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二回 [伐木丁丁断枯藤,收来一担自逍遥]
    ,,,!

    季禺担着两困柴,不一时,即到了自家院外,推开篱笆门,把柴堆在柴房,斧头挂在墙上。

    进了中门,在屋里拿盆洗净了手,揭开米缸,看着到底儿薄薄一层米,脸色一苦“又要揭不开锅了哟,我自想逍遥,奈何人间烟火实是难为我这爱闲之人。”

    从缸里舀了一碗米,用瓦罐装了,到院里打水洗了,放在灶台,卷了把干茅草塞进去,取燧石两块打火。

    忙活半天终于打出火星子,引燃干草,添火加柴,烧得锅底儿红红,锅中烧水,放竹格篱,格篱上放一盘干梅菜,一盘泡黄瓜,中间方米罐子,盖上锅盖。

    吃过晌午,太阳正烈,歇息了一会儿,季禺在院中把斧子磨利了,放在柴房。

    这次上山不带斧子,只是取了八斗硬弓,背了壶箭,拿一圈麻绳,还依着原路上山。

    季禺除了春夏砍樵,秋天采药以外,还兼职打猎,逢进山也备者弓箭,套索。

    见野兔,麝鹿,也打,看见雉鸡,野禽,也在其路上设套。

    虽然一年一打不了几只兔鹿,也套不着几只山鸡,但季禺对此却乐此不疲,能猎着固然好,抓不着也只是费些功夫罢。

    也是年年等雁,夜夜盼夫,苦心人天不负,今个儿运道好,刚进山没多久,沿着小溪走走停停,在溪边就见着了两只野雉,只因天气正热,在林荫下戏水。

    季禺低身,猫着腰,轻手轻脚,走近前边儿灌木后蹲下身子。

    取弓抽箭,使全力把弓拉成半月,瞄准左边野雉身中瞬间放箭,只听“铎!”一声弦响,弓如霹雳弦惊。

    箭失飞出,电光火石间,穿透野雉身躯,八斗强弓力如猛虎,百步之内透苍穹。

    竟是直接把这红冠,溜蓝颈,三尺彩尾羽,色彩斑斓的野雉直接从中间穿了个杯子粗的洞,连朴腾都没来得及就去了。

    另一只野雉这才反应过来,瞬间扑腾起翅膀,“啪,啪,啪”得飞走了。这正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季禺一脸无语,自从一梦黄粱后,对自己总有种陌生感,不过打只野鸡,没成想力使大了,也是杀鸡用牛刀。

    走近去,见四周石头上,桃花点点,鸡血一滩,把箭矢捡起插入箭囊,提溜起彩雉,翻看了下

    “果然打废了,一只野雉连着毛拢共不过一斤多,打了个洞,这下只能取三两肉了,可惜,可惜”虽说可惜季禺倒也不在乎,本来无一物,多少也无妨。

    当下就在溪边就者水,把鸡毛拔了,内脏放在一边,剥开洗净之后,放在箭囊里。只把内脏用苟树叶子包了,继续出发。

    走了一截儿见茅草中有一条小道,茅草倒在两边,中间点点巴掌大的脚印。

    季禺看了看地形,把旁边手臂粗的荔枝树弯下来,使刀削了枝丫。

    把树尖砍了,只留一丈二三尺高,在顶上绑住绳头,第地插上机门,机门上平搭一排小木棍,绳子结成活套放在木棍上。

    正摆在兽路中央,使枯叶盖了,弄成了个吊脚套,旁边放上内脏,这个是套些獾,野豕。

    一路在无波折,到了贯松岭下,取了早上绑好的树杆,套在肩膀,拖下山去了。到家之后把弓挂上,箭放下,拿绳子串了吊在房梁。

    又以原路进山,如此三次,把三根水捅粗,丈许长的枯树干拖回。

    饶是季禺,年轻力壮,脚力迅疾,也花了两个时辰,累得汉如雨下,气喘吁吁。

    歇上一会儿,见已是日头偏西。遂把饭烧上,大火架着,也不管它,自走到柴房,把这三截树杆,一一劈成胳膊宽,三尺长的。

    共码成了三担六捆柴薪,堆在柴房,看着柴棚里,柴薪堆积如山。

    季禺满心欢喜“这二十捆柴,明天给枯云乡白老爷送六担,给青岭集高太公四担,总要换几十个青蚨钱了。”

