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逆天双宝:神医娘〕〔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第四天灾降临惊悚世界 第十一章 肢团
    楚仪身体后仰,脚尖点地,差一点扭头就跑回到管理室中,还好张毅德及时开口阻止了他往后进攻的举动,“指引者大人,不用你动手,让我来处理就行。”

    这个人一直怎么勇敢的吗?

    楚仪愣了一下,思索片刻后还是冷静道:“这种怪物叫肢团,是栖息在黑暗中的诡异,拥有极高的移动速度,抓不住的。”

    “所以不要被它浪费了我们宝贵的时间,你去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是的话就救下来就行。”

    “记住,不要盯着黑暗的地方看。”

    他在刚刚看到那团手脚集合体的生物时眼前就弹出了描述框,来自于无双的知识又起到了作用。

    他倒不是心疼这些眷属的性命,毕竟死了等24小时再登录就是,也不是害怕他们被吓坏了,只是担心眷属白白送死之后接下来没有人可以开路,毕竟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前往安全层级的踪迹。

    笑靥只是被评价为低级危险,而这个肢团却是中级危险,估计己方几人一起上都不够给人家当盘菜的,从李飞这个大胖子转眼间就变成墙上的装饰品就能看得出来,所以能躲着还是躲着。

    描述里都说了,只要不盯着黑暗看就行,这还是比较容易做到的。

    “明白了,我这就去看看。”张毅德屁颠屁颠就跑了过去,在听说可能有隐藏的好感度系统之后就一直担心之前莽撞的言语会留下不好的印象,让自己后续接取不到任务,所以现在想要及时找补。

    走到面前才发现李飞的尸体上布满指甲抓出来的血痕,双眼浑圆完全被眼白填充,嘴巴张得巨大,没有任何血色,看来是死得透透的了。

    “指引者大人,可以宣告吃席了。”

    “什么?”

    他一时没有听清,让张毅德还以为这位指引者听不懂潮流用语,便小跑回去,用惋惜的表情道:“很不幸,指引者大人,我们的一位同伴已经死亡,更加可惜的是系统里没有携带拍照功能,导致我没有办法把他那湿了一片的裤裆拍下来,这让我丧失了以后让他做牛做马的机会。”

    “真吓尿了?我去看看。”本来表现得最为胆小的古越顿时也来了兴致,甚至忽略了尸体的狰狞惨状,在那里啧啧摇头。”

    ……自己到底召唤了几个什么怨种?

    楚仪沉默半响才缓缓开口道:“他有你这种朋友真是三生有幸,我会将这位迷茫者的牺牲记在心里,等以后让他复活时给予足够的奖励,但现在我们还是需要忘掉死者的伤痛,继续勇敢前进。”

    “好嘞。”两个眷属怀着沉痛的心情在指示下避开李飞的尸体往右边的走廊前进,头上时不时还会传来沙沙作响声,看来肢团还在继续跟着。

    本来张毅德是打算和它较量一下的,但在楚仪的软硬兼施下才放弃了这个大胆的想法,转而开始和古越聊天,以转移注意力。

    或许是以为走在中间的指引者是个单纯的npc,所以说话也没有避讳。

    “这个游戏的细节做得是真好,刚刚李飞的尸体摸上去居然还有些许温度,而且还有神经抽搐。”

    “确实值得一玩,而且从刚刚指引者的描述来看,这里面的怪物似乎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特点,这就超过市面上那些lv1在打寄居蟹,lv10在打大型寄居蟹的游戏很多了。”古越说着说着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可一个恐怖游戏做出如此巨大的地图,会有足够的内容来填充吗?”

    “我们进入游戏到现在可都没有走过任何一个重复的地方,如果只靠类似刚刚的跳脸杀还是会很容易让玩家腻烦的。”

    “再说吧,你觉得这位指引者的ai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刚刚看起来很智能,表情也到位,但现在又对我们的话无动于衷。”张毅德扭头打量面无表情的楚仪,也露出了些许困惑。

    楚仪心中一惊,他本来就是在装死听他们内心的真正感受以待于为以后诱骗韭菜进来的方案做调整,现在突然谈论到他以至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

    作为一个npc该对玩家哪些话语做出正确反应是种极具挑战的事情。

    “ai肯定是不低的,不过程序应该设定好了,除了和游戏相关的内容外不会对玩家其他话语做出回应,毕竟如果玩家之间在聊现实中的事情,npc突然插进话一起聊了起来,这才是最惊悚的事情好吗?”古越倒是自顾自说出了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

    “而且我注意到指引者的实力似乎真的深不可测,刚刚李飞要遭到的袭击的时候他就开口提醒了,只是他自己来不及反应。”

    “而且在见到李飞尸体的一瞬间,就踮起脚尖想要攻击,不过看样子是因为觉得不必为这只小虫子浪费时间才停下了脚步,所以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听指引者的话就可以了。”

    楚仪眨巴眨巴眼睛,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强呢?不过有人帮忙找个合理的理由解释了,他也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装死。

    三人这次走的时间不长,便在拐角处见到一扇黑色的木门镶嵌在米黄色的墙壁中,弥漫着让人不安的气息,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楚仪别说打开这扇门了,看见的一瞬间就躲得远远的。

    但现在一方面是为了安抚眷属,让他们提起兴趣,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己也被没有停歇的电流声吵得不行,迫切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便让张毅德走上前去开门。

    张毅德倒是怀着一种拆盲盒的心情走上前去,一路上除了走廊还是走廊早就看腻了,扭动门把手笑道:“感觉这一家的主人应该挺好相处得,在门上刻了这么大的一个笑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收好你的信息素〕〔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我失眠,你就温柔〕〔玄幻:开局一座天〕〔斗罗:武魂玄龟,〕〔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死后的第二十年〕〔斗破:退婚后我被〕〔身为剧本组的我不〕〔成为无限游戏美人〕〔身为队长,必须高〕〔流放后我位极人臣〕〔嗜瘾〕〔为了漫画高光我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