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快乐吗
    “乌鸦坐飞机!!!”

    随着少年的咆哮,槐诗依然从天而降,向着肌肉怪老头儿的秃瓢举起斧子,一个跳劈!

    自瞬息间,罗老抬头,凝视着少年的影子,眼角缓缓挑起。

    这可真是……出乎预料啊。

    他的嘴角勾起了笑容,然后,踏前一步。

    轰!

    地板震颤。

    然后,上勾拳!

    于是,风从地起,好像熔岩自地壳中喷薄而出一样,自高热之中,那一道铁青色的拳突破了飓风,笔直地砸向了槐诗的腹部。

    自间不容发的关头。

    而槐诗,却自空中转身,宛如飞鸟那样的,以沉重的斧刃调控着自身的重心,在瞬息间完成了变相,紧接着,自挥洒和回旋之中,向着自地而起的拳头伸出手掌。

    五指张开。

    似是防守。

    罗老嗤笑,应该说以卵击石还是杯水车薪呢?没有二十厘米厚的坦克级装甲,只靠着肉掌想要抵挡鼓手所蕴藏的内劲。

    未免太天真了点吧?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铁光迸射,结晶生长的声音里,祭祀刀自虚空中跳出,落入了他那一只手掌中,被握紧,笔直地向下刺出。

    以铁对拳。

    向上轰出的铁拳停滞了一瞬,罗老挑起眼眸,浮现出一丝微妙的错愕和惊奇:就连自己这一招变化也算到了么?

    直觉?

    还是其他什么?

    他脚步一顿,再顿,自轰鸣之中,沉重庞大的身躯毫无征兆地向后划出了三米。躲开了自己本能击破的刀锋,重新站定。

    槐诗落地,不可置信。

    原本应对他的进攻,自己还准备了好几个相应的变招,可唯独没有想到他会后退。

    要说祭祀刀能够砍伤他的话,那才不可能。

    哪怕没有调用圣痕,槐诗都能看得出来,他起码是四阶的升华者,搞不好还是四阶之中顶峰那一筹的强者。

    以他的技艺和力量想要解决自己这一击,几乎可以说有无数的方法。

    “为什么后退?”

    槐诗问,“放水了?”

    “啊,对,放水了,大概给你放了太平洋那么大的量吧。”

    罗老带着嘲弄地微笑,撤去架势,微微活动着浑身的肌肉,近乎毫无防备那样,任由三步之外的槐诗寻找着自己的弱点和空隙。

    “你觉得我会感谢你?”槐诗问道。

    “要说的话,大概是这大概是这么多年以来的体会吧。”

    罗老扭动脖颈,噼啪的声音令人发毛:“你看,倘若一味以数值进行碾压的话,战斗可以在一瞬间结束,可所绝出的是胜负,绝对无法给人带来任何成长。

    ——所谓的教育,也不应该这样。”

    “哈。”槐诗被逗笑了:“虽然我很感动来着,但老头儿你只是压低了自己的力量,打算虐菜而已吧?”

    就好像那些高手吊打萌新时的丑恶嘴脸一样。

    害怕嘛?没关系,我让你双手双脚……只拿眼睛都能瞪死你。

    令人不快的傲慢和自信。

    可偏偏槐诗却无从拒绝,他确实需要面前的老人稍微降低一些段位,才能够学习到更多。

    “所谓的教育,不就是这样的么?”

    罗老一脸理所当然地反问道:“抛去无关紧要的东西,最大程度上给人带来痛苦,令人知晓恐惧,了解禁忌,接受驯化之后方能自由地生存在规则之下,了解自身的浅薄和错误之后,方能正确地面对这个世界,从而在地狱之中寻觅到取得胜利的道路……”

    槐诗竟然无言以对,愣了许久之后,毫不客气地感慨:“你这个老头儿,脑子一定有问题。”

    “谁说不是呢?难道升华者里就有正常人吗?”

    罗老反问:“小鬼,想要在这个地狱一样的世界里活着,所需要的可不止是勇气,有时候,你更需要一点小小的疯狂……恰巧,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东西,难道我作为教师,不应该将这个交给你吗?”

    “那你可真体贴啊。”

    槐诗反讽:“你确定我能学会?”

    “我觉得你一定会天赋异禀。”

    罗老咧嘴,标志性地怪笑起来:“看你自学禹步挺好,那今天这一节课就从最简单的鼓手的构和型开始教起吧——”

    说着,向着槐诗,他缓缓抬起了左手,摆出古怪地进攻架势,铁青色的面孔的肌肉勾起了狞笑。

    “——至于教学方式太过粗暴的问题,你就不要介意了,好吧?”

    “这是你家,东西都是你的,搞坏了不要让我赔钱就好。”

    槐诗无所谓地耸肩,缓缓地展开手,向着他展现刀和斧,露出微笑:“正好,我还有一招龙卷风摧毁停车场想让你见识一下。”

    下一瞬间,槐诗踏前。

    紧接着,破空的轰鸣声爆发。

    于是,槐诗为期十五天的肥宅快乐课,就这样开始了。

    .

