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叶不凡徐清婉〕〔修罗丹帝〕〔墨唐〕〔怪物乐园〕〔温阮霍寒年〕〔上门狂婿〕〔都市之仙帝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四百二十章 阿密特
    “两个?”

    莫兰多舔舐着嘴唇,贪婪地呢喃:“两个更好!”

    直到他目击槐诗,对槐诗产生了杀意的瞬间,死亡预感才疯狂地从槐诗的意识中升起。

    更令他惊奇的是,别西卜的反应竟然如此迅速。

    别西卜迅速回复:

    字面意义上,没错。

    槐诗看到了莫兰多嘴巴张开,狞笑中,尖锐的犬齿缓缓地长出,德古拉的阴影扩散向了四周。

    毫不犹豫,槐诗开始了战略转移。

    跑!

    在他身后,黑暗洪流席卷而来。

    槐诗只觉得眼前一花,瞬间,一个细长的人影就从黑暗中浮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蠕动的肢体横扫。

    好像利刃劈斩!

    干!

    差点忘了,这个王八蛋还会瞬移!

    虚无之镜的映照之下,死亡预感凝结成实质,刺得槐诗双眼生疼。

    不假思索,他抬起美德之剑挡在自己的面前。

    旋即,倒飞而出。

    还没落地,手臂干脆利落地折断成了两截,连剑都握不住了。

    不该说托尼菜的,没想到自己输出也不太行……

    他心中满满地充斥着懊悔。

    可手里不停,甩出了两颗炼金炸弹在前面,试图稍微阻拦一下莫兰多的步伐。紧接着,毫无征兆地变更了方向,冲进了旁边的房间里。

    还没等他看清房间里的陈设,细长鬼影就从黑暗中闪现,蠕动的五指抓向他的面门。

    槐诗连气都来不及深吸一口,仰天倒下。

    铁板桥!

    他感觉自己腰要断了,差点顺手把托尼也砸在了地上。

    别西卜提醒,直接将影像输入到他的意识之中,给他开了全图。

    就在槐诗背后,他地板上的影子里,莫兰多的苍白面孔骤然浮现,抬手,对着近在咫尺的槐诗刺出。

    这一次,槐诗不顾自己的动作,猛然翻滚,好像一条狗一样的倒向一边,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

    莫兰多越发的恼怒!

    连续四次出手,四次抓空!

    就好象面对一个该死的抓娃娃机一样,令他再顾不上全须全尾的保存槐诗他们两个的完整了,一声怒喝,化作无数蝙蝠群,铺天盖地的向着他们飞出。

    完犊子了!

    槐诗脑后飕飕的发凉,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托尼丢出去挡个枪。可想起这个家伙快死了还惦记着保护自己,就忍不住一声长叹,将托尼挡在了身后。

    然后……

    他从口袋里掏出《蝇王》,挡在蝙蝠群的前方。

    别西卜悲愤大喊:

    “都死到临头了,你这个王八蛋还划水!”

    槐诗在意识里怒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今天大家一起上路,黄泉路上圆你兄弟梦好了!”

    在这近乎凝固的瞬间,别西卜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

    忍不住叹息。

    “事到如今,遭不遭得住难道我还有得选吗?!”

    黑暗中的蝙蝠群已经快要扑到槐诗的面前,他脸都吓成了惨白:“有什么活儿赶紧整出来啊!”

    指尖,《蝇王》骤然一震!

    钢铁之书巨震,好像开启了核心的枢纽那样——瞬间无数零件从其中升起收缩,模块转移,构成变化,源质载入,灵魂识别……

    肃冷低沉的话语回荡在槐诗的意识之中。

    ……

    一瞬间,简直十万句报告声从槐诗的意识之中响起,此起彼伏,几乎快要将他的脑袋弄炸了。

    恍惚中,他只听见了最后几句。

    凝固的时光里,无数翻动升降的钢铁模块在瞬间完成了收缩,此时此刻槐诗手中的钢铁之书,已经化作了一柄沉重的转轮手枪。

    在手枪的握柄之上,鳄首神灵的浮雕缓缓亮起,张口。

    槐诗眼前一黑,脸色变得惨白到透明,再无任何血色。

    超过一半的血液被这一把诡异的手枪抽走了,紧接着是近乎全部的源质,乃至他体内的一切负能量和猛毒。

    贪婪的手枪狂暴地吞吸着槐诗的一切,属于山鬼的庞大生机迅速流失,几乎见底。

    甚至将他口袋里的三倍分量的源质储备也彻底抽的一干二净。

    简直好像要连他一起吞下去那样!

