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战兵〕〔我的老婆是校花〕〔婚心荡漾:夜少,〕〔超位面穿行〕〔我的天赋是复活〕〔第一龙王〕〔我真的不想喷人啊〕〔我真不是大佬(罗〕〔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十六回奸贼猖狂,神风破毒烟
    闻听此言,殿内众卿面色大骇,济水大营驻与清水渡上游十而里处,素为拱卫昌邑之军营,分有水陆两师。

    仅陆师就驻扎有一万一千余大军,战车百余乘,这个可不是寻常征战凑数的役夫,万余战军尽皆着甲,刀枪弓矢齐备。

    这个以外还驻有水师三千,有大沙船数十条,蒙冲十余艘,俱备有硬驽强弓。

    事实上这个时候,凡征战必报虚数,以作威摄,如济邑从征甲士百五十乘,着甲之正军就为一万五千至两万精兵,

    余着皆不过是役夫奴隶,因服徭役从征押运粮草者三四万人,因济邑号称将大军十万,遂昌邑众卿除去虚报,推算济邑此征将有五万余军。

    而这五万军中真正能打者不过亦不过万余出头罢了。

    余者数万役夫守城或打顺风仗还可,如若正面排军布阵面对甲士精兵不过是一鼓而下也。

    盖因凡着甲之士,刀枪难入,皆能以一敌五,甚至以一能挡十倍普通不着甲的役夫。

    而昌邑三军除却精锐轻骑军五百,俱为半脱产甲士精兵,何谓半脱产

    只因生产力不足以供养众多大军,是以诸军皆忙时回乡勿农秋收,闲时驻营整训。

    而真正使诸公大怒的却是如今正值春耕,本应放归诸部士卒壮丁归乡耕种,可这白应龙竟因私利而束诸军于营中。

    须知此时春耕秋收都是极其重要的,耽误耕种收成不足,常累至饿殍遍地,赤地千里。

    遂以此时常有诸侯征战打到一半,拖延一久,就要罢兵言和,盖应诸侯全民皆兵,壮丁时常在外,反致国力衰弱,穷兵窦武尔。

    吉伯严此时亦变了脸色,再不负镇静自若,知晓如今已是撕破脸皮,拍案起身喝道“左右何在,速把白贼拿下…”

    “哈哈…想擒我,就凭你这几人可还不够…”白应龙早看出四周寂静,墙边布幔下黑影晃动,有刀光闪烁,屏风后灯火摇曳,似有剑影绰绰。

    自知今日难以善了,白应龙朝红袍异人使了个眼色,

    擒人先擒王,遂与异人当先跳过案几,拔剑砍想吉伯严,他几个忠磊亦抽身挡住了执戟郎官。

    这殿里一干文臣如何能挡,如鸟兽尽散,各自或躲于案下,或靠在墙柱之后,关虎关雄大喝“少君候当心,护架…”

    吉伯严亦是大惊失色,踉跄后退,靠倒屏风,这厢伯苍祁辉并众甲士早已等候多时,各自跃出屏风,挡住白贼并众党羽道“少君勿慌,吾等来也”

    兵对兵将对将,关虎关雄并众郎官数十人低住白贼党羽七八人,这些贼众皆是军中豪杰,武艺极其不凡,以少敌多还打得关虎等人连连败退。

    幸有关雄并其麾下几个校尉亦有些武艺,这才堪堪敌住。

    这厢是白应龙急仗剑来取少君,由伯苍并数个甲士架住,这白应龙从军多年,战阵功夫极为不凡,

    虽是殿内狭窄,又不善使剑,即是如此,伯苍等五六人也只微占上风,急不能胜。

    这边台下那异人更是生猛,使两柄剑,横纵交挥,水泼不进,

    一人力敌祁辉等数十人与不断在加入的执戟郎官,侍卫力士,却丝毫不落下风。

    除祁辉武艺非凡勉强能挡,其余猛士对上他却如纸糊一般,挨两下就死,对两招便伤,这怪人却神色轻松,纵横无敌。

    季禺爬在后面眼见打起来了,忙拖着剑跑到台上,一把把靠坐在地上的吉伯严拉起来,带到后堂“少君请入后堂稍待,等吾等除去奸贼”

