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医道圣手〕〔生而为王萧阳〕〔江北辰〕〔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三十三回[旁门邪术五猖鬼,左道宗师五阴叟]
    季禺沉默半晌,消化完新学的基本知识,心下也自是兴奋,如今自己终于有了点法力,那霁云遗书中所载法术也可以炼了。

    忽得脸上喜色一收,霁云遗书季禺已经研究许久,几乎日日研读,不过里面的许多法咒真言,皆是玄门术语,尤其是各类指诀手印,书中只写了指诀名称,却没写如何去掐诀,该怎么去用啊。

    撇了眼正看着自家消化知识的麓寿,季禺心下略有些犹豫,法咒真言好说,照本宣科的用就成,可指诀多达数百种,都是各派秘传。

    季禺心下思量,就算这麓寿出自散仙门庭,他家所用手诀与自己的不一定相通,不一定知道遗书手诀怎么掐。

    法力等倒也罢了,能扯理由说是自悟的,若透露了遗书中的手诀,这麓寿何等精明,定能推断出我有机缘得了天书,却不会用。

    从麓寿言行举止中,不仅道术高强广博,且斗法果断狠辣,不难看出其正是一位左道邪派的人物,若被其只晓自家道书,他六贼未斩,只怕他又起二心害我啊。

    可若不找他解惑,自己又没个师父指点,且如麓寿这般散仙门徒在外行走的并不多,过了这个村儿,一般异人施法都是只其然而不其所以然,如何能与季禺解惑。

    麓寿一眼就看出季禺面上喜色一敛,神情犹疑不定,就知晓季禺定然是有事,只是怕不好明言,遂端起酒杯与季禺对饮一盅,道“此间并无外人,这海棠亭下就吾等三人,正好论道交流,各舒己惑也”

    季禺望上一瞧,果然这亭上有匾箓文书就海棠二字,海棠亭孤立于池中央,距离走廊其余大众约有数十步之远,却是正好论道。

    麓寿给季禺吕岳斟上酒,对季禺道“从左往右,折溪道兄先说疑惑,我与吕岳道兄思疑解惑…”

    季禺一咬牙,知道就知道吧,若这五阴叟麓寿真想要自家天书,那就给他罢,反正已经背熟,只盼其能真诚解惑。

    想通此节,季禺心下也是一定,遂大方说道:“敢问道友,这天罡印如何掐得,有何用处…”

    麓寿却并无异状,微微一笑,扯过季禺的左手道“这有何难天罡印又名天关印、山字印。一般用于步罡、吸天罡气书符咒水等场合。

    欲作法时:先以小指从四指里面插入中指背,以二指勾定小指头,四指曲在小指背上,直伸中指,以大指掐煞文为印”

    说着麓寿先左手掐出天罡印,以右手捧住季禺左手,掰着季禺手指,也掐了天罡印。

    季禺反复又试了几下,果然此印一掐,心中默念真言,立即生出感应,只觉万丈高天之上满是白色氤氤之息,此时只要按道书所言开坛起法,就能从九天之外摄来这天罡之炁,炼就道术符咒。

    麓寿见季禺闭目捻诀感应,不禁颔首点头笑道“道兄可是感应到九霄之中那无尽白色氤氲之息了么,这个就是天罡炁了”

    季禺了然的点点头,示意果然如此,遂又如此这般像麓寿求教了北斗诀,五行诀,丁甲诀,力士诀,麓寿照依前番先说捻诀关窍,又讲此诀作用,后手把着手一一教学,不一时季禺就将这些基本手印指诀学了通透。

    麓寿思付一晌,又肃然道“指诀只是摄来各类天地之炁的钥匙,各种炁本性并不相同,收取方法也各不相同,有的要用五金盛之,有的却不能沾五金,须用玉净瓶盛装,有的炁也不能沾金玉,要用木盏盛之,各家各派自有盛装方法”

    见季禺了然于胸,吕岳还是一头雾水,遂又道“至于如何淬炼,各家也自有秘诀,就如这天罡炁,仅据我所知的就能练成数十门道术,只是淬炼真炁方法不同。

    道行法力高的炼成一团云霞能护身飞遁,也可以用来刻画符印,甚至曾有左道高人,耗数十载取大量天罡炁以秘术祭炼,练就一只大手,用时自脑后飞出,大有亩许,擒人拿物无不如意,当年还曾纵横一时,各路仙家都让他三分呢。”

    吕岳有些疑惑道“五长,那你使的那些黑雾,发出时里面还隐有刀剑甲胄吼杀之声,这个又是什么炁咧…”

