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八百八十章 不朽.
    !

    二百一十年前,出生在赫利俄斯的普布留斯和来自现境的加兰德相遇。

    这或许就是他们命运的交叉点。

    只可惜,并没有风起云涌,也没有双方彼此对视第一眼就知道对方是自己命中的宿敌。不过是简简单单的相遇而已。

    来自现境的炼金术师来到了赫利俄斯,赫利俄斯的炼金术师们殷勤的招待了他们,并送别了上一批到来的客人。

    开始了从今往后,他们漫长的七十年相处时光。

    对于普布留斯而言,加兰德这个来自现境的炼金术师未免过于无趣,不苟言笑,没什么意思。

    对于加兰德而言,普布留斯这样过于跳脱的存在在炼金术师的圣地里才是真正的异种,喋喋不休,麻烦的要命。

    可以说,两看相厌。

    但为了研究课题的合作和彼此擅长的方向,双方又不得不维持表面的平和和密切关系,甚至暗中还有了一些越线的合作。

    作为赐福者家族的圣名的传承者,加兰德违背了前代首席的禁令,将自己携带的现境书籍暗中分享给了普布留斯。

    而普布留斯,则回馈以赫利俄斯的奥秘。

    双方各取所需。

    一桩好交易。

    但同时却越发的像是来自命运的嘲讽。

    明明诞生在赫利俄斯这样的圣地,传承着奥林匹斯众神的血脉,同时又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资,可普布留斯却不想停留在赫利俄斯这样枯涩又单调的地方,做梦都向往着现境的繁华。

    而从现境而来的炼金术师,却受限于短暂的时间,自己的身份,严苛的禁令,无从窥探赫利俄斯真正的传承……

    像是两只青蛙相遇在黑暗中,井底的青蛙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可外面世界的青蛙,却做梦都想要留在井里。

    他们都同时生活在自己的地狱和别人的天堂里。

    于是,他们立下了一个约定。

    达成了最后一项交易……

    “——我们进行了。”

    加兰德平静的解说道:“虽然是窃取自赫卡忒的威权,但所指向的是四季之母德墨忒尔的领域……言而言之,便是‘得失逆转’。”

    在双方共同的好友赫笛的见证和主持之下,他们交换命运中的代价。

    而和其他人不同的是……

    他们交换了两次!

    “一次交换了‘所失’,一次,交换了‘所得’——”

    加兰德平静的告诉槐诗,“并不只是单纯交换了自己的身份,而是连同命运、才能乃至灵魂……彻底的交换。”

    以秘仪作为中转,同时从正反两个方向,实现了意识、灵魂、肉体、乃至命运的全面交换。

    从此之后,普布留斯变成了加兰德,而加兰德……变成了普布留斯!

    “等等!”

    在沉思中,槐诗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如果只是交换肉体的话? 灵魂便无从脱离赫利俄斯的律令,可如果就连灵魂和意识都交换了的话……

    你又怎么知道你自己是谁呢?

    只凭借一段记忆?

    如果一个苹果有了桔子的外形,有了桔子的结构? 有了桔子的味道? 甚至连保质时间和口感都和桔子一模一样? 那么它就应该是个桔子才对!

    简直好像是忒修斯之船一样。

    两艘船互相更换了自己的甲板、轨杆、风帆、设备乃至船员等等一切之后,除了更换记录和一段虚无缥缈的记忆之外,这和没有更换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这样的话? 你又凭什么说你自己曾经是普布留斯?说不定? 你只是有普布留斯记忆的加兰德而已!”

    “这就是炼金术,不是么,槐诗?”

    加兰德的肃冷面孔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那么平静? 却令人内心一片冰凉:“有得必有舍? 可有时候? 重要的不是得到了什么? 而是失去了什么。”

    变成黄金的凡铁? 还是那一块凡铁么?

    凡铁不在乎!

    只要能够成为黄金就够了!

    哲学上的思辨在炼金术中从来不重要,所谓的更替不过是过程,最重要的是结果。

    对于普布留斯而言,这才是他一生最伟大的创举和越狱。

    早在逃出月面监狱之前。

    他就已经逃出了赫利俄斯这个宿命的囚笼!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出现了错位? 就像是两条交错的直线在彼此纠缠打结之后? 再度向着原本的方向延续而去。

    那一个微小的交点中? 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纠缠?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可笑的是,厄琉西斯密仪这种原本是魔鬼和骗子用来窃取他人财富和人生的秘仪? 结果却阴差阳错的导致了两位大宗师的诞生。

    渴求炼金术的加兰德没有传承,具备传承的普布留斯却没有自由,倘若未曾交换过命运的话,他们未必能够有所成就……

    简直是好像连中两次头彩一样的荒谬。

    用一个大宗师的未来换一个大宗师的未来……

    这一波啊,是原地tp!

    可紧接着,槐诗就忍不住毛骨悚然:他终于察觉到这个问题真正严重的地方!

    以炼金术干涉命运,势必要遵循炼金术的规则。

    有得必有失,灾厄和奇迹一体两面。

    既然命运的互换,造就了两个大宗师的出现,那么就必然伴随着代价才对!

