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叶不凡徐清婉〕〔修罗丹帝〕〔墨唐〕〔怪物乐园〕〔温阮霍寒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魔法
    此时此刻,舞台之上,沉默等待的王子静静地凝视着不远处的少年。

    忽然之间,露出了愉悦地笑容。

    “很好,槐诗。”

    他握紧缰绳和剑刃,赞许地颔首,“你果然是值得一战的对手,我不得不认可——这一份聚集在你身上的厚重人望,实乃荣耀之冠冕,真令人羡慕啊。”

    “所以呢?”

    槐诗微笑着反问:“要认输吗?投降输一半。”

    王子愣了一下,大笑了起来,缓缓地举起剑刃:

    “——我将倾尽全力击败你,为今夜的对决划下句号。槐诗,不论我们之中谁能够得胜,都可继承这一处舞台。”

    “那就放马过来吧!”

    槐诗咧嘴,向着白马之上的王子勾了勾手,战意熊熊燃烧……然后忽然之间有点燃不动了,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错愕回头,看向垂帘之后的身影:

    “等一下……我记得,你好像,不会唱歌吧?”

    “……”

    垂帘后正准备张口的少女愣住了。

    槐诗干咳了一下,小声建议道:“要不咱换个人来,你给我画表情包助威就行了。”

    “……”

    在短暂沉默中,那一道视线就变得危险起来。

    紧接着,便有呼啸的飓风自耳边迸发。

    王子的大笑声传来。

    “不要走神!”

    轰!

    剑刃斩落。

    纯粹的光明燃烧,自剑刃之上迸射而出,宛如开天辟地那样,斩向了槐诗的方向,飓风席卷中,槐诗狼狈躲闪,整个人都被掀翻了起来。

    可帘子后面偏偏毫无声音,在主唱没有开腔的时候,整个演奏团都寂然无声。

    “我错了,我错了。”

    就在所有观众们呆滞地眼神中,槐诗狼狈落地,来不及反击,双手合十,向着垂帘后的少女双手告饶:“这么久没有见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真是对不起,我这个人完全不行,人品坏了,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大哥,你是从哪里来找前女友复合的渣男么!

    无数观众愤怒地喝起了倒彩:老子才刚刚燃起来,还没感动一会儿呢,你他妈就给我整这个!

    好好打架不行么!

    一时间,台下不知道多少愤怒地垃圾和瓶瓶罐罐丢上了台来,倒彩声不绝于耳,不止是场内还是场外,所有原本热血沸腾的支持者们都恨不得往槐诗的脸上甩一个差评,或者干脆大声给追着槐诗猛砍的王子叫好了起来。

    “对,照着脸砍!”

    “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马儿加油!对,蹬他腿中间……”

    就连合唱团的席位上,抄着长号和各种乐器的水手们大声地喝起彩,盼着这个不识货的王八蛋多倒点霉。

    直到清脆的响指声从垂帘之后迸发。

    细碎的声音自修长的指尖扩散,如铁那样,压下了一切杂响,随着厚重的书籍自半空之中翻开,带着一丝沙哑的哼唱声响起,像是烟雾那样。

    “wem der gro?e wurf lunn,eines freundes freund zu sein?”

    那歌唱声称不上天籁,纵然嗓音悦耳,可是在嘈杂轰鸣的舞台之上,却未曾被一切轰鸣覆盖,反而渐渐扩散。

    像是轻柔的疑问那样,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谁能作个忠实朋友,献出高贵友谊?

    “谁能得到幸福爱情,就和大家来欢聚……”

    袅袅的声音千丝万缕的展开来,随着垂帘后少女的手指抬起,有无形的力量流淌而出,覆盖在了整个演奏席之上。

    推下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展开了奇迹的连锁,紧随其后的,便有长号高亢的鸣叫迸发,小提琴的旋律化作河流那样,静谧流淌。

    可随着无数细碎的河流汇聚,就演化出令人心神震颤的惊涛海浪,铁鼓的声音迸发,宛如大地震动一样,自交织的旋律中,那些或是苍老或是稚嫩的声音随之响起,融入到低沉的合唱之中。

    “真心诚意相亲相爱,才能找到知己,假如没有这种心意,只好让他去哭泣……”

    如是的歌唱,回应着来自槐诗的问题。

    随着那歌声的升起,无数光芒自虚空之中涌现,不断动荡变化的舞台戛然而止,无数翻板升起又陷落,天幕变化,四时气候剧烈地更替着,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掌任意拨弄着,直到最后,无数柱石自舞台之上凭空涌现,撑起庞大殿堂的穹顶,将此处笼罩在了庄严雄伟的大殿之中。

    汇聚而来的光芒映照着狼狈的槐诗,好像甄别着什么一样,判断他是否有资格接受这一段友谊。

    瞬息间,化作了雨露,从天而降,覆盖在了他的身上,将一切伤痕治愈,疲乏尽去。

    槐诗,满血复活!

