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二百二十九章 深夜福利
    城堡内部的空间远比从外面看的来得要更加庞大。

    哪怕有小猫的地图槐诗都险些迷路,好像违章建筑一样,错综复杂,而且重重落锁。

    到处都落满了尘埃,不论是墙上的画框还是雕塑都已经风化剥落,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阴暗之中好像有什么影子在游荡,但仔细去看的话却找不到什么痕迹。残留至今的源质浸透了黑暗之后形成了往昔的轮廓和倒影。

    哪怕时间有限,槐诗依旧谨慎地探索着,生怕走错了路。

    根据小猫所说:这一座城堡可以说是以前整个乐园的枢纽,里面所隐藏的可不止几个王子。倘若走错路的话,会招惹出比王子们更可怕的怪物也说不定。

    更令人惊悚的是,离开大厅走进城堡深处之后,系统面板就消失了。

    此处已经处于心悦框架的笼罩范围之外……

    也就是说,虚假生命的效果已经不见了,在这里死了的话,可不会优哉游哉地在赛场之外复活。而是永远地埋葬在此处,陪伴着往昔的枯骨一起……

    搞不好的话,可能连死都死不掉。

    无怪那十几个升华者不愿意住在里面,宁愿在大厅打卧铺。

    一不小心就是一个永不超生的结局,换谁都不乐意。

    越是向内,里见琥珀和安萨利的脸色就越是难看,这里货真价实的乃是地狱之中,厚重到让人难以喘息的深渊沉淀便氤氲在空气之中,源源不断地侵蚀着他们的意识。

    倘若不具备灵魂这样的结构保存意识的话,恐怕在瞬间就会陷入凝固,永远地成为了这一片地狱中的侵蚀物。

    凭借着圣痕和灵魂的双重保全,他们好像穿着航天服在太空里那样,每一步小心翼翼。

    反观槐诗,脚步轻快,神情平静,时不时来个陶醉地深呼吸……好像春游一般轻松自在。

    里见琥珀和安萨利互相交换着眼神。

    ‘这个家伙搞不好已经被侵蚀了,不如就让我给他一个痛快吧’

    ‘不不不,再怎么说都是队友,往队友背后捅刀的事情还是能不做就不做吧?’

    ‘队友?我没有这种抢我人头的队友!’

    ‘但你杀了他,王子岂不是要你来对付了?’

    ‘我里见家世代公卿,怎么就称不上一个王子了’

    ‘……’

    虽然心里痒痒得不行,但最后里见琥珀终究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来,只是挎着两把长刀跟在槐诗的身后。

    直到槐诗的脚步猛然一顿,抬起手,示意后面的人警戒起来。

    明明在往前走几步,就是通往休息室的门了,可却骤然一阵毫无由来的死亡预感从心中浮现,刺的他额头一阵发冷。

    “前面的门有问题。”

    他回头,翻出事象分支的羽毛笔,写出一行字给他们看:“你们谁有办法看看门的状况?”

    里见琥珀一脸无辜地把手从刀柄上挪开,然后看向了安萨利。安萨利点头,又搓起了油灯,一缕五彩斑斓的黑从灯口探出,又尴尬地缩了回去,换了一个。

    一缕灰雾悄无声息地从灯口流出来。

    哪怕是槐诗凑近了眯起眼睛仔细端详都看不清楚,而那一缕灰雾随着安萨利的控制,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到最后彻底消融在空气里。

    只有隐约什么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东西缓缓地飞向门的方向,随着阴风,一点点地渗入了门后面。

    紧接着,安萨利的手一哆嗦,脸色就变得惨白。

    几乎没有站稳。

    槐诗和里见琥珀一愣,瞪大眼睛等待他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安萨利却拽过两人的手,按在了自己的油灯上。

    瞬间,门后的景象浮现在槐诗的眼前。

    仿佛蜘蛛的巢穴那样。

    无数干枯漆黑的头发自狭窄的走廊中纵横交错,好像海带漂浮在水中那样,不断地微微蠕动着,化作无数毒蛇择人而噬。

    完全地,将那一整个走廊,全部地占满了。

    而就在无数干枯的头发之后,有一个端坐在休息室门口的枯瘦身影——宛如风干的尸首那样,毫无水分,不见白日的俊美,而是显露出骷髅的狰狞模样。

    身披着破败的华服,干枯破碎的王子守卫在了休息室的门口,眼眸低垂着,漆黑的眼洞里两颗干瘪的眼球,毫无聚焦。

    唯有身上升腾而起的深渊气息暴虐地蹂躏着周围的空间,令空气都扭曲了起来上,变作了透镜一样地效果。

    槐诗撒手,错愕地看着门后。

    妈耶,不是说都睡了么?怎么还有人守夜的?

    这他妈可怎么办?

    里见琥珀拿出地图,示意槐诗:还没没有其他的通道?通风管道和下水口也行。

    槐诗摇头。

    其他的通道不是没有,但每一条通道都标有绝对危险的标志,小猫已经提醒过好几次了:绝对绝对不能走标有危险标志的通道,否则后果自负。

    那怎么办?

    几个人交换着视线,到最后只能狠下决心:凉拌!

