他毫不可惜地将范海辛的人物卡撕成了粉碎。

    啥玩意儿?等等!

    槐诗目瞪口呆,他本来还想说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快把那玩意儿给我……没想到kp的动作那么快。

    那是只要源质足够就让人瞬间化身三阶顶尖升华者的边境遗物!

    而且距离权天使只有一步之遥!

    也就是说槐诗只要凑够了东西,随时随地能重新变成圣光战斗机!

    怎么就这么说撕就撕了?

    “总之,这个事情我们往后放,先骰个幕间奖励吧。”

    kp拿出一本厚厚地规则书,向槐诗解释其中的含义。

    似乎在这种游戏里,只要玩家完成了一个模组,他的角色就能够因此获得成长,得到技能上的奖励。

    不过按照kp的说法,这个奖励竟然能直接放在他自己的身上?

    免费的技能提升!

    槐诗眼睛都亮了,兴奋不已,按照kp的引导,开始投骰进行判定,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漆黑无比,在目瞪口呆中迷失在非洲的蓝天白云里。

    唬骗、话术、潜行,这几个在模组里大成功过的技能,竟然一个个都成长失败了?

    一圈投下来,竟然只有最基础的‘聆听’和‘侦查’得到了提升。

    很快,随着骰子的翻滚,槐诗只觉得眼前一亮,世界仿佛瞬间清晰了许多,无数被自己忽略的细小痕迹在眼前历历在目。

    而他的耳朵,甚至能够听见船舱外那些人衣料摩擦的声音,还有无数海浪涌动宛如交响一般的低沉回声。

    原本被阴魂拔升到了极限的感知竟然再度提升了一大截!

    光是这一点就是惊喜的收获了。

    可紧接着,当他最后一次投下骰子的时候,脑子竟然涌现出了大量的知识——有关种种金属的性质、处理的方法和各个流程中所需要注意的细节。

    原本只是被他死记硬背所记下来的那么多书中的资料和知识,此刻竟然神奇的融会贯通,而乌鸦在教授时候所提到的种种细节和重点更是历历在目。

    炼金术的成长判定通过了!

    在一瞬间,他就度过了漫长的时光去反复记忆、不断地徒劳尝试和实验去缓慢掌握的阶段,正式入门了!

    当他抬起手掌,专注精神的时候,便窥见无数细碎的金属碎片在掌心之上的虚空中浮现。

    纯白色的炼金之火升腾而起,温度灵活地变化着,迅捷而快速地将它们融化、提炼、纯化、萃取,乃至合成。

    直到最后,变成一团涌动的银白色液体。

    渺小的奇迹在此降临。

    银血药剂!

    虽然药效略显微弱,但槐诗已然一举跨越了学徒期的漫长时光,只靠着手搓就完成了往日遥不可及的成果。

    就在他惊喜的时候,听见kp在沉思中的兴奋响指。

    好像灵光一现。

    “我想到了!”

    kp愉快地抬起眼眸:“这就是最适合犒劳你的报偿!”

    就在槐诗愕然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他遥遥向着自己伸出了手,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向后虚扯。

    槐诗的脑子顿时嗡嗡作响,有什么的东西被kp从灵魂之中扯出来了。当他抬眼去看的时候,却发现kp的手中多了一把华丽的十字长枪。

    银白的枪刃之上铭刻着一层层繁复的徽记,精致而庄严,仿佛汇聚了世上一切光。

    “悲悯之枪?”

    kp低头凝视着长枪上的铭文,赞叹颔首:“好名字。”

    说着,他伸手拿起了桌子上那一枚贤者之石的碎片,曾经属于五阶升华者·青冠龙范海辛的忏悔之眼。

    水晶眼瞳在他的手中化作一道流光,附着在枪刃之上。

    照亮了kp的笑容。

    “便以此纪念你的‘屠龙伟业’吧。”

    那一瞬间,光芒自枪刃上消散,而就在银白的锋刃之上,俨然多出了一道未干的血痕。

    那仿佛流不尽的青冠龙之血自从枪刃上缓缓地滴落,落在地上,地板无声腐朽,旋即,一丛一丛纯白的鸢尾花自腐朽的中绽放而出。

    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战胜了邪恶,颠覆了宿命,拯救被困在无尽循环和死亡之中的公主殿下,你的所作所为实乃荣耀的化身。”

    kp微笑着,端详着那一柄瑰丽的长枪:“自1620年到现在,如此漫长的时光被这一枪所贯穿。

    ——这边是不灭的传奇之证。”

    说着,他倒转长枪,优雅而郑重地将它捧到了槐诗面前。

    槐诗缓缓地伸手,握住了枪柄。

    随着他心念一动,华丽的十字长枪竟然寸寸收缩,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本古老的书籍,当他低头端详的时候,便看到饱经时光的封面上,那一行带着盎然古意的标题。

    《惊情四百年》

    他愣住了。

    “kp……”他带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凝视着面前的男人:“莉莉,真得还活着么?”

    “谁知道呢?”

    kp神秘地笑了起来,“人的生死譬如朝露与泡影,人造人的生死就更加的虚幻。

    况且,她本来不就是一个不会出现在世上的人么?虚无的生,飘渺的死,本来就是难以界定的事情。”

    “可那究竟是真得还是……”

    “真实和虚幻真得有那么重要么?”

    kp平静地说,“我相信,不论是那个,您都会平等地进行对待,永远如一,这样就足够了,对您这样的宽容和慷慨,我由衷地表示感激。”

    说着,他后退了一步,从旁边的架子上摘下了自己的礼帽和大衣。

    “那么,槐诗先生,容我在此道别吧。”

    kp郑重地着弯腰行礼:“我由衷地希望有朝一日,你与莉莉小姐能够在这迷梦一般的世界中再会。”

    他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在那之前,就请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寂静里,kp转身离去。

    门关上了。

    槐诗怔怔地看着手中那一本古老的书卷。

    这便是这个故事的结尾了?

    或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