    似是对判断的结果十分满意,垂帘之后的少女手中把弄着三颗精巧地骰子,嘴角勾起了愉快地笑容:

    “那便倾听吧,我的朋友。”

    那一瞬间,观众们惊叹与舞台上的宏伟变化,可特等席上,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子,瞪大眼睛,凝视着这一切。

    “这是……”

    紧接着,交响的轰鸣自少女的指挥之中迸发。

    宛如光的海洋吞没了一切那样,旋律化作了浩荡洪流,席卷,震慑了每一个魂灵,统和了每一个杂念,消弭了一切的纷争和烦恼之后,将所有的不协尽数消解。

    合众为一!

    那是震人心魄的合唱,宛如惊涛海浪一般的轰然交响。

    就在管风琴的宏伟旋律之中,演奏席上的所有成员们张口,齐声合唱:“freude, sch?ner g?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

    无以言语的欢快自这旋律之中迸发,凌驾于天和地之上,化作这个世界唯一的旋律。

    那是独一无二的《欢乐颂》!

    “创造主!”

    特等席之上,天文会的代表终于自震惊之中转醒,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那是一位创造主!”

    一位创造主,驾临了此处的地狱里!

    屹立与无数学者和凡人的巅峰,足以修订现境法则,凭空订立新规,只需挥手,便可令地狱化作乐园的创造主!

    可如今,数遍全世界都如同凤毛麟角一般高贵的创造主,却在突兀地在此处出现,驾驭着奇迹的旋律,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纵声歌唱?

    究竟是哪位?

    这应该是罗马谱系的源典没有错,可罗马谱系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神秘的存在?难道除了教团中隐居的四位创造主之外,这些年还有新的创造主诞生?

    可究竟是谁?

    这么年轻的女性,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

    无数惊愕的眼神交换着,或是错愕,或是震惊,再或者是一片茫然,到最后,都化作了日了狗一般的麻木,感觉到了自己掉进了柠檬堆里。

    凭什么啊!

    这么粗的一条金大腿说来就来?

    这个王八蛋的背景竟然这么深厚的么?

    等等,也就是说那个家伙真的不是鹿鸣馆的变态了?

    七星集团的代表脸色剧烈变化,盯着天文会的代表,心思电转,刘部长茫然地看了过去,可被那视线看了一眼,七星的代表便如堕冰窟。

    是了,一个背后有罗马谱系撑腰的升华者出现在了亚洲新秀赛里,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朋友交易。

    虽然对那个小鬼的身份早有怀疑,但如果被自己戳穿了的话……

    “鹿鸣馆的王八蛋实在太过分了!”

    七星代表瞬间恍悟了过来,拍着膝盖,大声地怒斥道:“知道自己底蕴单薄赢不了比赛,竟然想要勾结其他谱系,借助外力,简直是无耻之极!”

    破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在门口,那个刚刚推门而入的老公卿愕然地看着他,手里原本挂着的氧气瓶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你……”

    哆嗦地手指着他,老公卿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红,如是变化了好几次之后,忽然仰起头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老血。

    仰天倒下。

    “夭寿了!快来人呐!”

    大表哥幸灾乐祸地呼喊响起来:“老公卿又吐血啦!”

    紧接着,他的声音就被浩荡轰鸣的旋律吞没了,无人问津。

    如此慷慨的喜乐化作暴雨,随着旋律,将一切吞没。

    舞台之上,槐诗咆哮。

    斧刃斩落,硬撼着王子的长剑。

    随着管风琴所迸发的雷霆轰鸣,自他的身上,无数光芒不断地涌现,来自创造主的加持化作了一个个弹窗,浮现在了他的周围。

    、、、、、、、、、、、、……

    来自边境暗网的强力加持不断地闪烁。

    每一刻,每一秒,都有无数buff从天而降,层层叠叠,到最后在他的周围几乎化作了一片宛如光海的重叠弹窗,无止境地将他的力量向上拔升。

    到最后,在恍惚之中,槐诗感觉自己仿佛变作了巨人,将世界践踏在脚下。

    枪刃穿刺,击退了王子的进攻,掀起飓风,无数鸢尾花扩散生长,自其中,燃烧的山鬼骤然一跃而起,自空中向着敌人斩下斧刃!

    天马哀鸣,竟然在这一击之下被砸下了数米,落在地上,双翼徒劳地扑打着,却再难升上天空。

    王子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它的鬃毛,安慰着它心中的恐惧,抬起眼睛看向槐诗时,就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和赞赏:“如此神奇的力量,这是什么魔法?”

    “你不知道吗,殿下?”

    槐诗咧嘴,愉快地笑起来:

    “——友谊,就是魔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