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逆天双宝:神医娘〕〔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第四天灾降临惊悚世界 第一章 惊悚之塔LV0
    “虚拟游戏策划,要求本科学历,拥有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工作地点位于靖港市,月薪6000,我们需要吃苦耐劳的年轻人,将工作当做学习成长的机会,尽情地去享受它……”

    得,一看就又是一家义务九九六不给加班费的公司。

    楚仪躺在沙发刷着招聘启事,纠结良久之后还是点下投递简历的按钮,他在三个月前也是玩家口中一名光荣的游戏狗策划,只是因为在公司的指标压力下推出一系列逼氪活动,虽说业绩是达标了,但惹得玩家天怒人怨。

    发起个万人请辞策划的活动,被上司推出来顶了锅,现在就是公司看到达标的业绩满意了,玩家看到狗策划润了也舒服了,楚仪也拿到了n+1的赔偿金。

    总之大家都有了光明的未来,没有人受伤的世界就这样达成了。

    如果不是存款花得差不多了,他也不想加入到内卷大军中,虽说自己是个没有家室的孤儿,但在靖港这座一线大城市来说,即使是月入过万也只是过得稍微体面一点,几万块钱存款根本经不住花。

    简历投递出去了,估计要等到明天才有回复,但也要提前做好准备,了解最近市场出了什么新的虚拟游戏,有什么新的割韭菜方式,防止到时候面试的时候一问三不知。

    毕竟这三个月来都处于一种失业后的焦虑状态,莫名其妙的这不想做那不想做,连上网都少了,对于市场的把握也就没有那么敏锐。

    楚仪想着便戴上了虚拟头盔,眼前的启动界面刚过,右下角就弹出一个广告,一股浓浓的页游画风,面容姣好的夫人被关在一座黑色高塔里,而她面前的走廊布满岩浆毒气等各种危险物,被金色的钥匙隔开了,不由得疑惑道:“《纸人》什么时候出的虚拟版?”

    看这幅模样,即使下一秒她的口中说出是兄弟就来救我或者是男人就连过十八关也一点都不奇怪。

    “在pc端火爆过一段时间的游戏即使移植到虚拟端也不应该一点动静都没有吧。”楚仪挑挑眉,难道他真的脱离市场太长时间了?

    纸人刚出来的时候他就通关了,因为从小就在日韩欧美区各种恐怖电影熏陶下长大的青年对于恐怖游戏并不排斥,有时甚至在想即使撞鬼了,如果是个漂亮女鬼也是一种不错的恩赐。

    所以就连夫人也是他很长一段时间里把握未来的素材,直到虚拟版的蒂法推出后。

    所以也养成了一种不太好的习惯,那就是即使看恐怖片都要先看脸,毕竟在这个大家都很忙的时代,如果皮囊不好看也没有空去了解你那有趣的灵魂。

    “今天调查市场的工作就到这里为止吧,该开始自律生活了。”楚仪咂咂嘴将纸巾拿到旁边准备开始把握未来,可鼠标点上去立马就弹出一个网站,同时只有占据内存这个作用的369安全软件也跳出来警告。

    “这个网站的画风未免也太简陋了?不会真的有病毒吧?”楚仪皱起眉头,虽说现在用的头盔是在小黄鱼淘的二手货,但也要大几千块钱。

    而且卖家发货的时候还说可以赠送一个叫《完美人生》的治愈游戏,但这个游戏听起来就不太正经,所以被他果断拒绝了。

    他还在纠结之际,页面上也闪出一行大字,

    “下载了!这个游戏一看就很有调查的价值。”楚仪不再犹豫,直接按下下载按钮。

    至于在恐怖游戏里怎么冲得起来?笑话!有什么可以比沙雕玩家更加恐怖的?作为游戏策划的他对这一点的体会无比深刻。

    无论网速有多快,下载的时间总是格外难熬,特别是在到99%的时候,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虚拟版的夫人了。

    当熟悉的叮的一声响起时,楚仪便登陆了新世界平台,眼前五颜六色的图标中多出一个完全漆黑的图标,而且也没有名字,怎么看都不像是纸人虚拟版。

    但作为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绅士总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的,毕竟来都来了,不看一眼说不过去。

    楚仪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还是按下了图标,黑暗顿时覆盖了一切,刺耳的电流声在耳边响起,格外烦人,而且脑子也开始隐隐作痛。

    “真中病毒了?”他尝试退出,但画面似乎卡住了,一直没有退出界面弹出,当打算直接将头盔摘下来的时候,脑子里的痛感就猛地尖锐起来,像是插入了一根针般无比疼痛。

    所有的感觉都在逐渐玻璃,楚仪也随之陷入一种类似半睡半醒的浑浑噩噩状态中,直到耳边传来毫无感情的机械声。

    ……

    ……

    楚仪被耳边喋喋不休的机械声吵醒,还没睁开眼睛就先进行一次深呼吸,被涌入鼻腔的水汽呛得忍不住直咳嗽,慌忙之中坐立起来,“屋顶漏水了?”

    场景慢慢映入眼帘,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眼睛越来越大,自己正位于一个贴着米黄色墙纸,大小不过十平米的狭窄房间内,除了身下的床铺外就再无他物。

    头顶的猩红灯光明灭不定,同时伴随有细微的滋滋电流声,空气中则蕴含着丰富水汽,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洗澡时进行深呼吸一般,在墙体和玻璃窗上凝结成细密的水珠,但不知是因为灯光的原因还是水珠本身就是红色的,看起来像是墙体在不停往外渗出鲜血。

    楚仪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眼前诡异的场景让他清醒了不少,不满地怒骂道:“果然是套皮游戏,这是个球的纸人?现在到底在哪里?”

    在脑海中再次响起的机械声并没有让楚仪感到惊讶,而是惊悚之塔这个名词让他怔住了,本能地问道:“惊悚之塔lv0是什么玩意?”

    那道声音陷入了沉默,只有无处不在的滋滋电流声在作响,吵得人无比烦躁。

    楚仪感觉有点牙疼,不会真中病毒了吧?也就是黄赌毒带来的不幸吗?

    想到这里他连忙呼出系统,眼前出现一道半透明的光幕,和游戏头盔自带的系统ui看起来完全不一样,而且上面虽然有个退出按钮,但现在却是灰色的,目光注视上去还弹出了两个信息。

    (完成任务:0/1。)

    (剩余时间:02:58:13)

    难道是要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收好你的信息素〕〔和男主同归于尽后〕〔玄幻:开局一座天〕〔蝴蝶与鲸鱼〕〔我失眠,你就温柔〕〔斗罗:武魂玄龟,〕〔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死后的第二十年〕〔身为剧本组的我不〕〔斗破:退婚后我被〕〔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流放后我位极人臣〕〔身为队长,必须高〕〔为了漫画高光我付〕〔不许觊觎漂亮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