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许若晴厉霆晟全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三十回[六根不静,怒起无名火]
    季禺疑惑道“贤弟莫非看花了眼么,这满堂高人,怎么会有妖魔作怪,那有什么黑气呀”

    吕岳神神秘秘对季禺附耳道“老兄你不知此事,我曾遇奇事,救过一个癞头的独眼怪人,他为了答谢我,剜了独眼泡入酒里,骗我一口饮了,我霎时只觉头疼欲裂,不一时眉心就长出了只怪眼睛”

    季禺不由摸向吕岳眉心,惊奇道“没有什么异常嘛,那有什么眼睛啊…”

    吕岳咧嘴憨憨一笑“这个倒不是,自饮了那酒,我眉心疼痒难禁时有发作,后来四处游荡期间,路过云梦山有个老婆婆见我时有头疼发作痛得打滚,她就给我额上吹了三口气,这个眼睛就不见了,嘿嘿…”

    季禺心下暗惊,吕岳这厮是走了杨二郎的运气么,怎还搞个三只眼,如他所言这独眼怪人与老婆婆怕都是那一位所神圣变化的,吕岳这厮倒是有些傻福。

    只是吕岳这厮是老天的儿子还是后世那个取西经的三藏,真是一路火花带闪电,各处都有神魔镶助搭救送机缘啊。

    “自此后凡遇鬼怪眉心就发出酸痒,能看穿鬼怪妖邪,只是还不由自己控制,这个眼睛时灵实不灵的,遇着鬼怪也就能朦朦胧胧看得见一点,只是看不清晰罢了,不过我是绝不会看错的”吕岳又自信道。

    即然吕岳没看错,那就定然是有妖鬼作怪了,忽得季禺神色一动,瞟了正在旁若无事大吃大喝的麓寿一眼,想起方才那麓寿动作怪异,似是在念咒掐诀,而他绰号五阴叟,怕是其人有操纵阴兵鬼神之能了。

    果然满堂异士,高人众多,自是有人看出怪异,对面一亭,也坐了四人。

    其中一位眼见混乱稍歇,黄衣汉在地上趟尸,忍不住出声道“五兄,你做这事却是有些过了罢,其不过一凡夫,何故要仗道术欺他,就是有错要惩戒,也不该栽赃陷害呀…”

    季禺见这人齐肩短发随意披散,面貌俊秀,绛朱唇一点红,只是脸色苍白无须,穿金玉带,戴银耳环,一身苗衣花花绿绿绣着毒蛇异虫,似是个三苗人士,与中原风格迥异,推断应该是个巫师之流。

    五阴叟麓寿对其虚抱一拳,笑道“不知道兄何人,怎识我的名号,凡人辱及我等道德之士,必受天谴,于吾何干纳”

    “吾乃湘南楚江氏巫公金环君是也,哈哈哈…你算什么道德之士,别人不知,吾却知道你的根脚底细,你早年曾在辽州长白山随前古散仙神幽子修行…”金环君回手一礼,面带笑意,却口出嘲讽道:

    “可你却趁你恩师神幽子坐关走火出偏,半身僵化,反盗走了他的半部天书,练出了拘灵谴将,五鬼搬运,祭五猖鬼兵坛的道术,你做下了这昧良心的事,心中羞愧,辗转万里躲于东南数十年不敢出来走动,怎么如今你也贪恋这人间富贵,出山在此作怪咧”

    麓寿本以为是个善心热肠的道友看不过眼,那知这人当众出口道破他的底细,不由心下大怒,把筷子往桌上一砸,暴喝道:

    “我幼时好仙慕道,被那表面仙风道骨的神幽子骗去修行,那知其表面慈祥道德,暗地里却是个抽魂炼魄,生吞活人的左道邪派,吾自是不愿再随他做恶…”

    麓寿说起神幽面露恐惧之色,随即却又怒色一敛,站起身朝金环君也嘲讽道:

    “我当是谁呢,你金环君的恶名,吾在湘北洞庭早有耳闻,你原先也不过是个潼寨养牛的狗奴。

    善以皮相攀附机谋,蒙洞寨的金蚕仙娘青眼,入赘其家,不想你反客为主,寻机杀了金蚕娘子,占据了洞庭八寨巫公的宝座,其实不过奸诈小人尔,你有何面目卖弄唇舌”

    “哼…鸡鸣狗盗,背师叛逆,仗术欺人之辈,还敢在此放肆,诸位道友且闪开些,待本座教训教训他…”金环君白脸转红,心下大怒,出言让堂内诸人稍避,免得误伤,当即低念咒语,把两条大袖子甩过案几,罩在地上,不一时只听一阵吱吱呀呀的异响。

    金环君见此,把袖子抬起,不一时,只见地上密密麻麻起了一层毒蝎,咔咔咔扭动身子爬过回廊,朝五阴叟而来,这些毒蝎长有四五寸大,尾鳌长有尺许,移速极快,瞬间就到了季禺等面前。

    季禺忙拉着吕岳退开,躲于亭外湖中一块青石上,这些蝎子似有灵性,见季禺等退走,也并不攻击,只是一头朝五阴叟扎去。

    五阴叟麓寿却淡定自若,根本不慌,掐诀念咒,低声喃喃道“天兵天将…天兵天将,弟子炉前尊拜请,请得五鬼降圣坛,速速搬运…”

    平底生气一股冷风,晴天白日生起阴霾,一声呼哨,哗哗哗…地上密密麻麻的毒蝎竟凭空消失,落入校场大鼎之中,香火瞬间升起丈许高,噼噼啪啪…烧成一堆黑灰。

    麓寿长眉抖动,眉飞色舞,抚掌大笑道“小小毒虫,怎敢在吾面前卖弄,自取死矣…自取死矣…哈哈哈,你还有甚么手段都使出来吧”

    金环君阴鹫一笑道“那不过是点开胃小菜,你那些左道小术倒也有点看头…”说罢金环君平地翻了个筋斗,把法衣脱下来一翻,抖出来一群蝙蝠,冲着麓寿飞扑而来。

    麓寿忙从从纳衣里掏出朱砂一捧,搓掌洒开,漫天一片红雾,暂时阻住蝙蝠。

    这厢金环君放出蝙蝠还不罢休,去下手环念咒加持,手环竟是迎风化为水桶粗一条蟒蛇,凌空飞舞,口吐白雾,也朝麓寿飞过来。

    麓寿一见金环君掏出手环,就只道这个厉害,面色一变道“你竟然想取吾性命呼”

    麓寿当即把一脚把案几上的杂物果盘酒壶扫开,从百纳衣里讨出香炉五色令旗插上,这令旗分别绣有夜叉鬼头,分别乃是:

    东方青面鬼头令旗。

    南方红面鬼头令旗。

    西方白面鬼头令旗。

    北方黑面鬼头令旗。

    中间黄面鬼头令旗。

    这五阴叟也是动了真火,要拼命了,当即以案几为坛,摆上香烛令旗,批头散发,步罡踏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