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我是掌门〕〔九零后天师〕〔龙尊一怒〕〔都市无敌战神(林〕〔重塑千禧年代〕〔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二十六回[受封昌邑大法师,曹邑国君田珩]
    崎岖山道中,一队数百甲士护卫,五色幡开道,中列杏黄伞盖垂下道道丝條。

    打前阵者,面如蓝碇,发如朱砂,却梳理成发髻,包黄头巾,生得方脸阔口獠牙外露数寸,望似着实凶恶,着大红袍服,蹬虎头靴,领四骑开道。

    后面十余力士,打幡鼓仪仗,二人并一列随行,望后辍诸侯大蠹,绣鸟箓上书曰:昌候吉,两侧甲士持戈护卫。

    大蠹之下两人并行,骑高头大马,往后跟了数十弓卒,小跑跟随。

    左边一位鎏金冠,束带抹额,着锦绣熊罴纹黄绸衣,亦是虎头长筒靴,生得面如冠玉,粉面薄春,打马前行缓走,忽得转过头望向右边这人,把马鞭抬起指着前方笑道:

    “前方在过两个山头,路就平坦好走了,先生且在坚持一下,过了山道,再走十余里,即是曹邑,可以歇息歇息”

    右边这人,束发斜叉竹簪,着青色锦衣,却白袜芒鞋,望似仙风道骨。

    骑着黄骠马摇摇晃晃,抱着马头不敢放手,咬牙而行,闻听此言忙抬过头道“请君上安心,臣已经习惯了,并无大碍,还能走得”

    这道髻竹簪,云袜芒鞋者,正是季禺,左边这个自不必说,乃昌候吉伯严也。

    此行乃是应了河南诸侯霸主,玄鸟氏宗主国,商国之主,成汤之邀,前往毫邑而去。

    距离白贼之乱,已过半旬,时少君吉伯严,于昌邑垒高台,正位昌候,拜关雄为右司马。

    暂总领内外诸军,调关虎为中军护营总管,中军与水师横断济水立下营寨,防止济候谴偏师渡河。

    以黄伯苍为左师总兵,拜为前将军,祁晖为右师总兵,牡丑南关守将,领军二千,共八千精锐之师,征役夫一万,暂屯于南关下操练整训。

    拜关虎为正将军,领前师总兵,征役夫一万,驻守昌邑操练整训。

    众文武皆有升赏,这厢就领着季禺吕岳前去毫都会盟。

    因见季禺爱做道家打扮,且明言不喜杂事农桑政务,吉伯严正位后就封了季禺为大法师,折溪先生。

    又耗费巨资巧匠,织就水火丝條,莲花鱼尾法冠,金缕绣祥云仙鹤八卦宝衣,白玉如意一柄。

    戴莲花冠系水火丝條者,皆是道德高功真人,能号役鬼神,乘雾架鹤来往三山,登赴蓬莱瑶池宴。

    季禺知到自家是个什么货色,除了一手巽风,就是个辣鸡,可不敢穿这玩意儿招风,被高人见了收拾一顿可就不美了。

    遂硬辞了不受,只是收了云袜芒鞋,本想把那玉如意卖了换钱,结果昌邑城中没有那一家给得起这么多钱,遂也辞了作罢。

    季禺生来就没出过远门,这个还是头一遭,也不知道路程,吕岳这厮倒是自幼飘荡,仗异术护身,也不惧豺狼虎豹,各地都跑过,遂以他开道,前往毫都。

    须臾间,又艰难的翻了两座小山头,走了两天山路的季禺只觉浑身舒畅,直想仰天长啸,大吼三声。

    出了林子,一路平坦,真个是沃野千里,道路也愈加平整,两旁阡陌成行,渐渐也有了人气。

    季禺勒住马头,转首望向吉伯严道“这里就是是入了曹国境内了罢”

    吉伯严见出了山道,也自振奋,大声道“这方圆二百里,都是曹君所辖,数日前我已派人知会了叔父曹君田珩,让他备好舟师,一齐走水路去会盟”

