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一回 [真灵一点反虚空,蝶梦庄周源流通]
    ,,,!

    “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季禺躺在干草铺成的矮床上,神色迷蒙的喃喃道。

    浑身酥麻酸疼,挣扎着坐起身,四周泥糊的薄墙,芦苇扎就的房顶,正东墙上挂者八斗硬弓,两壶箭。

    墙下四腿儿矮几,上面坛坛罐罐,尽是陶做的,西边三尺是灶台,炉子里尚存火迹。

    一切都显的如此的真实。

    “我到底是马华,还是季禺。真耶?假耶?若是假的那这梦也太长了吧!”浑浑噩噩的摇了摇头,季禺恍如隔世。

    在梦中,季禺变成了一个叫马华的人,在那个世界里,充满了此世俗人所不能理解的一切事物。

    有能飞天的铁鸟,唤作飞机,日行千里的铁盒子唤作汽车。还有电脑,电视等种种高科技。

    季禺梦中一世七十年,经过无穷荒诞不经的事物。于此一梦,都忘记自己的本来面目了。

    彻底融入异世,直至寿尽而死,一灵真性,反本归元。也不知自己是地球的马华,还是大夏的季禺。

    坐起身,只觉浑身酸痛僵硬,仿佛经历了数载岁月一般。但见灶台之下尚有火迹,点点火星夹杂在草木灰中。

    蹬上双耳草鞋,直起身来,踉跄的走到门前,推开木门,跨过低矮门槛。

    https://m.xla.

    点点斑驳的阳光照入,外面是个方圆百尺宽的院子,四周用碎石搭起,高有三尺二寸。

    靠右院角搭了丈许高的棚子,堆起层层或干或湿的芦苇,干柴,有粗有细,有枝有藤,俱是码成合抱粗的一捆。

    左院角种了两树桃子,三颗李子,值此时春暖,各自抽枝发呀,李树只两三点绿叶,桃树却有满树含苞。

    树下打了口水井,微光照耀,水井上水雾腾腾,专用来蒸饭,浇花。

    看着院中似熟悉,又似陌生的环境。季禺只觉恍然如梦,今生如昨,似黄粱一梦。

    甩了甩手,踢了踢脚,活筋动骨,扭了扭腰,身躬臀撅,似摇头摆尾。

    这个却是梦中所学,唤做《第八套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于异世之中自幼所学。

    梦中马华,有空就炼,坚持不移,善能强身建体,是以寿尽天年,百病不生,全赖此奇功尔。

    如今筋僵骨脆,又逢晨雾,却正好演练一番,也好舒筋展腰,强身健体。

    季禺在院中,似跳似蹲,时如仙鹤展翅,时如猛虎跃涧,看似肆意翻腾,却又总不离方寸之地。

    约莫半柱香尽,打完收功,季禺只觉浑身热气腾腾,胸中暖暖,霎时筋柔骨正。

    擦了擦汗,回屋拿了毛巾,去井边打了半捅水上来,也不惧初春水寒,脱衣弃履,蘸水沐浴。

    待洗净尘垢,也不是梳箅,二尺青丝披与脑后,取条抹额束于额前。

    井中储水充足,云雾霞霞,晨光微微,水波荡漾,似天人雕琢的镜面一般。

    季禺探首看去,水波泛泛中的青年,大眼浓眉,面色红润显微光,青丝如瀑二尺长,虽是平平人相貌,却有正气眉中藏,虽只是灰麻衣粗布,却非是俗类人间郎。

    如此季禺只觉浑身畅快,心灵通透,头清目明,在不负方才浑浑噩噩,不禁大笑三声:“哈哈哈,如今方知我是我,畅快,畅快,过往云烟,不过黄粱一梦罢了”

