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叶不凡徐清婉〕〔修罗丹帝〕〔墨唐〕〔怪物乐园〕〔温阮霍寒年〕〔上门狂婿〕〔都市之仙帝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五百五十八章 雨水
    伴随着轰鸣,巨响之中,大地震动,尘埃飞扬而起。

    “呸!”

    在令人作呕的昏黄夕阳之下,奥古斯丁躲在掩体后面,弯下腰吐了嘴里的尘埃,仰头看向扛着巨大通讯设备的同伴:“还没好么?”

    轰鸣里,负责通讯的学者趴在地上,将耳朵贴在了喇叭上,好久之后仰头大喊:“事务长说快了快了。”

    “快了是他妈多快啊!糊弄你呢你也信!”奥古斯特瞪大了眼睛:“我怀疑从我八岁那年起他就帕金森了,就喜欢糊弄人玩!”

    “他说已经在路上了!”

    “那就是还他妈的至少有一个钟头——”

    奥古斯特喘了两口气之后,擦了把落在脸上的汗,昂头说:“不死军能上场了么?配合无面者,我们再冲一波!石像鬼稍后准备升空——”

    “无面者还需要一刻钟整备。”

    “那我就先冲!”

    尊长者抬手,掩体后面休息的蛇人们悄无声息的拔出弯刀,翻身爬上巨大的战争蜥蜴。

    他们之中有的人身上还爆炸着绷带,还有的甚至连眼睛和手臂都已经断裂。好像浑然感觉不到痛楚那样,在尊长者的命令之下,蛇人军队宛如机械那样运行起来。

    就在临时的战争工事之后,凛然的杀意已经扩散了开来。

    当来自上校的军团火力稍微停顿了一瞬时,奥古斯特已经抓住了这个机会,咆哮,翻身越过了掩体,凛然的冰霜从他的脚下扩散开来,在黄土和破碎的石板之上冻上了一层冰凌。

    随着他向前狂奔,体型就越发的庞大。

    一层尖锐的冰铁装甲已经从他魁梧的躯壳之上,两道蜿蜒的长角已经从盔甲之上展开,在他的手中,那一根原本平平无奇的拐杖上也迅速覆盖了一层冰霜,长出了锋锐的剑刃。

    率先吸引了绝大多数火力,他好像自寻死路那样扑向了战场中央火力最为凶猛的地方。

    可紧接着,身体凭空一个闪烁。

    竟然掠过了交错合围而来的火力,跨域了数百米的距离,出现在了上校的军团之中,样式诡异的剑刃横扫。

    血雨泼洒中,数名最前方的士兵率先被腰斩。

    黄昏之路三阶的霜巨人配合能够让人空间跳跃的旅行者之杖,一个照面就产生了巨大的伤亡。

    但引发骚乱之后,奥古斯特却不敢久留,在用尽全力抛下了一波扩散的寒潮之后,便抽身而退,再度出现在了远方。

    源质耗尽,近乎虚脱了。

    在他身后,霜巨人所留下的冰冠之星缓缓扩散,所过之处,连空气都被彻底冻结。但恐怖的严寒又迅速在高温的焚烧之下消散无踪。

    成百上千的沙拉曼达升上了天空。

    在抽取了大量的燃料进行临时强化之后,这群沙拉曼达的火光已经高出了常人一倍大小,其中的人影更是已经隐隐凝结成了实体,所过之处留下了燃烧的焰光。

    常青藤联盟不惜血本,噩梦之眼中附属的四个沙拉曼达聚落全部都已经被雇佣来了,如今上场的也不过是两个聚落而已。

    它们作为攻坚的主力,从开始到现在,已经给象牙之塔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诸多外围的防御设施都是在他们的猛攻之下告破。

    在使用了大量的燃料和异种火焰进行催化之后,所有的沙拉曼达都已经进入了罕见的焚烧期,甚至在场数量越多,焚烧的温度就越是惊人。

    如今足足两个聚落的沙拉曼达已经将整个战场变成了熔炉。

    蛇人不死军蓄谋已久的反击冲锋也在它们的死守之前徒劳无功,而后升空的石像鬼们只来得及侦测了一下局势,还没有在后方进行扰乱,便不得不被逼的退守回分控中枢所在的残破神殿之中。

    哪怕是脾气再好的人被压着打了两个小时,都会开始火大。

    尤其是随着时间慢慢的逝去,很快就即将入夜了。

    倘若能够带着分控中心一走了之的话,肯定不会让局势变得这么麻烦,但问题就在于……以他们目前的能力,根本搬不动。

    别说他们,铁晶座来了都搬不动。

    因为分控中心就是这一座看起来好像神殿一样的残破殿堂本身。

    包括台基断壁和祭坛在内,所有的一切都是分控中心的延伸!

