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四百一十章 你看到了,对吗?
    那个人披着一身焦黑的紫衣,整个面孔都已经被血色所染红,手持着一把诡异的长剑。

    好像已经身受重伤,他踉跄地前行,看到不远处冲过来的铸铁军团,便露出了狰狞地笑容。

    “滚开!”

    他手中长剑抬起,剑刃斩落,来自腐烂之梦的力量瞬间笼罩了整个广场。

    数十条血肉触须竟然从剑刃上生长而出,横扫,逼退了铸铁军团的冲击之后,还拉扯着几个来不及逃离的旅客。那些哀鸣的遇害者被扯进了虚幻的剑刃里,再听不见声音,只有咀嚼的声音不断响起。

    再然后,他便从信徒的手中随手扯过了一个遭到挟持的旅客,将蠕动的剑刃架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

    “给我让开!”

    他瞪大了猩红的眼睛,犬齿尖锐,“谁再上前一步,这个小鬼就死定了!”

    可惜,他的策略用错了地方。

    天文会从来不跟这帮神经病谈判。

    尤其是铸铁军团。

    没有上面的命令,哪怕他们挟持的是指挥官艾晴,这帮战争机器也不绝对不会有半分迟疑。

    紫衣祭祀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手中的剑刃就要再度斩落。

    这时候槐诗终于挺身而出。

    ‘等等!冷静!冷静!”他走出来,高声喊:“我是谈判专家!有什么可以跟我说!”

    他是个鬼的谈判专家。

    他连谈判的判字儿都要查一下手机才写得出来呢。

    但这时候不谈不行啊。

    谁让那个被挟持的倒霉鬼和自己很熟呢……

    想到这里,槐诗忍不住叹息了一声,瞪了一眼那个脸色苍白还流着鼻涕的人质。

    原照。

    怎么又是你哦!

    话说你怎么都是个二阶升华者,要不要这么丢人啊?

    原照也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瞪了一眼回去,意思是:我特么只是出来买个感冒药而已,我也不知道发生了啊!

    前脚刚从药店走出来,后脚就被十几个手持长枪短炮的神经病挟持了。

    他都不知道从哪儿说理去。

    也不知道发生了啥。

    两个人互相交换眼色,然后发现,谁都看不懂对方在说啥,简直胜似鸡同鸭讲。

    “谈判专家?”

    紫衣的祭祀皱眉,狐疑地问:“天文会有这样的职位么?”

    “当然有啊,你没听说过是你少见多怪好么?”

    槐诗震声说:“我超会谈判的,刚刚我还把一个大宝剑完了不给钱的老头儿说哭了!,对了,他是不是你们的人啊……”

    他一步步上前,旋即听见了紫衣祭祀的怒喝:“站住,不准动!”

    他顿时尴尬地站在了原地。

    剑刃抬起了一寸,黏乎乎的血肉触须已经开始舔原照的脖子了。原照的神情惊恐,狠狠地瞪了槐诗两眼,示意他不要乱来。

    这王八蛋哪里是谈判专家?简直是来催命的恶鬼。

    谈崩专家还差不多!

    哪里有这么谈判的?

    这时候,紫衣祭祀已经做出了决断。

    虽然不信槐诗谈判专家的鬼话,但是看到他一出来那些军团就停止逼近的样子,怎么都好像很有地位的样子。

    “你,把武器丢掉!”他抬起剑刃冷声说。

    槐诗抬起手,将美德之剑抛到了身后,回头问:“然后呢?”

    “把手举起来,放在我看的到的地方”他戒备地说道:“往这边走,速度慢一点,否则这个小王八蛋就死定了知道么?”

    他收紧了剑刃,顿时原照的脖子都快被割破了。

    更恶心的是血肉触须还是黏乎乎的往他脸上乱爬,挠着他的鼻子……他颤抖着,忍不住想要打喷嚏。

    太痒了!

    “好好好,这样对吧?”

    槐诗挂起自己的营业式标准笑容,高举着双手,放缓节奏,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暗中计算着彼此之间的距离。

    十五米。

    还是太远了,稍微出点问题恐怕原照以后就没脖子了,嗯,说不定原家还会给他再接个新的头上去……

    他一步步踏前,还差五步。深吸了一口气,他再向前了一步。

    脚下的地板微微发出哀鸣。

    禹步的冲刺技巧在蓄力,令他长裤之下双腿的肌肉绷紧了,浮现青筋。

    还差两步。

    紧接着,他便看到原照吸了一大口气,再忍不住,仰起头,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鼻涕泡都飞出来了。

    寂静中骤然有一声怪响从自己的怀里响起,紫衣祭祀面色骤变,毫不犹豫地握紧剑刃,斩!

    比他更快的是槐诗。

    高举的双手挥落,愤怒之斧飞出。与此同时,槐诗脚下的地板轰然破碎,他的身体毫无征兆地向着前方弹出。

    加速!

    可终究慢了一步。

    就在他面前,紫衣的祭祀面色狰狞,他的身体在迅速膨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迅速发育一样。

    来自深渊的腐烂之梦孕育成实质,即将破壳而出!

    “同归于尽吧……”

    他尖锐地大笑着,但笑声却立刻戛然而止。

    有雷鸣迸发。

    好像阴影之中的猎食者骤然跃出,发出了震慑一切魂魄的嘶吼,令所有人的意识都凝固了短短的一瞬。

    一道凌厉的辉光从天而降。

    恰如雷鸣时迸发的闪电。

    飘忽的影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紫衣祭祀的背后,高举着一把尺度夸张的威严阔剑,斩落!

