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叛逆的征途〕〔陆寒霆〕〔宠妃天下〕〔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龙帅江辰〕〔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江辰唐楚楚在线阅〕〔江辰唐楚楚〕〔小说江辰 唐楚楚〕〔史上最强太子!〕〔欢愉〕〔草根选调生〕〔我的灵泉有条龙〕〔我的姐姐是扶弟魔〕〔第九特区〕〔苏卿陆容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三十一回[争强斗狠,误了卿卿性命]
    麓寿一边走罡步一边低声念道:“请披头散发五猖,游山簿猎五猖、南山结纳五猖,速速法兵,收缴妖精,吾奉神幽祖师法旨急急如律令”当即就有一股阴风,风中似有甲胄刀剑喊杀之声,阻住蟒蛇蝙蝠。

    金环君见此大笑不止“老家伙你是要拼命了么,在此开坛,那吾就再给你加点火…”说罢掏出一枝草人,朝麓寿方向虚掏三把,拍入草人,手抓银针对着草人胸口扎了一下。

    正脚踩罡步的麓寿,面色一白,噗一身吐出一口黑血,喝骂道“狗贼你敢使咒术害人…那你就不要怪我开杀戒了…”

    金环君得意大笑“五友,吾这飞降威力如何,你有何手段尽管来吧…”

    季禺等众人纷纷围观,见二人打出了真火,想要劝阻,却又怕这二人道术高强,手段众多,远超同济,反去被伤了无辜,遂也只得坐山观虎斗了。

    五阴叟麓寿当即掏出宝镜一面,对着金环君照了一下,方置于坛上,取吊命符,收魂符,摄形符,追魂符数道焚之,持一令牌念咒曰:

    “立请收魂立禁五猖,开刀破血五猖,抓人生魂五猖,自喊自应五猖,听吾号令,速速锁拿阳人金环君魂魄,溃其五脏,破骨削皮,伏以:吾奉神幽祖师法旨神兵急火如律令,呔…”麓寿一边掐诀,一边右脚跺地,对宝镜内金环君的影子念咒曰:

    “伏望:贵职亲领,部下副将精兵,血食猖神,一合只悉,听令施行:翻坛破庙,飞沙走石,活捉妖精,专取生魂,斩断后患,事干急切,不许迟延。”

    这厢金环君正在操控毒蛇飞打斗空中鬼怪阴兵,手上又取出银针数枚,对草人四肢心口瞄准,准备给麓寿再来一下狠的,不料金环君忽然面色一滞,转而忘天大嚎道“啊…啊…痛煞我也…”

    转瞬间金环君七窍流出黑血一滩,面容瞬间枯败,仰天踉跄着倒退几步,滚入亭外池中,面朝水里,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是斗法不敌反丢了性命。

    空中蝙蝠爆开化作血雾,蟒蛇也重新落地化为小指粗一条金环蛇,钻入水中慌忙逃走了。

    吕岳等人大惊失色,这金环君死得也太诡异了罢,本见其手段众多,还以为是个好手,结果这才几个回合,就被麓寿给不知名的道术弄死了。

    季禺则是毛骨悚然,若论道术,他只消一道巽风发去,满堂异术加在一起都敌不过他,可若是对上这诡异的五阴叟,如果他也这般开坛诅咒季禺,季禺怕是死得比那金环君还快。

    当下不敢怠慢,忙跑过去把差点儿瘫倒的麓寿扶起,见他满脸苍白,额头青丝化为斑白,季禺忙道“五兄你如何了,是受伤了吗?”

    麓寿有些气喘吁吁的摇头道“谢道友挂念,吾无大碍,只是先前中了那金环君的催魂针,又施展了禁术,受了些内伤,寿元大损”

    麓寿说罢又把住季禺的手“还劳烦道友去把那草人找到烧掉,以防不测”

    季禺把麓寿抚到一旁坐下,忙去从金环君手上扯出草人,扔入校场鼎内焚烧了。

    回到走廊见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后怕不已又有仆役闪出收拾残局,把金环君的尸体勾了起来,用布盖上,等候众诸侯出来处置。

    又重新端上菜蔬,蒸笼,美酒,只是季禺等一个个却也无心吃食,皆回坐原位默然不语。

    吕岳倒是个心大的,对着疲惫靠坐的麓寿连连夸奖,说其人真是道术高强,自家能不能拜他为师,学上两手云云。

    麓寿被吕岳烦得一脸无奈,却也不好明言,只得与其勉强应和,对饮几杯。

    季禺摇摇头,只是感叹:可怜这金环君也是一身本事,听闻其从一洞寨养牛小厮做起,到如今的八寨大巫公,能随楚江氏诸侯出来会盟,一路怕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然而这金环君仗着手段厉害,强逞威风,替人鸣不平本无错,奈何一时却动了六贼,起了嗔念,恶念,不仅当众揭人之短处,使人难堪,还要取人性命,结果行差踏错踢了铁板,反误了自家性命。

    季禺望着正与吕岳对饮的麓寿,想起这二人与之前自己何其相像,只是他们都六贼缠身,一味争强斗狠,显摆神通,这个显然乃是歧途。

    季禺摇了摇头,眼下这麓寿看似胜了,可也受了内伤,损了寿元,这等买卖如何划得来,好勇斗狠,显然亏得是自家。

    纵是一时胜了又如何,俗话说一山还有一山高,若不斩却六贼,动轧与人结怨斗法,早有一日会自食其果,且季禺不信这金环君没个亲戚弟子,总要找麓寿报仇的,又是一番冤冤相报。

    越是想得多,心中越发通透,季禺脑中十万八千念头,一齐擦出火花,似是悟通了很多道理,如何做事,该如何为人,自己遇到这中情况该怎么办,是隐忍…还是反抗…

    季禺呆呆得盯着水里游鱼,似乎悟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是慢慢得风波浪静,池中水面也平缓下来。

    而季禺的心也随着水面平静下来,波澜不起,古井无波,紫府灵台似有星辰一颗大放光明,这颗星辰圆坨坨,光灼灼,照彻周边阴霾,忽化神光一线,从灵台紫府深处,斩灭数只黑影。

    季禺只觉心灵通透,闪过之前看过的那些道书中繁杂,晦涩难懂的术语真言,都在这股圆光照耀下重新解析,心如电光随轮转,瞬间彻悟妙理。

    不只心灵通透,身亦轻松,祖窍内云雾氤氤,顺间流转全身,季禺只觉浑身轻快些许,都能凭空翻几个筋斗,一跃丈许。

    一旁吕岳见季禺双目开阖,似有神光迸出,略感惊奇,倒是麓寿顺着吕岳目光望向季禺,面色一震,露出微笑对季禺拱手道“恭喜道友于此悟道,修出法力真炁,真是好福运…,好福运纳…”

    季禺回过神来,闻麓寿此言一愣,心下瞬间明悟暗道“原来这个就是法力么,只是虽然能随身运转,但怎么感觉这缕法力不在身内,反而在身外不知名的虚空之中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