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二十九回[百纳法衣寿眉长,面如紫月五阴叟]
    待与众诸侯揭拜过后,见日落西偏,众诸侯忙邀美人歌姬,欲要开设晚宴(无遮大会)

    吉伯严等推脱回绝了诸侯晚宴的事,就各自回府歇息。

    翌日一早,随着会盟的诸侯陆续到齐,成汤和伊尹钟虺等大臣商议,组建联盟讨夏此事,宜早不宜迟,与其等侯路远的邑国部族,还不如先召开大会,免得以经来了的心思不定反了悔。

    遂有众多小吏,分头接引诸侯入殿,商议会盟之事。

    季禺等人亦穿戴整齐,季禺与吕岳二人充作吉伯严扈从,也能随诸侯入殿。

    各大小公侯近百,一位还跟两三个扈从,顺中街直走,幸得毫邑街宽,否则这街都能给堵上了。

    绕是如此,这一行数百人穿街过巷毫无避讳,毕竟诸侯有君主威严,怎可让路于庶民,七八员小吏开道,执戟力士沿途清街,令从速收摊,让开道路。

    约莫走了半柱香,一路不知顶翻了几个菜摊,掀飞了几个小铺,鸡飞狗跳,终至商君府。

    也是朱漆大红门,裹熟铜钉嵌,门旁两座异兽栩栩生,三尺阶铺白玉,十余立柱,皆有人粗沿顶大梁围墙一丈三。

    方过前门,十步外又是一道墙高两丈四方围圆,直面约百十丈长,拐入两侧围成四方不见首尾,这个城上有箭楼,塔楼,亭阁,各着精锐甲士驻守。

    守门甲士早已奉令,大开中门,季禺等人鱼贯而入,方一入内却又是一番新天地。

    先有校场数十丈方圆,排立三方大鼎,纹鸟兽鱼虫好似活物,山河农耕栩栩如生。

    过校场后一偏假湖,荷叶莲花间金鱼遨游,中间十余座凉亭周围伏翠竹青石,侧边走道回廊处曲径通幽。

    又有两座石拱桥,通向当正中后一座大殿,其富贵堂皇自是不必过多赘述。

    小吏告之,到此就要分头走了,盖因伯侯府小殿,容不下诸多君候毫杰,遂分道安排。

    以吉伯严等诸侯,过左边桥入大殿入席升座宴饮,而季禺等诸侯协从过右拱桥,入回廊,偏殿,凉亭另外安排。

    诸侯也知晓此为事实,不是成汤有意刁难,或要埋伏陷害,他们虽与护卫侍从分隔,但离得并不远,只是殿内外一门之隔而已。

    且在场诸侯几为天下精华人物,就是夏后也不敢昏了头脑伏杀他们,那将会被天下共讨之,顷刻间江山倾覆。

    遂也通情理,只各自嘱咐扈从,于殿外安静玩耍饮宴,莫生事非,各镇诸侯就先整衣冠,按品排班先后而入大殿。

    见吉伯严走在前列入殿,季禺回过身,拽着吕岳随意找了个靠近大殿的凉亭坐着。

    不一时钟鸣声响起,有力士过来摆设案几蒲团,走出一列列粉黛朱颜秀丽宫女,盛上佳肴琼浆。

    这个亭子约莫丈许方圆,两张案几,四个蒲团,季禺吕岳二人正面对大殿内坐着。

    这等诸侯宴会自是繁华,各类糕点,蒸碗子,热菜凉拌,传于案几,季禺于吕岳坐一张案几,大块朵颐。

    “这等宴会真是少有,某家活了大半辈子,这么多菜色还是头一回见过,外面就有这么好的美酒,百味珍馐,不知殿里又是何等仙府佳肴啊…”

    原来是对面案几后,靠左边一位身形壮硕黄衫金冠的络腮胡须汉子正在面带向往之色轻叹道。

    “哈…哈…,你这鸟厮,才蹦跶出来几年,那里见过甚么好宴,在是精美也不过是凡间浆果蔬菜,里面也不过是钟鸣鼎食罢了,还不一定比外面好”右边那人面露轻蔑之色嘲笑道。

    原来这诸侯之宴,自有旧规,响编钟,歌姬舞宴,架鼎现烹肉糜,各自已叉刀分食,乃诸侯之礼也。

    而外边儿又不同,刚才季禺就听有人谈论,说外面多是诸国异士,为君赴毫保驾。

    乃毫邑右相伊尹亲自指挥膳房烹煮蒸包,自是非同一般,超越等闲。

    而伊尹不仅军政之才,其最初就是以厨艺广为诸夏所知,发明诸多菜色,而载入史册,后世尊为前古第一食神。

    左边这位壮汉也是个暴躁的,一听此言嘲讽,自觉大庭广众之下,暴露无知,丢了面子,遂按纳不住争辩喝骂道:

    “你个没卵子的夯货,爷爷岂能不知此事,瞧你一身烂衣,浑身恶臭难闻,

    吾当初就不该与你娘通奸,造出你这么个不伦的东西,快滚,快滚,莫在此厢留待,扫了你家爷爷的面子”

    正与季禺底谈对饮的吕岳,闻言差点一口酒没笑喷出去,见季禺瞪眼,忙把酒咽下去,刚憋住笑,四周却哈哈大笑犹如潮涌,却是四周的诸侯门客异人都憋不笑场了。

    季禺也暗晒“这黄衣汉子看着环眼络腮须,面目粗狂木纳,没成想还是个拌嘴的好手…”

