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四百六十八章 收获(感谢宝宝委屈心里苦的盟主)
    “给我好好学习!”

    她握住操纵杆,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姐姐我这也是为你好,等你把这些题做完,就再也不想谈恋爱啦……不行,手机也得检查一下,把外面那些妨碍学习的坏东西都删掉才行……”

    操纵杆一拉而下,又在半空之中戛然而止。

    因为她的手腕被握住了。

    “够了。”

    终于从漫长的幻梦中醒来的槐诗抬起头,看着她,一字一顿地告诉她:

    “——不需要再进行这些东西了。”

    好像和过去不一样了。

    同一时间,经历了千百次的轮回和折磨之后,如今取回了所有记忆的槐诗已经变得和往昔截然不同。

    眼神变了。

    哪怕和往昔是同样的漆黑,可如今却好像有什么锋芒从其中酝酿,变得坚定如铁,威严冷厉,令人不可直视。

    紧接着……迅速的懵逼起来。

    大梦初醒,而梦中的一切都在飞快的消散,离他而去,只剩下了模糊的印象和轮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但又说不清楚。

    取而代之的是内心中升起的浓厚迷惑和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啥?

    我是不是又被坑了?

    倘若不是和莉莉旅行的记忆依旧如此清晰,槐诗几乎自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醒啦?”

    不知何时,面前的人影变成了黑色的飞鸟,一脸无辜的将刚刚才摸出来的手机又悄咪咪的塞了回去。

    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样,一脸镇定自若的微笑着。

    “恭喜你,通过了理想国的试炼!”

    她大力的拍打着翅膀,献上祝福:“从今以后,你就是所有人都会一致认可的理想国成员啦!虽然是个编外的没错,但哪怕是现境苟延残喘的那群老不死的也不会把你当外人了……”

    等到她提起了试炼,槐诗才如梦初醒一样的拿出命运之书,开始飞快的翻动。

    短短半天,命运之书上竟然多出了几百页记录。

    全部都是他在架空模拟中的人生记录。

    可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那些记录简直太过简略了,往往只有两三句话,就好像是他的记忆中存留下来的东西那样。

    只剩下了大体的脉络,而具体的细节,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全都忘了?”

    他悲愤地拍着膝盖:“我辛辛苦苦升了那么多级,怎么出来就全都忘了?”

    “首先,天球模拟也不是万能学习机,主要的目的还是让试炼者能够看清自己的人生方向。否则的话,一次试炼结束了,岂不是要完全变个人?能够从虚假的模拟中学到一点东西已经很不错啦。”

    乌鸦无奈的摇头:“其次,有些东西,也不是你辛辛苦苦一下就能升级的啊,是要看天分的好不好?

    难道你就没想过自己在里面办事儿无往不利,天时地利人和俱在究竟有多离谱么?“

    有些东西,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得到提升的。

    在万象天球模拟的局限之中,槐诗的能力简直好像开了挂一样的不断无止境的提升,哪里是他的本身能够抵达的程度?

    “要我说,能给你留下一点来就知足吧。”乌鸦感叹,“你还要感谢那个小姑娘给你的祝福呢,否则这一点你都别想留下来。”

    而槐诗默默的低头,端详着命运之书的扉页。

    哪怕是早已经又准备,也被此刻技能的进度吓了一大跳——哪怕是随着模拟的结束迅速缩水,可如今的增长也太过吓人。

    他如今最常用的几个技能都好像是坐火箭一样的往上进行蹿升。

    lv9!

    从原本的四级一下子跨越到了九级,可以说槐诗瞬间毕业了,lv9,距离lv10也只有一步之遥。

    可以说,绝大多数没有选择专精的炼金术师都比不上槐诗的程度。而和槐诗选择了同样专精的炼金术师可能才会靠着自己的经验勉强超出一点。

    但槐诗还有圈禁之手的灵魂能力,以及炼金之火的辅助了。

    两项加成算上去之后,已经可以视作常人极限的lv10满级了。

    !

    一下子升了两级!

