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逆天双宝:神医娘〕〔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第四天灾降临惊悚世界 第八章 我和我的怨种眷属
    吱!三个方舱在沉闷的响声中向上抬起,浓厚的雾气席卷而出,同时伴随着三道剧烈的咳嗽声。

    楚仪趁着浓雾没有散去,将抽奖轮盘挂在方舱前显眼的柱子上,做自己则躲到柱子后面,毕竟作为一个有逼格的npc抱着轮盘迎接玩家有点太掉格了。

    “什么鬼游戏?呛人有必要做得这么真实吗?”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壮硕身影扇着手从雾气中走出,从那浑身的腱子肉就可以看出来一拳下去能让孩子哭得背过气去。

    “这声音,是墨菲特的脑子你这个牲口?”中间的方舱则是一位细皮嫩肉梳着三七分的胖子,满脸写着不耐烦,好像谁都欠了他两百块钱一样。

    “群主?李飞?”张毅德吸了口冷气,大家都在一个群里厮混那么长时间的活跃分子彼此都知道真名,但尴尬的是明明都说好不玩这个游戏却还是在这里碰到了。

    “最后一位不会也是熟人吧?”李飞将目光投向最后最右边的方舱,看到那个戴眼镜的消瘦身影后没好气道:“兽语八级考三次?”

    古越轻咳两声颇为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随后又恢复如常,提起胸抬起头,大家都是一样的绅士就不要假正经了。

    三人站在原地对视良久,气氛一时之间颇为尴尬,这种感觉就像是互道晚安后又在召唤师峡谷碰到的狗男女,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打破这氛围。

    突然响起的机械音打破三人间的静谧,李飞眨眨眼道:“惊悚之塔?这名字听起来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看这个房间的风格还以为应该是《堕落玩偶》之类的。”

    “而且看样子确实是个半成品,系统面板做得非常简陋,只有个人信息以及升级,背包,任务功能。”

    “奇怪,没有创建人物的阶段吗?而且面板上直接显示了真名,是直接使用了我们绑定虚拟头盔的信息?”古越也微微皱起眉头,随后又舒展开来,在这个连视频网站都要“个人隐私”的时代里,早就习以为常了,哪还有什么隐私?

    “刚刚提示的抽奖轮盘应该就是这个吧?做得还真是简陋,好像是直接用纸皮箱割出来的,好歹做个虚拟界面吧?至于这么省成本吗?”张毅德倒是没有在意这些异常,而是走到挂在墙上的轮盘转动起来,等停下后疑惑道:“4号?”

    其他两人也都靠了过来,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抽奖还是要抽的,李飞抽到了13号,而古越则抽到了7号,只是上面除了一个硕大的数字以及一句最终解释权归出品方所有外,没有其他信息,也没有任何系统提示音,根本不知道抽到的是什么奖品。

    就在张毅德打算尝试再次转动轮盘时,便看到一个戴着古怪面具的西装男子从柱子后面走出来,那张由各种材质拼接而成的面具乍看之下还以为是许多张人脸拼凑在一起,蛇皮一样的白色西装上还沾着些许殷红血迹。

    他被突然闯出来的一个人吓得接连后退两步,回过神后骂道:“吓死爹了。”

    “卑微的无礼之人,你们就是新来的迷失者?你们可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了。”楚仪沉着嗓子沙哑道:“居然因为些许动静就被吓得后退,接下来该如何面对那些恐怖的诡异?让天灾殿堂的威名响彻惊悚之塔?”

    “你!”被莫名其妙骂了一句,张毅德差点抡起拳头就上去干架,但随后想想自己和一个npc呕什么气?便又忍了下来。

    “好像被坑了,这不是绅士游戏,先撤了。”

    李飞倒也果断,一看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游戏就立马准备退出,可在这时就听到对面的神秘男人淡淡开口道:“为我效力,我会给予你们想要的一切,无论是金钱还是力量……”

    这些东西毛用没有,又不能带去现实,还不如来个美女养眼,玩游戏不就是为了一个情感满足吗?

    “亦或是漂亮的女人,只要你们有本事,你们可以在惊悚之塔获得想要的一切。”

    三个牲口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投射出对美好未来充满期盼的光芒。

    “尊贵的大人,您有什么需要请及时吩咐。”李飞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群里那个宣传的人可是说绝对自由的,再者来都来了,不妨玩玩看再说,说不定惊喜在后面呢?

    “很好,你在虫豸里面也算是最有上进心的那只了。”楚仪背着手微微点头表示赞赏。

    ntm,一个npc也那么嚣张?

    张毅德气得脸都红了,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听到一旁的古越悄声道:“不要着急,你没发现这个npc的ai好像很高吗?他对你和李飞是不同的态度,或许有隐藏的好感度系统,我们最好顺着他来。”

    “而且你们看这个场景搭建的细致程度,简直和真实的一模一样,连地板的纹理和人体身上的毛孔都制作了出来。”古越惊叹道:“最神奇的是我居然感受到了些许冷意,这款游戏到底是怎么做得如此真实的?”

    “即使不是绅士游戏,冲这个场景就值得玩下去了,等下退出之后要看看是哪个大厂制作的才行。”

    楚仪看到三人打消了退出的想法,心中也就安定了下来,玩家如果登录游戏的三分钟内没有马上退出,那么就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将他们留存下来,因为三分钟已经足够让玩家对于一个游戏有一个大概的认知了。

    古越在猜测游戏中可能存在好感度系统之后便调整了一下语气,谦逊有礼道:“我该如何称呼您,而且您口中的天灾殿堂又是什么东西?”

    “我的真名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过了,当我高坐在神座上的时候,世人给我冠上了无数的称呼,灾祸根源,天灾指引者,天灾君主……太多了,你们喜欢如何称呼就随你们喜欢吧。”楚仪抬起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语气中有着说不尽的惆怅,一本正经地说着睡觉前刚编造好的身份。

    看样子这个npc的身份很高,是神祇吗?

    “那我们就称呼您为指引者。”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选择了这个说起来没有那么中二的称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收好你的信息素〕〔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我失眠,你就温柔〕〔玄幻:开局一座天〕〔斗罗:武魂玄龟,〕〔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死后的第二十年〕〔斗破:退婚后我被〕〔身为剧本组的我不〕〔成为无限游戏美人〕〔身为队长,必须高〕〔流放后我位极人臣〕〔嗜瘾〕〔为了漫画高光我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