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大明春〕〔劝你趁早喜欢我〕〔大秦工程兵〕〔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不让江山〕〔妃要出位〕〔江湖之恋〕〔全京城都等着她被〕〔三十三天,不可撤〕〔重生大佬马甲多〕〔cos中也后次元壁裂〕〔腹黑首辅的心尖宠〕〔大佬失忆后只记得〕〔贞观憨婿〕〔[综英美]地狱之君〕〔国民男神他又绿了〕〔神医下凡〕〔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暴躁仙子穿墙来〕〔我这个号练废了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有没有姬妾
    “哦?是么?”慕轻歌也笑了。

    她这一回笑得特别真心实意。

    段世子是怎么样的人她虽然认识不久,但是也足以了解了。

    他的世子头衔不过是世袭的,在宫中虽然也有一官半职,也不过是段王爷替他谋来的。这官职除了有点油水之外,并没有实际的实权。

    这样的他就算成婚了,也没资格由皇帝重新赐府邸入住,慕衬眉嫁过去还是要住在段王府的。

    段王府现在是由段王妃掌管府中大权,段王妃的出身她有了解,是出自钟鸣鼎食之家,自从她嫁入段王府之后,不但将段王府的店铺生意打理的有声有色,还将段王爷的侧室小妾紧紧的压制住。

    如此精明能干,手段了得的一个女子,段王爷在朝中势头最好现在也是她野心最大的时候,怎么可能甩手肯将府中大权交给慕衬眉?

    段王妃性子如何,她相信段世子最了解不过了,这些事他应该清楚的。

    至于为何段世子会许诺慕衬眉这些事情,她想应该是慕衬眉使了什么手段,段世子鬼使神差之下答应的。所以,慕衬眉嫁过去之后能不能掌握府中大权,还要看段世子够不够坚持了。

    不过,如果段世子执意要将府中大权交给慕衬眉,或许慕衬眉刚进门就会得罪新婆婆也说不定呢!

    所以啊,她还真的挺期待的。

    慕衬眉以为慕轻歌不信,漂亮的脸得意洋洋几乎掩藏不住,笑着道:“段世子给妹妹保证过的,新婚第二天就将府中大权交予我。”

    “哦。”慕轻歌耸耸肩,表示一点也不羡慕。

    人都还没过门呢,就肖想人家府中大权,遇上一个犀利婆婆,到时候她吃不了兜着走!

    慕衬眉对慕轻歌没有表现出羡慕嫉妒恨很是不甘,一双眼假意往门口望了望,“姐姐,珏王爷呢?珏王爷为何不陪你过来看我们?”

    “不知,他有事要忙呢。”他们回府之后,有一群人来找他,他就跟着走了,现在也没有回来。

    “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慕衬眉一副不赞同的语气道:“就算王爷不想告诉你他去哪里,你也要问一问啊,要是王爷和一些朋友去了一些不正当的地方,被哪个狐狸精勾了魂,到时候有得你哭的哟!”

    慕轻歌浮着茶,不色在意的耸耸肩。

    勾了魂就勾呗!

    反正她和容珏也只是面上的夫妻关系,人家想寻欢作乐是人家的事,她可管不着。

    当然,她也不想管。

    “二姐,你懂什么,男人都是会逢场作戏的。”慕贤青对慕衬眉摇摇头,啧啧两声轻浮的道:“况且,男人哪里会只娶一个女人?特别是像珏王爷那样的男人,三妻四妾都嫌少呢!”

    慕轻歌睨着慕贤青,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真不知道慕夫人这些年是怎么教他的,年纪轻轻竟然就如此轻浮,不过是十二岁左右竟然连逢场作戏和三妻四妾都挂在嘴边了,到时候少不得是一个醉生梦死,无所作为的人!

    “贤青,别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慕衬眉轻声呵斥,黔首低垂,满脸羞涩的道:“别的男人如何我不知晓,但是段世子说今生只有我一人的。”

    慕轻歌暗暗冷笑了一下,段世子那丫比淫虫还淫虫,不干净着呢,怎么可能今生只有她一人?

    慕衬眉是太相信她的情郎了还是在自欺欺人?

    “二姐,不是小弟说,段世子别的话都可以信,这话你还是莫要当真了。”慕贤青哼哼哧哧道:“段大哥可不是这么安分的人啊……”

    慕衬眉脸庞一僵。

    慕轻歌瞟了慕贤青一眼,今天他说了那么多话,总算说了一句人话了。

    “青儿,你瞎说什么!”慕夫人见慕贤青在慕轻歌面前落慕衬眉面子,恼道:“你动手么,你和段世子又不熟悉,在这里瞎说……”

    “娘,孩儿又没说错,不过是……”

    “姐姐?”慕衬眉对慕贤青的话恍若未闻,径自打断慕贤青的话,害羞的掩唇轻笑的对慕轻歌试探的道:“姐姐,珏王爷丰神俊朗又是王爷自是不比他人,不知……珏王府有多少姬妾?”

    姬妾?

    容珏有姬妾么?

    慕轻歌被问到了,眨眨眼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没有吧。”反正她嫁进来这么就了都没见过。

    “噗!大姐你在说笑吧?”慕贤青痞里痞气的睨着慕轻歌:“四王子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没姬妾,别为了面子藏着掖着不说啊。”

    “我说大丫头啊,你就认了吧。”慕夫人也眼带笑意的睨着慕轻歌,得意的道:“不是所有都会像段世子那样,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深林的,像珏王爷这样出身的男子有姬妾是常事,不丢人。”

    慕轻歌懒得理会,就让慕夫人现在得意一回又如何。她敢打赌,慕衬眉绝对不只是段世子唯一的一棵树,她只会是他那片深林里无数棵树里的一棵罢了。

    慕轻歌不理会,春寒看不过眼,扬起骄傲的哼道:“王妃不知,我们这些做小的知道,珏王府根本就没别的姬妾,王妃是这王府里唯一的女主人!

    再者,我们王爷哪里是不看重我们王妃啊,王爷可疼我们王妃了,不但花费万金让绣衣坊的晴姑姑亲手给我们王妃做一件衣袍,还亲自请来亦道姑姑教王妃练琴呢!”

    撇开‘万金’这个词汇不提,光是绣衣坊、晴姑姑、亦道姑姑,这些在皇城里代表着非皇权不达的词汇,就足以让慕夫人和慕衬眉热血沸腾!

    同时,她们眼底闪过强烈的嫉妒!

    这些她们平日里只能暗自羡慕,说起来就惊羡的东西,慕轻歌竟然都得到了!

    慕衬眉唇儿轻咬,暗恨的瞪着慕轻歌。

    她心想,如果不是段世子那一次该死的跑到她房间去,那一次的事又该死的被传了出去毁了她的名声,段世子就是慕轻歌的未婚夫,而她能拥有天下女子都想拥有的四王子!

    而慕轻歌所得到的一切,也应该是她的!

    一切都轮不到她慕轻歌!

    这么想着,她怨毒的眼眸一闪,温柔的唇瓣泄出一抹冷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武谪仙〕〔第一序列〕〔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