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七十九[三箭定江山 尘埃落定]
    商军结却月阵,偃月阵,金锁阵连环变化,死死牵引夏军节奏,夏军不顾生死强冲商军大阵,还没靠近便被强弩射的人仰马翻,死伤甚众。

    再夏军骑兵一波波猛烈冲击中,商军就像风雨中的一叶偏舟摇摇欲坠,商军立阵于条山半腰顽强挡住攻势。

    夏商两军犹如海浪潮涌拍打礁石,海浪虽大但勇力不足,礁石虽小却坚硬如铁。

    酣战近两个时辰,夏军却逐渐落入下风,阵全面被商军压制时,张甲于中军忽听一声巨响,霎时地洞山摇,闻声转头一看,张甲面色一惊。

    只见商军侧翼冲出一只巨人,虬首獠牙,身高百丈,一脚踏下商军死伤数百,再夏军欢呼声中犹如捏蚂蚁般,扫荡商军。

    魔神般的巨人哈哈大笑,声如雷霆,震的人耳膜发疼,张口一吸,无数军卒不论商夏皆随着一股巨大白雾被魔神吸入口中吞噬。

    商军阵型顿时破碎,向后奔逃,但此时夏军也顾不上趁机冲杀了,因为这魔神癫狂乱舞,不分敌我一通乱杀。

    魔神正是黎巫所化,黎巫只觉浑身充满力量,凡人犹如蜉蝣蝼蚁一般,任他宰割,这种主宰生死,充满无穷力量感,满足感瞬间充斥黎巫。

    黎巫彻底被魔物影响,化为阳魔,黎巫望着满地奔逃的蝼蚁大笑道:

    “蜉蝣蝼蚁之辈,有何生死可争,即不惜命,与其拼杀而死,不如入我腹中”这一刻黎巫只觉得说什么王权富贵,说什么戒律都是狗屁,只有这无穷力量和长生不灭才是自己最需要的。

    自这凶神出现,不过片刻,两军数万人皆被其吞杀,魔神仰天打了个饱嗝,一把拍开欲要反抗之军卒射来的箭矢,一把踩下反抗的夏军顿时化为齑粉肉泥。

    张甲也顾不上指挥军卒,急命闫灿芝率后营接纳收拢散卒,自己则踏马出营,直上条山之顶,爬上一块巨石望向那凶神。

    过了片刻,张甲取下神功抚摸箭矢喃喃道“是前古魔神余孽么?我陈塘关前朝数十代总兵,曾镇杀大妖巨魔无数,乾坤弓沉寂数个甲子,也是该再次露出锋芒了”

    乾坤弓微微一颤,似有灵性一般,搅得箭囊震天箭哗哗做响,张甲深吸口气,缓缓掏出震天箭,以脚蹬弓拉弦。

    乾坤弓嘎吱做响,似沉睡老人活动筋骨一般发出响声,张甲搭弓瞄向数里外的巨魔,手指一松,霹雳弦惊。

    震天箭化为一溜虹光,穿透虚空,极速飞出,晴空发出一阵音啸,如排山倒海炸响。

    “啊…谁…是谁暗算老夫,痛煞吾也…”随着巨魔一声惨嚎,被震天箭射中心口,瞬间穿出丈许方圆大洞,粉碎巨魔心脏。

    然而黎巫得神魔不死之身一片指甲化入体内,即使心脏粉碎,胸口穿出个透明窟窿,却依然没死,只是生仰天大啸,暴跳如雷。

    张甲眉目一凝,面色凝重手抚箭囊,再次掏出箭矢搭弓,又是一声霹雳震响,一道虹光飞出射中黎巫肚腹。

    黎巫哀嚎一声跌倒在地,腹部肠穿肚烂,红的黄的蓝的一齐流出,堆成小河散发恶臭恶心不已。

    夏商两军见似有神圣相助一般,虚空飞出虹光打杀巨魔,皆松口大气,各自迅速退走。

    然而数十息之后黎巫竟缓缓又爬了起来,嘴中吐出红雾遮天盖地,瞬间包裹两军士卒,红雾沾身立即腐蚀甲胄,皮烂筋软化为污血一滩,夏商军卒皆死伤惨重,尤其夏军瞬间被红雾连人带马化去数万。

    黎巫仰天长啸一声,目光游转往向条山顶上“原来是你…蝼蚁之辈竟敢偷袭老夫…”

