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三回[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竞争]
    ,,,!

    祁晖后来果然在昌邑投了军,只是他在军中厮混了数年,虽有些武艺,然天下又四海升平,海宴河清,一直也没捞个一官半职。

    近年来夏后桀继位,好容易天下诸侯不朝夏,渐生乱象,可昌邑是成汤属国。

    商汤乃是大贤,东方商汤治下,人民安居,百族乐业,除些许盗匪,也亦多是无胆鼠辈。

    昌国可谓是百年无战事,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昌君吉鸿乃至整个成汤治下,各诸侯,方伯,皆喜文治而厌武功。

    祁晖性情耿直,又好武艺,不同文采,不会迎逢,故多为上官所不喜。

    从军多年,却被昌邑司马调来给自家老爹看门。

    季禺等众乡党自幼在一块耍子,皆知跟底,倒是时常互相打趣。

    这却不表,却说季禺担了两担柴,进了白家,也不走中门进入大堂,只从侧门,沿着青瓦铺盖,红住顶梁的回廊直入。

    转了三个屋沿,直入柴房,把两担子柴放下,又往回拐了两个墙角,走出侧堂,进了白家账房。

    这账房可可不似柴房,那般冷冷清清,这厢倒是热闹多了。

    方圆不过百尺宽的账房。当门口左右竖着各搁了一条长案。

    几个识数的先生或书刻竹简,或算数结绳,几个后生或搬书简,或整理案卷。

    来算账的匠人,送油盐酱醋糖的,送坛罐肉糜的,进进出出。

    季禺径直走到靠门边左案,朝正低头记账的年轻先生拱手道:“白先生,小人折溪里几禺送柴来了,还请先生劳烦记个账。”

    白先生是白家家生子,有些文采,在整个昌都都略有薄名,他以速算成名。

    白先生抬头望了眼季禺,朝季禺颔首回道“这次担了柴薪几捆来呀?”

    季禺道“这回挑了两担四捆柴,我着或午后,或明日将再送两担过来。”

    白先生点了点头,突然意有所指地说“这次多予你二文,也酬你这些年来,为我白家供柴,只是明日却不用再劳烦你送柴过来了。”

    “白先生!我季禺自问这些年来,虽然惫懒,取也是个守时的,说几时送来就几时送来,不管下雨刮风,酷暑严寒,从未断过,这,这…”季禺一时有些懵逼,白家可是他的烧柴大户,怎的突然就不要他柴了。

    白先生神色漠然,也不答此问,只是拂袖起身道“好了,这个你莫管,只是日后却不须要你的柴了,免得你严寒酷暑,下雨刮风,在受苦来送柴薪”

    说罢,不待季禺回话,掏出钥匙,开了身后匣子,数了百十文青蚨钱,又转头道

    “连你这两担,算在账上,上个月,你送了十二担柴,加上这个月来的三次,一共是十八担柴,念你辛劳,在多给你五钱”

    白先生把钱往季禺手上一放,顿了顿又说“吾这里就不留你饭了,你自回去罢,趁早回乡还正赶晌午嘞”

    说完又自回榻上,伏案低头书写。

    季禺见此,叹了口气,“罢,罢,罢,不要就不要,”正转身欲走,

    白先生又抬首说道“你常自号闲人,吾劝你最还是早些随你兄长做梢公去罢,吾昌国四周皆有山林,”

    “能施才买柴者,那家没有山场隶民,奴仆,谁差几捆柴来,不怕你跑遍十里八乡,不过是看你兄弟乃古风伯氏之后,算是接济你罢了。”

    “况且你如今二十有几,四肢有力,却五谷不勤,整日闲逛懒散,不以为耻也,真有败你祖上家风”白先生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季禺听罢,呐呐无语,只是低着头,转身走出账房,直往门外而去。

    见季禺欢昂首进去,垂头出来,疾步走出,守门的甲士祁晖高声唤道“阿禺,你这惫懒货,莫不是冲撞了府中贵人,被责骂了?垂着个头作甚?”

    季禺也不作声,只是摇头摇头,几步下了台阶,朝着青岭乡去了。

    一路在街上垂首前行,忽地前方一暗,季禺避过,却迎面与人撞了个满怀。

    季禺正要赔礼,迎面来的却先高声道“是季禺先生么?,吾来乡野正要寻你,没成想倒在此处碰上了,莫走,且去前面酒摊,吾有事与你商量!”

    季禺抬头,确见对方身长六尺,面若冠玉,头戴金冠,身着赫黄袍。

    面若冠玉,星眸剑眉似寒星,玉面如辉绛朱唇,戴金冠,着黄袍,金冠上攀龙纹凤栩栩生,赫黄袍上金花朵朵若点尘。

    身手还跟了两个甲士,四个扈从,两甲士,身高八尺壮如车轮,披甲握戟冷芒生,连四随从都俱是绸段衣。

    季禺悚然一惊,自出世以来,几回见过如此贵人,忙躬腰拱手,就要下拜,却被对方施手托住!

    “不…不…不知道贵人在此,在下无目,险些冲撞了贵人…乞望恕罪!”

    那贵人一手扯住有些颤颤巍巍的季禺,边往旁边酒摊走去,一边朗声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我乃昌邑少君吉伯严,专为先生技艺,今日特来寻先生你的!”

    待到了茶摊,周围甲士随从早把伙计叫上,抹静了桌台案几,吉伯严直拉着季禺坐下。

    季禺道“小民乃山野慵人,不敢当先生之称,只会伐樵砍柴,持斧断枯藤,换米三升,聊以果腹罢了,那里会得甚么技艺,少君莫不是找错人了?”

    “你可是仲季禺?还有个昆兄唤做伯苍?”

    见季禺点头,遂又笑道“那便没错了,吾要访的贤人就是汝呀!”

    见季禺一脸茫然,吉伯严遂又说“几年前先生可是伐得了六根二尺六寸粗的血纹金丝楠,以每根一百二十钱,卖给了昌邑田家做大料?”

    季禺回想了一下,略带回味的抬头说道“确有此事,当年我持斧游遍三百里坎龙岭,六百里贯松山,见六株大楠树,”

    “腊月初春,尽然枝樊叶茂,郁郁含烟,遂持斧着根砍下,只因树断口处呈黄铜色,盖有奇异血纹,散发出阵阵异香扑鼻”

    说道这里,季禺顿了顿,瞟了眼酒保刚端上案几上的酒壶,肉糜,喉咙滚动了下,复又道

    “我见此奇木,没舍得剁短,遂回乡请人抬回家中,乡中各里闻说此事,争相来看,传为一时之奇”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