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三十四回[大商神通威灵大法师]
    季禺一听麓寿此言,心下一揪,暗道“果然来了,莫非其真要窥视我的道术么,也罢只要他开口,就给了他罢,也报他传道之恩”

    季禺似有所思,只是抿嘴轻笑“我这几门小术,虽是正统,却只是神仙幻术,若论及杀伐,却比不得道友那五路猖神凶历”

    出乎季禺意料的是这麓寿却似乎并没有要追问下去,讨要法术的意思,凡而避过此节不谈,只是又道“你们看吾年轻,其实吾今年已经七十有二了,方才斗法,中了那金环君的洞寨邪术催魂针,伤了脏腑根本,怕是没几年好活的了,”

    又看着吕岳的眼睛,缓缓说道“吕岳道友,你方才不是想要学我的法术么,我也愿意传你,只是有几个关节戒律,要说与你听”

    吕岳一听大喜,忙拜道“请道长直言就是,我定能尊守戒律,尊师重道”

    麓寿轻抚长眉微笑道:“不须要你拜我为师,只是数十年前,我在南疆逢一猎户张五郎搭救,此人天资非凡,悟性极高,后又遇奇人王端公,吾等三人在湘南梅山修道,吾炼就五猖法,五郎炼就梅山法,王端公炼就端公法”

    顿了顿,麓寿面带追忆之色叹道“吾三人都炼成大法,本待合成一派,以传后世,后因意见不同,分道扬镳,我远走东南,端公入川南,五郎留与梅山各自传法,我们这一派,奉张五郎为梅山法祖,端公为雪山法主,吾为阴山法主。

    所以你要入我门内,要守教规三十五条,要穿破衣,不能留隔夜前,行法时跺地为号,役使鬼神”

    吕岳自无不可,遂大方应好道“这个何难,吾尊得,守得…”

    麓寿颔首点头,望着吕岳道“五郎在湘南,伐山破庙,扫灭魔王故鬼,淫祀邪神,你要炼法,逢初一,十五,要给五郎的翻坛神像上香,而且入了我这一门,奴役鬼神,就会绝后,再无后裔可传矣”

    这回吕岳面露犹豫之色,道“这…这个…”其它还好,只是他乃无华氏独裔,若绝后他就有些权衡不定了。

    一旁季禺闻麓寿此言,表面无恙,内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你道为何,愿来季禺初梦黄粱数载。

    入那异世正值幼年,在梦中正与伙伴玩水嬉戏,方一回家就只觉浑身忽冷忽热,昏昏沉沉,梦里家中父母急切,四处求医却无果,只得请了当地一位端公法师作法。

    现在想来,这梦中法师与这麓寿打扮基本相同,只是头缠红巾,法师到家之后,拿公鸡一只念咒施法,不过一会,季禺就转醒过来。

    季禺现在还迷蒙记得,那法师念的咒语里面就有奉请梅山法祖张五郎,阴山老祖等等字眼,后来据那法师说是季禺玩水,被河里水鬼戏弄了,这法师做法调动猖兵,捉拿了水鬼,季禺自然就无事了。

    这个就是季禺梦里所有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几件异事,只是后来梦里长大后,以为这个是封建迷信,遂也不曾在意,今日一听麓寿之言却是忽得想起来这事。

    季禺大惊,莫非这梦是真的,自家梦里穿越无尽时空,那梦里所知的一些事件呢,莫非也将会发生么,而且这梅山教与后世大明鼎鼎的茅山教,闾山教又有何联系,想到此季禺一时之间只觉天旋地转,头大如斗。

    正在此时,亭外传来阵阵喧闹之声,季禺三人转头望过去,却原来是殿内会宴的众诸侯,此时殿门大开,显然已是商议万毕。

    季禺见此忙赴耳对麓寿说道“道兄今夜来驿馆寻我,我有要事相告,传道之恩,无可答谢,到时自有宝物相赠”季禺说罢不待麓寿推脱,把住他的手臂望着外面笑道:

    “道兄你打杀了金环君,如今怕是此事发了,你还是赶紧前去处理受罚罢,吾今夜子时等你,你过来时见着门口挂着红灯笼那间便是”

    麓寿无法,只得面露疑惑之色,默默起身朝外走去。

    见麓寿走了,吕岳大急,忙也站起身就要追过去,却反被季禺一把扯住“贤弟你往哪里去呢!莫要在去凑热闹添乱了…”

    吕岳一脸急切的对季禺道“道长还没传我道术呢,我想好了,无后便无后罢”

    季禺一脸无奈,只好劝道“贤弟呀,你可莫要因小失大咧,你我日后出去寻仙访道,学个上乘仙法不好么,况且我方才约了他晚上过来商议”

    吕岳一脸不甘的被季禺扯着走出凉亭,朝校场外走去,刚出亭院就见吉伯严满脸笑意,意气风发的对各位诸侯报拳辞别。

    吕岳瞧见了,低声打趣道“昌候如此高兴,莫不众诸侯选他当上盟主了”

    季禺瞪了他一眼,忙扯着吕岳过来拜见伯严,吉伯严一脸笑意,满面春风,季禺抱拳道“昌候何事如此兴奋啊,恭喜…恭喜…”

    “哈哈哈…哈…,也没甚么,只是没想到济水周边诸公叔伯如此高义,共推我为南路伐夏正印先锋官,领昌,曹…等六国大军,先行开道,攻打葛天氏黄河以南诸国”吉伯严一脸风发,带着二人朝驿馆走去,边走又边说道:

    “诸侯商议,还是共推成汤为盟主,以太康氏诸侯为东路大军,扫灭东方诸侯,以防风氏,为南路军随我等沿黄河伐夏,以楚江氏联合三苗伐益州三豚氏诸部。

    中路军以成汤并河北诸侯亲领,东路太康氏由东海陈塘关张甲统领,南路军以越邑大司马韩征挂帅”

    吕岳面露疑惑道“不是由诸侯领军么,这几人有何大能,能领众诸侯之军挂这帅印呢,诸侯可会服他们管吗?”

    吉伯严笑道“这几人都非俗人也,先说那陈塘关张甲,他乃炎帝座下造作大匠,古弓长氏之后,善操千钧硬弓,

    陈塘关还有圣王遗宝,乾坤弓,震天箭,数遍当世只有这张甲可勉强开得,其人本身更是武略非凡,诸侯自然服他。

    至于这韩征更是防风氏唯一纯净血脉,不仅通军阵武艺,且其防风氏异术更是神仙难挡,

    传闻他一施法,立刻化为上古防风真身,高有数丈,二目连成一线,照出神光,无论是神仙妖魔异人,只要被这光一照,立时动弹不得”

    吉伯严说罢,对季禺二人忽道“方才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听闻好像有楚江氏异人与防风氏异人起了争执,出人命了”

    季禺苦笑道“确实如此,防风氏徐邑法师五阴叟,与那楚江氏洞庭寨巫公金环君起了争执,二人当堂斗法,楚江氏巫公斗法不敌反丢了性命”

    吉伯严放慢脚步,与季禺二人并排而行,摇摇苦笑叹道“早就知晓,这些高人神通广大,都是心高气傲之辈。

    一言不合就要厮杀取人性命,众诸侯进去时还反复盯嘱,就怕他们生出事非,这回好了,这仗还没打,怕防风与楚江氏又暗起龌龊了”

    见季禺吕岳默然无语,吉伯严又转而笑道“不过这个与我等无干,且先回驿馆吧,对了因我与老师上表盟主,遂成汤封吕岳为领南路副先锋,季禺为靖虚先生,商汤联盟神通妙法威灵大法师,为我南路军军师先生”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