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二十七回[毫都会盟,圣王成汤,奇才伊尹]
    曹邑街道宽有丈二,曹君田珩也算是个有为之君,治下到也民殷国富,是以城中坊市繁华。

    沿主道直行,季禺见酒铺肉铺挂幡林立,卖菜蔬的,卖蜂蜜的,煮茶水的,

    熬糖水炖肉汤的,卖碳的,罐米醋油的,百姓面色红润,衣着得体,少有补丁。

    一路走了约莫一柱香,方到君府,曹邑临水而建,城阔有数里,估摸着得有五六万人,若在算上乡里,曹国至少当有八九万口子。

    季禺暗暗思索,按此时征军,全民皆兵,几一户出一丁。

    曹邑正军有甲士一万七八千,可若逢战时这曹邑至少还能拖出数万役夫征战,实力不下于济国,倒不愧是一方霸主。

    昌邑随行的百余甲士被城中小吏引去安顿,自是也有酒肉赐下。而季禺等数人则与曹邑公卿入君府饮宴。

    方进府中大殿,就见一大肉球被数人搀者走过出道“是严哥来了么,这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快…快入殿中歇息,我已备下酒宴”

    吉伯严应声打趣道“析哥儿,你可是越来越富态了”

    曹邑少君田析闻言也是一笑“哈哈哈…那是…那是…想我这一身体态天上难找,地上难寻,正合传说中腰粗十围,虎背熊腰的猛将咧…”

    季禺等人见这肉球田析一笑,眼睛都眯到肉里去了,又听他自夸腰粗十围,虎背熊腰,皆是面皮抽搐,曹邑众卿掩面。

    田珩面色一黑,恨其不争道“你这孽障,还在这丢人,还不快滚,把道儿让开,你就让你严哥儿在此站着吗”

    田析闻言面色一苦,撇撇嘴扭捏着肥胖身躯,迈过门槛,背他身子堵住的大门终于通畅。

    季禺心下晒笑,这曹君父子也是人才啊。

    ……

    饮过早宴,已到正午时分,季禺等人与曹君田珩于曹邑渡口乘舟师,一路沿河而下,两岸猿声,一行白鹭,青领奇松。

    水流迅疾,一路经过数国,约莫走了两三个时辰,时至傍晚即至毫都码头。

    早有商国左相钟虺领众小吏来迎诸侯,河上大大小竟停了数百大柯,数十路诸侯各打五色旗,泊舟于码头。

    昌邑来得不算早,但也还有后至诸侯,陆陆续续或舟师,或陆师入毫。

    昌侯吉伯严着众甲士于码头岸边扎营,只与曹君田珩各帅十余扈从,打诸侯旗幡,先与钟虺拜见。

    钟虺派人小吏,引昌曹二国入城,毫都城长宽近十里,是河南数得着的大城池。

    而商国与一般诸侯邑国一城为一国不同,玄鸟氏有四个大国,各有二百乘之兵,商国为玄鸟氏共主,且商国麾下还有数座城池。

    商有国人近十余万,本国甲士近四万,且玄鸟氏宋,吕,卫,三国各有甲士二万,仅玄鸟氏之甲士近十万。

    若在加上前来的各方诸侯相助,成汤一方军力就已经超过有夏氏,所以夏后姒葵囚成汤不是没有道理的,功高尚且盖主,更何况声望,军队,国力势力等皆超过天子的成汤了。

    毫都城墙遍插迎旗,鼓乐相奏,两旁黎庶密密麻麻,各自单壶琼浆,方至城下,望见诸侯大蠹,郎官层层传唱“恭迎昌候驾临…迎曹君驾临…”

    从这么多人面前走过,季禺还是头一遭,心下惶恐,却强打精神,昂首挺胸,紧随伯严而行。

    身后是吕岳帅众力士,高架大蠹,往后就是曹邑君臣一行。

    举大蠹随众诸侯,皆绕城一圈,过来一位诸侯,城内黎庶一阵欢呼,仿佛这不是毫邑,而是诸夏首都,待诸侯觐见一般,这些黎庶自是与有荣焉。

    入南城门,即有一与耄耋老者与一众公卿出城来迎,这耄耋老者虽是老迈,却面相不凡,圆脸大耳垂肩,双手过膝,正是一派圣王之相。

    初看似是笑意隐隐,慈祥亲和,细看只觉眉目间却藏有威严,令人难以捉摸。

    似是腹有山川万里藏,暗伏甲难测高深。

    双目明亮晃若星空深邃,开阖间炯炯有神光迸射,全无半点老迈浑浊像。

    这老者身形富态,将军肚,束描金线绣兽面黑红底儿腰带,玄黑皂衣绣水波纹,兽头双耳履,束发玉冠。

    见老者迎来,吉伯严回身拍了下季禺的手,忙转过头与田珩一道对此人躬身大礼一拜到底“臣吉伯严,(田珩)拜见伯侯…”

    季禺得了吉伯严示意,知晓这个就是耄耋老人就是商伯侯,姓子名履的成汤本人了,忙拉过吕岳,也一齐拜下。

    成汤把住二人双手扶起,面带感激之色道“谢过二位贤君愿给子履这个薄面,不远千里(数百里)前来会盟助拳,子履何德,能当诸侯之君如此大礼,折煞子履也”

    吉伯严,田珩等连称不敢,吉伯严又转首向成汤后边一位抚须含笑的中年一拜:

    “学生拜见老师,一载不见,老师可还安好,伯严于昌邑可甚是想念…”

    这人风姿绰约,身高七尺有余,顶戴纶巾,白袍如雪,站立如松耸直,挺拔不凡,五绺长须三尺及胸,意气风发,闻言瞟了眼昌候五色幡,欣慰抚须一笑道:

    “为师甚好…甚好哇,伯严你果不负我所料,革除奸逆,正位昌君了,很好很好,为师甚是为你心喜呀”

    说罢伊尹对成汤点头示意,即代着季禺一行入城道“一路劳顿,城中早已备好诸侯驿房使馆,而位君上随我来罢”

    吉伯严边走边跑到前边儿,扯着伊尹的手道:

    “果然不出老师所料,那个白应龙果真反了,辛得老师年前宿于昌邑,提醒了我,我早有准备,才把他一举拿下”

    伊尹摇头温和一笑“之前在昌殿内设宴款待,吾在席中观察,就见他挠手弄姿,坐立不安,

    左摇右望,直怕你在宴中设伏,俗话说不亏心,不怕事,他惧你伏杀,定有亏心之事。

    谈及商邑,他就面露不岔之色,”说到这里,伊尹转头看了吉伯严一眼,又摇头教训道:

    “所谓国之大事,在祀在戎,军乃一国重器,怎可久付于一人之手,老国君只知理政,而不重军事,是君王大忌。

    若人久掌军权,将士知其而不知君,他必然膨胀,遂生不道之恶心,那白应龙,口口声声,忠君爱国,夏后忠磊。

    我观其人,忠君是假,伺机抢班夺权是真,是以我就料定老国君死后,他必不能容你”

    吉伯严颔首笑意不止“确实如此,得老师临走前提醒了我,我广访乡野遗才,

    得折溪隐士季禺相助,而后虽是局面被动,但季禺先生曾于山中炼就秘术,能唤神风,万军难敌,方才擒白贼,破叛军…”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