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二十回[五蕴迷尘蔽灵台,劫气缠身开杀戒]
    季禺好整以暇,见邓楷之,查菱公默默不语,白应彪怒发冲冠,白文贵暴跳如雷。

    “尔等贼首已然伏诛,若息无名,吾放几位领军退去,待后整军编练,少君日后正位,自有封赏,保全一世清名…”季禺沉声喝道:

    “否则休怪某家没有提醒你们,致使伤亡,名声难保,悔之晚矣…”

    邓楷之等人面色阴晴不定,这厮敢孤身来此,莫非真有甚么依仗不成,难道昌邑还有援兵…

    南关虽有守军二千,却要防备济候十万大军沿济水而上,轻易动弹不得。

    河北冀州诸侯也不可能轻易南下,冀州各部族亦正与有夏中原诸侯昆吾氏,三胶氏等数十大国对峙纠缠,极难过来支援。

    唯一可滤的就是东边儿邻居曹国,这个众将佐亦早有消息。

    曹邑虽是二百乘大国,却因背靠黄河下游时发洪涝,正值其今岁春雨连绵,黄河泛滥决堤,

    据说淹死了数千人,数万百姓受灾,田中收成寥寥,还要靠周边各国来接济粮食。

    曹邑元气大伤,且出兵筹借粮草亦要些时日,有这个时间昌邑叛军早把昌邑攻破了。

    邓楷之与查菱公对视一眼,各见其眼中疑惑之色,就算曹邑大军粮草齐备,自家今日才攻城,曹军总不可能一日飞过数百里,来援昌邑吧。

    两人相顾摇头,邓楷之总领帅营中军,自是聪慧过人,素有智计,查菱公三代老将,从军数十载,老奸巨猾。

    都是谨慎之人,不会轻易把事做绝,见季禺言此确切,成竹在胸,凌然不惧,都是心下疑窦。

    白应彪可不管他那么多,撂下一句:

    “左右何在,先把这奸贼季禺拿了,少时刮了祭旗,吾亲自带人破城…”说罢扯着白文贵自下辕门点军去了。

    邓查二人劝道“白兄莫要冲动,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且其持诸侯节杖而来,若是杀了,岂不是自绝于天下…”

    查菱公亦劝道“节杖为夏后所赐,若杀持节者,恐有夏与诸侯亦诸侯不能容吾等也,日后如何是好…”

    白应彪面色阴沉恶狠狠的对季禺道“滚回去向你的主子禀报,交出少君与司马,否则吾等亦会不顾昊氏同族之情,来真的了…”

    季禺嗤笑一声,傲然轻蔑道“好言难劝该死鬼,汝等不知道爷爷的本事,且去召集诸军来战,吾在城下等着尔等…”

    说罢季禺拂袖转身,悠哉游哉的退去,边走边低声道:

    “既然天数如此,而等非要找死,要来试试吾的道术,就莫怪我大开杀戮了,只可惜巽风无情,可怜众多无辜将士了”

    白应彪见季禺退走,冷哼一声,待吾破城,在这厮好好炮制,拽着众将自点军去了。

    季禺刚走进护城河边儿,就听敌营锣鼓齐鸣,声震数里,耳听城上诸公呼唤自家赶忙入城。

    季禺笑着挥挥手,让人不用下吊篮接他,只把节杖放在蓝儿里吊上城。

    好整以暇的坐在河边儿,约莫过了香半柱,动静忽然大了起来,人吼马嘶声渐近。

    如同平地起了一条黑线,绵延里许,抵近季禺百丈,更觉人头攒动,无边无沿。

    鼓声如雷,三军齐近,刀剑寒光闪闪,矛戟如林,呜呜声号角响起,三军寂静无声,带来及大的压迫感。

    忽又是一声鼓响,三军齐吼“虎…,虎…虎…”声彻云霄,“哈…”一声前排军阵半砸下橹盾,半蹲于地。

    几声号响中军列开,闪出数百力士推出临车,云梯在前,冲车,钩车排后,似缓似急领先出阵,后列大批甲士跟随。

    季禺何曾见得如此阵容,不比此前试探,此时三军尽出,军阵中似真有股煞气涌动一般。

    饶是他自付有道术护身,亦只觉脊背发寒,四肢酥软,汗如雨下。

    此时若要他如先前侃侃而谈,却已是口干舌燥说不出口了。

    中军摇动将旗,后列士卒搭弓上弦,嘎吱嘎吱声,只待霹雳弦惊,万箭齐发。

    白文贵哇哇怪叫,领轻骑略阵于两翼游曳穿梭。

    一通鼓起,果是万箭齐发,遮天蔽日,将旗大蠹晃动,众军齐步推进过来。

    季禺见此慌忙取出巽风幡,默念秘祝真言。

    忽起一阵黄风,播土杨尘,播土杨尘飞沙走石滚滚狂风折将旗,众军立即东摇西晃,晕头转向,迷迷蒙蒙,似混沌初开,不辨南北,难顾阵列。

    把满口箭矢似浦公英般刮走数里之外,这个也是季禺放开了摇幡,不似候府恐自己道术不精,发大风反伤己方。

    数百丈外大蠹之下邓楷之一身戎装,从马上滚倒。

    强撑身形爬起骇道“何处来的风,快速速护主大蠹,收拢士卒,传令各师速退。”

    前阵白应彪与两翼白应贵二人却看得分明,是季禺在摇幡使法,白应彪躲与阵中大吼道:

    “妖人…有人…使妖法刮的风…马军速出阵先斩了他…”话没说完口中就灌了一口黄沙,脸上也被飞起的石子弹了一下,滚入阵中。

    黄风猛烈,白文贵也不敢张口怪叫,只面色狰狞的眯眼,领数百轻骑狂冲向季禺。

    盖因军阵广大,季禺使的黄风不能聚拢,须笼罩数里分散黄风播土杨尘,自是威力不足。

    见白应贵麾下扯下衣袍蒙住脸颊,抵御黄风,飞马冲来,季禺哈哈狞笑道:

    “来得好,来得好,本不欲杀生,奈何尔等急于求死,怪不得吾了”

    季禺早把霁云公嘱咐他,莫要依仗法术杀戮无名忘于脑后,不过念及这些兵马皆是昌师。

    日后还有大用,不可损伤过重,否则早直发巽风把放圆数十里都刮走了。

    见白文贵分兵而来,正是震慑诸军,又保全诸军战力的好机会,正好拿他开涮,降服诸将。

    眼见白文贵脱阵冲至眼前,季禺却不慌不忙,改换密咒真言,轻拽幡下丝條。

    当即一股细小若发丝的黑风自巽地而起,刮向白文贵轻骑。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