    吉伯严面色苍白的点点头,由季禺护着躲入后堂。

    季禺出来后,见殿内正打得火热,那红袍异人正打得祁辉众人节节败退,忙抽剑出鞘,亦仗剑戳向红袍异人。

    红袍异人见季禺仗剑劈来,把双剑舞得似纺车儿一般,霹雳啪啦荡开众剑,横剑过顶架住季禺宝剑,张开阔嘴獠牙嗤笑道“米粒之辉也放光华,莫要怕,你也吃吾一剑”

    季禺原以为剑为轻灵之兵,谁料这怪人剑势力沉,季禺只挡了一下,知觉手酸脚麻,一股沛然大力传来,直招架不住,

    这时怪人得势不饶人第二剑又劈来,眼见季禺丧命,祁辉大吼一声挥刀架住,季禺忙倒拖着剑败走,跳出战圈掠阵。

    兵对兵,将对将,各自捉对厮杀,吼声振天,约莫过了一柱香功夫,老管家带了大批力士甲士进殿,把众文臣接出殿外。

    季禺这边人越来越多,来了数百甲士,人头攒动,团团围着红袍异人轮战,

    从殿内打到殿外,绕是红袍獠牙勇力无双,武艺无敌,这会儿也战得筋麻手软。

    见殿内只有自己与白应龙还在抵挡,众党羽早已被关雄等人乱刀砍死,

    这厢关家兄弟解决众党羽,也加入战团,围杀白应龙一人,眼见关家兄弟并伯苍等人亦杀得白应龙抵挡不住,就要遭擒。

    红袍怪人青面发寒,獠牙阔口外露,忽得喷出一股黑烟,祁辉等人不曾防备,只觉满室异香,似有腥甜之气扑鼻。

    黑烟转瞬铺出数十尺,放原数十步黑烟滚滚,季禺忙道“不好!快速退,这厮使毒雾异术,尔等赶紧退开…”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头脑昏昏沉沉,好似要睡倒一般,四周甲士七窍流血,皆滚倒在地,在无声响。

    祁辉早有季禺吩咐,见异人喷毒雾忙闭气闪出战圈,见数百甲士瞬间死了一片,亦觉汗毛倒竖,脊骨悚然。庆幸道“狗贼好烈的毒,”

    这下在无敌挡,红袍异人就要在喷毒雾,解就白应龙,遂对白应龙大吼一声

    “吾来挡住他们,主君寻机速走,取城外调兵前来,吾随后就到…”说罢一个筋斗,空翻入阵左劈右挡,架住了伯苍等人。

    白应龙见此,一咬牙“先生当心,吾马上调兵前来解救你”

    见白应龙要跑,季禺对其余甲士大叫道“尔等务必拦住白贼,祁大哥随我前去给大哥等人助阵…”

    这厢众甲士忙提兵器,把大门关上,又围住了白应龙,

    红袍怪人见大门紧闭,季禺与祁晖伯严关家兄弟等十余武艺高强的杀来,急得哇哇怪叫,又运气使毒,欲毒死殿内众人。

    眼见又是一股毒雾喷出,祁晖等人大惊失色,急忙后退,

    这下季禺却早有防备,掏出巽风帆念咒使法大笑道“狗贼你今日逢着吾,量你难逃劫数,汝也吃吾一记神风罢…”

    呼呼啸啸,鬼哭神嚎,霹雳啪啦,好大风,吹得房角屋檐哗啦响,瓦片飞舞乱打,众甲士五迷三道,颠颠倒倒,石地板乱翻滚,

    拨土杨尘,黄烟滚滚,房榻屋倒,立柱横飞,还不使巽风,只一道黄风,吹散百步毒烟,

    季禺反使黄沙迷了白应龙和怪人双目,挣不开眼,只晃了数下风帆,

    四周众人见季禺神威破了怪人法术,吹得怪人晕晕晃晃,伯严忙于祁辉等甲士扑倒怪人,擒脚拿手,数十人围在一起攒住,

    怪人动弹不得,扭转不过,喃喃叹道“好风,好风…”

    “哈哈哈…快把白贼也一并擒了,莫要放走白贼…”季禺得意大笑,扯了一片步幔,塞住红袍怪人大嘴,堵住獠牙,这下他可在喷不出毒烟害人了。

    异人都被擒住,白应龙一人如何抵挡,见四周甲士愈来愈多,批甲执锐,刀枪明晃晃,低叹一声,丢下手中剑,亦被众人拿下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