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医道圣手〕〔生而为王萧阳〕〔江北辰〕〔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五十一[挑动黄河天下反]
    夏日炎炎,五万大军分做三截,前军一万,中军三万,后军一万,三军相隔数里,旗幡密密,枪戈如林,号称十万大军,一路走走停停走了七日,方入许国境内。

    许国北依黄河,南抵山南道,乃中原霸主强国之一,国土广愈千里,有城邑六座,乃许,归,滑,邓,泽,卫,其中卫邑乃黄河重镇,控厄两岸驻有舟师万余。

    方至许邑东六十里老槐坡扎下大营,便有军使来报:

    姒葵二十五年,七月初三,大商南路大帅韩征,于越邑起兵,领步骑甲兵六万,舟师三万沿江而上,征发两淮役夫数万,搬运粮草,加昌军先行副部五万,共十余万大军,并役夫数万,号称大军五十万,将沿两淮向西伐有夏葛天氏。

    姒葵二十五年,七月初一,大商东路大帅张甲,于东海陈塘起兵,领东夷太康诸部三万大军,并诸侯之师五万步骑,尽召沿海役夫近十万人押粮,号称大军四十万,于七月初八极速攻灭有夏山东大族三陶氏,正向西边太昊氏进军,将自山东向西攻打。

    姒葵二十五年,七月初八楚江氏借口夏后每年讨要贡品益多,五溪满,山越蛮,洞庭蛮诸部不服,楚江为诸部共主,自要为部众做主。

    于七月初五于襄邑起八十六寨洞蛮之兵五万,并洞庭水师三万,号称大军二十万反夏,三日内便攻陷荆州北境(南部为不毛之地),并沿荆北乘舟师沿江而上,讨伐益州大族有熊氏,三豚氏,有盐氏等诸部。

    而成汤则于七月一日就已起兵,于毫邑誓师,亲领步骑十万,役夫五万押粮,号称三十万大军,沿黄河向西伐夏,攻伐河南葛天氏,河北鸿卢氏,大韦氏等众多大河诸部。

    大河两岸乃诸夏发源地,土地肥沃,氏族众多,这些氏族地盘虽不大,但人口稠密,粮食满仓,实力强大,所以中路是压力最大的,留给成汤自己收拾,诸侯则打打下手。

    七月十六,昌军行至许邑东六十里老槐坡扎营时,诸侯联盟已然捷报频传,各路诸军皆有斩获,南路大军已开至中原,正攻伐单邑等地,距离前部昌军不过数百里。

    韩帅传令,着昌军一月内平定许国五邑,而卫邑则留待南路舟师扫荡,扫平许国后就地征发许国粮草,务必再大军到来前收足粮草二十万担,而后等待大军,一起攻伐五关。

    昌军大营,中央帅帐之内,灯火通明,众将云集议事,待文吏读完战报军令,坐于首位的吉伯严面色阴沉拍案而起怒骂道:

    “这韩征当我等是天兵天将么,一月荡平许国,征粮草二十万担,哼…这老匹夫…,端得不当人子…”

    诸将也都面露难色,张魁环眼一瞪,也起身大喝道:

    “正是如此,这许国兵马众多,地域广大,光赶路走遍各邑都要半月时间,他娘的…且不说能不能一月打下,就是一月灭许,吾等如何能在大军到来前征够粮秣二十万,若横征暴敛,那我等又和桀夏有何区别,黎庶还不得反叛如潮啊…何时能平…”

    “就是嘛…”

    “这韩老匹夫欺人太甚…”

    诸将应者赞同如潮,大家吵吵嚷嚷,纷纷抱怨不已。

    季禺淡定的微微一笑,挥了挥手,众将见此纷纷闭口,帐内变得寂静“军令难违,与其吵嚷空耗时间,不如想个法子应对…”

    吉伯严回首转身坐下,见季禺似雄有成竹,忙恳求道“先生计将安出若有何计策,且说出来,好解我等之虑也”

