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兵小将开始穿越〕〔万古最强宗〕〔空战之王〕〔摊牌了我真是封号〕〔蔚蓝星途〕〔重生南非当警察〕〔开局变成一只猫〕〔谁能比我惨〕〔当首富只是我的副〕〔我在三国觅登天〕〔开局签到送封号斗〕〔都市之无敌至尊奶〕〔赛博英雄传〕〔从高富帅开始的无〕〔在柯南世界发展偶〕〔万能收妖机〕〔我能穿越去修真〕〔我当仙帝〕〔白首妖师〕〔诸天签到从被加钱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三百九十三章 提防
    容珏倾身过去吻了一下她粉嫩的侧脸,指尖轻轻的摩挲着她鼓鼓的脸颊,“既然你不喜欢与这两人打交道,就不要勉强自己。”

    “不勉强也要勉强,人生哪有事事如意的。”慕轻歌伸手端起一杯茶水就往自己嘴巴里灌,容珏想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结果刚泡好的滚烫茶就这么倒进了嘴巴里。

    “啊~烫死我了!烫死我了!”她猛地甩了茶杯,张大嘴巴吐着舌头一只手猛地扇风,双眼可怜巴巴的将容珏看着,“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面对她的无理指责,容珏也不反驳,扶着她的肩将她转到自己面前来,冷淡的轻蹙,“是不是烫得很伤?”

    “舌头应该会掉一层皮。”慕轻歌垂下肩,有些无力的道:“好吧,我不应该说你的,是我自己的太猴急了。”

    “乖,别动,为夫帮你上个药。”容珏见原本就娇嫩的舌头被烫得红艳艳的,说时,他转身到柜子旁帮她拿药。

    “其实也没有很严重,我感觉到烫就自动闭上嘴巴了,没有烫到很多……”

    容珏打开柜子,找着药道:“先别说话。”

    慕轻歌很没好气的趴在桌面上将他看着,道:“我自己懂医,我被烫得怎么样我自己清楚啦,嘴巴被烫到就是一小会的伤痛,现在已经好多了。”

    容珏已经找到药了,见她趴着便拉了凳子与她坐得更近一些,挑起她下巴道:“来,张开嘴巴。”

    慕轻歌摇头,嘴巴紧闭:“唔唔!”不要!

    在舌头上涂上药粉,上辈子她试过,那样的感觉她非常不喜欢。

    “歌儿!”

    “嘿嘿,我喜欢你这样叫我。”慕轻歌笑嘻嘻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身板耍赖似的往他身上凑过去,像一只八爪鱼似的挂在他身上。

    她如此主动,而且还主动得那么自然,倒还是第一次。

    容珏伸手搂住她,拿她耍赖的模样很没没办法,叹了一口气道:“丫头,你当真不涂药?”

    “不涂。慕轻歌从他身上移开一点,伸出一点舌尖给他看,“我已经不痛了,不信你看看。”

    看着她红艳艳的舌尖儿,容珏眸子当即一深。

    慕轻歌见他不说话,也不知道他是信了还是不信,颦眉神色娇憨将他看着,“喂,你信还是不信都说句话啊,别不出声嘛!”

    “信。”容珏伸手戳戳她娇憨的脸蛋。

    “那还差不多。”慕轻歌笑嘻嘻的,松开搂住容珏脖子的手,转身就想回到自己的座位,却被容珏拉住手一扯,她便跌坐在他怀里。

    “就坐在这里吧。”

    慕轻歌脸颊有些红,轻咳一声,道:“一路坐回去,你不嫌我重啊?”

    “你能有多重?”容珏在而后轻啄了一下,然后在她柔软的耳垂轻咬了一下,惩罚她太小看他这个夫君了。

    慕轻歌被他这一咬差点软了身子,拧头过去看他,恰好见他冷淡的双目盛满温柔,专注的将她看着。

    她不由得有些感动,眼睛眨啊眨的将他看着,“亲爱的夫君,此刻是良辰美景,不如我们来亲一个吧?”

    说时,不等容珏反应过来,眉眼弯弯的搂住他的脖子,将唇印上他的。

    容珏回过神来了,紧紧的将她搂住,他任凭她有些笨拙的伸出舌尖在自己的唇瓣上舔啊舔的,牙齿啃啊啃的。

    她的吻毫无章法,全部都是乱来的,将他的薄唇啃得有了轻微的刺疼。然而容珏也没有阻止她,他双目微微睁着,将她认真娇憨的神色全收眼底。

    这一刻,他双眼只有她,鼻子里嗅着的都是她清新特有的气息,她那乱动的舌尖毫无章法的在他唇瓣上舔动,然而胡乱跳动的则是他的心脏。

    “呼!”慕轻歌这舔啃动作持续了差不多两分钟,直到她啃累了,才移开,然后气喘吁吁的喘气。

    她一边喘气一边看向容珏,想看看完全由自己主导的吻他有什么感觉,却见他的薄唇被她啃得都红肿了。

    “哈哈~”她瞬间哈哈大笑,贼兮兮的在他薄唇上一摸,“又红又肿……”

    “还好意思说,也不知道是谁的杰作。”容珏见她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儿,娇俏灵动,嘴上虽然说者责怪的话,但是脸上却有些少见的温柔。

    慕轻歌懒洋洋的将背靠在他胸前,想起什么,问他:“对了,黑心鬼,你对赤天骄有几分了解?”

    “没怎么了解过。”容珏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捧着她的脸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据说挺有才的。”

    “她的身子如何?”

    “啻刖国之人身子都特别好,而且身子比我们这些北国之人还要强壮一些。”容珏道:“赤天骄看着娇小,身子应该也不差的。”

    “我一眼便能看出她身子不错,只是不是很敢确定。”

    “怎么说?”

    “她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哦?”容珏扬眉,“什么香味?”

    “那并非胭脂水粉的香料的香味,是一种很淡很淡的药香。”靠在容珏身上当真非常舒服,慕轻歌慵懒的闭上眼睛,不咸不淡的道:“我怀疑她懂医理。”

    “啻刖国的医理虽然比不上北陵国,但是要比天启好上很多。”容珏闻言沉吟一下,“你之前问她懂不懂医,可是因为这个?”

    “嗯。”慕轻歌睁开眼睛,有些迟疑的道:“我自认我还是挺懂得看人的,但是这个赤天骄面相非常和善,言辞根式天真善美,待人也好,我从她身上挑不出一丝不让人喜欢的点。”

    “那为何她说她不懂医,你却认为她懂医理?”

    “我也不知道。”慕轻歌歪着脑袋,皱眉道:“她身上确实有一股药香,根据我的了解那样的自然药香并非病人身上有的,应该是常年泡浸在药材里面受环境影响而来的。”

    “所以呢?”她到底想说的是什么呢?

    “所以,她在骗我。”慕轻歌很肯定的道:“她并没有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么真诚美好,而且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有些……诡异!”

    她的神经每次看到赤天骄就会不由自主的紧绷一下,总像是时刻提醒着自己要提防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烂柯棋缘〕〔饲养全人类〕〔皇兄万岁〕〔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