    如果有人守夜的话,就证明如今的王子们确实是如同小猫说的那样,因为违背规矩陷入了虚弱状态,其他的有极大可能陷入了沉睡。

    只要将这个守在门外的落单王子解决掉的话,后面的就好办了。

    但怎么解决?

    一打起来肯定乒铃乓啷一顿乱响,睡得再死,长发王子只要分出一缕头发过去打两巴掌,怎么也都醒了。

    ‘瞬间解决他。’

    安萨利摩擦着油灯,在空中形成了一行字迹,凝视着面前的两人:你们有办法么?

    里见琥珀摇头,哪怕里见家时代华族,可她毕竟是个女人,虽然徒有杀招,但对上王子未必有用。

    槐诗犹豫了片刻,点头,又写了一行大字:我有一招大概可以,但需要读条。

    安萨利一个波斯人,愣了好久才明白他这个比方是什么意思,旋即再度问道:多久?

    ‘至少五秒钟。‘

    槐诗叹息着回答。

    五秒钟,哪里有这罗马时间?

    有的时候对决一秒钟就结束了,五秒钟?五秒钟足够对面的人把自己弄死几十次了,尸体堆在一块说不定都能办一张城南火葬场上vip会员卡。

    安萨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神情犹豫了起来。

    许久,他叹了口气,烟雾变化。

    ‘三秒’。

    他说,‘不能再久了,能再快点么?’

    槐诗摇头。

    三秒钟,他不能保证肯定成功,一旦失误的话,大家全部都要送菜。

    贸然豪赌的话只会输得更惨。

    装备再好都不如生命珍贵,这时候认怂折身回返,不丢人。

    里见琥珀忽然抬起手,无奈地比划着。

    ‘剩下,交给我。’

    她继续比划,‘两秒钟,我可以。’

    槐诗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缓缓点头。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谁不想再把自己家的摩托换路虎呢?

    下定决心之后,他抬起眼睛再看过去:都准备好了么?准备好了我开怪。

    在得到了确定的答复之后,槐诗转过身,伸手,按在门上,深吸了一口气,将门猛然推开。

    在低沉的声音里,迎着无数被惊醒的长发,槐诗踏出了一步,站定了,凝视着无数长发之间骤然抬起的那一张枯萎面孔,捋了一把头发。

    露出微笑。

    “大哥,需要服务吗?”

    瞬间的惊愕之中,槐诗抬手,一道迸发着火花的锁链凭空飞出,瞬息间将所有舞动的长发搅合在了一处,最后胡乱地缠绕在了王子的身上。

    紧接着,他的身后便跳出了一个身穿白色罩袍的头巾大只佬。

    冲着王子举起了手中的油灯,五彩斑斓的黑色从其中喷涌出来,疯狂地抽取着安萨利的源质,到最后,有一个巨大的身影自从油灯的烟雾之中浮现。

    上身魁梧,髨发梳辫,而下半身完全是一团烟雾。

    可他的面孔,却和挂了胡须之后的安萨利相差仿佛!

    凭借着油灯中的暗国力量作为寄托,安萨利竟然直接将自己的灵魂以烟雾为载体,自油灯之中显化出来。

    紧接着,圣痕苏醒。

    就在那一具灯灵的烟雾化身之上,五彩斑斓的漆黑骤然搅动了起来,随着安萨利的动作,猛然一扯,好像扯下了一件衣服那样,将黑暗如帘扯落,展露出纯净的光明。

    随着挥手,黑暗之帘便向着长发王子抛出。

    瞬间,覆盖在了他的面孔之上。

    在卷帘的覆盖之下,黑暗如活物一般地蠕动着,顺着口鼻和每一个毛孔向内侵蚀。

    在琐罗亚斯德谱系的传承之中,这个世界乃是善神和恶神之间争斗的战场,而凡人们不过是神威碰撞之下所迸发的微尘和残渣。

    故此,凡人的意识之中便天生存在着光王所缔造的五明子与暗国中五类魔的因素。

    而现在,安萨利凭借着这一件圣痕遗物的帮助,以暗国的力量为因子,强行将自己灵魂之中关于五类魔的部分剥离而出。

    于是,本身便具有了具足、显明、智慧与洞察等等天赋,而他剥落下来的黑暗中,则是五类魔的精髓,即为痴愚、乱他、不净、灭亡等等纯粹的诅咒。

    可以纯粹的真空化身为体,以五类魔为衣的能力,只有在四阶的时候才可堪施展出来,如今哪怕凭借圣痕遗物的帮助达成目的,但依旧难以长久。

    而且对灵魂也会产生相当的破坏。

    倘若不是两个队友足够给力的话,他绝对不会冒险用这一招。

    如今,黑暗之衣覆盖一下,所盖的地方,就毫无疑问地化作了黑暗之国。王子的意识已经被强行打入了惨雾、业火、焚风、毒液与黑暗所构成的囚笼之中。

    紧接着,囚笼便迅速地震荡起来。

    随着无数锁链之间的生发疯狂挣扎,覆盖在王子身上的黑暗之衣也不断地动荡着,在冲击之中不断地溃散又再度弥合。

    槐诗深吸了一口气。

    五、四、三……

    三秒钟的时间转瞬即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有一棵神话树〕〔第一序列〕〔全属性武道〕〔大王饶命〕〔秦城苏婉〕〔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