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重生弃少归来〕〔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冠冕唐皇〕〔玄阳仙尊〕〔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红妆倾天下〕〔万相之王〕〔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修罗剑神〕〔青萍〕〔都市古仙医〕〔夜的命名术〕〔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苏妲己〕〔人皇系统帝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九百三十九章 教导&.
    !

    什么鬼!

    他扣了扣耳朵眼,难以置信:为什么用最凶的气势说出最怂的话!

    不是,你们这剧情是不是哪里不对?

    “呃——”

    槐诗尴尬了一下,疑惑的问:“你们这……不是来挑战的吗?”

    “秉持礼仪是圣堂教条的一部分。”

    阿列克赛咳嗽了一声,严肃的看了一眼训练员:“注意形象,安东学员。”

    “咳咳,这个……一般有高手来,大家也都会看人下菜碟的。”

    安东的视线顿时飘忽起来:“如果是那种傲气的人,大家一般就推举一个比较抗揍的人上去挑衅,然后再对方动真格的之前趴下认输。这样满足了对方的胜负欲之后,就可以趁势请教。

    呃,咳咳,大家都说,槐诗先生平易近人,只要开门见山的恳请,就一定不会拒绝。”

    你说的这个‘大家’,是不是我身边这个总是被你悄悄瞥的阿列克赛神父?

    槐诗向身旁看过去。

    而阿列克赛则越发的尴尬,咳嗽了两声之后,不好意思的说道:“机会难得,年轻人们总是不知天高地厚,难得阁下到来,能给他们补补课。”

    “……行吧。”

    槐诗的眼角跳了两下,无奈颔首。

    谁说俄联人都傻大粗的,怎么玩起心眼来套路不是一般的多……

    “那,您来指导一下?”阿列克赛的笑容越发热情。

    “这个,怎么指导?”

    槐诗挠头。

    斯拉夫大剑的传统斩首方式公开课么?

    “没事儿,随便指点一下就行了。”阿列克赛回头瞪了安东一眼:“还不快去准备一下!”

    顿时,一众壮汉兴奋的点头,瞬间就把场中央的擂台给清理出来了。

    而听到了堂堂灾厄之剑前来屈尊指导的消息,整个地下训练场变魔术一样不知道跑出来多少人,瞬间围的水泄不通。

    还有人兴奋的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忽然就有一种来开专辑发布会的幻觉了?

    槐诗挠头。

    脱了鞋之后,走上了中央擂台的范畴。

    要说指点,实际上还是打架,但又要能让别人有所长进和增益,因此也不能瞬间放翻,重要的反而是控制力。

    控制自己不要在瞬间将对手击溃,同时,控制自己的对手,让他体会到自己的不足。

    既然如此的话,源质技艺就不能用,否则也太欺负小孩儿了一些。

    而等阿列克赛将一把教学用的斯拉夫阔剑和护具递上来的时候,槐诗无奈起来。

    “这些我都不擅长啊,实在不属于能教的范畴……”

    武器的大小、重心变化和形制,都会影响到它具体的发挥和作用的场合。比方说刺剑在决斗中好使,但就别指望和有护甲的对手打,长矛的尺度可以无往不利,但对上剑盾就要吃闷亏……

    地域、流派乃至针对使用者本身的身高体重和力量,这些不同条件所引发的差别更是数不胜数。

    美德之剑的尺寸属于手半剑的范畴,而这种重型武器,槐诗还真没研究过,真要使,也是用大锤的套路。

    人家圣堂骑士靠这个吃饭的,哪里用得着他来教。

    万幸的是,全世界的武器和护甲虽然千差万别,但抛除奇形怪状的肉体改造之后,大家基本上也就只有两条腿和两条胳膊,两个拳头。

    赤手搏击的流派虽多,但总归同理。

    “这样吧,我就演示一下徒手对大剑和装具的方式好了。”

    槐诗拒绝了阿列克赛提供的装备之后,挽起了袖子,嘱咐道:“给他们换成铁的吧,更加接近实战范畴一些。”

    阿列克赛愣了一下,旋即赞同的颔首:“确实,这样更好。”

    就在他的面前,槐诗五指并起,微微斩落。

    低沉的破空声骤然在嘈杂的训练场中迸发,那呼啸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顿时令那些兴奋的神情为之一肃,感受到其中所蕴藏的力量,为之惊叹。

    哪怕灾厄之剑在传闻和记录里,都是以百种武器的精通最为著称,可如今赤手空拳,竟然也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纯粹以杀伤性而论,已经不逊色于任何千锤百炼的名刃了!

    很快,第一个幸运儿就已经从台下走上来。

    正是刚刚走上来的安东。

    他抱着自己的头盔,鼻青脸肿的样子,明显已经在后面和同伴争夺这个位置的时候做过了一场。

    “还请指点。”

    他戴上了沉重的头盔,举起自己的武器,跃跃欲试,浑然没有察觉到场边的指导老师阿列克赛的怜悯神情。

    傻孩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教学用具了……

    一个个平日里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真以为自己能跟这一次的对手同台竞技。

    做你的美梦!