    做完这些,饭也烧得差不离了,草草吃完,已是日暮十分。

    在院里逛了一圈,闲着无事,打了两圈广播体操,月上中天,映的满地银辉。

    季禺望着月亮,无比思念梦里那个世界,虽是同样的日月,但异世却是霓虹灯亮如白昼,车水马龙,不愁吃穿。

    尤其是马华最爱去的ktv,酒吧,真是醉生梦死,万般快乐,神仙般的日子。

    而于此世,则乏味枯燥,天一入夜,在无乐趣,有家室的还好造小人,没家室的如季禺,就只能数星星了。

    一夜无话,转眼间晨光升腾,烛龙睁眼,已是天蒙蒙亮。

    一清早,季禺穿衣起身,打点行装,洗漱过后,打了两圈广播操,用哨棒挑两担柴,碗口粗的梢棒,一头挑一担,一次挑四捆,上百斤柴。

    先往南给青岭集高太公家里送了四捆柴,青岭集里此不远,不过二三里路程,是十里八乡,唯一的集镇,逢一,五,九日赶集,十里八乡山货,米粮油盐都有的卖。

    季禺脚程快不过半个时辰就来回了两趟,给高太公送了四担八捆柴,高太公夸他每回来的准时,得了二十五文青蚨钱,太公心慈还给送了一葫芦酒。

    季禺给高太公送了好几年的柴薪了,高太公是青岭乡三老之一,家中良田千亩,高墙大院,为人最好,德高望重。

    对季禺也照顾有加,每回来送柴,都额外送些好东西,季禺也非常感激,每年如果打到好野物,也给高太公送块腿来。

    今天十一号,还未到赶集的日子,买不到米,高太公家有粮,季禺按市价两个青蚨一斤。

    买了十斤米,半斤盐,二十五个钱转手花光,季禺倒也不甚在意。

    依旧给枯云乡白老爷送柴,这个年头,靠买柴来用的无不是大户人家,小家小户温饱善难,哪里有钱买柴用,都是自家打柴。

    枯云乡以枯松涧为名,在青岭乡北面十五里路程,距离国都昌邑二十里路。

    昌国共有七个乡,五十多个里,青岭乡内有八个里,乃小乡,枯云乡有十三个里,乃是大乡。

    大夏天下各诸侯方伯,以十余户为一里,十里为一乡,十乡为一邑。

    传闻在五帝之末,禹王定九州以来,天下都十禅让制,唯大夏国朝四百年,天下之共主称夏后,父传子,子又传孙,为家天下也。

    自寒促窃国,太康圣后复国以来,数百载,各氏族逐渐归化,东夷,三苗等纷纷归入华夏。

    盖以天下逐渐有姓氏之分,国野之别,使氏聚为里,部落为乡,氏族联盟为国,一邑城,为一国。

    枯云乡白家,就是昌国国姓,祖为昊氏,乃是黄帝麾下医官,通百药,后昊氏分数姓,数姓有分数姓,或吉,关,田,白,阳,数姓。

    昌国伯长就叫吉鸿,枯云乡白家祖上与昌国君候乃是一脉,白家大子还是昌国大司马。白氏势力极大良田数千,家将,家臣,部众数千,方圆二十里山场都是白家的。

    走了近一个时辰,方过枯松涧,过了枯松涧,就到白家集,白家集正好今日赶集,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一丈来宽的街道,两边低矮的茅屋,街道两旁卖药的,卖酒的,卖坛子,罐子的,茶铺子,铁匠铺子,木匠摊子,熬汤的,煮糖水的,不一而足。

    季禺挑了两担柴,艰难的挤过人流,往前走,还有:卖筐的是蔑匠,卖油的油翁,卖牲畜崽子的,烧窑卖碳的老叟乌漆麻黑,宰牲畜的屠夫又高又壮。

    走了越莫百十步,眼前一亮,只觉顿然宽广,右边是百尺宽用青石板铺就整齐的一片场地。

    四周十余甲士批甲执锐三五步站一个,允许人过,却不许摆摊卖买。

    左边是高墙大院,四周方圆数十丈,以丈许高墙围住,墙以青石砌成,正当中一座门楼,高一丈二尺,青瓦盖顶,顶沿向上翘起,

    熟枣木筑成两扇大木门,以铜钉顶成一尺余厚,丈许来高,整门漆成大红色,门槛一尺三寸高。

    门楼前两根立主,俱有一人粗细,向下铺了三层青石阶。门前也站了两位甲士。

    此间富贵逼人,乃王侯之家,诸侯之族,真是高堂大户也。

    季禺也不由感叹,饶是昌邑国都,犹如此家者亦不过数家也。

    左边长脸甲士,见季禺挑四担柴来,老远便喊道:“挑柴的,这边过来!”

    季禺抬头一看,忙回道“原来是祁晖大哥,今日又是你当值么!我今担柴来矣,还请通过!”

    长脸甲士撇嘴道“你这话说的,这厢全赖我等护卫,不是我当值,谁来值守?莫闲逛,进去放了柴,去账房领钱,赶紧出来”

    “知道,知道,尊将军法旨,哈哈哈…”季禺笑着说

    “哈哈哈,是守门将军吧!”旁边圆形的也笑道。

    “你这厮贪闲爱懒的光棍汉,贯会打趣吾,你赶紧去吧,”祁晖先回了季禺又对圆脸的笑骂道“你这犬辈,在拿这事笑吾,小心吾刀利”

    原来这祁晖也非是一般人,自幼就练些好武艺,也是十里八乡的猛人当年的孩子王。

    因身形高打把同乡的小伙伴,光腚孩子,驱使成兵,自号冲天大将军,说长大了要投军,当大将军。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