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九百三十八章 价值.
    !

    短暂的寂静被呛咳的声音打破。

    地上,尘埃飞扬而起。

    “嘶……哎呀……你还真是和当年一点都没有变啊……”

    罗素趴在地上,艰难的,翻了个身,端详着叶卡捷琳娜冷漠的模样:“唾弃一切包括爱和温柔在内的软弱感情,却又称为了以爱和慈悲著称的盖亚……卡佳,何时你才能坦诚的面对自己呢?”

    轰!

    地板上,原本罗素脑袋的位置多了一个大洞。

    罗素已经神奇的从地板上浮起,重新站稳,而在他对面,叶卡捷琳娜仿佛纹丝不动,只是淡然说:

    “当然是等我能够心平气和面对你之后——”

    罗素叹息:“我理解你对我的怨恨和误解,但我们当年不是和平分手的吗?”

    “和平?”叶卡捷琳娜不解:“你指的是在书记官选拔前夕,你构陷我导致我失去资格的事情?”

    罗素的神情一滞,许久,郑重的说:“那是个意外!”

    “有你在内的‘意外’?”

    叶卡捷琳娜摇头,“罗素,你从来不会牵涉在意外之内,你是意外本身——一开始我还相信过你的无辜和诺言,可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更多的谎言,更多的欺骗——你提前察觉到天国陨落,可你什么都不说,反而将我骗到了现境去!”

    “因为除了救你,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这不是袖手旁观的理由!”叶卡捷琳娜嗤笑:“你简直令你的老师蒙羞。”

    “啊,他确实是这么说的,但我也有苦衷的啊。”

    罗素叹息,揉了揉鼻梁,伤脑筋:“看来我真的洗不清楚了?”

    “你需要洗么?”

    叶卡捷琳娜踏前一步,肃冷的修女伸出脖颈,在他的耳边轻声发问:“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隐藏什么吗,?”

    罗素沉默。

    许久,无奈的举起双手:“我认输,咱们能别谈这个话题了么?”

    “那就谈谈你如何赔偿我的损失?”

    女主教坐在了地面上生长出的椅子上,姿态端正又梳理:“不如一个公开的道歉,如何?承认你当初的构陷和阴谋?然后就此卸任吧,放弃那些你不配得到的东西。”

    “然后,交给你?”

    罗素大笑,摊手:“瞧啊,卡佳,如此炽盛的掌控欲和如此苛刻的道德标准,容不下一个不安定因素,也容不下一个污点——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哪怕是你通过了选拔,也无法成为书记官。”

    他摇头,无奈的轻叹:“为何就不愿意承认呢,你是被命运放弃的人,就好像我一样。”

    “那你如今又在做什么?“

    “我?”

    罗素想了想,耸肩:“我只是接受了属于我的命运而已,你也应该像我一样。”

    “瞧啊,罗素,当年视一切儿戏的你竟然开始敬畏命运了?看来衰老真的会增长美德——可你的命运难道不正是随波逐流么?为何如今又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大概是大浪将至吧?”

    罗素毫不在意对方的羞辱,眉飞色舞的回答:“不瞒你说,像我这样的浮萍,也搭上了命运的潮流了呢。想知道吗?想知道为什么吗?但我不告诉你哦……”

    叶卡捷琳娜的神情越发冰冷。

    “天国谱系势必不可能重建,你应该明白。”

    “那跟我说这句话的是谁呢?”罗素反问,“天国谱系的叶卡捷琳娜?还是俄联的老教母?”

    “两者兼有。”叶卡捷琳娜冷淡的说:“你需要谨慎回答,这不仅仅是决定了俄联接下来的决策,同时也决定了神髓一系的态度。”

    “你无法全权代表神髓之路,卡佳。”罗素得意一笑,“艾萨克还在帮我干活儿呢。”

    叶卡捷琳娜摇头:“得了吧,罗素,虽然我不知道你画了什么饼去诱惑我那个倒霉的学生,但你期望他会违抗我么?”

    “只要他站在我这一边就足够了。”

    罗素说:“哪怕不依靠俄联的支持,我也能重组天国谱系,卡佳,你搞错了一点——天国谱系从来不是通过帮助就能重建的东西。”

    “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们重建天国,只有我们自己。罗马不行,东夏更不可以。哪怕没有美洲的加注,我也会一意孤行。

    你习惯了权力,以为权力能够做到一切,确实,权力能够做到一切,但这是一切之外的东西——你不曾经也是因为这一份无法复制的价值,才投身与天国谱系的么,卡佳?为何我们不能携手?

    我和你,我们两个联手,天国谱系的重建就将成为定局!”

