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四百九十二章 建议(感谢Yangersun的盟主)
    说真的,一头雾水。

    可供选择的范围太多了。

    作为给新人教师的资源倾斜,在固定教室的老师的安排完了日程之后,槐诗是可以第一批进行选择的,除了空余教室之外,还能够借用其他教室的空余时间进行租借。

    当然,前提是对方教室的管理者能够同意。

    换而言之,只要槐诗的嘴皮子够利索,甚至能够借到大礼堂去募集生源……

    但何必呢?

    一个古典音乐赏析的选修课,而且还只有五个学分,差不多就是个添头,拿着大礼堂做这个才叫浪费资源。

    现在,超过四十多个教室任由槐诗挑选,大小不一,而位置更是五花八门,接近一点的就在学院的主楼里去,远一点的甚至在学院外。

    而大的大起来吓人,能够用来做爆炸试验,小的小起来也只能坐四五个人,连个黑板都放不下。

    槐诗看着密密麻麻的表格,忍不住挠头。

    无从下手。

    想了一下之后,他抬头直接地问:“您有什么建议么?”

    校务处的那位副主任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到底是小伙子,还需要老前辈来给你指指路。行吧,看在你进门就泡茶的份儿……

    他想了想,拿起了槐诗手里的那一叠表格,大略的翻了翻之后,指出了几个位置。

    “这几个都很合适。”他说:“实际上,小槐你需要担心的不是教室的位置,而是课程本身才对。”

    槐诗没有说话,只是专注的倾听。

    “五个学分,选修课而言中规中矩,实际上并不具备竞争力。毕竟学校是培养升华者为主的,并不主力与大量输出艺术人才,因此,这种难以应用的选修课实际上都偏向于点缀——如果我的话有冒犯的话,请不要在意。”

    “没关系,您继续。”槐诗颔首,心里平静的一匹。

    人家说的也没错,往好了说艺术高高在上,但实际上平日里你出了现境下了地狱会用得上艺术么?

    除了考古队的历史学家之外,谁还在乎这个啊。

    多学一门深渊饮水过滤方法都比这靠谱。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玩意儿也就陶冶一样情操,要用的话……还真没什么卵用。

    “和其他选修课相比,古典音乐赏析这种课程并不具备直接的竞争力。”

    在分辨出槐诗并没有恼怒之后,副主任才继续说道:“因此,必须在其他的地方下功夫才行——比方说,如果课业轻松一些的话,选修的学生或许会多一些,很多学业繁重,没有精力去报其他复杂选修课的学生会首先考虑这个原因。

    要我说,这也是学校制度的缺失,很难解决。因此,从原则上来说,学校是反对老师为了迎合学生的欲求,去主动减少课业的,小槐你是新人,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生源而开了这个口子,这一点要注意,教研室可是有账本的。”

    槐诗认真颔首,保证自己不会玩忽职守。

    但从这一点上来看,副主任的话又有些矛盾。劝告槐诗减少课业,又提醒他不能故意减少课业。

    但再仔细思索之后,又并不矛盾。

    他了然的抬起眼睛:“也就是说,我必须在课上的有限时间里将重点讲完,让学生们即便没多少作业也能够掌握知识点,对吧?”

    “没错。”

    副主任微笑着颔首,孺子可教:“不过,这对你而言,才是最难的一点吧?”

    有一说一,确实。

    古典音乐赏析不是一个好解决的活儿。

    人和人的悲喜不通,哪怕有音乐作为桥梁,可感触却总是会有所不同。这很正常,但这又会令槐诗的工作变得麻烦起来。

    作为艺术而言,古典音乐的赏析可以上限很高,但同时,下限也很低。

    放羊也是放,但真要仔细做的话,就会十分麻烦。

    槐诗开始头疼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建议。”

    副主任停顿了一下,提醒道:“如果还有额外的一些东西可以教授的话,竞争力可能会强一些。学校虽然并不提倡,但只要不影响正常的授课,也是允许学生多学一些东西的。”

    槐诗愣了一下,旋即恍然。

    这恐怕才是各个无关紧要的选修课真正的重点吧?

    想要争取学生,就要拿出绝活儿来。否则的话,又有哪里来的几根葱会在乎什么古典艺术啊?

    瞬间,他恍然大悟,愉快的一拍膝盖,点头。

    “那么就文案写作好了。”

    他震声说:“我文案写的贼好,断章断的贼溜,一定很有搞头!虽然有些自夸,但这个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

    副主任没反应过来,歪头看着槐诗,搞不明白他的脑回路转折。

    “你看,现在的大学生,有些到了毕业的时候写论文连格式都搞不清楚吧?”