    张甲目光一颤,眼见巨魔双眼红色凶光外迸,转身朝数里外的条山走来,巨魔身高百丈脚步宽阔巨大,数里只是几步之遥。

    张甲连续两次拉弓的双手微微发颤,摸向最后一只震天箭,缓缓搭弓瞄向巨魔。

    乾坤弓乃古圣遗物,实际上张甲平常只有开一弓之力,而今日连开两箭,已然力竭,双手颤抖不已。

    张甲看着巨魔须臾来到,咬牙再次开弓,拉弦是发出咔咔声响,这次却不是弓声,而是张甲快要折断的手臂骨折响动,张甲强行致使开弓五脏伤损,口耳流血,大吼一声“啊…妖魔拿命来…死…”

    黎巫脸泛冷笑走近条山,他要把这个冒犯他的蝼蚁捏成碎片,吞魂噬魄,让他用不超升。

    张甲颤抖的手指一松,又是一声霹雳炸响,震天箭飞出,须臾化为一线虹光射中黎巫眉心,黎巫脸上冷笑消逝,转而倒地连声痛苦哀嚎。

    张甲摊倒在地,面无血色的抚摸乾坤弓,不舍的叹道“箭已开三次,我筋骨俱断,此生在也开不得你了…只盼能灭此妖魔,否则今日满城黎黎军卒与我都将葬身妖魔腹中矣…”

    黎巫所化百丈巨魔抱头乱滚,一脚把条山蹬垮一截,一头把汾阳城撞榻一段,再满城黎庶,两方军卒恐惧的目光中不断哀嚎,约莫过了数息,黎巫僵直摊倒在地,一动不动。

    两方军卒松了口气,这回该是真死了,刚想派人过去探查巨魔生死,一声巨响传来,妖魔巨大头颅爆炸为粉碎,身躯渐渐干缩成一张皮包白骨,沙场秋风一吹,彻底随风化为齑粉。

    张甲面带满足之色昏迷倒地,临闭目前喃喃笑道“乾坤弓…震天箭…斩杀巨妖神魔无数,果然从未失手过…哈哈哈…”

    数日后,并州捷报传入亳都,满朝武喜不自禁,满城百姓欢呼雀跃。

    黎巫一死,九夷也再战争中损失惨重,战死万余,被黎巫吞吃数万,商军也只剩七千余人,然而躲入城内的十余万夷卒还是出城降了。

    临邑的夏天子姒葵也只得开城投降,至此夏朝四百载江山,历时数月,为诸侯与成汤终结。

    一切尘埃落定,十月末,夏天子姒葵与九部首领入亳朝拜天子,姒葵于殿内当着满朝武的面,跪拜成汤,表示自己德行不足,愿意禅位于成汤,只求成汤恕他之罪,从轻发落。

    姒葵恭敬奉上国书,民籍黄册,传朝玉印,天子礼器,禹王九鼎堪舆图,九州山河堪舆图等国之重宝。

    尤其禹王九鼎堪舆图,乃禹王治水,鼎定九州万里地脉之重宝,又此鼎在华夏万古流长,气运不绝,妖魔难侵。

    九鼎埋于九州地脉节点,勾连万里地脉不敢轻动,只有每一代夏后天子知晓九鼎具体位置,而夏朝亡灭,姒葵也只好把九鼎位置图于开启方法交给成汤。

    成汤念姒葵有献鼎之功,并不革其天子之号,成汤当即敕旨:改姒葵腰斩为流放巢邑,酒米柴盐日日供应,但终生不准出南巢一步,准姒葵安稳余生,赐其百年之后谥号曰:桀…

    姒葵领旨谢恩,能保住性命他也满足了,终生监禁而已,并不碍事,只是从此失却权力,由万人之上的天子化为一介草民。

    夷狄九部首领则叩拜成汤,表示是受夏桀迷惑,不得已而犯天朝,但请成汤天子看在同为炎黄之后裔,饶恕罪过从轻发落。

    见成汤不为所动,九夷只好发毒誓用为殷商藩屏,每岁入亳朝贡,献良马五千匹,牛羊万头,各类貂绒狐裘千绢,肯求上国饶恕。

    成汤见九夷服软,只晓现在初定江山国力未复,不是挑起商夷大战之时,也并未为难九部首领,放其领夷卒回归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