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叶不凡徐清婉〕〔修罗丹帝〕〔墨唐〕〔怪物乐园〕〔温阮霍寒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好了
    明明是汹涌的灰潮,此刻死寂却骤然到来。

    在大群之主彼此之间的杀意之下,万物慑服,惊恐地退避。但此刻在三位大群之主的包围之下,猎物却没有预料之中的惊恐和挣扎。

    如此的古怪。

    以深渊所赐予的智慧,能够明显地分辨出,此刻那一副样子不是害怕,不是严肃,也看不到战意。

    只是平静地抬起了自己的铁锤,就好像举起了餐刀那样。

    满怀着对食物的感激。

    “准备好了吗?”

    狼兽咧嘴,微笑着,危险的气息自电光的迸射中扩散开来。瞬间,三位大群之主不由自主的慎重起来,严阵以待。

    就连金牛座都没有想到他那这么刚,只来记得喊:“喂,你不要……”

    可紧接着,便听见了一声轰鸣。

    巨响迸发。

    宛如天崩地裂那样。

    槐诗消失在了原地,好像蒸发了,紧接着,稀薄的空气也哀鸣起来,在电光的鞭挞之下迸射雷鸣。

    如山的阴影已经笼罩在暗影巨鸟的面孔之上。

    逆着那狂热的电光,狼兽嘲弄地微笑着,举起手中的铁锤:“不管你好没好——”

    它说:

    “——我好了!”

    轰!!!

    随着恐怖的速度,无与伦比的痛苦和重量运行在了贝希摩斯的手中,随着暴虐地挥洒,向着下方毫无花俏地砸落!

    天塌了。

    自从成为贝希摩斯以来,槐诗还是第一次运用禹步的技巧,原本庞大到堪称笨重的身体此刻灵巧地仿佛幻影。

    瞬息间跨越了数公里的距离,从天而降那样,来到了暗影乌鸦的面前,抡起了自己的锤子,向下,砸。

    不需要其他什么招数或者技巧,只要将自己所有的力量,不,只要将自己所有的重量全部寄托在这一锤之上便好。

    便已经足够。

    又是,随着刺眼的等离子流喷射,凄厉的闪电缠绕在写字楼大小的铁锤之上,令那砸落的钢铁加速、加速,再加速。

    撕裂了重重黑暗,砸在了它仓促抬起的独翼之上。

    好像碾碎了一个泡影,轻而易举地将抬起的羽翼砸碎,断成了两截,势如破竹地向下。

    正中那一张错愕的兽面。

    崩。

    骨骼断裂的哀鸣迸发,紧接着,是一连串脊髓的哀鸣和令人不忍心再听的爆裂声响。

    当巨响轰然扩散开来的时候,无数尘埃沸腾而起,一缕缕狂暴的电光撕裂了黑暗,照亮了那个惨烈的轮廓。

    在铁锤的轰击之下,它已经翘了起来,好像一块断裂的木板,脑袋深深地埋入了大地的裂缝之中,而抽搐的身体却倒竖了起来,依旧残留着对于痛楚的痉挛反馈。

    紧接着,贝希摩斯抬起脚,一脚踩住了它,伸手,令人牙酸的撕扯声响起。

    扯下巨翅,张口喷吐火焰,瞬间烧熟。

    槐诗抛进了嘴里,嘎嘣咀嚼了两下,然后吐出了烧焦的羽毛,吧嗒着嘴,沉思了片刻之后,不屑地啐了一口:

    “一般货色。”

    金牛座感觉自己不存在的眼角都在抽搐,忍不住发声:“都砸成肉泥了,口感怎么想都不会好吧!”

    “也对。”

    槐诗认真地颔首,挥手散去苦痛之锤,拔出了愤怒之斧和祭祀刀,锋刃彼此刮擦,在令人牙酸的金属轰鸣中不断有火星迸发。

    稍纵即逝的闪光中,他冲着剩下两只食物咧嘴:“我下次小心一些。”

    那一瞬间,剩下的两只巨大的侵蚀种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彼此窥见了眼瞳之中的惊愕和难以掩饰的忌惮和恐惧。

    在它们背后,金属城市的方向,骤然有一道赤红的光芒升起。

    “别玩了,槐诗,求援信号!”金牛座的语气严肃起来。

    槐诗愣了一下,悻悻地收起斧头:“好,我这就走。”

    “不,我的意思是……搞快点。”

    “……”

    槐诗愉快地挑起眉头,冲着那两只侵蚀种吹了声口哨:“我尽量。”

    .

    .

