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不娶何撩!〕〔极品狂医〕〔穿越后,我成了国〕〔你豪女婿〕〔画堂归〕〔幸孕婚宠:妈咪带〕〔我从史前来〕〔村民苏果果〕〔燧灵记〕〔最后一个上门女婿〕〔农门金枝〕〔我家太子妃又种田〕〔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圣手侠医〕〔第一好婿〕〔诸天至尊皇帝系统〕〔冷艳总裁的至尊老〕〔我身上有仙气〕〔都市无双战神〕〔心声的温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深夜书屋 第七百三十七章 开刀!(第二更!)
    周泽出来时,发现店门已经被锁上了,老道之前装修时,还特意装了那种电动窗帘,价格挺贵,平时也不怎么用。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但用老道的话来说,这东西必须得装,万一以后书店要在大白天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此时,已经快天亮了,外面步行街那儿也即将热闹起来,这样也好。

    老许还在布置阵法,

    一楼中央区域的桌椅沙发都被挪开,

    只有老张坐的那张椅子,原地不动,老张依旧稳稳地坐在那里,后背笔直。

    老道抱着小猴子下来了,坐在旁边,小男孩也下来了,坐在远处的沙发上,小猴子和小男孩看起来都有些虚弱。

    “来,吃。”

    老道剥了一粒花生,送到小猴子嘴里,小猴子张开嘴,喊着花生慢慢地咀嚼着,它暂时还没恢复到以往的活泼,但猴眼里倒是呈现出了昔日的灵动。

    安律师从吧台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一碟瓜子儿,放在了老道面前,自己也手里拿着一点儿嗑着。

    “谢谢啊。”

    老道笑呵呵地也抓起瓜子嗑起来。

    这感觉,

    活脱脱地十几二十年前电影放映队走入乡村,全村老少坐旁边等着看戏。

    周泽把钢笔从耳边取下来,放在手里打着转儿。

    “老板,坐。”

    莺莺端了一把椅子过来,

    周泽坐下。

    少顷,

    莺莺又端来了一个小茶几,

    上面放着几个果盘儿,还有一杯咖啡。

    小萝莉则是拿着作业本,跑去写作业了,似乎还顺带着帮小男孩一起在写,那俩人坐得远远的,偏偏他们都不是活人,你都不能说他们在鬼鬼祟祟。

    黑小妞还躺在角落的沙发上,侧着脸,看着这边的情况,死侍还在菜园子那边帮周泽看着被暴打教训了一顿的花狐貂,并没有再出来。

    但有两根藤蔓延伸了过来,

    一株上面长着可以食用的果子,

    另一株藤蔓上只要吮吸就能吸出酸甜的果浆。

    许清朗跪坐在地上,像是在广场上画3d画的绘画师傅。

    他的伤还没好利索,画阵法又是一件极耗心神的事儿,画到现在,他不得不停下来,坐在地上,用衣袖擦额头的汗水。

    下意识地扫看了一下四周,

    见大家都在吃茶吃瓜,

    “…………”许清朗。

    “咳咳…………”

    周泽把茶杯放下,咳嗽了一声,道:

    “这阵法画得真好。”

    “对对对,画得真精细,已经到了入微的级别,啧啧,年纪轻轻就能……”

    老安捅了一下老道的胳膊,

    再吹要没边儿了,

    你他娘的除了摸裤裆夹杂着几根黑毛还会干点啥?

    “给我倒杯水,可以的吧。”

    许清朗说道。

    “死侍,倒水。”

    周泽喊了一声。

    一根藤蔓直接延展到了许清朗的面前,

    许清朗愣了一下,

    直到藤蔓在他嘴唇位置戳了戳,

    许清朗才张开嘴,喝了几口。

    “这挺好,连榨汁机都不用了以后。”

    老许心里其实也没生气,阵法这个事儿又不是搬砖,旁人想帮忙也帮不上,甚至可能越帮越忙。

    当下,他只能继续咬着牙画着。

    大概一个小时后,

    老许才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沿着特定的路线走出了阵法范围。

    而眼下,

    也就只有老张一个人坐在阵法的正中央位置了。

    “可以开始了,但我这个阵法只能提供引导的作用,还需要一个器灵来帮忙运转一下,我现在身子太虚弱,元气也不足,没办法请海神上身。”

    周泽想了想,

    示意莺莺把那本阴阳冊取出来,

    随手一拍,

    那只黑猫就跳了出来,

    阴阳冊配合煞笔的话,周泽勉强也能操控一下,之前也是这样把那几个大仙儿给放出来的。

    黑猫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慢慢地游走。

    “进阵法里去,帮忙运转一下。”

    周泽说道。

    黑猫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和权衡,但最终还是跳入了阵法的阵眼之中,身形慢慢地化作虚无,似乎整个身子都已经融入了阵法。

    “呵…………”

    许清朗在旁边笑了,

    “居然能瞬间就找到我这个阵法的命门所在,而且都不用我去打开和引导,它自己就能找到位置且进去了。”

    “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

    “这只黑猫,可能比我都要懂阵法。”