    咔哒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弹舱中泛起,回荡在槐诗的意识中,紧接着一颗子弹出现在了空空荡荡的弹舱里。

    好像青金石雕刻而成的那样,晶莹的令人迷醉。

    下意识地,槐诗扣动了扳机。

    然后,他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什么都再看不见。

    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持枪的左手。

    在那一瞬间,千万道雷霆同时炸响的轰鸣从枪膛之中喷薄而出,与此同时,还有足以烧化一切眼瞳的恐怖烈光。

    槐诗几乎怀疑自己手里抓着的是一架战车主炮。

    可现在,足以媲美战车主炮的恐怖后坐力从手中传来,他几乎想象自己右手的骨骼寸寸碎裂的模样。

    还有那一道自枪膛中呼啸而出的烈光。

    光。

    撕裂了一切!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静寂。

    凝固的时光之中,凌厉的审判之光喷薄而出,势如破竹的撕裂了黑暗,好像顽童撕裂手中的纸片那样。

    雷达探测之下,它死死的锁定了无数蝙蝠群中最核心的那一道暗影,将面前无数蝙蝠焚烧殆尽,彻底贯穿了神迹刻印·德古拉所形成的领域。

    紧接着,好像烧红的针一样从另一侧穿刺而出。

    依旧向前,向前,再向前。

    在一切舱板和装甲之上烧出一个水桶粗细的洞口之后,呼啸而出,自下而上的贯穿了群星号,然后又桀骜不驯的从群星号之中飞出,孤独的翱翔在风里,向着侧上方无尽的深渊飞出。

    一重重双螺旋水晶巨柱被这自内而外的审判之光贯穿,留下了食指粗细的贯穿痕迹之后,最终消散在了一重重水晶的折射里。

    宛如一场盛大的烟花。

    只留下无数灼烧的惨烈痕迹,证明自己曾经到来。

    场外厮杀争斗中的至上者们错愕回眸。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

    .

    等槐诗的眼前终于不再是一片苍白时,便看到了凝固在半空中的黑暗。等他的双耳摆脱了嗡嗡作响的杂音之后,便听见来自莫兰多的震怒咆哮。

    神迹刻印·德古拉在狂怒的颤抖着,迅速收缩。

    爆退!

    随着漫天无数烧焦的蝙蝠坠落,在黑暗里,一具残缺的身体缓缓凝结而成,发出苦痛的悲鸣。

    “我的……我的……我的脸!!!”

    在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焦黑的大洞,在吞没了左眼、颧骨乃至眉毛之后,从他的脑后穿出。

    留下了一个镂空的大洞。

    而他的整个脸都被烧成了焦炭,粘稠的鲜血不断地渗出,嗤嗤作响。

    “啊!啊!!!!我的脸!!!”

    他尖锐的嘶吼着,捂住自己的重创的面孔,愤怒地看向了槐诗的所在,然后便看到了他手中那一柄已经被烧红了的手枪。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只是一枪,竟然能够重创自己的神迹刻印,连德古拉的不死属性都被毫无反抗能力的焚烧成了交谈。

    不过,不论哪究竟是什么东西,接下来恐怕都无法用第二次了。

    他剧烈地喘息,扯下脸上烧成炭块的血肉和皮肤,露出破碎的骨骼还有蠕动的血肉。

    独目猩红的凝视着槐诗。

    “小杂种——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崩!

    斜刺里,一柄手杖忽然架起。

    优雅的中年绅士从虚空中涌现,拦在了他的身前

    “非常抱歉,莫兰多先生——”

    玛瑟斯回头看了一眼错愕的盟友,笑容无奈:“能否请您给几分薄面,让我和这位……嗯,天文会的槐诗先生聊几句?”

    “……”

    莫兰多的表情顿时抽搐起来,好像要破口大骂,独目中的暴虐和怒意无法掩饰。

    但在玛瑟斯的平静凝视之下,那种无法控制的怒火却在渐渐的消退。

    或者说,不敢爆发而出。

    “只要一小会儿就可以了。”玛瑟斯微笑着,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不远处:“况且,食物那种东西,不是到处都有么?”

    莫兰多的双手骤然握紧了。

    死寂之中,他缓缓地后退了一步,在后退了一步,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无数蝙蝠群升起,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走了。

    强敌退却。

    可槐诗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侥幸。

    倒不如说,已经凉透了。

    在这个老王八蛋出现的瞬间,他的脑子里就涌现出了四个字。

    黄、金、黎、明!

    无数死法出现在了他的脑中,倘若被那个家伙发现自己怀里揣着命运之书的话,自己恐怕要凉凉十万次。

    可出乎预料的是,这一次,他还没有说话,他手中的手枪就迅速收缩,化作了钢铁之书《蝇王》。

    伴随着书页的震动,近乎咆哮的声音从其中响起。

    “玛瑟斯,你这个混账东西!”

    别西卜无法抑制的震怒嘶吼:“你竟然有脸出现在我的眼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