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胎楼〕〔神魔至尊〕〔你是我的遥不可及〕〔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十七回[灵光源流通大道,寐知本源混虚空]
    擒下了白应龙及其党羽,众郎官力士立即打扫现场,把吉伯严并众臣请入了另一间偏殿安坐。

    吉伯严入首案落坐俯视众文武道:“把白应龙并其党羽押过来…”

    又有郎官儿传少君令,不一时,即有四个力士扭扯着白贼入殿按伏在地。

    外间一阵吵嚷,哗啦啦涌进十余位膀大腰圆的力士,用手腕粗的麻绳捆了蓝碇红发异人进殿,嘴上还用锦帛塞紧。

    季禺看着刚刚还威风八面的司马大人如同鱼肉,伏跪在地,犹不服气,摇摇头嗤笑一声,引起群臣相顾亦哈哈大笑。

    吉伯严也嘴角微泯,畅然道“白司马,你已经输了,如今你还有何话说啊…”

    “哼,不过成王败寇尔,死又何惧,本待有古无华氏后裔,异人吕岳在此,定能护我周全,没成算这厮竟如此不济事,”

    白应龙被强压跪地犹自不服,昂头看了蓝碇獠牙异人一眼,见其愧色满面。

    白应龙冷哼一身转头盯着季禺肃然道“折溪山人…好个折溪樵子,没成想尔这潜身缩首,苟图衣食之辈,竟然有如此道术,真是刮的好风啊…”

    季禺闻听吕岳二字,浑身早已石化,顾不得反驳白贼,脸上不显,心下却波涛汹涌,

    心下暗道:吕岳…这名字好生熟悉,可吾从未见过呀,他又不是我多年失散的兄弟,可是为何总有股熟悉感。

    等等…嘶…,面如蓝碇发似朱砂,这般模样,那不正是……

    如同虚空混转,灵光一动,忽得想起一首诗:

    弱水行来不用船,周游天下妙无端。

    阳神出窍人难见,水虎牵来事更玄。

    九龙岛内经修炼,截教门中我最先。

    若问衲子名何姓?吕岳声名四海传。

    季禺忽得想起梦中曾看的一部名叫电视剧的东西,还有那几本泛黄的神异志怪书。

    季禺浮想连篇,想起霁云公曾说过,这宇内阎浮世界,就是由位一大能化身为盘古开天辟地,造化众生。

    这大能后来于昆仑立大教曰阐,祂还有个师兄更是生于鸿蒙之前,遂尊祂师兄为阐教大教主。

    而海外也有位祖师立教曰截,而这三位祖师皆修成玄清气,鸿蒙之中炼就金莲金灯万朵。

    无量时空万劫不磨混元之体,乃是真正的天难葬,地难灭。

    而世间若要寻大乘仙法,亦只有这三位辟地开天之祖教内有传。

    而梦境书中,就有这三祖名讳,可这吕岳在书中可不是一般的牛逼,唤做瘟癀祖师的就是。

    可他不是号称截教之中他最先(第一人),任意逍遥大罗天(道教神仙最高境)嘛。

    而且他虽然也是蓝碇红发红袍。

    可三只眼呢,三头六臂,行瘟六宝等众多神通手段呢…

    季禺面上若有所思,心中惊疑不定,不禁向吕岳脱口而出道:“你就是吕岳…你师尊可是通天教主”

    被数十人按在地上的吕岳一头雾水,一脸懵逼心中暗道“什么教主…吾乃是天生神人

    上古圣王黄帝座下无华氏之后,天生神通,那里拜过什么师父,这厮莫不是把我当他亲戚了,套个甚么近乎列…”

    季禺见到嘴里塞着锦帛,一脸茫然的吕岳,突恍然大悟,莫非这家伙还没拜师吗…

    季禺心中暗自喜道“这厮是个有根行的,迟早会拜教主为师,

    霁云老师嘱咐我寻机度海访仙,乱里寻莫还不如蹭上这厮的机缘,拖着他一起去…”

    这厢季禺正暗自打算,却不知他[通天]二字脱口而出时,宇宙之间有一股因果异力涌动。

    而这股因果力量天地间除寥寥少数几人,无人可探查而知之,杏杏冥冥间就传入万里之外,融入一道散发无量光明浩大的意志之中。

    一尊伟岸法相,顶上万亩庆云金莲摇曳,满空紫气异香,与座下弟子正宣讲大道,真个是:

    妙演三乘大教,精微万道法全。

    此人手中慢摇尘尾喷珠玉,声音响震雷声憾九天,众仙如痴如醉。

    忽得伟岸法相双目开阖,神光闪烁不定,悠悠道:“原来是一缕变数,竟知吾在此界的法号,根性深重,可惜此时已然身染劫气,不然吾倒化身来传你超拔万界之法…”

    又笑道“不知你是谁的棋子,一灵真性,径反虚空,且看尔机缘罢,若能历过劫数,凡身渡海寻吾,当还传你些道术…”

    说罢这伟岸法相摆了下拂尘,暗中颠倒阴阳,干预天机,无形中改出一道道命运支线。

    同一时间,太清天八景宫,麒麟崖玉虚宫,西方异世界,皆有一尊尊伟岸法相闪烁,各自开阖法眼,俯查三界内外,

    见天机混乱,命运长河沸腾,无量众生古往今来清明,似并无异样,各自又闭目不提。

    昌邑城中,昌君大殿内的季禺当然不知这些,吉伯严疑惑得望向季禺“先生莫非认得这厮根脚”

    季禺面色自若,恢复平静,摇头意味深长得笑道“失礼,失礼…并不相识,只是看其面貌倒想我那个同窗修行的师弟…”

    吉伯严来了兴趣,面色肃然一脸认真道“先生就有如此道术,神风历害无比,不知贵师何许人也呀,

    想来先生师弟亦有无量神通,烦还请先生说个去路,纵是刀山火海吾也去拜请下山指点…”

    季禺抿嘴笑道“吾山中逢得异人授术,老师早已仙登金阙,至于师弟早已失散多年了…”

    吉伯严听罢,一脸遗憾,摇头叹息不已。

    季禺不已为然道“回禀少君,这当务之急并非是访贤,而是如何处置这两个罪臣贼子”

    白应龙猖狂大笑“要杀要剐,凭尔等处置,老夫乃忠君义臣,

    夏后定会还吾公道,城外诸军亦会进城为我这寒骨忠磊平冤的…”

    吉伯严并众文武闻听此言,大皱眉头,这白贼如此逆君惘上,合该斩之。

    却也正如他所说,毕竟明面上昌邑还是有夏阵营,只是高层心向成汤,

    可乡野愚民,及城外众武夫却不知啊,而且白应龙还是忠心夏后死的。

    白应龙虽不敬昌君,却是在昌君要投靠成汤的立场上的,且其人对夏后忠心耿耿,周围数国皆知,该如何以造反之罪杀他。

    若是以无名之罪斩了他,其掌军数十载,军心威重,恐难息诸军怒火,毕竟天下诸侯都是有夏开朝分茅裂土的。

    可若不诛白贼,连根拔起,其家中势力颇大,有家奴数千雄据白云乡多年,且不杀他也难息城内众臣怒火。

    吉伯严看着猖狂大笑的白应龙面露难色,心中权横不定。

    忽此时只听外面鼓声震天,号角鸣锣,殿外一甲士连滚带爬,冲入殿中。

    吉伯严脸色一沉,这厮如此不知礼数,正待让郎官叉出去,

    这甲士冲入殿中,不待众臣喝斥,单膝跪地抱拳喘息吞吐道“禀…禀君上…校尉,诸公…祸事了…”

    关虎大怒起身骂道“汝这狗奴嫌命长呼,吾与君上诸公殿内安坐,有甚得祸事,若是不数出个一二来,把汝拖下去重仗八十…”

    甲士面色慌张道“小的等正在城上巡守,忽见城外四门皆起了滚滚黄烟,沙尘肆起,

    尔后各有一彪人马围住四门,号角锣鼓喧天,喊杀声传来,小的不敢怠慢,忙唤人紧闭了四门…”

    众臣皆大惊站起,吉伯严面色亦有些惶惶,只得柔声安慰道“莫慌,你可看清是那路人马,自何地而来,有多少人”

    甲士思索片刻道“这彪人从城西树林而来,分了四路围城,有三门人少只不过千余人。

    只是正北门人马最多,约莫七八千人,还立有一杆大纛,数十道黄幡。

    我问了城门收税的先生,说是大纛上锈着:[左司马白],而黄幡则上书[昌]字,”

    说完这甲士又若有所思的飘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左司农白应龙。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宁凡小六子柳云烟〕〔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