    “可代价又是什么呢?”

    “命运本身就是代价,槐诗,不是么?”

    加兰德像是在微笑,如此嘲弄,“我就是‘加兰德’。我所得到的是加兰德原本享有的一切,名誉、能力,专长,经验,血脉……

    而‘普布留斯’,所得到的,是属于普布留斯的未来。

    从数百年前开始起,就注定的,未来——也就是如今你所看到的,现在。”

    伴随着他的话语,远方血色的光焰冲天而起。

    终于,攀附到了日轮的边缘。

    触及了神明的界限。

    紧握!

    飓风在赫利俄斯之上席卷,轰鸣的风声之中,传来了欣喜若狂的大笑声。

    他终于,触及到了,‘梦想’的边缘!

    握住了属于‘自己’的命运!

    哪怕这份命运,这一份梦想,这一份自己……都不过是从他人处交换来的赝品!

    从一开始,名为普布留斯的存在,就是赫利俄斯上的炼金术师们工于心计制造出来的结晶。

    通过遗传学、源质学、通过地狱血脉、通过命运秘仪所创造而出的‘奇迹’!

    可以说,他自身便是专门为炼金术而生的存在!

    专门为了满足历代赫利俄斯的炼金术师们心中禁忌的祈愿和目标,所完成的最终成果……

    这本来是应该在交换之前隐瞒起来的秘密。

    就像是加兰德自身血热症的迹象和赐福者家族的诸多黑暗传承一样。

    但双方在得知之后,却并没有过任何的犹豫。

    就像是普布留斯不在乎一样。

    对此,曾经的加兰德,甘之如饴!

    “所谓的人生,不论再怎么丰富多彩,再怎么叱咤风云,也不过是短短百年的时光,弹指即去……来的时候一无所有,走的时候也悄无声息,到最后,就连一捧灰烬都无法保留。

    太过狼狈了,和自己的造物相比,炼金术师太过可怜,太过于卑微。”

    曾经的加兰德如是发问,“难道你不觉得不甘心么?”

    他说,“我要成为永恒之物!”

    “可这世上没有长久不坏的东西,所谓的人生就是这样,只要过得足够精彩,我不觉得有终点有什么不好。”

    普布留斯摇头,“要知道,就算是是神灵也无法永恒。”

    “那就先成为神灵!”

    加兰德断然的说,“总有一天,能够抵达不朽……”

    “所以,做个交换吧,普布留斯。”

    那个炼金术师握住了他的手,眼睛里亮起了狂热的光,“这样,我可以得到不朽,而你,可以得到自由!”

    那一瞬间,普布留斯发现,可能他比自己更配得上普布留斯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一切。

    不,或许,他就是为此而来!

    这就是他的命运……

    同时,这就是他要承受的代价。

    于是,普布留斯成为了加兰德,而加兰德,成为了普布留斯。

    自此之后,便是漫漫时光。

    他们行走在曾经属于别人的道路之上,追逐着自己梦寐以求的成果,不论困苦、折磨和忐忑,哪怕是身陷囚笼或者在泥潭中无法自拔,疲于奔命的为自己的选择支付着代价,可是却从未曾对那一日的交易后悔。

    一直到现在。

    “可你呢?”槐诗反问,“你的代价呢?”

    “我的那一份,早已经还清了,槐诗。我的账期比他的还要早一些,虽然未必轻了多少……”加兰德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现在,到你的时候了。”

    槐诗冷漠的摇头:“我从又不欠你们什么,也没有向命运祈求过我不应得到的东西。”

    “或许呢?但真的是这样么?”

    加兰德满不在意的说道:“在赫利俄斯,因与果之间的联系要远胜其他地方。

    这里的命运是封闭烧瓶之中的向量,当出现一个矢量的同时,必然会出现一个反向的矢量才能归于平衡。

    这就是炼金术的真髓,有得必有舍。

    你为了自己的欲求来到了赫利俄斯,最终,站在了普布留斯的对立面,这不同样是你们彼此的代价么?”

    “你将得到众多,也将失去众多——”

    如此,意味深长的复述着来自老祭祀依玛的预言,“可倘若你想要得到更多,或者想要失去的更少的话,解决的方法,就在你的面前。”

    伴随着他的话语,飓风呼啸之中,不断有轰鸣浮现。

    拉结尔的脸色骤然惨白。

    因为恐怖的暗影已经从白骨高塔之中涌现,在赫笛的调遣之下,那些光芒无法照亮的黑暗中,无数畸变之灵和深渊沉淀所孕育出得地狱大群,已经毫无差别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首当其冲的,便是早已经被录入必杀名单的槐诗!

    在涌动的地狱大军前方,伽拉乘在黄金与白骨战车上,昂首凝视着远方的涌动核心。当他手中的镰刃抬起时,身后无数狰狞的暗影便咆哮着,化为洪流,向着此处浩荡而来。

    而铸日者的宝座上,槐诗,抬起了眼瞳。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