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叛逆的征途〕〔陆寒霆〕〔宠妃天下〕〔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龙帅江辰〕〔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江辰唐楚楚在线阅〕〔江辰唐楚楚〕〔小说江辰 唐楚楚〕〔史上最强太子!〕〔欢愉〕〔草根选调生〕〔我的灵泉有条龙〕〔我的姐姐是扶弟魔〕〔第九特区〕〔苏卿陆容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四回[不会机谋能算计,无荣辱阔谈今生]
    ,,,!

    见季禺迅速平复了心情,反而侃侃而谈,吉伯严当即心里也不由高看季禺几分。

    往日莫说此等小民,就是乡中三老,昌都大臣见了自己,也不由得诚惶诚恐。

    见季禺顿住不言,遂拿起酒壶,壶中早已温好了上等陈酿,先给季禺盏中斟满,又给自己倒上。

    吉伯严一手拂袖一手举杯,对季禺道“先生勿须拘束,今且不伦君民礼数,吾等畅饮长聊,请”

    季禺连忙举杯欲要站起,却被吉伯严一手拉住,只好道“谢贤君赐酒,小民失礼愧受”

    吃过一宵酒,见季禺谈吐不凡,言辞有序,浑不似一般草民百姓般,见君候纳纳无语,吓得口齿不清。

    吉伯严另眼相看,心说,且不论那事他办不办得,就就凭此人气度,迟早也不似池中之物。

    菜过五味,酒过三旬,季禺放下筷子道:

    “当时是田家老太公任昌国司农,初春下乡查探民间青苗长势,闻听此事,特驾临鄙陋室,说是见此木还算稀奇,以一百二十钱一根买去,说是做大粱”

    其实季禺此时亦对吉伯严此来,目的有所猜测,自付此世黄粱梦前自己十分平凡,唯一可虑的就是遇此奇木了。

    说道此处,忽见吉伯严似痛心疾首般叹道:“吾说汝卖得贱了,那血纹金丝楠,非同一般,乃奇木仙根也,凡做成的器具,异香飘数里,百十年不散”

    https://m.xla.

    “且这血纹金丝楠,亦是宝药,只取些细末子,随身配待,就能安心定神,防碍百虫,远胜寻常香囊,”

    “当年那六株血纹金丝楠,被田家子献与当代夏后天子,做了金丝大榻,治愈了妹喜娘娘的心痛病,换了田家举门富贵,迁入夏都,”

    吉伯严摇了摇头,夹了两口肉糜,复又道“被夏后赐了千金,赏陈酿百坛,青墙大院十座,良田千顷,拜上大夫,食邑三千户”

    季禺心中如波浪翻滚,千金豪宅便罢了,只是吃惊食邑三千户。

    按一户五口人算,那可是丁口过万了,这夏后真是大方,须知昌国立足黄河南岸数百年,由氏族变为邑国,算上奴隶亦不过数万丁口罢了。

    见季禺并不失色,并不捶胸顿足,吉伯严略感失望,诧异道“汝竟不懊悔呼?,似这般机缘,平白与了那田家子,实为可惜,可叹”

    季禺怎么不悔,不过转念一想,心即平复,其一,自己不过昌国一野人罢了,就算不卖与田公,也不见能保得住。

    其二,就算保得住,只怕也送不到千里之外的夏都。

    其三,自己一心要逍遥山野,若逢此事,只怕会卷入各路诸侯的机谋之中,到时之怕性命难存。

    想到此季禺悚然而惊,这昌邑大子此时来寻吾,恐怕是祸非福。

    暗思“怕是想让我在去寻那奇木罢,吾乃乡野小民,于这些诸侯王公来说,实如草芥一般。

    昌国虽只是小邑国,但能让如此显贵折节论交,他所谋甚大呀。”

    想罢季禺心里就是一苦,如今只怕是陷入翁中,苦也,苦也,这奇木吾要是寻得倒也罢了,要是再无此机缘,怕是性命不保呀。

    罢…罢…罢,若无此机缘,也合当吾性命皆休,若还能寻得那便是皇天庇佑。

    人之一思,电光火石之间,便有十万八千念,况且黄粱一梦后季禺慧力大涨,思考数节,不过是眨眼之间罢了。

    想通次节,季禺再不拘束,大口吃酒,大口吃肉,引得吉伯严并二甲士,四随从纷纷侧目。

    边吃边向吉伯严回道“不悔,不悔,田公乃道德之士,人间大贤,为任司农十余秋,劝颗农桑,传男丁耕田育苗,授民妇坊线织衣”

    “古人云:自助者,天必助之,田公合该有此机缘,是小的福薄。

    若田公尸位素餐,道德浅薄,怎会春巡青苗,夏栽桑麻,秋催收粮,不下民间又何来此机缘?”