    许清朗说这句话时,没有丝毫的气馁,拿着湿毛巾在那儿擦着脸,显得很平静,完全没有被一只猫超越得不甘。

    “这话我喜欢听,感觉又捡了一个宝贝。”

    “嗯,是个宝贝,这法阵给它运行,我都不用出手了,反而是在添乱。”

    周泽记起来,

    这个阴阳冊还是那位来自奈何桥的女人拿给自己的,

    在平潮中学里。

    之前在地狱,周泽还看见了她,那时铁憨憨坐在山巅,面对阴司的大军,那个女人过来了。

    不过被铁憨憨的直男癌语气给直接噎了回去。

    现在看来,

    人家当初一没告密,二是受害者,

    三又送了这本阴阳冊,而且周泽估摸着,自己的这本阴阳冊可能比那些判官手里的还要神奇。

    从这只黑猫身上,就能一窥端倪。

    “阵法已经在热身了,可以准备了。”许清朗提醒道。

    周泽点点头,

    站起身,

    走到了阵法外围。

    “开启吧。”

    周泽开口道。

    “喵!”

    一道红光,从地上开始升腾起来,似乎还带着些许的气浪,不过并没有那种动画特技效果,只是微微地发光,不是很夸张。

    “喵!”

    “嗯。”

    周泽微微颔首。

    “喵!喵!”

    “嗯。”

    周泽继续点头。

    “喵喵喵!”

    周泽深吸一口气,

    扭头看向了许清朗,

    他,

    听不懂。

    许清朗走过来,充当翻译官,“它的意思是,问你要不要走进阵法里,我之前布置阵法时,因为知道我这个阵法拿来对付獬豸的分身还不够格,所以特意又开了一个生门在里面,就是给外力进入的机会。”

    “行吧,你就站边上,帮我翻译吧。”

    许清朗点点头。

    周泽转过身,看向了还在那里“坐军姿”的老张。

    前方,

    红色的光圈出现了一个口子,

    周泽走了进去。

    “喵!喵!喵…………”

    “第一步,先引其魂出现,老张自己很难控制住,你帮他区分出来。”许清朗翻译道。

    倒不是他听得懂猫语,而是这个阵法是他布置的,他也曾使用过这个阵法捕捉过海神,所以一个步骤接一个步骤,他是门儿清。

    周泽点点头,

    阵法开始变化,

    老张的身前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影子,影子开始扩大,慢慢形成了一面红色一人高的镜子形态,只是镜子上红蒙蒙的。

    少顷,

    红色开始慢慢敛去,

    镜子里,隐约可见一道人影。

    而在人影后头,则是黑色的旋涡,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扯着他。

    “老周,这个阵法能够在前期麻痹体内第二魂的意识,让我们可以先一步取得先手,现在先把老张的意识给剥离出来,不能用你的手,得让你的意识融入进去。”

    老张和老许不同,獬豸和海神也不同,所以造成了这个阵法在使用时,老许当初可以自给自足,最多让周泽在外面护法了一下,阻碍了海神的脚步。

    然而,老张一个人是完成不了这个工作的,必须得有人来帮忙。

    但人的意识又是很脆弱的,稍微一出意外就是提前老年痴呆的下场。

    整个书店里,

    有资格有能力站在那里,用意识去帮老张的,

    只有周老板一个人!

    因为大家都清楚,

    周泽灵魂深处,

    有一座泰山!

    况且,

    周泽的灵魂意识之前还在野人山受到了数万军魂的磨练,早就夯实得不能再夯实。

    就这,

    还是在没算上已经苏醒了的赢勾的基础上,

    赢勾再怎么惫懒,

    也不可能看着自家看门狗从一条调皮狗变成只会流口水的痴呆狗,

    他赢勾可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说,周老板等于是一件神装外头再套一件神装后又加了好几层buff,

    你a他,

    他不光不掉血,

    而且反弹溅射伤害还能把你给秒了……

    肉得让人绝望。

    周泽缓缓地闭上眼,

    “喵!”

    阵法开始主动来接引周泽的意识,

    慢慢地,

    周泽觉得自己走出了自己的身体,

    来到了镜子面前,

    四周的景物,

    也变得比先前用肉眼看时更清晰了,

    镜子好大,

    真的好大,

    原本只是一人高的镜子,

    现在却给人一种高耸入云的感觉。

    在周泽面前,

    老张站在镜面后面,一动不动,

    在其身后,

    是黑色的暗滔涌动。

    “老张,你听见我说话么?”

    “老张,你醒醒。”

    “张燕丰,你醒醒!”

    镜子里的老张还是没动,似乎完全没有感觉。

    这不成啊,

    得让老张自己先探出个手从镜子里伸出来,自己才能拉啊。

    “老张,你儿子结婚了,你醒醒!”

    “老张,你孙子出生了,你看看啊!”

    周老板开始不停地呼唤,

    但依旧没有效果。

    “老张,你前妻回来了!”

    “老张,你私生女来找你了!”

    “老张…………”

    周泽喊了好多声,

    但镜子里的老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张,街上有个歹徒在行凶啊。”

    话音刚落,

    老张的眉头忽然皱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真没想出名啊〕〔元尊〕〔超神学院的宇宙〕〔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仙墟〕〔最佳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