    嘭!

    安东咆哮着向上冲去的瞬间,话音未落,就有低沉的闷响迸发。

    整个人好像被巨大的力量掀翻,连带着浑身的甲胄,狠狠的拍在了塑胶地垫上,只有脱手的阔剑飞舞在空中,被槐诗轻描淡写的接住,倒持,末端的配重球在安东的后脑勺上一触即收。

    啪。

    一声轻响。

    胜负已分。

    哪怕是个小孩儿,有阔剑如同大锤的重量,朝着安东后脑勺上砸一下,他也要当场趴窝。

    钝器对着甲对手的威胁可见一斑。

    “看清楚了么?”

    槐诗低头问,安东一脸茫然,周围人的惊叹也在喉咙里酝酿,场面一片死寂,除非少数眼尖的人之外,竟然没有人看清刚刚的细节。

    “那么,再来一次吧,这次我放慢速度。”

    槐诗伸手,轻描淡写的将安东从地上拽起来,送回了原地,口中还向着周围的人解说到:“对于着甲的对手而言,寻常的打击技是没有任何破坏力的,而甲胄的钢铁结构也注定了,关节技也无计可施。

    同样,有钢铁护颈和关键部分的防护,绞技的也排不上用场。当然如果你力量大到可以扭曲钢铁的话两说,不过这种情况的话,也谈不上技巧可言了。

    所以,谁来告诉我,现在剩下的是什么选择?”

    那一瞬间,人群中有人恍然:“地面技?”

    “猜中了一点——”

    槐诗微笑,令再度发起冲锋的安东心中忽然一冷,可当他下意识的想要防备的时候,却看到槐诗微微的侧身,踏前一步,竟然靠近了。

    轻描淡写的按着他的肩膀,向后拉扯,同时,右腿插入了他双足之间,轻而易举的打破了他的平衡。

    瞬间,天旋地转,刚才的闷响重现。

    整个大地再度扑面而来。

    安东眼前一黑,几乎爬不起来。

    “严格的来说,这个应该是摔绊技巧吧?”

    槐诗伸手,按着他的后背,阻止他再度爬起,口中缓缓的解释道:“刚刚的演示实际上也不具备什么典型性,大家不用刻意的去学习,参考这个思路就好。

    这并不是什么万金油一样的招数,当双方的力量差距过大的时候,恐怕也只会被对方踢断腿。只有在两方的力量相差不大的时候,才具备弥补自身弱点的可能。”

    他伸手,再度扶起了安东。

    “我们继续——”

    安东站在原地,喘息了许久之后,才终于回过气来。

    这一次,他再没有敢像是上次一样大开大阖的冲上来,而是谨慎又缓慢,步步为营的拉近距离。

    “这样的话,敌人早就跑掉了。”

    槐诗摇头笑了笑,可安东却不为所动,一步步靠近,每一步都踏的稳稳的,毫无任何疏漏和破绽,全神贯注的保持着防卫的姿态。

    “总不至于不进攻吧?”

    槐诗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缓缓抬起手,对准他面罩之后的脸:“那么我就要攻过去咯。”

    就当槐诗握紧拳头的刹那,绝大的寒意从安东的心中浮现,令他一阵颤栗,本能的对着两步之外的槐诗斩落剑刃。

    “蠢货。”阿列克赛摇头叹息。

    那一瞬间,安东预想之中捣碎铁盔,将自己脑袋砸成稀巴烂的拳头并没有打上来。

    反而五指展开,随着槐诗跨前,轻描淡写的躲过剑刃的锋芒,然后,搭在他手臂的甲胄上,紧接着,另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向前拽出!

    原本可以使用更加粗暴和更加具备破坏力的过肩摔达成效果,可考虑到其他人体力的限制,槐诗动作停顿了一下,换成了如今的方式。

    于是,在这长久的寂静之中,只有再次到底的闷响迸发。

    “看清楚了吗?”

    槐诗按在安东的后背上,向旁边那些坐在地上的学员们演示:“重点在于,保持冷静,不要慌乱,寻找打破对手重心平衡的机会,给自己争取出制造有效攻击或者逃跑的时机——就好像这样,或者这样,随意怎么样都行。

    甲胄的保护同时也是限制,当对手失去反击能力的时候,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伴随着他的话语,槐诗手掌抬起,按下,令安东的头盔之上出现了一个五指宛然的指印。

    紧接着,手刀斩落,轻而易举的撕裂了重甲之上的衔接,令双臂的甲胄脱落。

    双手宛如幻影一般,让人看不清晰,甚至轻柔到连破空声都没有。

    当槐诗的手掌自上而下掠过之后,地上的甲胄,已经寸寸崩解,钢铁破碎的声音连绵不绝,到最后,就剩下安东在艰难的喘息。

    而槐诗,就好像刚刚弯腰剥了一棵葱那样平静的起身,拍了拍安东的肩膀,勉励过他的努力之后,才抬头说:

    “下一个。”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