    言罢季禺走到茅屋门口,闭了大门,至柴棚下,取了赖以季禺谋生的铜斧头,大步走出中门,院门是手臂粗的桦树用葛藤圈的篱笆。直往山中行去。

    季禺是独自一人住在折溪里,坎龙山中,原家中还有个兄长,哥哥伯苍在离折溪里四十里外的昌邑城里。

    只是几年前伯苍在昌邑娶了黄老太公的女儿,就此在城里上了门。

    老太公故去后,接掌了黄家的几条乌蓬船,伯苍自己并几个梢户,以撑船,打渔为业。

    以前逢节气寒冬,季禺的兄长总带些钱财接济,贤嫂也在家中织些衣履赠送。

    而季禺虽则年轻力壮,有把子力气,却不愿去做水上功夫,撑梢打渔,也不爱插秧,种谷。

    倒是整日在山中闲散游荡,平日只是去伐些子枯藤,老树,逢集赶虚,挑到昌邑,换些米粮。

    话说季禺进山,逢藤开路,跳溪跃涧,渴了寻些溪水,疲了嚼点嫩草芯儿。走走停停,约莫走了半个时辰。

    即到了坎龙山深处,在往前即是一片松树林名叫贯松山,往左即是枯松涧,往右即是石笋山。

    也就不在往前,随即转转悠悠,左望右看,即望松,桦,枣,椿,槐,乃是坎龙山中老树高,稀木异树百种多。

    上看下看,看的是石旁,树下,瞧的是芝,乌,葛,老黄精,这是贯松林下瑞草奇,仙药奇葩长年长。

    虽是伐枯树,但季禺也兼职采药人,以前也有几次好运,采到灵芝,何首乌,好生捞了几把外快。

    不多时望见一棵水捅粗老桦树,疾步走进,抡起斧头,挨着地,着根便砍。

    只听“碰,碰,碰碰…”寂静山林响斧声,多年伐树,如庖丁解牛。

    只一会儿这水捅粗大桦树,根断枝摇,横向而倒,声振如雷鸣,响彻云霄。划断了周围树枝,压倒了一片茅草。

    手脚并用,身形灵活,剃下桦树枝丫,把这些丫丫杈杈削截整齐,码在一旁,用葛麻藤困了两小捆,这是小柴。

    把粗的主杆也剁丈许长的三截儿,又砍了几根毛竹。

    破开使斧子削成青蔑条,把几根蔑条打旋绕成一股挽子,各在主杆一头缚住,大把葛麻藤绕住挽子,余出丈许,这个是套在身上拖拽的。

    待做完这些,过了个把时辰,日头升空,照破万千云霭,早到了晌午时分。

    季禺先折了根胳膊粗的荔枝树当扁,串两捆柴薪,担在肩上,摇摇晃晃下了山去。

    砍得这些柴薪,明日能到城里送与贵人府中,一担两捆小柴三个青蚨,三段大的拖回去劈开,也能在得个三担柴,大的批成胳膊宽,三尺长一捆,五个青蚨一担。

    下山途中心中高心,季禺哼哼唱唱,一回儿哼着本地民谣俚语,走几步又唱着摇滚歌曲。哼哼唧唧歌声振林越。

    疾步如飞,不多时走出林子,只见前方,方圆数里一片平坦,两丈宽的小河曲折蜿蜒,两边良田阡陌数百亩。

    田地里青苗整整齐齐,稻苗犹如军阵,其间又有几尾鲫鱼游荡荡,阡陌旁柳树成荫,道中几个小儿垂双鬓,丫丫叉叉,打打闹闹。

    泥墙房子芦苇顶,俱是篱笆院子,东一座西一座十几户人家,正值晌午,农人归家,孩童玩耍,户户炊烟起,家家洗菜,蒸饭坐灶堂。

    季禺顺着三尺小道直行,一路上,逢老的叫叔伯姨娘,同龄的唤声阿兄,阿姊。

    走过折溪里打谷场,几个小童,跑着跳着过来耍坏扮丑,嘻嘻哈哈的叫道“折溪光棍郎,阿禺打柴草,贪闲爱懒乱游逛,还想找个大姑娘,大姑娘不嫁他,说他是个老豺狼…”

    “好小子,还还敢编排你禺叔叔,我看你们几个小鬼是想讨打!莫走,看我不弹你的小牛子,”季禺佯怒,把柴往地上一跺,撸起袖子做势要打。

    “哈哈哈,溜了,溜了,你来撵我呀!…”孩童中长的最高孩子王昆氏阿节一摸双鬓,光着腚,转身就跑,边跑边喊着同伴拉上最小的华氏阿荃“赶紧跑,拉着点鼻涕虫,别让禺叔逮着了。”

    看着一群小鬼头转眼间溜得没影了,季禺笑着摇摇头挑起柴,往自家院里走去。

    话说在此世,男子便十四岁算成人了,女子十三岁算成人了,人们成家的都极早,往往男不过十六七就成婚,女子十四五就嫁人。

    季禺爹娘走得早,从小与他大两岁的哥哥想依为命,他大兄伯苍都十九岁才与黄家小琴结亲。

    转眼四年,季禺都二十有一了,也没得着落,兄长伯苍,与嫂嫂也给他保过媒。

    只因季禺最爱闲游,不务正事,也没个手艺,只靠砍樵,自身温饱尚难,还要兄嫂接济,那里还能养个家。

    季禺对此也没甚感觉,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无拖累管束,自在逍遥,管他怎的。

    只是这些想法与礼不合,却不好宣之于口,此世上至王公,下到黎庶,自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以来,皆以温饱与传宗接代为要。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