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四百六十三章 正确的事情
    再一次见到艾晴,是在六年之后的维也纳。

    她撑着拐杖,踏着红毯,走进了曾经槐诗梦寐以求的金色大厅,站在自己的钢琴旁边,有全世界的掌声和赞叹送给她。

    而槐诗和老师则坐在台下。

    见证她人生巅峰时刻的到来。

    “羡慕吗?”坐在他身旁的老师问:“如果你当初没有放弃的话,可能如今站在这上面的就是你啦。”

    “说实话,有点。”

    槐诗颔首,旋即,又无所谓的摇头:“但是都错过了,不是吗?”

    “现在重新拿起大提琴还来得及。”老师说,“从头学起也没关系啊,正巧我最近退休了,很闲。”

    “……想了一下,果然还是很艰难啊。”

    槐诗苦笑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长满老茧的双手:“说实话,我已经连顿弓的技法都生疏的不像样啦,也没有时间再去从头学起。”

    “西北很忙么?”

    “水利工程很麻烦,预算又不太够,很多时候就只能亲自下场。”槐诗耸肩:“说实话,连洗澡都很少,这一次我在酒店特地洗了好几遍,感觉头发跟子上都是一股子土腥味……来到这里都感觉土里土气的,给小晴丢人。”

    这些年他好像流浪一样游走在世界各地。

    看到了太多曾经和他一样无助的人,哪怕拼尽全力的想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终究还是不够。

    倾尽一个人的力气又能完成什么事情呢?

    和真正庞大的困难想必,足够让一个人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金钱还是太过渺小了。

    甚至无法给荒原上那些困与旱土的村庄带来一点微不足道的水源。

    他只能再次试图努力。

    奈何收效甚微。

    “能来就好啦。”老师拍了拍他的膝盖,凝视着台上自己的女儿:“刚刚在后台你们聊的怎么样?”

    “几句吧。”槐诗摇头:“隔得时间太久,太陌生了,反而不知道聊什么,只能像陌生人一样互相问个好——每次她那么冷淡的时候,总让我怀疑我当年做错了。”

    “大家都会犯错,一个人活着如果连错都不能犯,那未免太过可悲。”

    老师宽慰着他:“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觉得你放弃大提琴是个错误,但有的时候也会想,倘若没有放弃的话,你未必会有如今的成就,也不能帮到那么多人。

    助学计划、黎明教育,还有水源工程……很多人因你而成就,槐诗,用不着消沉,你应该为了他们昂起头。”

    槐诗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表演结束了,我们去后台接她吧。”

    老师缓缓起身,槐诗伸手扶着她,才惊觉她的手背已经浮现皱纹,不知不觉,头发渐渐透露出一丝白色。

    槐诗愣住了。

    “我老啦,这是什么值得惊诧的事情吗?”老师轻声笑起来。

    “才五十岁而已,还年轻。”槐诗说。

    “还年轻的是你们。”

    老师说,“你们还有犯错的机会,在老去之前——”

    她永远怎么和声细语,对人温柔以待。

    哪怕再怎么叛逆的孩子,都能够微笑着引导他们走上正确的轨道上来。

    只要有她在身后,槐诗就能充满信心的向前。

    可是在一年之后,他突兀地收到了老师病危的消息。

    突发性脑溢血。

    据说是下台阶的时候跌了一跤。

    当时槐诗正在工地上,接到了艾晴的电话,当电话那一头告诉他消息的时候,他便陷入错愕。

    不可置信的愣在原地。

    那时候,大家还在庆祝工程的完成,一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槐诗却瘫坐在地上。几个困惑的孩子围绕在他身边,想要拉他起来,却感觉这位叔叔好像石头一样。

    那么沉重,又毫无温度。

    槐诗失魂落魄的和同事们道别,坐了六个小时的车去机场,等了半夜之后,又坐上飞机赶往新海。

    等飞机终于从大地上腾空而起的时候,他却忽然想起老师曾经说的话。

    “哪怕艺术本身有着再大的吸引力,可终究比不上那些更加直观和更加沉重的东西……槐诗,艺术是飘在云端的,但总有人会适应不了漂浮的生活,会选择更切合实际的去脚踏大地。”

    曾经他选择脚踏在大地上的时候,未曾找到安心的地方,可当他再次飞上云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快要找不到归处了。

    他捂住了脸,终于发出了模糊的哭声。

    像是失去母亲的孩子一样。

    .