    一直深入到地下数十米的地基都是!

    这就导致了奥古斯特他们哪怕是抢先占据了分控中心也依旧无法取得什么优势,反而陷入了被动。

    都已经吃进嘴里的肉再吐出来?

    那也太憋屈了。

    奥古斯特依靠在门口的掩体处,抬起手,任由其他人帮他包扎,“催一下铁晶座,那边还没有好么?!”

    虽然他心里清楚就算是已经在准备,也不可能好的那么快,但总要确保联系事务长那老王八蛋不会放了自己的鸽子就行了。

    他拖延的时间已经够久了。

    只希望对面千万不要对象牙之塔的异常反应有所察觉。

    .

    “总感觉不太对。”

    临时堡垒中,上校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眉头皱起:“象牙之塔的反应也太迟缓了一点,太简单了。”

    “这样不好么?”‘老翁‘潘德龙开口问,“我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有哪里不对么?”

    “不,就是很怪,太消极了。”

    上校皱起眉头,看着监控屏幕上的图像,神情越发的严肃起来:“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但我觉得……他们可能在拖延时间?”

    “有把握么?”

    “难说。”上校摇头:“只是一个猜测。”

    “那就速战速决。”

    潘德龙率先下达了决断:“既然对方消极应战,那我们也不必等待入夜时间了,现在一鼓作气拿下,也省得夜长梦多。”

    在沉吟片刻之后,这个对于战争丝毫不懂的老者下达了决定:“7号合成兽不是送到前线了么?就用那个吧——”

    上校愣住了。

    “你确定?那个东西不是还没有调试完毕么?”

    “总要试试。”

    潘德龙说:“老是有所顾忌的话,终究无法一展身手。况且,就算不用的话,象牙之塔难道就不会防备我们了吗?所有的责任由我来承担,你放手一搏就好。”

    上校深深的看了这位多年的搭档和上司一眼,颔首,在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去。

    并没有过多久,观测者们看到常青藤的防御阵地后方,庞大的空艇再度升空,贴着地面……可紧接着,就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视线之下,空庭之上那庞大到宛如楼宇一般的气囊缓缓的开启。

    展露出其中无数同心圆一样嵌套在一处的框体。

    伴随着框体的旋转,呼啸的飓风凭空掀起,自轰鸣之中。整个空间好像被扯开了一个裂口。

    一截细长的足肢从其中探出……

    “巨型合成兽!!!”

    奥古斯特放下望远镜,脸色铁青:“我们的穹庐巨人还没影呢!那群王八蛋这么快就将战争巨兽给培育出来了么?能分辨出什么型号么?”

    “不是成年体,只是幼生期!”

    观测者瞪大眼睛:“歼灭者重装型,大概是特化了行动能力,但还在我们的应付的范……”

    话音未落,再次有轰鸣声从天穹之上爆发。

    他们愣住了。

    抬起头,便看到一层自远方席卷而来,覆盖了整个天幕的漆黑乌云——原本还要持续三个小时的黄昏时间竟然提前结束了。

    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层层跃动着不想雷光的黑云。

    就在突如其来的寒风里,蹲在通讯台旁边的学者抬起头,狂喜的向着奥古斯特呼喊:

    “——暴风雨将至!”

    是的,暴雨就要到了。

    除此之外,在铁晶座的暗码之中还代表着另一个意思。

    。

    “可算来了!”

    短暂的错愕之后,奥古斯特深吸了一口气,嗅着空气里迅速浓郁起来的潮汐气息,笑容就越发的兴奋起来:“这一次可真是搞了一把大的啊……所有人,迅速着装,做好作战准备!”

    飓风席卷,在越发高亢的呼啸中,上校愕然的抬起头,窥见云层之中迅速跳跃的闪光。

    “那是什么鬼?”

    他难以置信。

    “……要下雨了?”

