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叛逆的征途〕〔陆寒霆〕〔宠妃天下〕〔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龙帅江辰〕〔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江辰唐楚楚在线阅〕〔江辰唐楚楚〕〔小说江辰 唐楚楚〕〔史上最强太子!〕〔欢愉〕〔草根选调生〕〔我的灵泉有条龙〕〔我的姐姐是扶弟魔〕〔第九特区〕〔苏卿陆容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十四回[人间兵戈起纷纷,握刀横枪护君候]
    ,,,!

    日头偏西,季禺面带微笑的从祁辉家中走出。

    果然不出季禺所料,在宴中季禺只是稍微试探,祁晖就满面惆怅的表示了他对白司马家的不满。

    季禺见此,直接把少君候的赏赐拿出,言明此事后许他为偏将军,祁晖立马向昌邑虚拜,表明愿为少君效死,为昌国肝脑涂地。

    吩咐祁晖等候少君候钧旨,季禺负手拂袖直出枯云乡,连日乘舟入城向吉伯严禀报了此事成矣,少君自是心喜,嘱咐季禺等他钧旨不提。

    季禺复转入昌邑城南,见兄嫂果然听他吩咐,变卖了舟楫举家搬入城中,季禺承兄嫂招待,在昌邑歇了一晚,次日一早复又回了折溪。

    季禺在山中闲来小酌二两,空来舞剑练习武艺,夜观星宿,晨采薄雾,钻研霁云公留下的道书。

    时光转眼而逝,山中如岁月静好,山外中原倒是风云变幻,一晃间过了月余时间,进入炎炎夏日,此间在无他事,季禺倒是自在逍遥。

    这一日清晨,正是薄雾蒙蒙,微微日光,映得季禺院里如仙境,满布氤氲之气,

    季禺搭了个躺椅,正在研究道书中观气的法术,忽的门外声声呼唤传来“司农大人…司农大人在否”

    季禺刚起身,阵阵啪门声就传过来,一个青衣小厮推开篱笆进了院内,这小厮一间季禺面色一喜喘着气儿道“司…司农大人,快快入城中,出大事儿了,少君急令小的来寻你”

    季禺见此面色一沉,冷哼道“你这厮慌甚,有什么事清楚道来,少君传你过来做甚,可是城中有变?”

    青衣小厮见此,忙喘了两口粗气,待呼吸平静方道“昨夜三更时分,老君候薨了,少君恐城中有变,急传各地大夫将军速入候府”

    季禺面色一变,道“你先回去,禀报少君勿慌,着他先稳住白应龙,吾即带兄长并祁晖前来相护”

    季禺忙起回屋取了宝剑背上,把中门闭了,疾步赶往枯云乡,先到了集市,见祁晖正在白家门口带着几个甲士巡游,忙道“祁大哥,你家小郎在济水玩耍溺住了,快随吾来”

    祁晖神色一振对左右道“劳请几位代吾当值,吾有要事先去了”

    左右几个甲士闻祁晖孩子溺了水,也自着急,奈何事务在身只好道“祁兄自去救你家小郎吧,这里交给吾等,速去,速去”

    季禺带着祁辉一趟跑出街外,直往济水行去,祁晖道“可是少君有事,白应龙真敢犯上呼?”

    季禺摇摇头,“这个倒没有,只是昨夜老君候薨了,少君怕白家有变,急令吾等前去商议”

    祁晖听闻老君候死了,倒是无甚反应,吉鸿在位这些年,只是中人之君罢了,也无甚好怀念的。

    只是兴奋道“这个好,这个好,少君候即将困龙升天矣,他若继位,吾等亦鸡犬升天哩”

    季禺一阵无语“你这厮用词不当,那个是鸡,那个是犬,老君候早不毙,晚不死,偏偏少君将朝毫都会盟时薨了,值此多事之秋,只怕那白家要生事端哩”