    季禺忙瞪了吕岳一眼,示意他莫范了忌讳,询问人家秘术根底可是大忌。

    五阴叟对季禺摇摇头,示意无碍,尔后对吕岳哈哈大笑,面带傲然道“吕兄弟说错了,那个可不是以炁炼成的,乃是阴司鬼兵”

    季禺也有些疑惑道“还是不是以炁炼就的法术”

    麓寿点点头,缓缓解惑道“元炁只是炼成道术的一种,也是最为正统的方法,凡诸仙炼法皆以炁为要,不过神幽子天纵奇才,当年他拜南疆长笛洞苗老祖为师,因老祖厌他心性不良,遂只传了他半篇存神之法,又恐他害人,所以道术更是半点没传”

    “可他又不会采炁,就苦思冥想数十载,反其道而行之,遂以元神出壳神游阴曹,竟炼就阴箓之法,遂以此法不须采炁,又见九幽之地有残魂无数,他就从残魂中挑捡精壮,又以变神之法,变化元神为鬼帝大尊王神,以此统摄阴兵”

    麓寿侃侃而谈,说到神幽子时,面色复杂,即有钦佩,孺慕之情,又有不忍,恼狠,缅怀之意又道:

    “神幽子天纵之才,他不仅炼就九幽法箓控役阴兵,还创出变神之法能以阴神变化鬼祖及各类神圣,只是他无正统长生之术,只有半篇存神法,修成阴神就后继无力。

    奈何寿数只余百十年,他心高气傲,不愿以阴神飞升上界去当个小仙受人使唤,不知他从何处找了篇经文,说是古圣遗书,要以三千婴儿之心,炼成外丹吞服能以外济内修成赤子元婴,证就神仙”

    说道这里其实季禺已经知道结果如何了,果然麓寿愁苦的罐了几大口酒,恨恨道

    “他阳寿将尽,利令智昏,尽然丧尽天良,谴阴兵鬼将四出掠夺婴儿炼入丹炉,因他神通广大炼就百万魔兵,中原南疆各路高手皆不能制得住他,

    连金蚕仙娘的祖爷爷苗老祖都被他打成重伤坐化,金蚕仙娘也被他拿了去,他也怕中原有人去请三山五岳的仙家大能擒他,遂远遁北域万里长白山隐遁炼丹,

    后来我不愿从他作恶,遂趁他吞服外丹走火入魔,下身僵化之时,放走那些被他拿住的异人,盗书逃到东南”

    季禺吕岳听罢,也是恼狠此人如此狠毒,生炼婴儿炼丹,真是丧尽天良,愿以为这神幽子真是个高人,是麓寿叛师无德,现在才知这神幽子竟是个左道魔头。

    见麓寿神情恍惚,季禺遂安慰道“道友身在黑暗,却心向光明,如这青莲,长于淤泥却撑波破水,逆而结净清酌,实为道德之士”

    麓寿摇摇头,沉默半晌整理情绪,复又傲然道“吾比他当时还惨,只得了半部天书,又全是些调兵遣将,召役鬼神的道术,我未修成元神不敢入阴曹捕炼阴兵,遂隐于东南数十载,另辟蹊径,也悟出大法”

    “似方才的猖兵,还有厌胜咒术,都是我自家所创,唤做五猖兵马坛,我不敢入阴曹,遂游走蛮荒,取山魈木客,炼就五营阴兵,

    因这种阴兵既大胆,又桀骜无拘束,勇武、凶悍、威猛,双目圆睁,眉如烈焰,呲牙咧齿,故称为猖兵,

    其威力远超阴兵鬼将,善能隐遁虚空,搬运拿物,架桥开道,捉妖拿怪,破庙翻坛打灭邪神,吾自炼成,遇敌未逢一败”一说到这方面,五阴叟麓寿那是满面得意,十分傲然。

    季禺是真心钦佩这五阴叟,这人也十分不凡,他的猖兵坛确实非常厉害,若是放出,季禺纵有大罗秘术巽风幡,怕也难逃一死,确实了不得。

    遂面带佩服之色道“道兄也是天纵奇才,青出于蓝胜于蓝,这等奇术,足以仗之纵横天下矣,当为左道宗师一流”

    麓寿摇摇头,却没有反驳,显然对自家左道之术非常自信,只是道“山魈之流稀少,我多年来只练成一坛五营猖兵使唤,比不得神幽子的百万阴兵”

    说罢麓寿又转头望向季禺,若有所指道“倒是道友的道术更为不凡,天罡炁,五行炁,北斗炁炼就的正统道术…”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