    .

    “洞妖洞妖,我是洞拐,听到请回话。”

    “洞妖洞妖,我是洞拐,听到请回话。”

    “洞妖洞妖……”

    “听到了,你烦不烦啊?还有,洞妖是什么鬼?洞拐又是什么鬼?”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角落里,那一台沉寂的自动售货机终于发出了声音,就好像快乐水和冰红茶在摇晃着回话一样。

    隔着厚重的机身,那声音带着一丝女性特有的沙哑与柔和,还有深深的无奈。

    “这不是显得亲切么?”

    柳东黎叼着烟,依靠在售货机旁边,亲密地拍了拍售货机地顶端:“咱俩谁跟谁啊……我要的东西,你帮我找到了么?”

    嘭。

    一声轻响,一罐快乐水就从售货机里掉了出来。

    柳东黎拿起来打开,可其中却并没有某种让人快乐的气泡液体,而是塞满了一卷厚厚的纸,扯出来之后,便成了卷曲的一叠。

    “你要的都在这里了。”‘售货机’说。

    “多谢啦。”

    柳东黎吹了声口哨。

    “不谢,我欠你的。”

    柳东黎低头,一目十行地端详着纸张上繁复的记录,许久之后,不快地叹了口气:“都是一堆鸡零狗碎的破事儿啊。”

    “所谓的家族和家族之前,不就是这种么?从原始时代大家抢猛犸的时候就没变过,以前是抢水抢地,现在是抢钱,都一样。”

    售货机冷淡地说道:“阴家也就是一个金陵本土的小家族而已,槐家……现在就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儿,他的曾祖父槐广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虽然当年在边境开拓时期有一点名声,但风口上不差这么一只猪,有什么值得你去注意的地方么?”

    “孽缘啊。”

    柳东黎挠了挠头,无奈叹息:“说来话长……”

    “我倒是不介意慢慢听。”

    “可能不能换一个地方和形势?”柳东黎尴尬地笑了笑,看着远处那些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人,低声叹息:“大家一定都觉得跟一台自动售货机聊天的人脑子有病。”

    “你从来有病,柳东黎,但你有病的原因一定不是因为和自动售货机聊天。”售货机忽然问,“四年前,费尔巴哈公馆事件发生的时候,你在现场的,对吧?”

    “……”

    柳东黎的笑容僵硬了起来,沉默。

    “恶性诅咒袭击时间,对不对?虽然被天文会覆盖了,但还有蛛丝马迹抹不掉。”售货机说,“你的时间不多了,何必去关心其他人?”

    “这与你无关。”

    柳东黎终于不再笑了,神情变得冷漠起来:“你调查我了?”

    “柳东黎,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不和一台自动售货机做朋友——”他冷声回应,“尤其这一台自动售货机还在背后调查我的时候!”

    售货机没有说话。

    在漫长的寂静里,柳东黎的神情渐渐垮了下来,变得无奈。

    “好吧,我的错,大姐你别生气。”他叹息了一声,又点了一根烟,“大家总有一些黑历史,就好像底裤一样,被看到之后总会有些不好意思。”

    售货机并没有生气,只是说:“我在等你的‘说来话长’。”

    “就是说来话长啦,也没什么好说的。”

    柳东黎无奈地挠了挠头。

    “你觉得他像你?”

    “……没有吧?好吧,确实有一点。”

    柳东黎的神情纠结起来:“可是……你知道的吧?那种小鬼看上去嬉皮笑脸,其实心里一直丧丧的,讨厌一切,甚至包括自己。有时候会让人很烦,但有的时候就让人感觉完全不能放着不管啊。

    你看,毕竟认识了那么长时间,万一将来他出了什么事情抱憾终生的话,就会搞得像是我的错一样……”

    “你猜怎么着?”

    售货机的语气变得嘲弄起来:“会这么想的人可不是你一个。”

    似有所指。

    于是,柳东黎彻底溃败,举起双手求饶:“抱歉啦,大姐,你就当临终关怀做好事吧。”

    短暂的沉默之后,售货机轻声叹息:“变得优柔寡断了啊,柳东黎。”

    “难道不是变得更像普通人了么?”

    “是啊,恭喜你。”售货机嘲弄地问:“做牛郎就那么快乐吗?”

    “你以为做牛郎很快乐么?”柳东黎瞪大眼睛,“错了,牛郎的快乐你根本想不到!”

    “那么,快乐牛郎先生,打算怎么办呢?”

    “我怎么知道啊。”

    柳东黎抽着烟,低着头:“我作为局外人,完全就没得插手的余地好么?除了瞎着急我还能做什么吗?”

    售货机没有再说话。

    她已经走了。

    风月说

    有点卡文,还欠着大家的更新,我今天争取保二进三吧,是债总要还的,还请大家多给点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