    在超过lv10之后,可以说就进入了真正的天才领域,能够再进一步只能说需要机缘巧合和大量的时间去寻觅和努力。

    越是往后,想要更进一步就越是困难。

    宛如天渊之别。

    而一下子从原本的lv15跳到17,哪怕槐诗知道自己在里面拉了好几十辈子的琴,也有一些不可置信。

    这可都是自己靠着水滴石穿硬生生攒爆了经验条给顶上去的。

    抵达了这种程度之后,槐诗自己心里估算了一下,倘若不算地狱音乐协会的那群几个老变态的话,那么自己在现境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宗师级角色了。

    可惜,也只是纯粹论技艺。

    古典音乐界可不是什么没有来头的阿猫阿狗们能够混得开的地方,没有资历没有出身,没有正统的名师作为介绍人引导,想要在门阀林立的圈子里吃得开,何其难也。

    若是钢琴家或许会有出头之地,但大提琴手……算了吧,撑死了换一个伴奏,没有你槐乐手,难道人家就不弹巴赫了?

    如今的槐诗,心中对这一份名利的重视已经渐渐淡了。但更令他高兴的却是自己的技艺得到了增长。

    再没有什么能够比亲身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更美妙的事情了。

    而和大提琴演奏完全靠挂在一处的也是随着水涨船高,槐诗大提琴的技术进步一分,它自然也会随之上涨。

    ——lv15!

    除非是斩人无数、杀生盈野的天生剑豪,百兵精通、一年四时苦练不辍的天才能够在中年之后迈入如此境界。

    这样才算是果园健身房正儿八经的传人——虽然槐诗就是一个只上过半个月试学课的混子,但抵达了如此的成就之后,他以后自我介绍的时候,自称罗老的弟子,也不怕说出去给罗老丢人了。

    就是鼓手和禹步的基础技艺反而没有什么进步。

    依旧是老样子。

    徒手肉搏还是短板,甚至相比起来,短得更厉害了。

    但这都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如今,最让他吃惊的一项发现是……lv12!

    “什么鬼?”

    槐诗目瞪口呆:“这个技能怎么增长了这么多?”

    原本他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只有四五级的样子,顶了天是个小犯罪团伙抢劫一下银行的程度,可如今12级,怕不是已经能够去美洲当走私大鳄,禁药巨枭了!

    简直是天生的犯罪头子。

    如果槐诗努力一下,甚至能够在非洲、澳洲或者中东那几个混乱地区白手起家,成为黑暗世界里的大佬。

    可他妈这么离谱的增长是怎么回事儿啊?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呢?”

    乌鸦指着他的命运之书,啧啧感叹:“哪怕是在没有升华者的世界里,你竟然能够在罗马和俄联两方势力的夹缝之间建造出自己的根据地。这么地狱难度的地方,你差一点就立国了!我就知道傻仔你是天生作奸犯科的料子!要不要咱们再努力一下?”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啊!”

    槐诗自己看了都心慌。

    虽然,嗯,和师姐配合无间的那一段模糊记忆确实令人心生感怀。

    但……这不都是假的么!

    除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技能之外,就连死亡预感这个万年不动的技能也好像凑热闹一样,变成了lv2。

    死了几千次几万次死出来的。

    但提升并不算大,顶多是效果变得更强了一点,而且后面还多了一行小字‘见微知著‘。已经不再是完全被动了,而是能够让槐诗有时候主动察觉到一些足够杀死自己的细节。

    苟命的能力更进一步。

    而经历了如此漫长的轮回之后,存留在命运之书的所有模糊记录沉淀在一处,形成了一个新的技能。

    没有等级,也没有增长和进步的空间。

    至于技能解释,就更加的模棱两可:大部分时候,你能够做出不算最糟糕的选择。

    看起来奇怪,实际上也奇怪,微妙的介于有用和没卵用之间。

    如果让他去剪炸弹的引线的话,红线蓝线绿线一大堆中间,他大概多了那么一点几率,不会剪到那个会让自己当场暴毙的选择。

    并不是作用于运气的上限,而是将下限稍微的提升了那么一点点。

    总比没有强。

    对此,槐诗已经看开了。

    能够帮助到莉莉,能够得到‘生命的诞生’,对他而言这一趟旅行就完全足够了。更何况一路之上还有那么多感悟和成长。

    但是——

    槐诗低头,端详着命运之书上那个的祝福,却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默。

    回忆起莉莉道别时的话语,令他心乱如麻,忍不住有些头大。

    他不知道作何回应才好。

    就在他胡思乱想,不知道如何去理解她的话语的时候,却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疯狂震动了起来。

    不是电话簿里号码,而是未知来电。

    但和莉莉留给自己的号码一模一样。

    他愣在原地。

    许久,鼓起勇气,接通了电话。

    “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