    槐诗眉飞色舞的解说道:“如果能沟通提早开始写学习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况且文案写作博大精深,这可不是什么文笔好就能解决的事情——如果公文写得好,报告写得漂亮,以后就业之后,想要升迁也可以容易一点吧?”

    ???

    副主任茫然的端详着面前的年轻人,感觉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是来看着这个的吗?

    “只有这个么?”他有些不确信的问。

    “那还有什么?”

    槐诗茫然的看着他:“刀枪剑戟,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情,怎么想也不是能够在大学里教的吧?”

    副主任的神情顿时复杂起来:“我觉得你对我们这里可能有什么误会……不过,容我多嘴问一句,你打算主要教什么?”

    “古典音乐啊,大提琴啊。”

    槐诗震声回答:“艺术很美妙的!”

    “……”

    行吧

    看他这个咸鱼的样子哪里是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分明是不会了吧。

    副主任倒是颇为体恤宽容:能够十八岁在象牙之塔开课,就已经算是年轻有为了。

    毕竟是搞艺术的嘛。

    他静静的等待。

    直到槐诗拿起笔,在他推荐的几个教室之间选了一个,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这里吧。”他说,“难得位置方便,教室宽敞……而且距离我家也近。”

    不知道为啥,副主任总感觉最后一个才是主要原因。

    他低头一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老弟你这眼光是怎么回事儿?我都给你排除了那么多错误答案了,你是怎么精准的在剩下的选项里选中那个最糟糕的选项的?

    这位置,简直是死亡组好么!

    左边是近年以来越显兴旺的电气学教室,右边是死忠众多而且基本盘稳定无比的‘边境法学’,而正对面是深渊地理研究教室的勘探和工程专业……

    楼上是生物学和急救,楼下是美术学和雕塑系,就连选修里最火热的深渊摄影和地狱哲学教室都在这一栋楼里。

    你这是搞什么?

    作死么?

    他狐疑地抬头看了一眼槐诗:“你确定?”

    “确定吧。”

    槐诗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是个辅修的选修课,我又没怎么打算做导师,多少能吸引一点人来听听看也不错吧?”

    反正他倒是没觉得多少人会选择古典音乐赏析这种课做主修,开什么玩笑,这里是象牙之塔,又不是维也纳。

    他的课程只负责赏析和了解,又不负责教授演奏。

    归根结底,只是一门选修而已。

    认清现实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做过于天真的打算,路都是一步一步走的,象牙之塔又不可能围着自己转。

    “行吧……”

    在看着槐诗的选择如此保守之后,副主任也算是理解这个年轻人谦卑的心态了,不知道应该是赞赏还是无奈。

    你怎么就这么稳呢?

    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没有少年人敢打敢拼的气势了?

    工作的最后,他递上了一张教师的登记表格。

    给槐诗。

    “写一个简介吧。”

    副主任说:“自我介绍,学校在宣传的时候会用,学生们看了之后也能够对老师有所了解。”

    “emmmm……”

    槐诗拿起笔,仔细想了想,然后提笔便在自己名字后面写上。

    ——男,十八岁。

    写完,他抬头问:“够了吗?”

    这特么简介也太简了吧!

    “详细点,取得过什么成绩啊,有什么履历啊,做过什么好人好事儿啊,都可以写上去,拿过什么国际大奖啊,多写点。”

    副主任无奈的提醒着,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看到槐诗的神情古怪起来。

    “怎么了?”他问,“如果不知道怎么写的话,你可以对照上面别人填的参考一下,千万别不好意思,我听说你原来不是在天文会工作吗?写上呗。”

    他语重心长的鼓励道:“年轻人有能力有本事就要彰显出来嘛!”

    “不是……”

    槐诗无奈的挠着头,指着本子上自己那一行空格:“这里太小了,我写不下。”

    “……”

    副主任一愣,旋即失笑。

    毕竟是年轻人啊,吹起逼来还一套一套的。

    “你写,你写。”

    他忍着笑,大度的挥手:“不够我再给你拿纸来。”

    “那我可真写了啊。”

    槐诗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抬起笔,写了一个天文会统辖局新海监查官。

    副主任在旁边点头:嗯,十八岁的监查官,说明能力出色惊人……等等?统辖局监查官?

    “你确定?”

    他开始感觉哪里不太对了:“小伙子你可不要乱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