    却是旬月前,就有商汤毫都飞骑渡济水传信,着黄河南岸诸侯于五月会盟于毫,而在这个月中原亦不平静,

    原来西边的夏后本着先下手为强,谴忠磊葛天氏将大军三路攻商,葛天氏亦为中原大族,为上古炎帝之后。

    葛天氏地域横跨黄河两岸,宗主为鄞国,有大国:济邑,魏邑,成邑,余者为小邑国,大国者皆有国人十余万,战车百乘。

    而济邑的济国于数日前,斩三牲杀奴隶祭旗,倾战车百五十乘,并仆役军数万,将沿济水北上,意攻昌邑南乡关。

    这些且不表,且说季禺并祁晖二人于渡口乘舟直往昌邑,将过了个把时辰,即入昌邑城中,季禺先入城南唤了兄长,速赶至城中君候府。

    这个府邸又自不同,阔有东西百余丈,高墙黄瓦红檐,至府前十余根立柱,皆有一人粗细,左右两扇大门高有丈二,宽有丈许,

    两侧甲士如云,枪戈如林。只是如今昌君薨毙,梁缠白幔,来往甲士官吏俱束麻衣白巾,以示哀绰。

    季禺带了兄长二人也扯了麻衣孝布披着,径直入府,两边甲士见季禺披麻戴孝,内衬官衣戴者乌沙,带了俩牛高马大的随从,也不敢阻拦。

    刚过门檐,内里数百尺宽的大堂,白烛白幔灯火通明,堂后停灵椁,堂前数十个大夫官吏面色肃穆,鸦雀无声,只是哭哭啼啼,抹着眼泪儿。

    季禺见此心中腹诽,似这些官吏,数年来皆由少君候节制,怕是老昌君的面都没见过几次,那有半点感情,却皆悲泣不已,让季禺心中直呼戏精,戏精。

    无奈何,入乡随俗只好也做哀思状,低声假装抽泣,尽管他连老国君的面儿都没见过,这会儿可不敢搞特异,被治个不敬之罪,扯去殉葬就不好了。

    闻听季禺抽泣声,满堂官吏并少君皆转过头来,见是右司农来了,见季禺并两个壮汉似悲哀不已,做小女儿壮,皆也在心中赞叹“不愧是司农大人,真真好演技也”

    见少君吉伯严望过来季禺忙拜道“见过君候,小的季禺来晚了也,让少君受惊,万死难辞”

    吉伯严扶起季禺小声道“不晚,不晚,你还来早了,数十里路真辛苦你了,”

    又咬牙道“白应龙那厮真是不敬,近在咫尺,现在竟还不到…”

    季禺忙向少君引荐了伯苍祁晖二人,少君见这二人一个身长八尺面色微赤似醉酒穿着麻衣,一个身长七尺腰粗十围,皆是蜂腰猿臂,魁梧不凡,

    忙低声道“这就是伯苍祁晖二位义士罢,真真是好壮士,你二人速入偏堂,吾已着人为尔等筑好兵器,那厢有人候着,速去挑选好等我号令”

    季禺向伯苍祁晖二人颔首,待二人转入偏堂候着,遂与吉伯严并各公卿立于堂前。

    约莫过了一柱香时间,门前郎官儿高声唱道“司马大人并南乡关总兵携众武官到……”

    季禺众人忙转头望去,只见门楼下当头进了一队着麟甲的武臣,当先二人并入。

    右边一个着鱼麟甲红樱盔身长六尺,赫黄袍,红披风,正是南关总兵关雄,乃是城门校尉关虎仲弟,领军二千驻守南关。

    右变一位自不必讲,想来就是左司马白应龙,着金冠绣狻猊,亦是赫黄袍绣狮虎,内衬兽面吞肩鱼麟甲,蹬红靴。瞧他怎生面貌:

    黑面浓眉狭长眼,长须三绺,看着不似个奸诈老贼,倒像个良将终厚臣。

    这二人身后各带一班将校,只是白应龙侧后一人,更是不凡,着大红锦衣,满头须发披散着,身高亦约莫七尺,双手垂膝,只见他怎生面貌:面如蓝靛,面如蓝靛方脸浓眉真奇异,

    发似朱砂,发似朱砂炎炎真火辟邪魔

    阔口獠牙,阔口獠牙血盆微张利齿露

    双目圆睁,双目圆睁开阖间雷光电彻

    真个是炎黄上古神魔裔,人间奇人神异士。

    季禺正代转头询问吉伯严这个青面獠牙的异人根脚,随即瞠目结舌

    只见刚还咬牙切齿的少君候转眼间已是悲伤满面,几步忙走到门口迎接。

    伸手把住白应龙并关雄二人手臂,一片孺慕之情,大声哭道:“两位世叔…你们可是来了,父君他…父君他薨了,呜呜呜呜…”

    ……。。。。

    季禺并一众公卿一阵无语,只在心中暗赞“不愧是少君候,真真是个影帝也”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