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真酒成为漫画人气美强惨 第26章 第 26 章
    _:当真酒成为漫画人气美强惨 第26章 第 26 章

    电话被挂断了。

    整个搜查一课霎时间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一股恶寒毒蛇一般沿着脊椎迅速窜上来。

    所有人抬起头看着彼此煞白的脸色,都在这一刻猛地意识到:

    出事了!

    一片混乱中,诸伏景光立刻试图回拨刚才的电话, 可对面已经只剩下了一长串毫无尽头的忙音!

    “吵什么!”

    下一秒。

    松本清长轰然踢开了门。

    他像是被从会议室直接叫过来的,身后还跟着一群警官,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刻齐刷刷地聚焦在了景光身上。

    然而不等他开口,降谷零言简意骸:“雨宫被绑架了!”

    警官们对视一眼,看起来依然有些茫然。

    “凶手目标不是报案人吗?”有个警官向一边扫了一眼,“雨宫又是哪个.......”

    “雨宫是报案人的替身警察!他们长得很像!”

    景光握着手机拼命喊道:“凶手原本预计在明天行凶,但是现在由于婚礼取消,情况有变......”

    “他一定是把阿薰认成他的目标了!”

    “小阵平的电话也打不通!”

    萩原研二忽然也喊道,手机屏幕上全是他刚刚打出去的未接来电。

    他的脸色几乎肉眼可见地苍白了起来,“他和阿薰今天是一起去的.......”

    所有人的神色倏然变化!

    松本清长于是当机立断:“调监控!”

    他一声令下, 几个技术部的警员连忙跑上来, 劈里啪啦地把早就连在婚礼酒店网络里的监控数据接过来。

    但是这次打开好像有病毒一样, 在一片紧张得快要窒息的氛围里卡了足足好几十秒,数据才终于到了可播放的状态。

    他们点开文件:只见漆黑的夜幕上,一辆通体黑白的大卡车正缓缓地从酒店停车场里开了出去。司机是个瘦高的男人,戴着帽子看不清脸, 但是能够感觉到他对于这家酒店附近的路况非常熟悉。

    而在这个绑匪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沙发上的渡边翔忽然颤抖了起来。

    他几乎是立刻起身就想走, 然而——

    伊达航没给他这个机会, 直接一把拉住他的领口, 将人猛地推到了墙边!

    “阿翔!”

    “喂你们干什么——”

    “冷静点!都松手!”

    他们推搡的动静显然惊动了周围一片人!但伊达一回头,毫不掩饰的锐利目光震得几乎没人敢靠近。

    他甚至愈发用力地将人往墙上压实一点, 避无可避地逼近他:

    “这位受害人, 你给我听好,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要隐瞒。”

    伊达航几乎在怒吼:“但是我得告诉你......现在是我们的同学!我们的两个无辜的同学在代替你去送死!”

    伊达航这一声几乎给全场都吓住了。

    凝固的快要滴出水来的空气里,渡边的脸色奇差,三分诧异七分恐惧地盯着面前这个愤怒的年轻警官。

    要不要说......到底要不要......

    他恐惧于现在这个情况,犹豫着想开口。

    可他也不想毁掉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人生!

    然而另一道声线在这时候,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渡边先生。”

    他猛地一回头,看见那个姓萩原的,往常一直都文文静静的警官正在一边看着他。

    “你要知道,现在他们两个随时有被杀/害的可能。”

    他静静地说道,但语气却完全不容拒绝,柔和的外表下潜藏着比伊达还要强硬的力度。

    渡边完全呆住了。

    然而萩原继续开口:“现在,告诉我。”

    “......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事情!”

    *

    然而,与此同时。

    哔——

    “......都听见了吗?”

    在电话挂断仅仅片刻后,成步堂薰毫无温度的声音,却又突兀地再次从黑暗中响起。

    只听“啪”地一声——

    房间顶上破旧的灯泡终于艰难地亮了一个。

    .....摇摇欲坠的昏暗光线,终于堪堪映亮了此时的场景。

    然而,在这一刻暴露在视线中的画面,却竟然与警视厅对于绑架的预想完全不同。

    刚刚那通电话并不是从案发现场打出去的。

    他们此时所身处的......其实是一间老旧的危房!