    等槐诗赶到病房的时候,老师已经醒了。

    简直好像用光了这辈子所有的好运。

    只是虚惊一场。

    在病房外面,听说情况之后,他便瘫软在了地上,汗流浃背,双手颤抖着爬起来,就忍不住笑得跟个傻子一样。

    在艾晴陪在里面的时候,他就拽住医生的手,一遍遍询问病情,然后询问注意事项。问的丢三落四的,医生好像也见多了,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待他终于平静下来。

    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呆滞的等待。

    直到门推开,撑着拐杖的艾晴走出来,告诉他:“母亲在里面等着你。”

    他犹豫了好久,却无法鼓起勇气。

    背后猛然被人踢了一脚。

    是艾晴。

    “犹豫来犹豫去的,烦死了。”

    她关上了门。

    槐诗愣了好久:“腿好了吗?什么时候?”

    “年前,她做了手术。”

    病床上的老人发出声音:“本来我想告诉你,但被她拦住了,她一直就想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哈哈,吓到了吧?”

    老人那一张苍白的面容挤出了恶作剧一样的笑容。

    不知道指的是自己的病情。

    还是艾晴的痊愈。

    槐诗愣了好久,终于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老师你没事儿就好。”

    “只是摔了一跤而已,用不着大惊小怪。”老师摇头:“你走的也太远了吧?竟然路上用了这么久……如果我病危的话,岂不是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对不起。”槐诗低着头。

    病床上的老师笑了起来:“说对不起,证明你觉得自己犯了错——你好像总在犯错啊,槐诗。”

    “是啊。”槐诗颔首。

    “可一个人一生,总要做一件正确的事情,不是吗?

    漫长的沉默里,槐诗愣住了。

    无法反驳,可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他只能低下头:“对不起。”

    “你又有什么事情对不起我呢,槐诗。”老人摇头:“这些年你做的事情……黎明教育、西北水利工程、还有助学计划,这些难道有错吗?每个人都在感谢你为他们做的帮助,槐诗,但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自己?”

    “我只是……”

    “你只是还没有找到而已,我知道。”老人叹息:“但在帮助所有人之前,你难道不应该先帮助自己吗?”

    “为何你在往前走的时候,不能偶尔回头看一看?”老人端详着他的眼瞳,轻声说:“看一看我,看一看小晴,看一看你的朋友们……因为我们也在看着你,在等你有一天能够回来。”

    “……”

    槐诗愣在了原地。

    寂静里,老人倾听着电视机里的音乐,轻声哼唱着:“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人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男子汉呢?

    槐诗不知道。

    可此刻,他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懊悔和不安:他走了这么长的路,又让那些凝望着自己的人等待了多久?

    成为男子汉就这么重要吗?

    这些年他在惶恐和茫然之中周游在世界各地,好像游魂那样无所归处,哪怕倾尽自己所有的努力去做的那些事情,但真的能够让自己感到满足么?

    “槐诗,爱会让人选择等待。”老师忽然轻声说:“但是,不要让爱你的人等太久。”

    那一瞬间,他终于在恍然中惊觉。

    “明白了?”

    老人笑了起来,轻轻抬起手,为他梳理了一下头发,满怀愉快:“去吧,去吧——去做正确的事情。

    你还有挽回这一切的可能,在你真正老去之前。”

    槐诗不舍的看了老师一眼,转身,狂奔着离去。

    险些撞在进门的艾晴身上。

    “神经病啊!”艾晴愕然地看着他狂奔的样子,有茫然回头,看向母亲:“他怎么啦?嗑药了?“

    病床上的老人笑了起来。

    “大概……是终于长大了吧?”

    .

    槐诗奔跑在风里。

    拽下了累赘的背包抛到一边,扯开领结,奋力奔跑,好像本能一样的冲向某个地方,冲向某个人所在的地方。

    到她等待自己的地方去。

    直到疲惫的难以呼吸,踉跄前行,终于找到了那个记忆中越发清晰的侧影。

    她还停留在那里。

    当愕然回头时,便看到了那一张阔别已久的面孔,依稀还残留着曾经那个少年的诚挚轮廓。

    哪怕如此狼狈。

    有那么一瞬间,槐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庆幸。

    谢天谢地。

    她还在这里。

    槐诗用尽最后的力气,深吸,鼓起所有的勇气。

    “傅依。”

    他说,“我有话要告诉你——”

    从此之后,便是漫漫时光。

    .

    而后,当一切迎来终结的那一刹那。

    时光再启,万象更新。

    槐诗再一次睁开眼睛,听见了似曾相识的声音。

    “姓名?”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我有一棵神话树〕〔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第一序列〕〔全属性武道〕〔大王饶命〕〔秦城苏婉〕〔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