    有铁光自剑脊之上升起,隐隐交织成了纯白的虎型,漠然地俯瞰着尘世间的一切,双目血红,磨牙吮血,饥肠辘辘。

    被那一双虚无的眼瞳凝视着,紫衣祭祀的动作被彻底冻结,就连体内的变化都戛然而止。

    好像待宰羔羊。

    圣痕遗物山君!

    弹指间,山君阔剑一斩而过。

    寄宿在剑刃之中的暴虐圣痕发动,摧枯拉朽地将紫衣祭祀的噩梦与躯壳一同贯穿,斩破,吞噬殆尽。

    刺眼的猩红飞洒而出,落在少女持剑的双手之上。

    原缘!

    在铸铁军团紧随其后的枪声中,她伸出手,一把将跌坐在地上的原照扯起来,低头看着他。

    “不是说出来买感冒药么?”她皱着眉头问,“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说、说来话长。”

    原照下意识地将一个源质模型往怀里塞得更深了一些。

    在打斗之中,模型的盒子都被打破了,露出了里面衣着暴露的二次元少女……

    “所以你借口感冒不出门,都是跑到这种地方来了么?”

    原缘的眼神立刻鄙视了起来:“你想好怎么跟姑姑解释吧。”

    “不要啊!”原照大惊失色,鼻涕泡都来不及擦,想要抱住原缘的腿:“大姐饶我一次,就一次!”

    腿没抱到。

    被一把阔剑拦住了。

    一手提起了这个丢人的东西扔到了一边,原缘手中的阔剑迅速收缩,到最后变成了一个手镯,回到了她的手腕之上。

    “又给您添麻烦了,槐诗先生。”

    灰裙的少女弯腰,神情变得端庄又郑重,低头向面前呆滞的槐诗道谢:“多亏您在,要不然原照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又要出事儿了……”

    “啊,没什么,见义勇为,见义勇为。”

    槐诗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摆手,好奇地看着不远处可怜巴巴的少年:“他真得没事儿么?”

    原照张口欲言,可紧接着就被原缘打断了。

    “他没事。”

    少女瞥了自己堂弟一眼:“只不过是小感冒而已,有劳您挂碍了……发着烧还跑出来买那种不知羞耻的东西,我稍后会详细跟姑姑和姑父报告的。”

    “原缘你不要太过分!”

    好像看到了末日到来,原照悲愤的瞪大眼睛:“要死大家一起死,小心我告诉槐……”

    啪!

    原缘出手迅捷如电,手刀斩落,原照话还没说完就两眼翻白,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槐诗目瞪口呆。

    “他刚刚好像提到了我?”

    “没有。”

    原缘回过头来,神情认真:“他感冒,烧糊涂了。”

    “可他明明说要告诉我……”

    “没有。”

    原缘再度强调了一遍,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他感冒,晕倒了。”

    “呃……”

    在少女凛然的逼视之下,槐诗明智地选择了放弃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堂姐打堂弟,简直天经地义。

    有他槐诗什么事儿啊。

    然后,少女提起自己昏迷不醒的堂弟,礼貌地道别,在经过简单的检查和验证之后,他们便转身离去。

    留下槐诗一个人茫然地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很快,在检查那个紫衣祭祀的尸体时,他看到了一个掉在地上的手机……摄像头还开着,并没有锁屏。

    拿起来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快门,就响起了熟悉的细碎声响。

    槐诗愣了一下,眉头皱起。

    软件弹出提醒。

    槐诗选择了否,便退出了拍照模式,显露出了聊天群里已经被刷满了的图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是一张他无比熟悉的面孔。

    槐诗呆滞在了原地。

    你们这是什么群啊?

    为什么这个群里发的照片……全都是我自己?

    而且照片旁边都配了标题似乎迷路的王子殿下、微笑的王子殿下、殿下的背影……吃早餐的王子殿下(//////),超可爱,想要揉脸!

    逛街的王子殿下、抽烟的王子殿下(旁边那个女人真讨厌)……

    中间还有一堆群员在兴奋地呼喊:“多拍点,多拍点!”

    “哦哦,不愧是副会长,好厉害!”

    “摩多摩多!”

    “我已经饥渴难耐了!”

    “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我快好了,还有吗?”

    ……

    槐诗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又抖了一下,眼角抽搐着。

    等他颤颤巍巍地点开群资料,便看到了‘乐园王子后援会‘的标题,顿时眼前一黑。

    在短暂的呆滞中,忽然有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如此匆忙。

    好像疾奔而来一样,原缘微微喘息,端庄严肃的面容罕见的有些慌乱,紧张环顾:“槐诗先生,请问您有没有看到我的……我的……手机?”

    还没有说完,她就看到了槐诗一脸懵逼的傻脸。

    以及被他捡起来的东西……

    手机的屏幕还亮着。

    闪过无数沙雕群员的信息,一条接着一条。

    她僵硬在了原地。

    “你就是……副会长?”

    死寂之中,槐诗呆滞地端详着面前的少女。

    恍然大悟。

    一瞬间,所有的问题都迎来了唯一的解答,槐诗恍然大悟,却又不可置信。

    “你……看到了?”

    原缘低下头,明明是端庄而郑重的神情,可是却让人感觉分外的可怕起来。

    她凝视着槐诗的脸,轻声问:

    “你看到了,对吗?”

    “……”

    槐诗的表情疯狂抽搐,感觉到死亡预感忽然狂跳,然后又迅速消失无踪。

    沉默里,少女的眼眶渐渐变红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诅咒之龙〕〔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沐清歌夏侯璟〕〔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