    而作为人质的成步堂薰本人,现在正反客为主地,端坐在客厅中央的椅子上。

    他两条修长的腿交叠起来,身子略微放松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手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他刚刚和警视厅联络的手机。

    两名一身漆黑的男人正左右守候在他身侧。

    他们的目光此时全都冰冷地锁在墙边一个被手腕粗的绳子捆着,还蒙着头套的人身上,看他脑袋无力地垂下去,似乎是没有神智的样子。

    成步堂薰轻轻抬了抬下巴:

    “弄醒吧。”

    于是他身后的人走上前去将那人一把拎起来。

    手指卡在他背后不知哪块肌肉上猛地一按——

    一瞬间,刚刚还浑浑噩噩模样的人立刻死命挣扎起来!浑身抽痛着蜷缩成团,口中溢出几声惨叫。

    “您既然已经醒了,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呢?”

    座椅之上的青年在此时却还是一副悠然放松的姿态,在一片惨叫中,十指缓缓交叉放在腿上。

    “您之前绑架我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么脆弱吧?”

    他好看的眉眼弯起来。

    形状柔和的唇/瓣开合,慢慢地,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加藤婚礼负责人......或者说,通缉犯加藤诚司先生。”

    漆黑的头套在这一瞬间被猛地扯开!

    男人一张煞白发青的脸赫然暴露在灯光下,布满血丝的双眼赤红可怖,早已全然看不出之前风度翩翩的优雅模样了。

    加藤被黑衣人这么狠狠一按几乎疼得失去了抵抗能力,呼吸急促得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

    好一会儿,他一直被头套蒙着的眼睛才适应了室内光线的亮度,一点点向上抬起头,注视着那个光下容貌精致的年轻人。

    “你不是......”他艰难地开口道。

    “哎,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吗?”

    成步堂薰从椅子上起来,缓缓迈开步伐走到他身前。

    他蹲下身,从后腰抽出了一个黑色长条形的东西,忽然间“咔”地上膛,抵住了对方的下颚。

    “我当然不是清水凌久,但是我知道他是你这次的目标之一。”

    在加藤狠厉的表情里,成步堂薰悠悠地说道:

    “就像我早就已经知道......你就是这次案件的凶手了一样。”

    .......

    事情其实要追溯回成步堂薰还戴着口罩墨镜在酒店的走廊上,收到伏特加回信的那一刻。

    在当时窗帘和墙角的阴暗夹缝里,从司机临时晋升为秘书的代号成员伏特加发出了灵魂质问:

    然而,成步堂薰翘了下唇角。

    只回信道:

    他随后退出了短信界面,再次切换回了伏特加发给他的“车祸死亡人口”文件。

    系统这下也看不懂他的操作了,但是它能看见漫画系统中,距离组织和北野组交易开始的倒计时,正在一点点减少......

    但成步堂薰却反问它:

    琴酒需要的是能在交易进行的时刻,发生某个在所有人计划之外的大事件,来吸引警方的注意力。

    最好那群警察能整个一晚上都在忙那件事,没时间靠近他们。

    而这样算起来的话,他们眼前这个绑架杀/人案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人命关天,要是真的有人在警察眼前被绑走了,估计整个警视厅上上下下都能热闹一整晚没空干别的。

    系统听到这里,好像有点明白他的计划了:

    成步堂薰头也没抬,在阴影中往手机文档里的搜索栏里输了个名字,

    系统懵圈:

    薰笑了笑:

    这整起婚礼绑架案件的起因是,渡边和清水在家里的信箱中发现了一封声称要在他们婚礼当天绑架他们的信函,还每天都送来。

    于是,即使清水凌久认为这只是恶作剧,但依然颇于恐吓而前往警视厅报了案。

    但这里首先就浮现三个问题:

    第一,凶手为什么偏偏盯上了渡边和清水,他们的特殊性是什么?

    第二,凶手是如何知道他们的婚礼日期的?

    第三,为什么是婚礼当天?婚礼日期又有什么特殊性?

    而紧接着。

    没等他想明白这三个问题,渡边就在家中遇袭了!

    这似乎彻底坐实了“真的有足以威胁到他们生命安全的凶手”正在活动中。

    而且,也使得他顺理成章地劝下了本来还怀有侥幸心理的清水,婚礼至此被正式取消,他和降谷零这两个临时替身也从保密状态,恢复了自由身。

    但这里出现了另一个问题:

    现场证据表明,渡边这次遇袭其实是一场目的不纯的自导自演。

    他想伪造现场,但也在同时意识到了,如果根据他设计的打斗轨迹进行操作的话,他最珍爱的赛车冠军奖杯就会被一起撞翻摔碎。

    于是他干脆先把其他东西掀了下来,再将奖杯悄悄藏进了废墟里,制造出假象。

    但也因此留下了重要的调查线索,使得薰发现了他的真实目的。

    至此,渡边在这起案件中的重要性就被凸显了出来。

    他一定是比所有人都提前意识到了凶手的目标和动机,取消婚礼躲进医院和警视厅是他保命的做法。

    但他的行为,却也使得明明还没动手的真凶陷入了迷惑。

    这个真凶接到消息的速度非常快,甚至快得和警察差不多。

    真凶为了以防有人搅混水,破坏他的计划,于是在当天就跑到了后巷准备从渡边唯一忘了设置监控的地方,打算小心观察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正巧撞上了同样在后巷调查的降谷零。

    在黑暗中,他唯一亮眼的金色头发成了凶手下狠手袭击他的动机,可能是直接把他当成了渡边本人。

    以上情况全部说明:凶手就是渡边和清水在最近接触过的人,且熟悉他们婚礼的一切信息。但与此同时,这个人虽然接触过他们,却不知道还有两个长相相似的替身警察的存在。

    那如果这么一思考.......

    凶手就是婚礼酒店中负责他们婚礼业务的人的可能性瞬间飙升。

    而这也正好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上午才刚刚打电话取消婚礼,下午凶手就已经赶过来察看情况了。

    所以成步堂薰正好借着花粉过敏的借口,给自己戴上了口罩挡住脸。

    然后在出租车上强行扭转了松田原本打算去警视厅的计划,转而开向了婚礼酒店进行调查。

    结果也确实找到了非常符合凶手画像的人选!

    成步堂薰背靠墙壁,悄悄向外瞥了一眼。

    一身整洁管家制服的“加藤先生”正站在他不远处,还在和警察们聊着什么。

    但这个人实在是很不对劲。

    毕竟如果婚礼进行时,要绑人的凶手如果没有办法从外部入侵的话,唯一剩下的可能性就是内部监守自盗了。

    而且根据他在进门时瞥到一眼的地图显示,那两辆餐车所在走廊的背后也不是厨房,而是通往地下车库的安全通道。

    但加藤一个内部人员,怎么可能记错这种事?

    那应该是他原本布置着,准备运输渡边和清水昏迷的身体用的吧。

    系统听他说完整个思路,看起来有点犹豫:

    成步堂薰没说话。

    只在伏特加发来的文档中,输入了关键词“加藤”进行搜索:

    只见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孩子天真灿烂的笑脸。

    旁边的资料上写着:

    【姓名:加藤郁司

    死亡日期:六月十五日

    死因:车祸,肇事者至今下落不明。】

    成步堂薰的眼底泛起几丝看不出情绪的笑意。

    他悄悄摘下了自己的口罩,露出了自己和清水凌久有些相似的脸庞,对着系统微笑:

    .......

    时间回到此时。

    破旧的小屋客厅内。

    “......然后您就真的朝我动手了。”

    “熟练得像是为了给您儿子复仇,已经错杀过不少人似地啊。”

    成步堂薰说道,看着加藤的表情在自己手下一点点逐渐碎裂开,“怎么,当时礼堂里光线太黑,看不清人是吗?”

    他这样说着,却只字不提自己当时其实是故意换上了和清水今天一样颜色的外套,背对着凶手前来的方向,站在礼堂中。

    ......他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故意迷惑凶手的诱饵。

    而加藤在当时对他使用的迷药也根本没什么效果,毕竟格兰利威的身体对于大部分迷药和毒/药都有一定的抗性。

    他全程意识清醒地被对方搬上了车,静静地等着劫持车在开出几公里后,就被他提前安排好的组织的车强行逼停了。

    至此,人质和劫匪的身份彻底调换。

    那两个琴酒手下的小弟接管了车,按着他的要求将人继续运到了目的地。

    抵达目的地后,薰从车上下来,这才给诸伏景光打了一通伪造遇袭的电话。

    “......总之,感谢您陪我演完这出戏。”

    成步堂薰静静地说着,长长的漂亮眼睫垂下来,可周身的气场却冰冷得连那两个组织的人也颤了两颤:

    “警视厅现在为了将我从你手中救出来,都在跟着监控痕迹拼命往这里赶呢。”

    “.......呵。”

    可加藤却在这时,直接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

    他血红的目光在这时候毫不畏惧地直视着眼前的人:

    “雨宫警官,你说对了。我的确杀/过人。”

    “我儿子在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告诉过我,那个撞他的畜生搭在车窗外抽烟的手上有一道刀疤形状的胎记.....所以这么多年里,我一直在寻找有刀疤胎记的男人,而且我伪装得很好,没有人怀疑我。”

    “我之前也错杀过几个手上带有刀疤形状胎记的人,反正杀/完人,换份工作就好了,我就是有这种犯罪天赋!”