    “听起来真好啊,罗素,像你这样的男人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对人讲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仿佛永远都生活在梦里。”

    叶卡捷琳娜轻叹:“许诺一生,许诺幸福,却不明白婚姻和永远对女人来说是什么样的重量。”

    “我曾经深爱你,卡佳,胜过爱我自己。”

    罗素郑重的说:“你应该明白才对。”

    “这里可是教堂啊,罗素,早四百年你在这里对一位守贞的修女说这种话,就足够你上火刑架了。”

    老教母冷淡的摇头:“我已经皈依了,罗素,天国谱系是否重建已经与我无关,这不是什么借口,你应该明白才对。”

    罗素没有再说话。

    他曾经深爱着眼前的女人,就好像眼前的女人也曾经那么爱过他一样。

    遗憾的是,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一样的有着更胜于爱自己的东西。

    不论是罗素深入骨子里的自由散漫,还是叶卡捷琳娜的掌控欲,都是彼此之间无法跨越的高墙。

    爱情或许很重要,但这绝对不会是人生的主调。

    他们正是因为相信人的生命可以具备更多的价值,才前往了理想国,因此而相遇,也因此,绝对不会妥协。

    正因如此,才会在命运书记官的遴选时迎来矛盾的爆发。

    所谓的那一场意外不过是个引子。

    双方都心知肚明,除非对方退出,否则便只有自己会在理想之门前倒下。哪怕是一生挚爱,也绝对不会有分毫的相让。

    当理想国陨落之后,被罗素骗来现境的叶卡捷琳娜已经对此心灰意懒,选择了皈依,成为了一名守贞修女,加入了俄联谱系。

    这同样是她厌恶罗素无所作为的地方——时局所困从来不是碌碌无为的借口。倘若他真想要做什么的话,不论如何,状况都能够有所改变才对。

    他违背了自己的职责。

    人的才能必须发挥价值,倘若此路不通,那就另行他路。

    从此,七十年,她未曾有一日懈怠,直到今天,由她施洗的信徒中,培养出了一百九十一个圣堂骑士,走出了上千名神父和修女。每一位领受过她恩德的升华者都心甘情愿的尊称她一声教母。

    哪怕是女人,她的影响力也不在牧首之下,她是直接得到虚无之神赐福的圣人,甚至就连乌拉尔地区的首府,都因她而得名。

    而此处的滴血教堂正是她往日来处决叛徒的地方。

    俄联的盖亚,所有人都这么称呼她。

    她已经有所成就,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抛下一切,改弦易张,去再重新加入支离破碎的天国谱系。

    “你应该明白,就算天国谱系能够重组,也毫无意义。你都这么老了,还能做什么?”叶卡捷琳娜问:“重建理想国?别做梦了。”

    “我原本以为你会告诉我,能做多做少是多少,总要去做的道理。”

    罗素摇头:“颓废了这么多年,无所事事,可作为老师,总要有所表率,不是么?卡佳,就算是我做不了,也会有学生从我的手里接过使命的。”

    “你来带的那个年轻人?”

    叶卡捷琳娜了然,怜悯轻叹:“可惜了,找错了老师。能够被称为灾厄之剑,将来可能也会有更广大的成就吧?”

    “他可是我亲手选择的继承人啊,卡佳,不要小看他。”

    罗素愉快的笑了起来:“他将远胜与我。”

    话音刚落。

    低沉的闷响从他们脚下爆发,相隔遥远。

    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叶卡捷琳娜神情微妙。

    而罗素则有些尴尬。

    而在他们脚下,更遥远的地方,传来惊讶的呼喊:“打起来了!”

    “……呃,年轻人嘛。”

    罗素挠了挠脸,咳嗽两声:“好斗一些也很正常。”

    叶卡捷琳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只希望那位灾厄之剑别在我这个教母的眼前,砍了什么人的头。”

    .

    .

    十分钟之前。

    滴血大教堂地下,热火朝天的训练场上。

    阿列克赛带着槐诗站在远处,轻声向槐诗介绍着场中的新血们。虽然说是新血和年轻人,但实际上,年龄都和槐诗差不多,甚至有些还比他年长不少,看着都快三十了。

    但不论什么人,被什么圣徒所赐福,来到这里,都只会被称为新血,为有朝一日成为圣堂骑士做准备。

    而就在场中,那些正在训练的升华者们,也察觉到了场边的人。

    有刚刚走下擂台的魁梧年轻人走了过来,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恭谨的向神甫颔首:“阿列克赛先生。”

    “你们继续,不用管我。”阿列克赛和煦的说:“我只是带客人来看看而已。”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这个比自己好像更加年轻的‘客人’,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挑起眉头,难掩斗志:“他就是槐诗?天文会的那个槐诗?”

    槐诗心中忽然一紧。

    将信将疑,按捺着欣喜。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吗?

    好家伙,‘扮猪吃老虎‘的爽文剧情可终于轮到我了……

    “正是。”他矜持的点头,压抑着兴奋的心情,做出一番云淡风轻的姿态。

    那魁梧的男人愣了一下,一双锐利的眼睛端详了槐诗片刻之后,忽然间踏前一步,然后,躬身九十度,后脑勺对准了槐诗。

    槐诗下意识的后退,提防这是什么传说中的俄联头槌绝技,再然后,就听到他连同身后所有的壮汉一起,充满敬佩的发出恳请。

    “——请您指导我们!”

    ???

    槐诗,傻在原地。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有一棵神话树〕〔第一序列〕〔全属性武道〕〔大王饶命〕〔秦城苏婉〕〔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