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战兵〕〔我的老婆是校花〕〔婚心荡漾:夜少,〕〔超位面穿行〕〔我的天赋是复活〕〔第一龙王〕〔我真的不想喷人啊〕〔我真不是大佬(罗〕〔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洪荒关系户 第五章,落宝金钱.
    !

    敖广的脑袋从白锦后面伸出,打量着大红袍母树,然后垂头丧气说道:“珍贵有什么用?这里还有更珍贵的呢!但是也没法帮我们出去啊!

    不是我说你,遇到陌生的地方就不知道探查一下吗?直接就莽了进来,你是憨吗?!现在好了,我们全都出不去了。

    你可也别怪我啊!我只是叫你救我,可不是叫你进来的。”

    白锦继续环顾四周,心不在焉说道:“不用探查,这个空间我认识,这是孕育先天灵宝的先天不灭空间,里面一定有先天灵宝。”

    敖广惊讶看向白锦说道:“竟然认识先天不灭空间。”

    白锦笑了一声说道:“你刚刚不是叫我前辈吗?前辈当然要知道的多一点。”

    敖广讪笑一声,叫前辈只是为了让他救自己出去,可不是真的认为他能做自己的前辈。

    白锦宽慰说道:“在先天不灭空间之中即使无法收复先天灵宝,也没有危险,静心修炼就是了,终有一天能出去的。”

    敖广苦着脸叫道:“不要啊!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这先天灵宝的主人到来,几百年还是几千年?甚至上万年。”

    “那就把先天灵宝的所在说出来。”

    敖广一愣,立即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啊!”

    白锦看着他,眼里带着一丝怀疑。

    敖广叫苦不迭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这是被他们追杀的时候,一不小心跑到了这里,对这个先天不灭空间没有半点了解。”

    白锦扭过头,一边四处查看,一边问道:“你是真龙,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敖广脸色一沉,沉默不语。

    白锦看了他一眼,问道:“不能说?!”

    敖广出了一口长气,忧郁说道:“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妖族在逼迫我们做出选择。”

    “选择什么?”

    “妖族要逼我龙族,要么加入妖族天庭共伐巫族,要么受到妖族的讨伐。”

    白锦皱眉说道:“龙族有青龙圣尊,他们怎么敢?”

    敖广失落说道:“青龙圣尊坐镇天之东极守护洪荒,不得擅动。”

    白锦环顾一周,最终目光回到那住大红袍母树上,定定看了好一会,手一伸一柄仙剑出现在自己面前。

    敖广看着仙剑,惊喜说道:“先天灵宝!”眼里闪闪发光,顿时哈喇子都快流出来。

    先天灵宝无论在哪个势力都是非常珍贵的,即使自己是东海龙宫太子,也没有一件先天灵宝护身,倒是等自己即位龙王的时候,可以得到一件先天灵宝,但是想当龙王哪有那么容易,那个老东西太能活了。

    白锦伸手在青冥剑上一弹,叮~青冥剑飞射而出,朝着大红袍母树射去,在空中滑过一道清光。

    锵~一声震鸣在空间内回响,大红袍母树被一道光罩所笼罩,光罩之中呼啦啦下着铜币雨,青冥剑正刺在光罩上不得寸进。

    敖广欣喜若狂叫道:“先天灵宝~”连忙朝前飞去,抱着光罩痴迷的看着里面飞落的铜钱。

    白锦也目露喜色,就是这个,落宝金钱果然已经孕育完成,这个就是自己来武夷山的主要目标,对于这个可以落别人法宝的先天灵宝,白锦在穿越后第一天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将其收入囊中。

    白锦飞到光罩之前,伸手一招青冥剑在空中转了一圈飞速变小,化为一道流光飞射入袖中。

    敖广抱着光罩,激动呢喃说道:“宝贝,我的好宝贝,快来大爷身边。”

    白锦伸手在敖广脑门上敲了一下。

    “哎呦~”敖广痛叫了一声,连忙捂住脑袋,扭头幽怨看向白锦。

    白锦注视着他说道:“我的!”

    敖广努了努嘴,刚要争辩,就看到白锦袖口闪烁的寒光,一腔激动热血变得透心凉,可怜巴巴一步一步朝后退去,眼泪汪汪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宝贝。

    这一副场景反而弄的白锦不好意思了,仿佛自己在欺负人一般。

    白锦抱着双手站在旁边说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报出它的名号,破除先天防御,我可以给你一个收服的机会。”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印琴鼎旗,珠纸笔画,镋镰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带楞的,带刃儿的,带戎绳的,带锁链儿的,带倒齿勾的,带娥眉刺儿的。”瞬间一段兵器谱脱口而出,然后敖广期待的看着光罩。

    白锦惊讶看向敖广,这小子准备的挺充分啊!

    敖广挠了挠头,不甘说道:“怎么会全都不对呢?”下意识看向白锦。

    白锦笑着而出:“落宝金钱。”

    先天防御哗的一下粉碎,无数坠落的金钱雨也都消失,只剩下一枚生长着双翼的金钱悬浮在大红袍母树之上。

    敖广立即激动叫道:“想起来了,我想起来,落宝金钱,没错就是落宝金钱,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白锦无语看着敖广说道:“你是龙族,不是赖皮蛇,要点脸成不?”

    “我现在改名赖皮蛇了。”敖广欣喜大叫了一声,立即朝落宝金钱冲去。

    白锦伸手一抓,抓住敖广的后脖颈,任凭他如何摆臂蹬腿,身体都是原地不动。

    白锦朝后一甩,敖广惊呼一声朝朝后飞去,轰隆一声撞在石壁上,双眼翻白。

    白锦朝前飞去,来到落宝金钱之前,伸手一把握住,脑海中顿说浮现一枚生长着双翼的金钱,同时升起一道疑问,金钱为何?

    白锦心中回道:“交易,金钱是生灵之间交易的媒介,现在无有金钱,以后世界遍布金钱。”

    嗡~白锦手中落宝金钱大放光芒,融入白锦体内,落宝金钱的种种作用也浮现在脑海。

    白锦恍惚片刻回过神来,脸色非常不好看,得到先天灵宝的喜悦消失了大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金钱是交易,落宝金钱也是交易,落宝金钱落下其他人的法宝,其实就是买卖的过程,自己付出气运功德买下对方的法宝,难怪封神之战的时候萧升用落宝金钱落下赵公明的定海珠之后,紧接着也陨落了,那是气运耗尽了。

    落宝金钱落入燃灯之手后,燃灯更是没使用过一次,应该是他也知道了使用落宝金钱的代价,不敢使用。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