    “直到我遇到渡边......你知道的,没有我打听不到的事情。”

    “我从他对象口中听说了他曾经是一个赛车手,而且在我儿子死去的那一年里突然就退役了!”

    “再加上他在意识到自己以前干过什么亏心事的时候,居然主动捅了自己.......我这下终于完全确定就是他了!所以我要把他带回到这里,我的老家,也是他路过的时候撞死我儿子的‘墓园’,给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惩罚!”

    成步堂薰听着他吐露全局的临终遗言,轻轻眨了眨眼。

    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

    渡边就是当年撞死加藤的儿子并逃逸多年的凶手,而且事发地点就是加藤的家门口。

    但是估计因为本来就是乡下,没监控,再加上年代久远,所以才让他逍遥法外这么久。

    至于这个他的孩子死掉的地方,自然就是加藤口中的‘墓园’了。

    之后,渡边辞掉赛车手的工作逃回普通的生活,试图封存这一桩惨案。却还是意外地,被死者那满怀怨念的父亲追上了。

    所以他捅了自己的手,试图掩盖住那条胎记,并取消婚礼。

    但事情却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不过.....这些事倒是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而正在薰想着的时候。

    那个在黑衣人挟持下,已经意识到自己反被利用,马上就要活不长了的加藤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突然又叫他:

    “雨宫警官。”

    薰闻声顿了顿。

    只见加藤的眼里闪烁着一些晦暗不明的光,表情夸张而疯狂:

    “也算我倒霉了,你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察吧!居然把那群真条子骗得团团转啊——”

    成步堂薰微微笑了下,什么都没说,神色依然如水般平静。

    只在这时候,轻轻举起了一只手。

    两个黑衣人立刻拽住加藤,将他向门外拖去。

    然而只听他最后一句:

    “.....可惜你那个警察同学,在意识到我给他下了迷药的一瞬间,为了保护你,即使已经没有力气了还拼命地想拦住我——”

    成步堂薰的动作骤然一顿。

    等等.....怎么回事?

    为什么松田会在这里.....?

    然而只片刻的思考,他忽然联想到了他早上也是脱离大部队,独自一个人在宿舍楼下等他一起走的画面。

    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一股说不出的头疼顷刻间涌上来。

    成步堂薰缓缓站起身子,在一片拖拽和咒骂中大步走出了破败小屋的门,,在路边找到了那辆原本准备用来运输清水的尸/体的卡车。

    嘭——

    随后薰用力一推,面前的车厢大门霍然洞开!

    他摸黑走进去,很快在车厢最里侧,找到了那个青年无力倒下的身影。

    然而在他身边还放着使用过的染血高尔夫球棍,几把大铲子,以及一些麻绳。

    看来凶手也是因为被看见了脸,而对松田起了灭口的心思。

    成步堂薰蹲下身去,面对眼前的一切,头疼地叹了口气。

    “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要不是这次主动权其实在他手里,这个傻蛋估计就真的要被凶手活/埋了。

    而在此时的车外。

    火焰的声音噼噼啪啪灼烧着那间罪恶的小屋,滚滚浓烟顶着夜色升腾上天际,和远处警车翻山越岭呼啸而来的红蓝/灯光,一起将天空染成一片复杂的灰蒙。

    两个黑衣人放完火,见成步堂薰侧对着他们站在车门边,连忙迎上去。

    知道这两个人是琴酒那边派来的,薰于是也不跟他们客气,直接说:

    “你们今晚还剩最后一个任务。”

    两个人顿了顿。

    半晌,才看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正在赶来的警察,吩咐道:

    “帮我们脱身。”

    虽然在他的掌控下,警察从发现案件,到调查,再到最后赶来的时间被拖得相当长。

    已经完全足够琴酒把北野组打进海里,再带着他们的钱跑路三个来回了。

    但现在这个现场太干净了,他和松田也太干净了。

    如果他在证据还没被完全烧毁之前就带着松田一起回到警察队伍里的话,等到凶手尸/体被发现,难免会被怀疑。

    那两个人也理解这个想法,于是说:“那.....先生,请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而成步堂薰却在这时自己主动进了后车厢,关上门。

    “开车吧。”

    他静静地给门上了锁,只说道:

    “等开出去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该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