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十二回[道高龙虎伏,梦入阴司宴]
    ,,,!

    季禺见状把院门闭了,略微思索,即动身朝青岭集而去,今日黄历十九,正是集中赶集之日。

    不过数里路程,季禺步履轻疾,不一时即至青岭集。

    因今日赶虚,集中倒添了几分生气,亦是人来人往,虽不如枯云乡,却也是青岭八里之中心,摩肩擦踵,千余人还是有的。

    季禺径入集里,也不买柴米油盐,只是挑着买了些香油,香烛,红布一挂,又买上写肉糜,瓜果

    把这些用布裹了,沽了三斤酒用黄皮葫芦装着,还着原路回了折溪。

    一路走到山神庙下,季禺望着庙里尺许高的铜塑人像,先把香烛点上。

    用陶碗装半碗香油,灯草捻成一股点燃,道:“上回山中多谢尊神显圣救命,如今我已官拜昌邑右司农,今来奉上香油二两,特来还此愿矣”

    说完把红布披在神像上,取上豕肉,用陶盏斟上酒,放在神台。

    季禺屈身跪下连拜三次,起身归家。

    回屋后随意收拾些饭菜,把酒给自己倒上自酌自饮,这时的酒度数极低,绕是如此一葫芦酒下肚,

    季禺也是微醺,见天色暗下,收拾了碗筷,只觉醉意如潮涌,翻身上榻,不一时已是呼声大作。

    只是迷蒙中,昏昏沉沉,似是飞天般的,季禺来到一座府邸,上篆牌匾曰天赦伏魔将军府,似是衙门一般,两列差人,俱是兽首人身,戴冠穿着黑衣,手上拿着铁尺锁链。

    季禺面色一惊,似晃晃忽忽,这些差人虽青面獠牙,却是异常和善,见季禺来此,忙拉着他进入府中。

    即入堂中,只见灯火通明,照得纤毫必现,内中早已备下案几酒席。

    正中首座上有一人斜坐着,季禺一见他怎生穿着:赤面兽首吞金甲,头戴凤翅鎏金冠垂下两道三尺长雉鸡尾,赫黄袍绣锦纹金花,大红披风,脚登紫金步云履。

    豹头环眼似吊客,络腮钢须染,不似神仙,倒真像个大将军。

    季禺一见,脸色一清,醉意立消“你是…龙力子?不,你是山神老爷”

    两侧各有一座列案几,上坐几员文吏,见季禺声音,转过头看着季禺,季禺一见吓了一跳,满座俱是些:獐头鼠目,鹿角麝头,只是似人一般穿着衣袍,戴着官帽。

    那神将见季禺面上惊色,大笑吩咐左右道“哈哈哈,快招呼司农大人入坐,宴席即将开始,只等司农大人了”

    左右牛头力士不由分说来着季禺,坐在上首侧座,待季禺坐下。

    两旁走出两列天女,粉红罗沙宫裙,盘云髻,金钗玉冠,肤若凝脂白似雪,翩翩起舞,丝管笙响起阵阵仙乐声。

    神将举杯道“请司农大人满饮”

    季禺面色迟疑,迷蒙中竟然不知觉间到了这座府邸,悄悄伸手拂袖,摸到袖中巽风幡,季禺面色一定,管他魑魅魍魉,妖鬼邪神,只有此宝护身,当不惧矣。

    见季禺面色迟疑,神将似笑非笑道“先生午时还与吾吃过酒哩,给吾送来大红新衣,香花宝烛,你看这堂中灯火通明,都是先生你送来的香油”

    说罢先饮过杯中琼浆,大笑道“先生莫慌,吾不会害你的。只是想请先生过来吃酒,遂摄先生元神过来,还望先生勿怪”

    季禺起身一拜,亦饮尽杯中酒水,洒然笑道“不怪,不怪,那日山中还多谢尊神显圣相救,小的无以为报,只能四时献上香火供奉”

    旁边一头顶鹿角,身披黄衣的老先生也笑道“这山中豺狼虎豹俱为我家将军所降,精灵野仙也为将军所管,八百里贯松山都是将军辖地,受昊天上帝亲笔敕封[玉都院左卫灵官下界阴司伏魔大将军]”

    季禺原先见那小庙神像,还以为是个山神,未成想这个竟是天赦伏魔大将,只能拱手夸道“老爷神威,真是降龙伏虎也”

    伏魔将军见季禺夸他,极为高兴哈哈大笑“比不得先生法力,先生得贯松大仙传承,那日在山中演练起神风,才真是神威无量啊”

    季禺对这种商业互吹实是无感,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开始了与神将的互相吹捧。

    季禺忽然神色一动,讪讪道“我虽入了仙流,却不知晓仙家鬼神之事,尊神可知霁云公老师去往了何处啊”

    伏魔将军羡慕道“那日空中仙音阵阵,满天红光紫雾,天宫下来了两位上仙,有三真玉女持花节,天府力士推香撵,彩霞童子捧金炉,倒是好大的排场,迎接着贯松仙长径往天宫去了”

    仙家上界,到底是比我神道清贵,吾神道虽尊,却有层层藩篱。

    季禺面色一惊,仙女持节,童子捧炉,自己却只见微微清光,满空无异常,为何山君却说有这般大得排场。

    伏魔将军见季禺面露疑惑,恍然道“先生虽有异术,到底还未入仙流,这些异像凡人是看不见的”

    季禺恍然大悟,又道“往日只听神仙传说,却不知仙神之间有何不同之处”

    伏魔将军略微思索,回道“我神道者,神与道同,执掌天地经纬,受万灵朝拜,化身无量,乃至尊至贵者也,有先天真圣与神圣,鬼神之分

    先天真圣与道合真,生成于太虚之间,都是上古大贤之士,而神圣鬼神后天而成,享香火供奉,亦是人间有德之士成就,两者出身不同却无高下之分”

    与季禺对饮一杯,神将又摇头晃脑道“我未入仙道,对仙道亦无太多了解,只是贯松大仙百年前于贯松山中练气修行。

    他曾出元神入我府中宴饮,常闻仙人者躲过轮回,追寻大道,超脱生死,出入有无之间,不朝三皇,不拜上帝(昊天)自在逍遥

    只是仙道清苦难成,出家人也有重重戒律,到底不如我神道富贵”

    季禺听得如痴如醉,霁云公虽传法给他,到底走得匆忙,也未曾给他讲过这些仙神秘闻。

    不过就目前来看,仙家过得却实不如鬼神富贵,这将军光是府邸就有百亩之大,富丽堂皇,仆役天女,还有文士,小吏,并有兵将差遣。

    而霁云公虽能变化,到底不过栖息山谷荒野,不过数丈宽的石洞罢了。

    这季禺却是不知,仙道亦有乾坤辟界之术,洞天福地,天丁力士差谴,仙根奇珍无数。

    而这伏魔将军府邸虽宽虽大,却不过是托信众香火显现的地底阴府灵境罢了,此间所见俱是虚幻,反还不如霁云公所变化的天宫。

    所谓文员官吏,满堂衣冠,不过点化的小妖小怪之流,美貌天女不过阴魂变化,便是门前兵将亦不过是地府阴兵罢了。

    当然季禺未入仙流,肉体凡胎,只是魂魄摄入此间,自是看不出这些的。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