    “……”

    短暂的沉默之后,通讯中传来潘德龙的叹息:“上校,我们可能要准备撤退了……所有人向后收缩阵线,警戒对方的反击。”

    在假面之下,那个苍老的男人抬起眼眸,凝视着天穹之上那充满狰狞意味的乌云。

    内心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遗憾。

    还是太过谨慎了,结果连王牌都没有打出的机会。

    哪怕还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但依旧清楚它的存在和象牙之塔脱不了干系。

    “停止风洞传送!”

    他下达了最明智的那个命令。

    那一瞬间,伴随着天穹之上所炸响的轰鸣,粘稠的暴雨倾盆而落,均匀的洒落在黄昏之乡的每一处地方。

    色彩猩红。

    那是鲜血……

    无穷尽的血液从天穹之上坠落,形成了好像要吞没整个世界的洪流,沃灌着每一寸的土地。

    更令人窒息的,是氤氲在每一滴雨水之中的狰狞意味,那种近乎无穷尽的恶意吞没了每一个胆敢在雨水中跋涉的人影。

    就在车轮之下,那些落入泥土中的草籽在这雨水的浇灌之下就开始了迅速的生长,发芽,不可思议的开花结果,紧接着传播种子,迅速繁衍。

    转瞬间,寸草不生的地狱里长出了一丛丛绿茵和青翠,还有鲜花自其中盛开,美不胜收。

    但在这珍贵如绿洲的美好场景中,却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不同于天生不喜欢雨水,在降雨的瞬间就躲入工事中的沙拉曼达,依旧有大量与水汽亲近的地狱族群。

    可如今,在这恩赐一般的血雨之中……所有胆敢暴露在雨水中的生物都迎来了惨烈的蹂躏。

    倘若是皮肤被雨水沾染,那么皮肤就会迅速松弛,长出皱纹。

    倘若头发被雨水淋湿,那么头发变会迅速失去色彩,从头顶落下,展露出满目疮痍的头皮。

    哪怕是只鳞片爪的被雨水所触碰,那紧接着便会有衰老如影随形的到来。

    在雨水的泼洒之下,每一瞬间都会迎来难以想象的老化和衰弱,只要短短几秒钟,一个健壮的战士便会佝偻的倒地,在内脏迅速衰败的痛苦中艰难挣扎,难以呼吸。

    一旦呼吸断绝,那便会以恐怖的速度开始膨胀、**乃至分解。

    短短的半分钟后,就连白骨都不存留与世界之上,只有一丛丛茂盛的鲜花、野草、荆棘或者灌木等等植物在血雨中迅速的生长和破败,回归自然的轮回。

    这是诅咒!

    依附在血雨之中的诅咒!

    在经历大宗师的调制之后,槐诗的血再无任何毒素的迹象,而是尽数融入了慷慨的赐福之中。

    成长。

    倘若是诅咒的话,或许还可以寄望于自身的抗性能够有所抵挡。但面对此种慷慨的生机沃灌,没有一个生命的本能会去选择拒绝。

    畅快的感受着雨水所带来的生命力。

    千百倍的成长,然后,千百倍的衰亡。

    弹指之间,度过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之后,所遗留下来的一切都将变成无数花草萌芽的营养。

    在血雨的笼罩之下,崭新的生态圈驾临在了黄昏之乡的范畴之中,形成了虚无的循环。

    宛如无形的磨盘那样,一点点的消磨着其中的一切生命。

    原本作为黄昏之乡的分控中心,巨型立方体最后所存留下的不过是一个接口,一个通向中枢的连接。

    如今,在秘仪的激发和修正之下,却形成了不分敌我的恐怖武器。

    就好像大宗师曾经所说的那样。

    只有白天和黑夜,未免太寂寞了一些。

    凭借着它与此处地狱之间的联系,大宗师向着黄昏之乡注入了第三种灾厄奇迹。

    ——衰老之雨。

    而在厚重的雨衣之下,奥古斯特缓缓的抬起手,展露出传承自探索队负责人的尼伯龙根之戒。

    以同源的圣痕进行呼唤时,恐怖的寒意便迅速的冲天而起。

    伴随着号角的咆哮。

    震荡雨水,大地,和天空。

    刺眼的雷光自虚空中浮现,交织为长矛。

    沉睡在尼伯龙根之中的霜巨人军团睁开眼瞳,自此处地狱缓缓浮现。

    无穷尽的血雨落在他们的肩膀,便在扩散的寒意中冻结成猩红,宛如血色的披风……在黄昏的血雨之中,已然兴奋难耐。

    随着卢恩柱石的光芒自雨水中亮起,潘德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大势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