    曹邑也是大国,有车一百五十乘,但曹乃是邑国,全氏族只有一城,所以国主称君。

    昌邑虽然也只剩一邑,但曾经也是济水霸主,昊氏八邑之主,昌邑乃是候国,国君称候。

    至于楚江氏,防风氏,玄鸟氏这种,一州之霸主,就是诸侯方伯之长,称做伯侯。

    昌邑水师是不敢入黄河的,济水波平浪静遂敢行驶,硬入黄河那就是碰运气,若碰着暗礁,只得船毁人亡,风险过大。

    曹邑则不同,这一段儿水更深,浪虽更强,但少暗礁,且曹邑是靠水吃饭的,素以舟师称霸黄河。

    见昌国一路人多势众,甲士林立,诸侯伞盖,偶有行人无论老幼皆远远避之。

    十余里路,骑马小跑,约莫走了两三刻钟,已能远远望见曹邑城墙。

    隔了老远就见一华服老者领头迎来,后面跟了数十位曹邑贵人公卿,两列甲士百余人列成两队,把城南口的百姓草民赶开,大开城门。

    吕岳打马回身跑过来对吉伯严拱手一礼道“禀昌候,前方已到曹邑,曹君帅众卿于前方列阵而迎,还请昌候示下…”

    正于季禺攀谈闲聊的吉伯严见此一挥手道“曹君田珩乃吾之世伯,传众将士抖擞精神,下马步行,架起五色幡”

    说罢率先下马朝前走去,吕岳依令传话,架起大蠹幡旗,众甲士亦皆下马而行。

    季禺一下马,虽是长途骑马有些腾云加雾之感,但也抖擞精神,随着吉伯严而去。

    “伯严见过世叔,数年不见,世数威武依旧,雄风不减当年啊…”吉伯严当先一礼,而后恭维道

    华服老者正是曹君田珩,须发半白,却面色红润,身躯高大,闻言几步走进,豪爽大笑道“哈哈…好侄儿,多年不见,可想煞我也,”

    说罢老者龙行虎步,一把扯住吉伯严的手打趣自嘲道“你这小子,离我如此之近,也不说过来看看世叔,若不是商伯有召,怕是得世伯死了,你才想得起来哟…”

    吉伯严正色一礼,道“是侄儿的不是,只是政务繁忙,侄儿在昌邑也甚是思念世叔,世叔体魄强健,春秋鼎盛,说甚么生呀死的”

    “哈哈…老了…老了,这天下呀,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了,”田珩听吉伯严夸他体魄强健,心中也是高兴。

    田珩忽望着吉伯严的大蠹,神色一愣,试探问道“贤侄…你…你君父身体可好些了么…”

    吉伯严笑容一收,面露悲伤道“君父他年初已愈加病危,旬月前已经薨了”

    “唉…当年夏后天子会集天下诸侯游猎,他还尚开得八斗硬弓,我曾劝他莫要沉迷酒色,如今先我一步去了…”田珩也露出悲哀之色。

    田珩晃了晃头,振作精神,望向吕岳面面貌神色一惊,对吉伯严悚然道:“此人面貌大异于诸夏,看着好生凶恶,莫非是个妖怪变的”

    吉伯严哑然失笑道“世叔莫要小觑了他,他乃是黄帝亲族,上古神人无华氏之后,名叫吕岳,武艺超凡,本事可大着呢”

    田珩略微思索,道“无华氏…传说无华氏有三兄弟,炼成旱魃之体,飞天遁地,口能喷毒雾神火,后来因触怒黄帝,被黄帝关在黄帝陵里面守陵的那个”

    见吉伯严点头,田珩如见稀奇珍品一般,对吕岳打量个不停,面露好奇之色,犹如好奇宝宝般。

    见这老儿神色猥琐,惹得吕岳毛骨悚然,菊花一紧,獠牙阔口微张,把环眼一瞪,吓了田珩一跳。

    吉伯严见此不禁晒然笑道“世叔莫怕,他也与人一般,头顶天,脚履地,不会无故伤人的”转而又介绍季禺道:

    “这位可更了不得,他于山中炼就秘术,能刮神风厉害无比,号折溪先生,我封他为大法师,”

    见季禺长身而立,旅途奔波面色苍白,上身穿锦衣,叉竹簪,似个文人。

    脚上却是长白袜蹬芒鞋,打扮的半俗半道,没甚么特异的,只是点点头道

    “果然仙风道骨,真是个有道行的”

    田珩对季禺没什么兴趣,拉着吉伯严,当先朝城里走去,季禺等人也过来随曹邑公卿攀谈。

    只是他们与国君田珩一样,狗眼不识高人,都对吕岳兴趣极大,围着他叨叨叨问个不停,惹得吕岳不厌其烦,只好故作凶恶状,才把这堆苍蝇赶走。

    吉伯严似是想起了什么,忽对田珩说道“怎世叔一人在此,析哥儿呢”

    田珩摇头苦笑,恨恨道“这小子现在胖得跟头肥豕(猪)一样,都有几百斤了,走几步都喘,我让他在府里安置酒席去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宁凡小六子柳云烟〕〔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