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医道圣手〕〔生而为王萧阳〕〔江北辰〕〔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四十五回[连日奔袭,翻山越岭]
    次日凌晨,诸部将佐点齐麾下兵马,埋锅造饭,宰杀牛羊鸡鸭豕,赐下陈酿琼浆,以飨大军。

    四更席毕,一万五千步骑精兵,皆吃饱喝足,于南乡关下誓师,乘薄雾向西南奔袭。

    待五更天明,昌军已出贯松大山,径过盘牛岭,老鹞崖,进入山南道平原。

    一个时辰,奔走近二十余里,诸部皆是人困马乏,虽有骑军一千,但因少马,不敢骑行赶路,徒费马力,遂整军万余人,只有季禺等将佐才得骑马,余者不虞步骑,皆是步行奔袭。

    见诸军却实困倦,吉伯严传钧旨,就地围寨歇息半个时辰,临时军帐内,随军文书得众将之命,搬来山南道舆图,禀报道“禀昌候,大法师,众位将军,此地刚出老鹞崖险地,现在已至山南平原之地,往下皆少山道,可谓一马平川矣”

    季禺对文书道“此地距离济国申邑还有多少距离”

    文书思量片刻,指向舆图道“此地向西十五里,就到清泥湾,那里是一片沼泽,这个沼泽顺岸向南八十五里,即是申邑,向北一百二十里就是许国唐邑,从申在往西走就是随邑,济邑了”

    吉伯严皱了皱眉,问众将道“诸部将士如何,明日午时,能到申邑落脚么?”

    众将面带迟疑之色回道“不敢瞒昌候,今日乃是酒后壮行,诸部军卒士气高涨,摩拳擦掌,预计今日可行五十里”

    吉伯严神色略有些不满道“今日能走五十里,那明日呢?”

    牡丑颔首低眉道“旅途奔袭,不得长久,士卒会渐渐疲惫,明日可行…可行三十里”

    吉伯严面色一沉,有些怒意道“尔等平日怎么操练的,一日行不过数十里,还要休息数日养精续锐,这等体魄,如何能称精兵焉”

    诸将呐呐无语,牡丑小心翼翼道“天下承平日久,诸侯之军皆不耐战,早已失却诸夏善战之能,连夏后天子征伐,都不敢用京师宿卫,只能调九边外夷之师,往年是一夏当五夷,眼下反而是一夷能杀五夏人了”

    吉伯严闻言怒色稍缓,回首叹息一声“天子任用九夷,却不知夷人实乃狼子也,数十年来,打压中原诸镇,反使九夷坐大”言罢吉伯严神色低沉道

    “使九夷强容易,要使其弱可就难矣,九夷人口日益众大,虽只占据不毛边地,但气候已成,若干年后恐有大患矣,到时夏将不夏,恐吾华夏子孙反要轮受九夷之辈欺辱矣,若成汤掌权,吾定上表,请求年年攻伐夷族,就算不能绝种,但也莫使其之辈在作大了”

    “眼下还是伐夏为要,九夷不过是藓疥之癖,他日后想入中原肥沃之地,吾辈子孙又岂是那般好欺的,要他来得去不得”季禺笑着谏言道。

    吉伯严收敛情绪,着人温了些酒水,待众将饮宴之后,帐外有阴阳牌官报更,已歇息半个时辰。

    诸部当即拔营赶路,各营主将打马游走,把不想走的几鞭子抽起,强行裹着赶路,绕是如此,当行至清泥湾,扎营造饭,已至午时,点验诸军,失踪数十人,显然要么是跟丢了,要么是走不动或趁机跑了。

    待午食完毕,也只归营数人,其余数十失踪者,不见跟来,诸部不及等待,催军沿岸南行。

    一路走走歇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头一日算上出贯松山,共走了六十里路,还有三十余里就能到申邑。

    次日午时,葛天氏山南道,济国门户申邑,正值君候出征,引走城中大部壮丁,显得城内有些萧索,失去壮劳力,荒了不少田地。

    两岸阡陌只有些稚子,妇孺在地里捻虫扯草,整个申邑更像一个女儿妇孺老弱之国。

    不过城中国人倒是生活如常,显然对自家君候倾国而出,攻打成汤信心十足,比竟济国从昌国手中抢过济水霸主之位数十载,从安邑邑国到天子敕分茅土,封为济候国以来,不说从无败绩,那也是战功累累,可谓是横行济水。

    申邑黎庶安逸自然,显然还没收到济候战败的消息,比竟昌邑诸军封锁消息,连日奔袭数百里,怕是比那些溃卒逃丁跑得还要快些。

    忽然一阵鸣锣声响起,城中警钟大作,城外国人茫然失措片刻,忽得好似回忆起什么,忙惊恐万分的都奔逃入城。

    一柱香后,平原升起一道黑线,数丈高的大蠹迎风飘扬,先是骑军数百,狂奔冲袭而来,试图抢入城门。

    城上校尉一见,顾不上还没入城的黎庶,忙下令紧闭四门,把门洞堵死。

    散骑游走城外半刻,朝城上抛射两轮箭矢,只杀伤十数人,便各自退去。骑军刚走,申邑城中还不及庆幸,四周密密麻麻围上数千人,把这申邑围得是蝇飞不进。

    吉伯严与季禺打马出阵观城,吉伯严打量半晌,面露轻松之色道“先生你瞧,这城上守备,稀稀疏疏,十余步才得一人守之,且弓手甚少,济候果然抽空了城内兵卒丁壮矣,吾敢打赌这申邑抽不出千人壮丁守城”

    季禺也观望一阵,赞同颔首道“确实如此,申邑一通鼓可破,不足为虑,只要封住四门,他外无援军,只是待宰豕羊罢了,只是不知关将军与大兄那两边儿如何…”

    却原来辰时一刻,昌军就已至申邑附近,只是昨夜摸黑赶路一宿,遂略昨歇息,只派斥候打探三城状况。

    见济国三邑毫无防备,昌军众将计议,就托大草率一回,直接兵分三路,好速速取下三城。

    以伯苍并牡丑为一路,引步骑四千,再奔袭百里,抢攻安邑(济国大本营)。

    以关雄并吕岳为一路,引步骑三千,向南走水路乘舟奔袭百里,抢攻随邑,

    而季禺则与伯严一路,也引步军三千,轻骑五百,攻打申邑。

    申邑一面也靠水,只是码头被昌军抢占,三路围城,申邑城中无路可逃,伯严着人佯攻一波,被申邑极为勉强得守住了。

    吉伯严见此便与季禺悠闲回营,安置诸军冲入申邑乡里,征发役夫,匠人,造作云梯,楼车,冲车,临车等攻城器械。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