    灰色的海潮仿佛要将城市淹没了。

    无穷尽的数量纵然是巨兽也无能为力,此刻随着一层层冰冷的水幕升起,整个城市被笼罩在防御之中。

    可天穹之上,同样是无穷尽的灰色潮流。

    那是飞鸟,成群结队,好像白蚁在掠食一样,自破碎云层不断飞出的灾厄之潮。

    背生双翼的大蛇已经和不死鸟纠缠在一处,哪怕是在灰潮之中也足以列入最前的诡异巨兽不断地在空间中穿梭、闪烁着跳出。

    毒云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笼罩了大半的天空,洒下深渊的猛毒。

    重围之中,金属之城上方有九头蛇的虚影缓缓升起,九颗头颅嘶鸣着,庞大的身体中散发出惊人的源质波动。

    紧接着,钢铁的暴雨从天而降。

    那一道道纤细而锋芒的寒光所过之处,竟然连大蛇足以硬撼日轮的坚固身躯也被刺出了一个个贯穿的创口。

    锋锐的金属在源质地灌溉之下无数诡异的符文浮现,令钢铁收束为长矛一样的钉,四棱开锋,像是食人鱼一样地集结成群,穿梭在战场之上。

    “归烬之钉?“

    城头眺望的狐狸放下望远镜,目瞪口呆:这千万道金属寒光,尽数是数不清的边境遗物所形成,锋锐的利刃带着无坚不摧的祝福和血魂双杀的诅咒。

    来自深层地狱的奇迹与此再现。

    在目前公布出的四千一百道配方之中名列在诅咒刃物第十一名的凶戾武器——归烬之钉。

    此刻自海德拉手中炼成的,何止成千上万。

    哪怕难以比拟本体的神威,只是作为寻常规格的量产型,此刻也依旧展露出令人难以想象的恐怖效果。

    “不愧是加兰德翁的高足!”狐狸发自内心地感叹。

    除了自炉中锻造奇迹圣痕和魔药之外,炼金术师们最擅长的,便是此刻这种深渊灾厄的再现。

    目前仅仅是公布出来任由所有炼金术师们付费购买的,就已经有四千多种边境遗物的配方。

    好像拓印,以原型为本,进行量产型复刻,哪怕只能够保存短暂的期限也依旧是再造奇迹一般的伟业。

    只不过一次性炼成数万把归烬之钉,哪怕是再怎么强大的天才也会被恐怖的消耗榨干源质吧?

    如果不是此时的巨兽之躯,葛鲁鲁恐怕在第三把的时候就已经被彻底的抽干烧光了。

    数万把归烬之钉在战场之上呼啸而过,金属飓风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干脆利落地搅碎,变成了漫天的灰烬。

    同时针对肉体和源质的双重攻伐和灭杀,被它们所造成的伤口根本无法愈合,哪怕是不死也会在血液和源质的不断流失中化作灰烬。

    万物归烬。

    如同世界被燃尽了那样的。

    钢铁的风暴如犁横扫,于是灰潮便被残忍地翻动了起来,无数灰烬飘飞而出,自熔岩的飓风中升腾而起,化作一点点舞动的火光。

    不断有崩裂的声音自风暴之中响起,回荡在战场之上。当最后一柄归烬之钉在空中碎裂为铁锈之后,城市的百里之内已经再无任何侵蚀种的存在,只剩下余烬的灰缓缓飞扬。

    狐狸兴奋地鼓掌:“安可,安可,安可,再来一次!”

    “来个屁啊。”

    萎靡的海拉德吐了一口绿色的吐沫,整个蛇已经缩小了一大圈:“我快要顶不住了。”

    “已经没关系了!”

    一个慷慨激昂的声音从公共频道之中响起,带着洪亮地笑声:“要问为什么的话……那就是因为我来了!”

    千万道炮击的雷光自灰潮的深处迸射而出,纵横交错,瞬间将漆黑的海洋撕开了一道庞大的裂口。

    大地轰鸣。

    如山的巨兽驰骋在战场之上,不断地践踏着脚下的灰潮,可嘴里还叼着半扇没吃完的肋排,简直好像是早上出门赶时间的女高中生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女高中生的体型和形象未免有些太过可怕。

    胡乱地着刀斧铁锤,槐诗自血雨之中驰骋而出,速度再次加快,伴随着慷慨激昂的圣歌,尖锐的电流声从七彩光轮之上浮现,令圣歌都变得朋克了起来。

    而在闪电的辅助之下,槐诗向前狂奔,手里的斧头和锤子奋力抡起,朝着天空之中的大蛇脱手而出。

    伴随着破空的巨响,斧头和锤子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度,燃烧的钢铁消失在了黑暗的尽头。

    歪了。

    准头简直歪到了尼加拉瓜海沟里去。

    尴尬的沉默里,槐诗干咳了一声,“不好意思没打着……”

    那你喊个屁啊!

    一瞬间,所有巨兽齐刷刷地翻了个白眼,紧接着,就看到槐诗在动荡地灰潮中俯身,狂热的电光笼罩在了他的身上,身披雷霆之衣。

    他摆出了冲刺的架势,昂起头,狗头之上展露出令人‘放心’的憨厚笑容。

    “我是闪电侠!!!”

    狐狸愣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惊恐起来,可来不及阻止。

    下一瞬,山寨闪电侠迈动四足,在四重禹步的加速之下,脱缰的野狗在地动山摇、天崩地裂的巨响中掀起飓风,向着金属城市狂奔而来。

    完了。

    狐狸抬起手,拍在自己的脸上,心里冰凉一片。

    它终于要拆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