    季禺淡淡摇头,缓缓道“没甚么计策,这许邑虽大,但地方大了,消息就传得慢,我等要么集中兵力,趁其不备先下他二城,之后再陷入苦战…要么就干脆分兵拨将,还是分数路齐攻,也来得快些,若那方先行攻下了,也好支援各路…”

    吉伯严默然半晌,才点头叹道“若要完成军令,只有如此行事了,唉…也罢,我等按五邑驻守兵力多寡,守将武艺分兵攻打…”

    主帅计策已定,众将便各发言论,补齐疏漏计划,商议半晌定下计议:

    以郝成引步骑八千讨伐归邑。

    以莫子敬,黄伯苍二人引步骑一万,讨伐大城滑邑。

    以姜虺,步骑五千讨伐邓邑。

    以吉伯严,吕岳,关雄引步骑一万,重点讨伐许邑。

    至于中部泽邑,由季禺,张魁二人引偏师五千讨伐。

    又传令申邑水师沿济水而上,入黄河靠岸,押运粮草至卫邑附近停泊,就地暗征乡里役夫为各路昌军送粮。

    计议定下,诸军埋锅造饭,饮酒壮行,随后诸将高举大蠹将旗,大张旗鼓攻入许国各邑,沿途进军路上各军将就地随征乡里役夫,有勇力的充做徒赴先登,会手艺的随军铸打云梯,冲车等器械。

    张魁身高八尺二,还高过季禺两个头,身形挺拔不凡,环眼虬髯,天生大力,能披四层铠甲上阵,裹得严严实实,刀箭不入身。

    张魁随行必带四个扈从亲兵,抬他兵器甲胄,善使一双八角锤,合重八十斤。

    泽邑在老槐坡东北二百里外,沿路要过云梦大泽,泽邑背靠大泽,善产鱼粟五谷,珍珠兽皮,遂有泽邑之名。

    “大法师,我等如此大张旗鼓,真的好么,如若被许军探马斥候查之,沿路设伏,或聚兵围剿我等,那可如何是好…”张魁赤缚骑马,却是甲胄过重,有碍行动,所以凡是将领,甲士正兵,皆有扈从役夫为其专驼甲胄兵器。

    季禺骑着头性情温顺的黄骠母马,驼着季禺缓缓行走,闻听张魁此言,淡定摇头回应道“呵呵…不怕他来,吾等兵分数路,正是要大张旗鼓。我军分则兵寡,而许军则兵多,若其发现我等大张旗鼓,集兵马攻伐我一路,则其它城邑必定空虚,正好拿下城池…”

    张魁挠挠头发,还是有些疑惑道“那如果许军并不聚兵,也分出数路来打我等各军,又该如何…”

    “哈哈…那岂不是正好么,自古攻城倍则围之,十则攻之,许军有城不守,跑出来分兵攻我,兵力亦会分散,城外野战胜负犹未可知。而若其按兵不动,我等则可以尽征乡中役夫,使役夫徒赴登城,或围其城池皆由我等说了算”季禺淡淡解释道。

    张魁恍然大悟,二人骑马满行,五千步骑随后,忽有探马来报“禀将军,大法师,前方三里发现一村里,约莫有民十余户,观其芦顶炊烟袅袅,估计其民都已归家正在晌午吃食哩”

    张魁转头望向季禺,见其默然不语,只是看着前方微微颔首点头。

    张魁回身唤来传令小旗道“传吾将令,步军依此缓行歇息,着骑军都尉黄邈点五十骑去把前面村里男丁召来随军,以备后续所用”

    见小旗报拳一礼,转身正欲前去传令,季禺挥手叫住他道“给黄将军说一声,莫要伤人性命,带走男丁一人,就给其家中放一斗粟米,五钱青蚨,权当招去做工罢”

    小旗躬身应诺,对季禺抱拳一礼,转身而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