    季禺抬头朝对面瞟过去,见右边这位一身蓝底儿百纳衣,补得花花绿绿,本是宽袍大袖却不袖子用白布带扎起成短打。

    虽是破烂溜丢,却也浆洗的发白,并非那黄衫汉嘲讽的恶臭脏污,脚上与季禺一般白袜芒鞋。

    往上一瞧季禺神色一凝,莫非这又是个异人,只见此人身形消瘦宛若竹竿,面色泛紫。

    其人看着像二十余岁,却有两条寿眉长有尺许,头上披散发丝,只是额上绑了一条寸许宽的黄色束带,中间绣有阴阳图。

    这法师打扮的见四周哄堂大笑,面色更是微紫变作酱紫,只是沉默几息,就敛去脸上怒色,阴沉轻笑道:

    “老兄倒是好辩才,只是贫道观你现在面色发黑,稍后恐有灾厄,你可要小心着点啊,呵…呵…”

    黄衫壮汉大怒拍案“紫脸瓜,你敢咒你爷爷,莫不是找打,想要爷给你松松骨么,嗯…”说罢黄衣大汉一手扯住紫脸道士衣领,一手握了沙包大的拳头,作势就要打人。

    季禺等周围与凉亭外的一见,想起主君吩咐,莫要吵闹生事,忙冲过去,把二人分开,重新划了位置,把那黄衣汉子给拉到了旁边回廊上坐着。

    见紫脸道士一人独坐,沉闷不语,也不动筷挑菜,季禺摇摇头道“兄台还是莫要生气了,不过小事罢了,其也就会呈口舌之利,无伤大雅,无伤大雅,咱喝咱的…请…”

    季禺说着率先举盏,与紫面道士对饮一宵,渐渐闲聊熟络,发现紫面道士其实人也不错,这紫面道士名唤麓寿,又号五阴叟,但也不是个什么邪派人物,只是言语间略有傲气,不过至少对自家与吕岳倒是和善相待。

    麓寿轻抚长眉,轻笑道“折溪道友,你看我所说就要应验了咧…”

    季禺面露疑惑,顺着麓寿目光望过去,见那黄衫汉子,正在饮宴,忽得黄衣汉子面色一怔,手脚竟然不听使唤,给了旁边一位黑衣壮汉一巴掌。

    拿壮汉身形更是壮硕,一人独坐一桌还要塞不下,只好跪坐吃喜席,见起手上有茧,关节粗大,显然是个炼家好手。

    乃何黑衣壮汉正在专心吃食,无心观察留意,忽被黄衣汉来了个左巴掌。

    黑衣者一时大意了,没有闪,只打得啪一声清脆之声,黑衣汉被这巨力突然打了个倒跌,刚要站起又被黄衣汉来了个左正蹬,又跌倒在地。

    “他娘的,你这贼厮干甚咧,莫不是发了急症,犯了头风,急着讨死不成…”黑衣汉连忙爬起,一把推开还要在打的黄衣汉,话音刚落,被推了一下的黄衣汉子,斜襟一抖,忽掉落一柄玉环,砸在地上摔成几瓣。

    黑衣汉子一见,面色徒然暴怒,一把黄衣人纠住领子把他提起,大声道“你这贼撮鸟,起得甚么心思,本当你是个口齿伶俐的家伙。

    遂领你过来同饮,可你不仅盗走某家宝物,打个稀碎,这个也就罢了,不想你还恶人先动手,想杀灭我的口”

    黑衣汉越说越气,也不理会自家主君方才吩咐,挥拳就打“哇呀呀…气煞我也…小贼纳命来”

    黄衣人神色一震,似如梦方醒一般,慌忙扭动挣扎,却被黑衣大汉几拳砸倒在地。

    黄衣人面色委屈,见黑衣汉还要在打忙道“莫打…莫打,这…这不是我干的…啊…”话音未落右眼就挨了一拳,倒跌几步。

    黄衣汉能被选来一路跟随护卫君主,自是有些武艺的,奈何今日入同见鬼一般,手脚不听自家使唤,只能当靶子挨打。

    碰…碰碰…碰碰碰,一顿铁锅炖大鹅,众人纷纷劝架,奈何还是晚了一步,可怜这黄衫汉被揍得满面乌青,右眼皮肿成亮泡,直挺挺倒在一边趟尸。

    季禺也目露惊色,这五阴叟麓寿莫非真能前知不成,忽得在一阵混乱中,季禺双目微凝,耳边似听见一声声低语吟唱,似乡间小俚语,又与自己巽风幡咒语相似。

    季禺循声望去,见那麓寿正闭目低喃,手在案下掐弄指决,忽停止吟唱,双眼一睁,对着季禺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便自顾自的吃起菜来了。

    旁边一直在瞄着那边儿情况的吕岳转过头对季禺疑惑道“奇怪…奇怪…兄长可曾发现”

    季禺摇摇头道“怎么了,你说甚么奇怪呀”

    吕岳张开獠牙,对季禺附耳轻声道“我方才见那黄衣人,手上漂着几团黑气,扯着他的手脚,打了那黑衣汉几巴掌,

    后来黄衣汉欲还手时,却又被黑气缚住手脚,动弹不得…”顿了顿吕岳又道:“可现在一转眼,那几团黑气就消失不见了,兄长你说这个是不是有妖孽作祟耶…”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