    说道这里,季禺斗胆举杯邀吉伯严共饮了一杯,后有说“田公如此治世之臣,升迁高阁,小的高兴还来不及耶,”

    吉伯严颔首肃然道“古人云,山野有遗贤,实谓古人诚,不欺吾也,

    以吾观之,君谈吐之间,正气凛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实为真道德之士也,”

    吉伯严心神大振,于此五浊恶世,此人即有如此见识,言谈间更能引经据典,似博通古今,实非俗流。

    初时不过以为奇异罢了,虽称先生,实为君王礼数,吉家昌君代代相授,为君王心术.。虽为礼遇,不过本能,想季禺不过是个不通文墨的幸运儿罢了。

    而此时在观此人相貌衣着,虽是一身破烂粗衣,却浆洗的整整洁洁,几块补丁,不损风采,

    浑身手足颈项,皮白洗嫩,无半点尘垢,双目开阖间炯炯有神,不似常人麻木。

    嚼肉咽菜,牙齿整整齐齐,洁白如玉,不类普通黎庶黔首,因食粗粮缺牙露齿,或黄黑浊气。

    吉伯严观察季禺言谈,心下暗思,此倒是比自家更像公侯,如此人物,只于吾在商汤毫都拜的老师伊尹身上见过。

    心下认定,这怕不是个假闲人,真大贤,心思亦随之转变,就算此人再寻不到奇木也无妨。

    成汤筹划多年,量那残暴之桀后,也拿吾等商汤联盟无法,此番不管是在父君面前,还是夏后来此,此人吾保定了。

    两人心思转换,面上确波澜不惊,季禺见吉伯严虽另有机谋,确也平易尽人,不拿贵人架子。

    吉伯严见季禺天南地北也能掰扯,水里游的天上飞的也一一列举,一付虽未出过昌邑,确尽知天下这数,惊得连称呼都从汝变成了君,

    却不知是季禺黄粱梦中所见种种奇妙,若是知晓,怕不是要跪地直呼仙人。

    时间转眼即过,日头偏西,两人推杯换盏,菜没了就吩付在热,酒没了唤酒保在打。

    吉伯严是个不差钱的,酒要店中陈酿青梅,菜要四热四凉,荤素搭配,着店家俱扯贵的上。

    晃眼见竟吃了两个时辰,饶是果酒,二人也是面红耳赤,醉醉熏熏。

    季禺忽然道“少君,酒以过三寻,菜也不止五味,季禺愧收少君大恩,万死难报,少君但有何吩咐,小的虽是以微寡之身,愿为少君尽些绵薄之力”

    却愿来是席间,吉伯严许了季禺昌邑下大夫,年奉百担,绸二匹,虽是小官,但也大过乡中三老了。

    吉伯严肃然道“也不须先生报甚么万死,只是一点拜托先生,也不瞒你,吾师伊尹原是夏都上大夫,

    后转投商王成汤麾下,官拜丞相,吾师在夏是,与有仍氏妹喜早有婚约”

    顿了顿,挥手着甲士,随从屏退左右,小声道“因有仍氏不服夏桀,拒不朝夏,那夏后天子,着九夷之师攻灭有仍氏六国,把这一族男为奴,女为娼,据妹喜为独有,

    妹喜娘娘时发心疼病,实为思念承相之故啊,”

    “只因有夏太史令终古,刚正不阿,屡次劝谏夏后不可沉迷女色,最后竟一把火烧了琵琶宫,随后天降大雨,所幸妹喜娘娘无事,”吉伯严随即又郑重的说道“却把红纹金丝榻烧毁,妹喜时常痛心,老师也常心如刀割,商汤与夏后都通传天下,招榜寻良医,或奇木。

    夏后发了数次令箭,命我昌国务必要你寻得奇木,所以我希望先生,能够在次寻得此木,”

    季禺心中一苦,果然如此,这树夏后殷商标榜天下也难寻得,自己不过好运罢了,若寻不得这可如何是好啊。

    似知季禺心中所想一般,吉伯严对季禺又承诺曰“若先生寻不得也无妨,只盼先生尽力而为,若寻不得。

    夏后问罪,我昌国与殷商二十四路诸侯替你挡了,量夏后也无法,只是苦了妹喜娘娘,与丞相。”

    说完竟起身拱手一拜,季禺连忙起身侧过,惶恐道“不敢当少君大礼,此番敢不尽全力也,定要寻来奇木,解丞相与妹喜娘娘此厄”

    吉伯严颔首谢过,招手唤来随侍,“取十金赠予先生,”

    季禺也不推辞,推辞了吉伯严怕反而不放心,接过金子长揖一拜,“谢少君赏赐,小的愧领”十金即为十贯,一贯为青蚨一千钱,十贯重达十余斤,以布裹了背在背上。

    见季禺收了礼,吉伯严宽心,踉跄得带着甲士随从出了酒馆相昌邑而去,只有余音绕梁“先生自去罢,吾在昌邑等汝消息”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